中国近代湘中人才群体基本情况与成因

摘 要: 近代湘中英才辈出, 既出现了曾国藩、罗泽南一代湘军将帅, 又产生了陈天华、蔡锷一代民国功臣;既涌现了宋希濂、廖耀湘等抗日名将, 也孕育了蔡和森、彭述之等中共先驱。近代湘中人才之所以能如此异军突起、群星灿烂, 原因有三:一是近代中国社会的急剧变化与转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近代湘中英才辈出, 既出现了曾国藩、罗泽南一代湘军将帅, 又产生了陈天华、蔡锷一代民国功臣;既涌现了宋希濂、廖耀湘等抗日名将, 也孕育了蔡和森、彭述之等中共先驱。近代湘中人才之所以能如此异军突起、群星灿烂, 原因有三:一是近代中国社会的急剧变化与转型, 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机遇;二是经世致用与勇于担当的湖湘文化传统, 为之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三是同辈之间的互相帮衬及湘军一代对后辈的提携培养, 为之提供了宝贵的人脉资源。

  关键词: 湘中; 近代人才; 构成; 产生原因;

  Abstract: In Modern times, a number of brilliant talents sprang up in modern central Hunan, such as the General Zeng Guofan and Luo Zenan, the meritorious statesmen Chen Tianhua and Cai E, the famous anti-Japanese heroes Song Xilian and Liao Yaoxiang. It has also nurtured the CPC pioneers Cai Hesen and Peng Shuzhi. There are three reasons contributing to the rise and its prosperity of the talents in modern central Hunan. First, the rapid change and transformation of modern Chinese society provides an importantly historical opportunity for their debut; second, the traditional Huxiang culture, which focuses on “study and practice, be brav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provides a strong motivation for their success. Third, the mutual help among peers and the first generation’s support to their successors provides valuable friendsourcing.

  Keyword: central Hunan; modern talents; composition; causes;

  湘中1钟灵毓秀, 人文荟萃, 为晚清湘军主要策源地。曾国藩以降, 湘中地区英才辈出, 在风起云涌的近代中国, 书写了华丽的篇章。今人对曾国藩、湘军及湖南近代人才的研究已不计其数, 而对湘中人才的研究为数甚少。本文拟对近代湘中人才群体的基本状况及其产生原因略作分析, 不妥之处, 还望方家指正。

  一、近代湘中人才群体的基本构成

  近代湘中人才群大致可分为晚清湘军集团人才群、清末民初辛亥革命人才群、国民政府军政人才群、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才群四大群体。

  (一) 晚清湘军集团人才群

  湘中近代第一个人才群体是以曾国藩、罗泽南、李续宾、刘蓉、刘腾鸿等为核心的晚清湘军集团人才群2。该人才群主要分布在今双峰荷叶镇、石牛镇, 娄底娄星区, 涟源杨市镇、荷塘镇等地。

  双峰荷叶镇以曾国藩家族为主, 曾家不仅有湘军统帅曾国藩, 还有着名的外交家曾纪泽、封疆大吏曾国荃、湘军名将曾国华、着名数学家曾纪鸿等晚清名人。此外, 双峰荷叶镇还有难以数计的追随者, 他们跟随曾国藩出生入死, 因功发迹。双峰石牛镇主要以罗泽南家族为首, 罗泽南被称为湘军之母, 许多湘军将领都为其弟子。在罗泽南的率领下, 罗氏家族许多人也积极参加湘军, 如罗镇南、罗信南、罗信东、罗信北等人, 这些人都曾经在湘军中建功立业, 担任要职。

  娄底娄星区主要以刘蓉、杨昌浚为首。刘蓉与曾国藩、罗泽南、左宗棠是好友, 尤其是罗泽南, 与其堪称莫逆之交。刘蓉非常有才华, 曾国藩视其为“卧龙”。曾国藩、罗泽南筹建湘军以后, 刘蓉任曾国藩幕僚, 辅助罗泽南南征北战, 颇具功绩, 后官至陕西巡抚。杨昌浚为刘蓉同乡好友, 1852年随罗泽南练乡勇于长沙, 在镇压太平天国中以军功擢升浙江按察使, 后协助左宗棠收复新疆, 在抗法、护台战争中劳苦功高, 得以升任闽浙总督、陕甘总督等清廷要职。在刘蓉、杨昌浚带领下, 娄星区许多人加入了湘军, 并得以擢升。

  涟源则主要以李续宾、刘腾鸿两大家族为重。李续宾系涟源荷塘人, 亦为罗泽南得意门生, 1852年协助罗泽南办团练后开始军旅生涯。在李续宾的带领下, 涟源李氏族人普遍加入湘军, 多人以战功升迁, 其中, 《清史稿》立传者有李续宾、李续宜、李光久三人, 至于知府、千总等不计其数。刘腾鸿, 今涟源杨市人, 1853年始带领族人参加湘军, 以军功升任直隶知州。刘腾鸿家族中涌现的湘军名将有刘腾鹤、刘连捷、刘岳昭、刘岳昀、刘岳旸等人, 至于其他营哨等则不可胜数3。

中国近代湘中人才群体基本情况与成因

  湘中湘军集团人才群以曾国藩为核心, 以刘蓉、刘腾鹤、罗泽南及罗氏弟子李续宾、杨昌浚等为骨干, 彼此以师友、姻亲为纽带相联结, 共同战斗、互相帮扶, 从而形成晚清湘中首个人才群。

  (二) 清末民初辛亥革命人才群

  近代湘中第二个人才群体是以陈天华、谭人凤、蔡锷、李燮和、禹之谟等为核心的清末民初辛亥革命人才群。这一人才群体主要分布在今新化及隆回、新邵、涟源双峰、邵阳市等地。

  新化以陈天华为代表。陈天华, 新化荣华人, 少年时即具反清思想, 1897年就学于长沙时务学堂, 后因家庭变故, 返回家乡另一新式学堂———新化实验学堂学习, 1903年受新化实验学堂资助留日, 在日本与黄兴组织抗俄义勇队及军国民教育会, 与杨笃生办《新湖南》《游学译篇》, 介绍欧美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与政治学说, 宣传民主革命, 鼓吹民族独立。1904年陈天华与黄兴、宋教仁发起成立华兴会, 1905年又力主华兴会与孙中山联合组建同盟会。陈天华还曾任《民报》编辑, 参与对康、梁保皇派的论战, 着有《警世钟》《猛回头》, 为辛亥革命的舆论宣传做出了卓越贡献。受陈天华的影响, 新化许多人加入同盟会。据《新化县志》所载, 出席同盟会成立大会的各省代表约百人, 而新化籍代表就有三十多人。

  隆回以谭人凤、邹永成为代表。谭人凤, 隆回鸭田人 (前属新化) , 1876年入洪门, 开始从事反清斗争, 1895年开山堂, 成为会党首领, 1905年组织宝庆反清起义, 1906年去日本, 在黄兴介绍下加入同盟会, 并成为重要骨干。谭人凤一生曾策应萍、浏、醴起义, 参加镇南关起义, 谋划广州新军起义及武昌首义。在谭人凤的影响下, 周叔川、曾杰、谢介僧、谭二式 (谭人凤子) 等许多杰出之士加入了反清革命的行列。邹永成, 隆回罗洪人 (前属新化) , 1904年参加华兴会, 1911年与谭人凤组建中部同盟会, 谋划响应黄花岗起义, 后与焦达峰、孙武策划两湖起义, 武昌起义后与谢介僧、谭二式成功发动宝庆、新化起义。邹永成一生与宋教仁来往密切, 宋教仁遇害后, 邹永成即参加反袁二次革命, 后加入孙中山的中华革命党, 1921年任孙中山总统府顾问。在邹永成的推动下邹氏家族邹元和、邹鹏振等许多人加入了辛亥革命的队伍。

  邵阳市区辛亥革命人才群以蔡锷为中心。蔡锷, 邵阳市郊区人, 早年就读长沙时务学堂, 颇受梁启超器重, 曾积极参与谭嗣同、唐才常组织的南学会, 维新变法后应梁启超之邀去日本, 在日本学习政治、哲学军事等, 回国后先后在广西、云南任新军总教练、协统等职。1911年蔡锷在云南响应武昌起义, 后任云南都督。袁世凯称帝以后, 蔡锷以带病之身, 为四万万人争人格, 首义于云南。在蔡锷的影响和带领下, 戴哲文、苏鹏、曾广轼、石陶钧、雷飙、戴岳、何鹏翔、朱云安、刘达武、萧堃等一大批有志之士加入反清、反袁革命的行列。

  涟源以李燮和为中心。李燮和, 涟源蓝田人, 1900年就读于长沙求实书院, 在此接触维新思想及反清言论。为推翻旧社会, 李于1904年创立黄汉会 (该会为华兴会的外围组织) , 后加入华兴会并成为骨干。1905年李燮和为响应黄兴长沙起义与谭人凤 (会党) 密谋宝庆起义。1906年李燮和赴上海, 在上海结识章太炎、陶成章等, 与陶成章结为莫逆, 并加入光复会。在反清革命中, 李一身入四会, 六任总司令。其弟李云龙、同乡李任、双峰籍清军军官黄汉湘、革命志士李海、张斗枢、周来苏、邹序彬等许多人都是其反清革命的追随者。

  双峰以禹之谟为中心。禹之谟, 双峰青树坪人, 出身湘军, 1895年在长沙结识唐才常、谭嗣同、毕永年等, 戊戌变法前夕与哥老会首领毕永年在醴陵、浏阳进行维新活动,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 遂力倡革命救亡。1900年禹之谟负责自立会汉口起义的枪弹运输工作, 起义失败后赴日本考察变法图强实际。1904年禹之谟参加黄兴、刘道一、宋教仁创办的华兴会, 1905年任同盟会湖南第一任会长, 曾领导长沙工商学各界积极参加革命运动, 成为长沙群众运动的革命领袖人物。在其引导下, 陈荆、陈松藤、邓介松、刘运龙、欧阳任等众多人积极参加了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湘中辛亥革命时期的人才群体多留学日本, 多为同盟会会员, 也有一部分人来自会党和旧湘军, 如谭人凤、禹之谟等。这些人受维新思想及资产阶级革命思想的影响很大, 反对满清王朝、主张民族民主革命。

  (三) 国民政府军政人才群

  近代湘中第三个人才群体为国民政府军政人才群。他们以方鼎英、宋希濂、廖耀湘等为核心。

  方鼎英系新化圳上人, 1899年入长沙明德中学读书, 期间产生学习军事带兵革命、挽救国家危亡的思想, 1902年由赵尔巽选拔留日, 在日本结识陈天华、孙中山, 由陈天华介绍入同盟会, 1925年经谭延闿推荐任黄埔入伍生部部长, 1926年任教育长、代校长。在方鼎英的带动和支持下, 湘中地区许多人进入黄埔军校工作和学习。据统计, 湘中地区先后在黄埔军校任教的有高霁、唐星、成仿吾等28人4。高霁还曾继方鼎英之后任黄埔军校教育长。湘中地区在黄埔军校学习的更多, 黄埔一期全国共招收470人5, 其中新化县籍就有28人6, 从第一期到第六期 (1924~1927年) , 仅今娄底地区共有206人入读黄埔军校。这些人大多数成为了近代反对军阀、抵抗外辱的中坚力量。如袁朴、廖耀湘、李文、萧赞育、袁国平、宋希濂、刘建章、谢冰莹等均出自黄埔, 成为时代的佼佼者。

  宋希濂为双峰杏子铺人, 7岁入娄底陶龛学校接受血性教育, 1921年入长沙长郡中学读书, 1924年入黄埔一期, 与陈赓同窗, 并由陈赓介绍秘密入党。在读期间, 宋因东征有功相继升任排长、连长, 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退党追随蒋介石。抗日战争期间, 在滇西北反击战中功勋卓着。在宋希濂的影响下, 其兄宋宜山、宋仁楚也先后入读黄埔。在宋希濂的带动下, 湘中许多人随其投身于北伐或抗战, 如廖觉雄、梁竞魂等都先后追随其抗战, 并建功立勋。

  廖耀湘, 邵阳县北乡 (今新邵酿溪镇) 人, 黄埔六期毕业, 因成绩优异保送法国留学, 1932年与黄兴侄女黄伯溶结婚, 1936年回国后历任教导队少校连长、中校参谋主任、200师少将参谋长、22师师长、新6军军长、9兵团司令等职。湘中地区也有不少人受廖耀湘影响和提携。譬如其同乡李涛, 抗战期间李涛始终追随廖抗战, 并受廖提携历任其部22师营长、团长、旅参谋长、旅长等职, 抗战胜利后, 廖耀湘升任新6军军长, 李涛接任22师师长, 廖耀湘升任9集团军司令, 李涛又接任新6军军长。

  湘中民国政府军界人才群体中许多人来自于黄埔军校, 这与方鼎英任黄埔军校入伍生部部长、教育长不无关系, 因此方鼎英可视为此一人才群体之首。

  (四) 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才群

  近代湘中第四个人才群体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才群, 他们分布的范围相对较广, 涵盖今娄底与邵阳两地区。

  娄底以蔡和森、蔡畅为骨干。蔡和森, 双峰永丰人, 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 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宣传家, 1913年考入湖南一师, 曾与毛泽东等人一起成立新民学会, 创办《湘江评论》, 参加五四运动。为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1919年蔡和森赴法国勤工俭学。在法期间, 他经常通过信函与毛泽东、陈独秀讨论建党的原则、方法和步骤, 并首次提出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1921年底回国后由陈独秀介绍入党, 历任中共第二、三、四、五、六届中央 (执行) 委员, 第五、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

  在蔡和森的带动下, 蔡家都走上了革命道路。蔡母葛健豪年近五旬还随蔡和森、蔡畅赴法国勤工俭学, 被当时舆论界誉为20世纪中国“惊人的妇人”。胞兄蔡麓仙亦经蔡和森介绍入党, 参加革命, 曾任罗章龙秘书。蔡麓仙黄埔军校毕业后, 参加省港大罢工纠察队, 英勇牺牲。妹妹蔡畅深受蔡和森影响, 从小跟随其在长沙、法国等地学习, 并在法国入党, 成为20世纪初活跃的女革命家, 建国后任全国妇联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受蔡和森的影响, 娄底地区许多人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行列。他们中较着名的有李中、王则鸣等人。李中, 双峰县石牛镇人, 与蔡和森一起考入湖南一师, 在蔡和森的影响下积极参与社会活动, 曾协助毛泽东建立学友会、办夜校, 后赴上海工作, 受到陈独秀接见, 并通过陈独秀结识李达、李汉俊、俞秀松、陈望道、李启汉等人, 很快成为初具马克思主义觉悟的知识分子, 1920年协助陈独秀创办工人刊物《劳动界》及上海机器工会, 后经陈独秀介绍入党, 成为中共第一个工人党员。王则鸣, 双峰县印塘人, 17岁考入湘乡驻省中学, 由蔡和森介绍结识毛泽东、彭璜等人。在毛泽东的影响下, 王则明积极投入驱张运动及五四爱国游行, 并于1919年由毛泽东发展成为早期社会主义青年团员。王则明1921年入党, 1922年受组织派遣与蒋先云一道赴安源煤矿协助李立三、刘少奇开展工运, 领导罢工, ***失败后被国民党杀害。

  娄底地区无产阶级革命人才群中许多人是在长沙读书期间接触了新文化, 受新文化的影响而寻求变革社会、救国救民真理的, 带领他们走上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的是蔡和森等早期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1) 7。

  邵阳地区早期无产阶级革命人才群主要是一些青年学生, 他们在北京、长沙等地读书时也因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及新民主主义革命思想的影响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

  在北京读书的学生以彭述之、匡互生、谢伯俞、张炯等为代表。

  彭述之, 隆回人, 1921年入党, 1924年与李大钊一同参加共产国际五次大会, 曾任中共旅苏支部书记, 1925年当选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局委员兼中央宣传部长。匡互生, 邵东人, 早年在北京高师专攻天文学, 1919年与傅斯年、段锡朋等组织五四爱国游行运动, 并亲手点燃火烧赵家楼的火种, 回湖南后曾参加驱逐军阀张敬尧的运动, 并与毛泽东一起成立了文化书社。谢伯俞, 邵东人, 1924年入党, 受李大钊器重, 协助李大钊工作, 1927年与李大钊一同被捕遇害。受李大钊、谢伯俞影响, 张炯、伍芝等在京读书的邵阳同乡也加入中国共产党。

  邵阳籍在长沙读书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主要聚集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他们以匡非非、王湖、戴天为代表。匡非非, 绥宁人, 1914年考入湖南一师, 是毛泽东同学, 曾加入毛泽东组织的“学友会”, 毕业后回乡宣传新思想, 1925年协助郭亮开展农会活动, 1928年受中共湖南省委派遣回乡组织武装革命, 同年遇害。王湖, 1918年考入湖南一师, 受五四运动的洗礼, 1923年加入共产党, 后回家乡开展农运, 1927年遇害。戴天, 邵阳市区人, 1919年考入湖南一师, 在此结识郭亮、夏曦等同学, 受马列主义熏陶, 也成为学生运动活跃分子, 1926年入党, 后回家乡组织工运, 马日事变时遇害。除上述人员以外, 湖南一师邵阳籍人士还有彭钟泽、邓中宇、欧阳东、邓成云、戴伟等无产阶级革命先驱。

  在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中, 湘中地区不仅有许多早期的中共领袖及青年骨干, 还涌现出许多杰出的军事领导人。如红军独立一师政委李萼、红五军“能干的青年司令员”贺国中、红五军大队长吴迪芬、红十军参谋长曹昂山、红八军参谋长宛旦平、红二十九军军长谢嵩、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彭杨军事学校副校长李林、二野名将匡斌、开国上将李聚奎、国共两党双料将军白天、铁道兵副司令李寿轩等, 他们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二、近代湘中人才群体崛起的原因

  人才群体的产生往往与历史时代的需求、人才群体的文化性格、人才之间的相互帮衬紧密相关, 近代湘中人才群体的异军突起, 也离不开以上因素。

  (一) 近代湘中人才群体产生的历史机缘

  在社会相对稳定的时期, 社会结构往往固化, 社会阶层变化和流动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只有在社会急剧变化、转型的历史时期, 才可能有部分人凭借自己的毅力、智慧和勇气脱颖而出, 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此即所谓时代造英雄。湘中近代人才群异军突起、英才辈出也正是中国近代社会急剧变化和转型的产物。

  首先, 太平天国运动成就了近代湘军人才群。湘中近代以前, 虽然也有一些历史名人, 如三国宰相蒋琬、南宋神童贺德英、监察御史唐凤仪等, 但数千年以来寥若晨星、屈指可数。而近代以来曾国藩湘军一代便将帅成群、不计其数。究其根本, 还在于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起。1851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在广西爆发后, 太平军一路北上, 势如破竹, 清朝的正规军根本无力抵抗, 在此岌岌可危之际, 曾国藩筹办的地方团练小试锋芒却力挽狂澜, 从此这支以湘中人曾国藩为核心的地方武装———湘军, 成为晚清王朝不得不倚靠的重要支柱。在后续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湘军得以发展壮大, 人数达数十万, 由此而产生近代湘中湘军集团人才群体。其中, 不仅有曾国藩、曾国荃、刘长佑等总督, 也有李续宾、李续宜、江中源等巡抚, 更有数以百计的湘军名将, 可谓将帅成群、群星灿烂。

  其次, 清末留日学潮催生了近代湘中资产阶级革命人才群。甲午之战以后, 清王朝内忧外患更为严重, 不得不学习西方变法维新。维新的内容之一便是派人出国留学。由于当时日本政府乐意接受中国留学生, 在清王朝中央政府的推动下, 1900年前后国内兴起留日学潮。湖南在当时是比较开风气的省份, 留日的学生较多。其中, 湘中各地去日本留学者也为数不少, 如蔡锷、陈天华、戴哲文、方鼎英、曾继梧、杨源浚、张斗枢、邹序彬、邓介松、谭人凤、伍任钧、曾杰等人先后东游日本。他们看到日本学习西方而变得强大, 便对祖国的羸弱倍感痛惜, 对封建制度及清王朝的统治深恶痛绝, 原来反清的更加反清了, 原来不反清的也开始反清了。于是他们翻译新书籍、宣传新思想, 成立拒俄义勇队、军国民教育会等爱国组织, 并加入华兴会、同盟会等反清团体, 回国后他们便成了中国近代资产阶级革命的先驱者。

  再次, 辛亥革命及反袁斗争造就了湘中近代民国政府的开国元勋。1911年10月10日, 武昌起义爆发, 革命浪潮席卷全国。湘中革命党人加入反清革命队伍, 发挥了重要作用, 成就了丰功伟绩。其中, 谭人凤在湖北军政府内部紊乱、大敌压境的紧迫形势下, 草拟条例、整合机构、稳定政权, 在汉口、汉阳相继失守, 黄兴、黎元洪先后离汉, 武昌无主的危急关头又挺身而出节制各军稳定时局, 为巩固首义成果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李燮和在武昌起义后率领队伍反正吴淞、光复上海、攻取南京, 并节制各部援鄂北伐, 对辛亥革命的成功可谓厥功至伟。蔡锷在武昌首义后于云南遥相呼应, 宣布独立, 在袁世凯逆行倒施、称帝为皇后又以带病之身在云南首起发难, 迫使袁世凯取消帝制, 为反袁斗争立下首功。当然, 湘中参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不仅仅只有他们三人, 还有更多的湘中子弟追随、支持他们, 在他们的带领下浴血奋战、建功立业, 成为时代的佼佼者。

  又次, 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及全民族抗日战争成长了近代湘中的军事将领。袁世凯倒台后各个军阀又随即作为各帝国主义国家的代理人在全国分割统治。革命尚未成功, 国人不得不继续努力。经过长时期的酝酿和革命力量的积蓄, 1924~1927年中国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国民***。在这场国民***的浪潮中许多近代湘中人脱颖而出, 成为叱咤一时的风云人物, 如方鼎英、杨源浚、邹鹏振、戴岳、廖湘芸等。方鼎英在这一时期历任北伐特遣军总指挥、黄埔军校入伍生部部长、教育长、代校长。杨源浚1925年任孙中山大本营高级参谋, 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6军第19师中将师长。邹鹏振1927年任第44军副军长。戴岳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6师师长。廖湘芸1923年被孙中山任命为要塞司令兼桂军2师师长, 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独立20师中将师长。1931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以后, 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危机, 在抗日战争的过程中湘中地区也成长起来一批着名的军事将领。其中, 国民党将领有宋希濂、廖耀湘、邹鹏奇、刘建章、潘鉴、李涛、袁朴、王卓凡、萧庆鑫、梁祗六等, 共产党将领有罗云、匡斌、姜齐贤、陈正湘等。

  最后, 新文化运动及新民主主义革命孕育了湘中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才群。1915年, 中国大地兴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在新文化运动的洗礼下, 1919年爆发了五四运动, 工人阶级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中国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新文化运动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潮流中, 湘中人肩负历史的使命, 奋不顾身, 推动着历史向前发展。如蔡和森率先与毛泽东在长沙成立新民学会, 并在与毛泽东等人讨论建党的过程中最早提出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匡互生走在五四学生运动的最前列, 义愤填膺点燃了火烧赵家楼的火种;谢伯俞作为李大钊的得力助手信仰坚定, 不畏牺牲, 22岁时与李大钊一道英勇就义8;贺民范在五四运动后不惧艰险, 宣传马克思主义, 支持学生反帝反封, 培养进步青年, 推荐刘少奇、任弼时、肖劲光等参加俄罗斯研究会, 支持毛泽东创办“文化书社”及湖南自修大学以培养工农革命骨干9;李抱一主持湖南《大公报》不畏强权, 反对袁世凯, 驱逐张敬尧, 揭露赵恒惕, 推动新文化运动, 宣传马克思主义;彭述之1919年在北大读书期间积极参加五四运动, 1920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1年成为我党早期党员, 此后积极支持陈独秀的工作, 曾历任中共旅莫支部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和第四届中央局委员。

  (二) 湘中近代人才群体产生的文化性格因素

  虽说时势造英雄, 但在同样的历史时代,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英雄。要成为英雄, 还必须具备符合当时时代需求、促进历史进步的优秀文化性格。近代中国频频遭受外敌入侵, 民族危机不断加深, 救亡图存成为时代主流。在这样的历史时代, 需要一些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勇于担当、意志坚强的人来挑起历史的重任, 完成历史的使命。而近代湘中人才恰恰具备了这样的文化性格。

  其一, 他们继承了经世致用的湖湘文化传统。湘中位于湖南中部, 具备典型的湖湘文化基因, 而湖湘文化的重要传统便是经世致用。近代湘中人充分继承了这种传统。以湘军将帅为例, 曾国藩5岁随父读书, 青年时就读于岳麓书院, 后追随理学大师唐鉴、倭仁钻研朱程, 以理学为皈依。但曾国藩并不是单纯的研究理学, 而是把“理义之学和经世之学有机地融合了起来, 用到镇压太平天国革命和倡导洋务运动的实践中, 以‘经术’为治术, 成功地把传统的经世之学与学习西方、举办洋务结合起来”10。又如罗泽南, 罗出身耕读之家, 自幼随叔父学习《四书集注》《左传》等, 后亦钻研理学, 并“自觉地将理学与经世之学有机地统一起来, 以理学为体, 经世之学为用”11。曾、罗二人创建湘军, 匡扶晚清王朝, 正是他们理学与经世之学相结合的杰作。

  其二, 他们具有心忧天下的爱国情怀。心忧天下是中国士子的传统, 古往今来, 中华大地忧国忧民者比比皆是, 但这种家国情怀在近代湘中人才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曾国藩担忧太平天国后“中国数千年礼仪人伦、诗书典则, 扫地荡尽”, 忧大清之变、孔孟之痛12, 罗泽南临终前仍然“忧世难忘天下事”13, 希望天下能生几个好人, “补偏救弊”14。虽然曾、罗等人具有时代的局限性, 他们心忧的天下只是大清王朝的天下, 只是理学道统的天下, 但随着历史的发展, 湘中人心忧天下的思想不断赋予了新的时代意义。陈天华到26岁大龄, 坚持“国不安, 吾不娶”15, 蔡和森、蔡畅为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远赴法国勤工俭学, 成为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湘中人心忧天下的典型。

  其三, 他们发扬了敢为人先的优秀品质。敢为人先是湖南人的另一重要特征, 湖南到处不乏此优秀品格之人。道州人周敦颐开创宋明理学, 衡阳人王夫之创立船山学说, 邵阳人魏源第一个睁眼看世界, 首倡师夷长技以制夷。近代湘中人充分发扬了这种敢为人先的优秀品格。曾国藩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洋务企业———安庆内军械所, 并且首次上奏清廷派人出国留学;蔡锷率先在云南一隅以数千志士起兵反袁;蔡和森与毛泽东一道建立新民学会, 最早提出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蔡母葛健豪年近五十还携全家赴法勤工俭学, 成为当时“中国女界之创举”16。

  其四, 他们弘扬了敢于斗争、不畏生死的血性精神。敢于斗争、不惧生死也是湖南人的文化传统之一, 数千年以来湖南此类英雄不胜枚举。而湘中人在近代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则将这种精神发挥到极致, 近乎血性。陈天华在异国他乡成立了爱国组织———拒俄义勇队及军国民教育会, 并勇于跳海以激起国民“坚忍奉公, 力学爱国”17;蔡锷则抱以身许国之心, “战死疆场”也“决无所悔”18;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受伤后不愿连累下属, 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19, 成为抗战期间党内牺牲的最高级将领之一;党的早期重要领导人蔡和森被叛徒出卖后遭到残酷的毒打与折磨, 四肢被铁钉钉住, 胸脯被刺刀刺烂, 壮烈牺牲亦不投降20。陈天华、蔡锷、袁国平、蔡和森等人英勇行为, 不仅体现出湘中人敢于斗争、不惧牺牲的血性精神, 更是书写出湘中人舍生取义的伟大壮举。

  其五, 他们具有刚毅顽强、坚韧不拔的坚强意志。湘中人不仅敢于斗争、不畏生死, 而且意志顽强、坚韧不拔, 所做之事, 会坚持到底, 至死不渝。同样以蔡锷为例, 他在反袁之前已身患重病, 不久将逝, 但在敌强我弱、兵力悬殊的前提下却毅然起兵, 并誓言“兴师起义, 誓灭国贼”, “万苦千难, 舍命不渝”21。再如民主革命先辈戴哲文兄弟, 1907年广西龙州反清起义时, 戴哲文已患重病, 但他“舍身救国, 濒死不顾”, 以致“积劳成疾, 抱愤而死”。戴哲文二哥戴哲明、弟弟戴哲勋亦在起义解运枪支途中, 双双因劳累中暑而亡22。总之, 湘中各地的近代人, 但凡有一定成就者皆具有此种百折不挠之意志。人民常说湖南人“吃得苦, 霸得蛮”, 湘中人则是其中的典型。正因为湘中人具有这种意志坚韧的精神品格, 所以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中能够经受住考验, 担当起重任, 干出丰功伟绩。

  总之, 由于湘中人具有经世致用的文化传统与忧国忧民的高尚品格, 具有敢于斗争、不畏生死的血性精神, 具有敢为人先、勇于进取的优秀品质, 具有坚韧不拔的坚强意志, 所以在血雨腥风的近代中国, 他们成就了中华民族, 也成就了自我, 成为那个时代叱咤风云的人物。

  (三) 近代湘中人才群体产生的人际关系因素

  湘中近代以前也有过社会剧变的历史机遇, 人民也具有同样优秀的文化品格, 但所出人才为数不多, 屈指可数, 而自湘军兴起以后人才济济, 英才辈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人际关系的作用———湘军集团同辈的相互帮扶及其对湘中后辈的培养提携。

  湘军集团同辈之间的帮扶主要是指曾国藩、罗泽南、刘蓉、李续宾、李续宜等人之间的相互提携与帮衬。其中, 曾国藩作为湘军集团的核心人物对湘军其他成员的提携最多。譬如, 曾国藩曾多次举荐罗泽南。他对湖广总督吴文镕说:罗泽南“虽一介书生, 实学识过人, 可与谋军事者也, 视张润农、王漠山皆迥出其上”23。他向湖南巡抚骆秉章推荐说:“罗山酝酿甚深, 德望为敝邑所推服。来示评骘, 极为谛当。”24在岳州之战后, 他更直截了当地向咸丰帝保举罗泽南:“管带湘勇委员罗泽南, 行军整暇, 沉毅有谋, 尤善审择地势, 独当大桥一面, 扼守总隘。永兴剿匪案内, 已保知府, 尚未接准部复。此次仍请以知府尽先选用, 并请赏戴花翎。”25至于其他湘军将领, 如刘蓉、杨昌浚、李续宾、李续宜等也无不得其推举而升任。曾国藩不仅提携高级将领, 还对追随其出生入死的普通兵勇大力提拔。据《曾国藩与湘乡》统计, “从湘勇出师起, 便诸多兵士因战功被保举为不同品级的官职”, “到同治年间, 曾国藩所部湘军达12万人, 其中保举的当不下万人”26。

  当然湘军同辈之间的这种帮扶也是相互的, 在曾国藩大力提携同辈的同时, 同辈也拼命支持曾国藩。曾国藩奉旨筹办团练时无一兵一卒, 罗泽南将自己全部的一千余名湘勇交与其训练指挥, 后罗又随曾国藩南征北战, 直至于死。李续宾作为罗泽南的弟子, 早年也与罗泽南一道追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 罗泽南每战李皆从之, 罗泽南战死后李续宾继续统领罗军效忠曾国藩, 直至三河镇一役战死。刘蓉作为曾国藩挚友, 对曾国藩的帮扶与支持也尽心尽力。在曾国藩对是否筹办湘军而犹豫不决时, 刘蓉力劝曾国藩“墨绖从戎”, 以救治乱为己任。27在曾国藩与湖南官场产生矛盾出走衡阳后, 刘蓉“以义理说教, 劝勉曾国藩反身自问, 不可专尚意气之竞”。在曾国藩北征之即, “对功名无趣的刘蓉激于公义私情, 入居戎幕, 参赞军谋”, 直至其弟刘蕃战死才离开军营28。至于其他普通湘勇也对曾国藩及其将领极力支持。据同治《湘乡县志》载, 自曾国藩“奉命督办湖南团练, 创立楚军, 湘勇尤为忠挚”, 十余年来, “将士一心, 朝暮夕发, 天戈所指, 几乎无役不从”29。正由于湘军从将帅到普通兵勇能相互帮扶、支持与提携, 所以湘军在当时战斗力极强, 成了晚清王朝的重要支柱。也正由于上述原因, 近代湘中曾国藩湘军一代得以群英荟萃, 将帅成群。

  自曾国藩一代以后, 从晚清到民国, 这种人际关系的因素更为明显, 前一代湘军将领的丰功伟绩对其子孙后代的出仕成才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古人云将门出虎子, 湘军将门出虎子多得益于以下两个因素:一是前一代湘军将领对后人的培养提携, 二是后一代对前一代湘军将领功名的世袭。如曾国藩儿子曾纪泽, 曾纪泽“幼年多病, 记忆力不强”30, 但在曾国藩的循循诱导下, 刻苦学习, 涉猎中西, 后又以曾国藩之功德授二品荫生, 袭一等毅勇侯, 任出使英法大臣, 这为其后来在俄国虎口索食收复伊犁奠定了基础。又如李续宾之子李光久, 受李续宾功德荫庇, 李光久7岁便受学于湘军将领杨昌浚, 20岁被朝廷嘉赏二等轻车都尉, 24岁被诏以工部员外郎用, 30岁则以知府发往浙江补用, 一生得曾国藩、左宗棠等湘军首领培养提携31。再如刘蓉之子刘麒祥, 同样以其父之故, 终其一生得晚清重臣左宗棠、曾国荃、穆图善、杨昌浚、刘坤一、李鸿章等人“先后保荐”而备受重用32。至于其他, 如罗泽南之子罗兆作、杨昌浚之子杨义规、李续宜之子李光英等亦无不因父辈功德而得以擢升任用。

  曾国藩等一代湘军的功德不仅荫庇其直系子女, 而且惠及其旁系多代。以辛亥革命人才群体为例, 同盟会会员邹永成祖父即为湘军将领、云骑都尉邹汉勋, 同盟会湖南会长禹之谟叔父曾担任过两江总督曾国荃幕僚, 辛亥革命活动家陈松藤之父陈俊廷也曾在清朝担任过江南省高邮州知州、邳州知州33。再看国民政府及无产阶级革命人才群。国民政府及无产阶级革命人才中湘军的光影虽然不如辛亥革命人才群那样明显, 但也与湘军一代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抗日名将宋希濂的曾祖父“曾随左宗棠镇守西北, 在甘肃任过知府”;民国中将朱钧石的祖父朱海门也是曾国藩所部湘军将领, 授振威将军, 世袭云骑尉34;党的早期领导人蔡和森的外祖父葛葆吾则是曾国藩侄婿, 做过清朝的盐运使、按察使35;女革命家、叶剑英元帅夫人曾宪植则为曾国荃的玄孙女。可见, 湘中近代从辛亥革命人才群到新民主主义革命人才群, 明显显现出晚清湘军的影子, 尽管他们没有走他们的祖辈道路去匡扶大清王朝, 而是走向了推翻封建制度及封建势力的一面, 但他们的成长同样或多或少沐浴着湘军的光环。

  从上可见, 湘军一代对湘中后辈的培养与荫庇, 是近代湘中人才济济、英才辈出的又一重要原因。

  三、余论

  近代湘中, 自曾国藩始, 英才辈出, 晚清有曾国藩、罗泽南、李续宾等湘军将帅, 民初亦有陈天华、李燮和、谭人凤等辛亥元勋, 此后又涌现出方鼎英、廖耀湘、宋希濂等民国骁将及蔡和森、彭述之、袁国平等中共先驱。他们或为晚清王朝尽忠, 或为民国政府效力, 或为共和国奠基, 他们用自己的丰功伟绩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在历史的时空中并不是一枝独秀、孤芳自赏, 而是百花齐放、万芳竞妍。近代湘中人才群体的崛起是时代需求、文化元素、人才传承的人脉关系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太平天国运动的发生、中国社会结构的转型等历史时代的变迁为湘中湘军的崛起、辛亥元勋的出道、无产阶级革命人才的产生提供了历史条件, 此正所谓时代造英雄。但文化元素是近代湘中人才崛起不可忽略的重要部分, 在历史急剧转型变化的过程中, 如果湘中人没有心忧天下的情怀、没有敢为人先的品格、没有刚毅顽强的意志、没有不畏生死的血性精神, 也不可能成就其丰功伟绩。事实上, 只有历史时代的需求与文化性格的紧密契合才能造就某一地方人才的生生不息, 如果某一地方人才文化性格不符合历史时代的需求, 则这一地方的人才很难有出道的机会, 这正是古代湘中人才屈指可数, 而近代湘中人才茂盛一时的根本原因。当然, 湘中人才之间的互相帮衬及湘军一代对湘中后人的扶持, 也是近代湘中英才辈出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这种人脉关系的影响毕竟只是次要因素, 正因为是次要因素, 故近代湘中人才群体虽能薪火相传, 但其历史地位与作用却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的中国正进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 正处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全面建设的新时代。这个新时代一方面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 经济社会的进步突飞猛进;另一方面社会矛盾不断出现, 国际关系波谲云诡。这样一个发展与风险并存的时代虽然不如中国近代那样变化莫测, 但同样在进行社会的转型, 同样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这个新时代同样需要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文化精神来引领社会的发展, 同样需要忧国忧民、勇于担当的杰出之士来挑起历史的重任。现在的湘中人其近代湘军集团人脉关系的昔日辉煌不可能再续, 事实上历史时代的发展也不再需要那种血缘与地缘特征突出的人脉关系发挥作用, 但湘中人血液里流淌着的固有的文化元素与精神品格可以为新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发挥重要作用, 湘中人应该秉持自己优秀的文化品格结合新时代的需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使自己的聪明才智再放光芒。

  注释

  1 湘中即湖南中部地区, 无法进行明确的地理划界, 这里主要以今娄底地区及邵阳地区的邵东、隆回、新邵、邵阳县及武冈一部分为限。
  2 魏源、邓显鹤为湘中近代杰出人才, 但当时还没有形成群体, 故未将他们视为近代湘中第一代人才群。
  3 李藻华:《娄底湘军史略》, 青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第181-276页。
  4 新化县文史资料委员会:《新化文史 (第五辑) 》, 内部发行1995年版, 第100-103页。
  5 李明:《黄埔军校》,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第16页。
  6 新化县志编纂委员会:《新化县志》, 湖南出版社1996年版, 第1138页。
  7 周立志, 周锦涛:《早期湘籍无产阶级革命家群体与马克思主义革命道路中国化》, 《湘潭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3期。
  8 邵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邵阳市志》,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第264页。
  9 邵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邵阳市志》,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第338-339页。
  10 刘志靖, 王继平:《曾国藩研究着作述要》, 湖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第322页。
  11 谢世诚:《罗泽南》, 云南教育出版社2009年版, 第61页。
  12 曾国藩:《曾国藩全集》 (14修订版诗文) , 岳麓书社2011年版, 第140页。
  13 罗泽南:《罗泽南集》, 岳麓书社2013年版, 第11页。
  14 刘铁铬:《湘军与湘乡》, 岳麓书社2006年版, 第89页。
  15 冯自由:《猛回头作者陈天华》, 《革命遗史 (第2集) 》, 中华书局1981年版, 第129页。
  16 清华大学中共党史教研组:《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史料 (第2册) 》, 北京出版社1980年版, 第112页。
  17 刘晴波, 彭国兴校编:《陈天华集》, 湖南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 第235页。
  18 蔡锷:《蔡锷集》,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第403页。
  19 人民出版社编辑部:《革命回忆录 (第17辑) 》, 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第165页。
  20 曹英:《中共选择了毛泽东》, 华文出版社2013年版, 第301页。
  21 蔡锷:《蔡锷集》,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第404-405页。
  22 湖南省革命烈士传编纂委员会编《三湘英烈传·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第12页。
  23 曾国藩:《曾国藩全集》 (22修订版书信1) , 岳麓书社2011年版, 第224页。
  24 曾国藩:《曾国藩全集》 (22修订版书信1) , 岳麓书社2011年版, 第328页。
  25 曾国藩着; (清) 李瀚章编, (清) 李鸿章校刊《曾国藩奏折》, 中国致公出版社2011年版, 第56页。
  26 谭运良, 谭华:《曾国藩与湘乡》, 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151页。
  27 谭运良, 谭华:《曾国藩与湘乡》, 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第140-141页。
  28 王晓天, 胥亚:《郭嵩焘与近代中国对外开放》, 岳麓书社2000年版, 第60页。
  29 李藻华:《杨家滩文化八篇》, 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第117页。
  30 李大鹏等:《历代名人与娄底》 (政治人物卷) , 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 第101页。
  31 熊治祁:《湖南人物年谱 (5) 》, 湖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第3-10页。
  32 顾廷龙, 戴逸:《李鸿章全集》 (15奏议十五) , 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 第129-130页。
  33 双峰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双峰文史资料专辑 (第2辑) 》, 双峰县政协文史委自印资料1988年版, 第88页。
  34 李大鹏等:《历代名人与娄底》 (政治人物卷) , 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 第453、290页。
  35 中共双峰县委员会:《蔡和森传》,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第8页。

    黄民文.近代湘中人才群体构成及其崛起原因分析[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2(02):176-18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206/8239148.html   

    中国近代湘中人才群体基本情况与成因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