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高校教育论文

五年一个计划,这是我们国家和社会历来的规矩。“两会”刚刚结束,新的领导班子对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勾画了宏图。借三十而立的改革开放之契机,社会再掀思想解放的高潮。处此时段,大学走向何方,是每个国人关注的焦点。借此良机,推动高校体制改革,必是众望所归。 围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五年一个计划,这是我们国家和社会历来的规矩。“两会”刚刚结束,新的领导班子对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勾画了宏图。借三十而立的改革开放之契机,社会再掀思想解放的高潮。处此时段,大学走向何方,是每个国人关注的焦点。借此良机,推动高校体制改革,必是众望所归。

  围绕大学建设和高校教育发展,涌现出了无数的豪言壮语。“建世界一流大学”无疑是最漂亮的口号。然而,看当下大学行状,高校衙门化、教师官僚化、部门行政化,在高耗低质为人诟病的大学面前,漂亮言辞恰似黑色幽默。当下国内大学病入膏肓,下此判断不足为过。

  虽然现代大学已经不像中世纪大学那样,完全由教师或学生进行管理,或者师生共同管理的自治社团。但“精神独立、思想自由”这一底线不容逾越。即便是西方的大学,随着大学功能与使命的扩展,权力结构也趋于多元,组织结构日渐复杂。可大学始终独立于宗教、世俗权力以及形形色色的政治、利益集团之外,依旧坚守着大学本来的功能和角色定位——人类知识和价值的坚守者、继承者与创新变革的推动着。

  当下大学远远偏离正道,这对国人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不幸事实。随着大学全面改制和全面国有化,多种办学体制并存和良性竞争的局面不复存在;政治工具和意识形态阵地的定位,则从根本上颠覆了大学传统的独立、自治、学术自由;为“马”首是瞻的思想教育和工具教育,让大学生成了一个模子下的成品货。大学赖以安身立命的传统成为了“原罪”。

  没有思想的碰撞,何来学术的自由与真理的显身?更何谈培养一个现代的公民。法国思想家布莱斯·帕斯卡说过,人,不过是一根脆弱的会思想的芦苇,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同样,大学的全部希望就在于思想。

  真理越辩越明。真理之辩,在于有独立的思想作支撑。不拘的探索、自由的论辩、平等的对话是我们精神和智力上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自由思想也是“学术公民”受到从事学术研究的必要训练。对于“致力于发展新思想,阐述新观点”的大学来说,没有自由的思想,就没有自由的学术。没有学术的大学,便会沦落为利益的工具。

  思想的多元与学术的自由相辅相成。不论对学生还是教师,创造精神和反思精神往往来源于思想的相互碰撞,这既保护不同学术的成果,又激发学术研究的热情。同时,大学作为师生聚合地,学术自由在使她成为一个进行知识探究和精神反思的共同体之时,也成就了大学作为新知识、新思想的发源地在推进人类知识和智慧方面的独一献。

  可见,思想宽容与学术自由犹如一币两面。大学正是提供了一个不同思想、信仰、观念得以共存、对话、论争的中立平台,才得以在学术自由上具备兼容并包的情怀。大学才能成为知识进步和思想创新的前沿。

  缺乏思想自由,大学的教育便会无力提供合理的知识结构和符合现代文明的精神框架。只能以偏见和谎言影响学生,导致对事物扭曲、变形的判断和自身精神的沉沦。这样的教育对广大学生来说,本质上是一种欺骗。揭穿谎言,无疑用的是思想火花中产生的真理。

  寄希望于思想,不仅是思想的探索没有禁区,对不同甚至是对立的观念、见解无所偏袒,对知识的真伪与道理的对错不由任何权威宣示,无论这权威来自于个人、机构或组织。只能通过自由辩论来呈现。更在于既是被普遍认定为错误的思想也有存在的权利。因为任何错误的思想,可能包含着前瞻性的因素,可以使真理性认识在与它辩驳中受到砥砺而更趋成熟。

  思想的自由激扬起反思的热潮。只有经由反省,回归正道,大学才有希望。诚然,在当下政治、社会状况掣肘下,大学的回归之路艰难而漫长。不管机构独立还是师生自治,都不是大学独自努力就可以实现的,这需要所有关心中国大学前途的人们共同努力,创造条件。然而,大学自身至少可以从恢复精神的自尊做起。走出大学思想一“马”当先的泥潭,才是高校教育的关键之所在,也是回归大学正道的第一步。

  五年一个计划,这是我们国家和社会历来的规矩。“两会”刚刚结束,新的领导班子对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勾画了宏图。借三十而立的改革开放之契机,社会再掀思想解放的高潮。处此时段,大学走向何方,是每个国人关注的焦点。借此良机,推动高校体制改革,必是众望所归。

  围绕大学建设和高校教育发展,涌现出了无数的豪言壮语。“建世界一流大学”无疑是最漂亮的口号。然而,看当下大学行状,高校衙门化、教师官僚化、部门行政化,在高耗低质为人诟病的大学面前,漂亮言辞恰似黑色幽默。当下国内大学病入膏肓,下此判断不足为过。

  虽然现代大学已经不像中世纪大学那样,完全由教师或学生进行管理,或者师生共同管理的自治社团。但“精神独立、思想自由”这一底线不容逾越。即便是西方的大学,随着大学功能与使命的扩展,权力结构也趋于多元,组织结构日渐复杂。可大学始终独立于宗教、世俗权力以及形形色色的政治、利益集团之外,依旧坚守着大学本来的功能和角色定位——人类知识和价值的坚守者、继承者与创新变革的推动着。

  当下大学远远偏离正道,这对国人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不幸事实。随着大学全面改制和全面国有化,多种办学体制并存和良性竞争的局面不复存在;政治工具和意识形态阵地的定位,则从根本上颠覆了大学传统的独立、自治、学术自由;为“马”首是瞻的思想教育和工具教育,让大学生成了一个模子下的成品货。大学赖以安身立命的传统成为了“原罪”。

  没有思想的碰撞,何来学术的自由与真理的显身?更何谈培养一个现代的公民。法国思想家布莱斯·帕斯卡说过,人,不过是一根脆弱的会思想的芦苇,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同样,大学的全部希望就在于思想。

  真理越辩越明。真理之辩,在于有独立的思想作支撑。不拘的探索、自由的论辩、平等的对话是我们精神和智力上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自由思想也是“学术公民”受到从事学术研究的必要训练。对于“致力于发展新思想,阐述新观点”的大学来说,没有自由的思想,就没有自由的学术。没有学术的大学,便会沦落为利益的工具。

  思想的多元与学术的自由相辅相成。不论对学生还是教师,创造精神和反思精神往往来源于思想的相互碰撞,这既保护不同学术的成果,又激发学术研究的热情。同时,大学作为师生聚合地,学术自由在使她成为一个进行知识探究和精神反思的共同体之时,也成就了大学作为新知识、新思想的发源地在推进人类知识和智慧方面的独一献。

  可见,思想宽容与学术自由犹如一币两面。大学正是提供了一个不同思想、信仰、观念得以共存、对话、论争的中立平台,才得以在学术自由上具备兼容并包的情怀。大学才能成为知识进步和思想创新的前沿。

  缺乏思想自由,大学的教育便会无力提供合理的知识结构和符合现代文明的精神框架。只能以偏见和谎言影响学生,导致对事物扭曲、变形的判断和自身精神的沉沦。这样的教育对广大学生来说,本质上是一种欺骗。揭穿谎言,无疑用的是思想火花中产生的真理。

  寄希望于思想,不仅是思想的探索没有禁区,对不同甚至是对立的观念、见解无所偏袒,对知识的真伪与道理的对错不由任何权威宣示,无论这权威来自于个人、机构或组织。只能通过自由辩论来呈现。更在于既是被普遍认定为错误的思想也有存在的权利。因为任何错误的思想,可能包含着前瞻性的因素,可以使真理性认识在与它辩驳中受到砥砺而更趋成熟。

  思想的自由激扬起反思的热潮。只有经由反省,回归正道,大学才有希望。诚然,在当下政治、社会状况掣肘下,大学的回归之路艰难而漫长。不管机构独立还是师生自治,都不是大学独自努力就可以实现的,这需要所有关心中国大学前途的人们共同努力,创造条件。然而,大学自身至少可以从恢复精神的自尊做起。走出大学思想一“马”当先的泥潭,才是高校教育的关键之所在,也是回归大学正道的第一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80415/7547373.html   

最新高校教育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