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研究自然资源优势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国际贸易毕业论文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一些经济学家在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比较各国经济增长速度差异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与传统比较优势理论相悖的事实,即资源丰裕国家的经济增长绩效原不如资源贫乏的国家。对于这一悖论,奥蒂(Auty,1993)在研究产矿国的经济发展问题时首次在正式经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一些经济学家在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比较各国经济增长速度差异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与传统比较优势理论相悖的事实,即资源丰裕国家的经济增长绩效原不如资源贫乏的国家。对于这一悖论,奥蒂(Auty,1993)在研究产矿国的经济发展问题时首次在正式经济学文献中使用了“资源诅咒” (Resource Curse)这一概念,从而掀开了“资源诅咒”理论的研究热潮。而贵州省是典型的“资源大省、经济小省”,摆脱贫困、谋求发展是贵州省历届各级政府和人民的迫切期望。但是,贵州省与发达省份、比邻省份相比经济发展差距仍然显着、甚至呈现差距扩大之势。除了历史、地理、基础设施落后等原因外,贵州省拥有的丰富自然资源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经济发展?研究这个问题对资源丰裕而经济欠发达的贵州省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文献搜索显示已有学者就该问题对内蒙古、陕西、新疆等资源大省的情况进行了研究,而贵州省针对该问题的研究文献鲜有。

  一、模型的构建

  经济学理论认为导致一个地区经济增长的因素是多元化的,包括技术、资源、制度、教育、经济开放度、地理位置等。我们把这些因素、包括资源优势一同放入同一模型中。由于资源的基础储量并不能反映一个地区使用资源的状况,而资源丰裕并不直接导致资源诅咒效应出现,显然资源即使丰富但如果不加以开采和使用就不可能出现资源诅咒效应。因此我们必须从资源的开采和使用的角度出发(再者,资源的基础储量是一个存量指标),用资源开采和使用情况的相关指标来研究资源优势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而不能用资源的基础储量这个指标。因此研究资源诅咒效应存在与否实质上市要研究资源开采与资源诅咒之间的关系。

  此外,资源诅咒效应的产生有一个重要的前提——资源的相对价格不变,因为只有在这一前提下,要素变化后,要素相对价格才仍会保持不变,从而两部门的要素使用比例也保持不变,某一要素的增加会导致密集使用该要素部门的生产增加,而另一部门的生产则下降,从而出现资源开采业对制造业的挤出,导致资源诅咒。因此,在考虑一个地区是否存在资源诅咒效应及其原因,尤其是构建模型时不得不考虑资源产品价格因素,而现有研究大多没有把这一基本前提考虑到理论分析过程和检验方程中。因此,我们在模型中加入了贵州省资源的贸易条件这一指标。受统计资料所限,我们用矿产资源出厂价格指数歹徒出口价格指数,用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指数代替进口价格指数,得到资源贸易条件指数。于是,资源贸易条件=矿产资源出厂价指数/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指数。

  进一步地,我们用采掘业的工业总产值来表示资源的开采和使用情况、用R&D经费表示技术进步水平、用对外贸易总值占地区生产总值表示经济开放度、用高校在校人数表示受教育程度,构建如下模型:

  其中,GDP表示贵州省生产总值,RD表示R&D经费,RC表示资源采掘业的工业总产值,TR表示对外贸易总额,EDU表示高校在校人数,TT表示贵州省资源的贸易条件。

  二、数据的来源

  我们采用1990年至2010年贵州省生产总值、R&D经费、资源采掘业的工业总产值、对外贸易总额、高校在校人数、矿产资源出厂价指数以及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指数来进行实证检验,所有数据均来自历年贵州省统计年鉴。

  三、实证结果

  我们用计量经济学eviews软件得出以下结果:

  GDP = 58。45*RD + 0。69*RC + 46。78*EDU + 31。30*TR — 0。67*TT — 73。36

  (2。56) (0。53) (5。15) (2。42) (—0。24) (—0。69)

  F统计量用来检验模型的总体显着性,此模型F统计量为322。37,Prob(F—statistic)=0。00<0。05,可以拒绝原假设,说明本模型总体上是显着的。接着进一步做t检验,检验每一个回归系数是否显着地不为零,即检验模型中相应解释变量是否为模型重要解释变量。实证结果显示代表科学技术的RD变量t统计量为2。56、Prob(t—Statistic)=0。02<0。05;代表教育水平的情况的EDU变量t统计量为5。15、 Prob(t—Statistic)=0。00<0。05;代表对外开放水平的TR变量t统计量为2。42、Prob(t— Statistic)=0。03<0。05;而代表资源开采程度的rc变量t统计量为0。53、prob(t—statistic)=0。60& 82="">0。05 。RD量、EDU变量和TR变量能够显着地解释被解释变量GDP。而RC 变量和TT变量并不能够解释被解释变量GDP。此外,RD变量的系数为58。45、EDU变量的系数为46。78、TR变量的系数为31。3。

  四、基本结论 以上的实证检验结果表明:贵州省存在资源诅咒效应。

  首先,科学技术进步、教育发展、对外开放水平的提高均对贵州省经济增长起到显着的促进作用,科技技术进步、教育发展、对外开放水平每提高一个单位,贵州省经济增长分别提高58。45、46。78和31。3个单位。

  其次,资源的开采、资源的贸易条件对贵州省经济增长并不能作为解释贵州省经济增长的变量,也就是二者的增长并没有促进贵州省经济增长。虽然检验结果只是显示资源的开采、资源的贸易条件对贵州省经济增长并不能作为解释贵州省经济增长的变量,而没有明确显示贵州省资源的开采、资源的贸易条件与贵州省经济增长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但是我们认为,作为一个资源大省,资源的开采、资源的贸易条件没有能够显着促进经济增长,即可以判定为存在资源诅咒。因此,如何合理配置资源、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应是贵州省促进经济发展必须研究的重点课题。

  五、政策建议

  在我国资源相对丰裕的省份中,有生产总值年均增速慢的地区,但也有生产总值年均增速快的地区,因此自然资源并不必然导致“资源诅咒”。如果能有效合理地利用和管理资源不仅能够规避资源诅咒、还能助推经济发展。要达到这个目的,围绕资源的相关制度设计和管理是关键。

  我们结合贵州省的实际、借鉴国外规避资源诅咒的成功经验,提出贵州省规避资源诅咒的路径,总体来说可以归纳为对内和对外政策:对内提高政府制度质量,前后延伸资源产业链、建立资源产业关联产业体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资源密集型产业资源利用效率,强化对企业资源所得和消费征税的管理,建立资源基金用于平准价格波动带来的危害、补偿资源开采地区生态破坏、补偿资源开采地区居民损失、缩小资源开采地区内部居民收入差距,加大教育经费和研究开发经费投入,积极吸引东部资源关联企业转移;对外积极争取中央政府协调资源开采省份和资源消费省份的利益分配,争取贵州省资源价格“随行定价、跟随浮动”,争取地方开采税的定税权、但资源税由中央政府统一管理转拨地方用于发展教育、医疗等福利事业,争取中央支持东部资源关联企业向贵州转移,进一步完善生态补偿机制。以对内政策培养内源发展动力,以对外政策助推经济发展,以此规避资源诅咒。

  参考文献

  [1]徐康宁,王剑。 自然资源丰裕程度与经济发展水平关系的研究。[J]经济研究,2006(01);

  [2]武芳梅。“资源的诅咒”与经济发展——基于山西省的典型分析。[J]经济问题,2007(10);

  [3]齐义军,付桂军。“资源诅咒”效应及其在区域发展中的作用。[J]经济学动态,2012(0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jingji/20190603/8174914.html   

实证研究自然资源优势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国际贸易毕业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