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未搞清资本主义兴起“奥秘”的布罗代尔(2)

二、党国印对布罗代尔“”的推崇 学家公认,历史上的专制王朝,比世界历史上其它地区的任何王朝都要强大和顽固。如果欧洲的历史确实可以证明强大的王权是压抑资本主义出现的主要力量,那就很容易理解,在强大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二、党国印对布罗代尔“”的推崇

学家公认,历史上的专制王朝,比世界历史上其它地区的任何王朝都要强大和顽固。如果欧洲的历史确实可以证明强大的王权是压抑资本主义出现的主要力量,那就很容易理解,在强大王朝统治下的中国是不可能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可惜欧洲的历史并不能“证明”这一原理。如前所述,荷兰资本主义是在当时欧洲最强大的西班牙王权的统治下发展起来的。如果查理五世(和菲力二世)父子两代半个多世纪对尼德兰的压榨都没能扼杀资本主义的发展,那就没有任何理由把强大的王权作为阻碍资本主义兴起的原因。
王权太强阻碍资本主义兴起的观点,很容易被不懂得资本主义兴起原理(这一原理是由经济学家阐明的)的中国人信服和接受。不过,党国印先生不是历史学家而是经济学家,他也完全熟悉经济学原理。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他接受和推崇布罗代尔那混乱无用的历史理论感到非常惊奇。尤其难以理解的是,他不但完全赞同布罗代尔关于强大王权制约资本主义发展的论断,而且认为中国社会的状况可以为这一论断提供有力的旁证(当然是反证)。他说,华人学者对中国史的印证了布罗代尔的。例如黄仁宇发现,王权侵害富人的利益是中国历史上比较普遍的现象。明朝朱元璋热衷“吃大户”,“民中人之家,大抵皆破”。钱穆认为,中国过早地形成了平民,读书人多出身于,实行科举制度后,做官者与农村的渊源很深,并使城市文化乡村化。官员的产生不大依赖于财富,而比较依赖于偶然的才智,所以不仅中国的贵族“富不过三代”,甚至出现“陛下有海内而子弟皆匹夫”的现象。党国印还由此提出了一个颇有探讨价值的:富绅、贵族在历史上究竟有什么作用?稳定的等级制究竟在历史上是否起过积极作用?我们过去一味鞭挞富人是否具有某种片面性?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有人说过,在历史学家笔下,历史是任其打扮的小姑娘。不幸的是,迄今为止的历史学为这一观点作了很好的注解。
在中国历史上,不依靠世家大族支持建立的政权,大概只有黄巢的大齐、李自成的大顺和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但这几个政权都是历史的匆匆过客,根本不能代表历史的一般常规。所有稳定的专制王朝都是依靠世家大族的支持建立起来的。一般历史学家把以世家大族为代表的地主阶级看作专制王朝的统治基础,是有道理的。
为了解释中国历史,布罗代尔(以及党国印)又把中国的世家大族看成是与统治王朝的利益完全对立的,断言是强大的王朝政权抑制了世家大族的形成。在历史长河中,我们当然也能够找到世家大族与中央王朝利益冲突因而致力于推翻中央王朝,或者中央王朝极力打击世家大族的例证,例如汉武帝曾经实行的“算缗”“告缗”措施,就是严重打击了世家大族的势力和利益。但我们不能根据历史的几个特例而推出一般结论。按照计量经济学的,应当用大量统计数据来归纳出结论(理论、模型)。但是就王权与世家大族的关系来说,我们还缺乏必要的统计数据,所以无法建立模型。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也许只能“归纳法”,用“解剖麻雀”的方法予以推定。我们解剖有限数量的麻雀,研究它的身体结构和各部分的功能,确定各部分对整个有机体的作用,从而得出每只麻雀的身体结构都必然如此的结论。这一方法在科学研究上是很有用的。如果我们抛弃这一科学是分析方法,以布罗代尔那些有争议的原理为基础去推导历史的新结论,肯定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从经济人行为原理看,不论是西欧的大族,还是中国的封建世家,都有积聚财富的强烈愿望,为了这一目的都会极力利用王权的统治措施。西欧和中国的区别只在于,世家大族能不能依靠聚敛的财富发展出新的生产手段和关系。从这一角度看,布罗代尔和党国印单从世家大族形成的“阻力”上探讨中西历史进程的反差,并没有找到探讨问题的正确道路。
从探讨历史终极原因上看,即使强大的王权确实“阻碍”了资本主义的成长,那么我们还需要说明,西欧各国之间以及西欧与其它地区的国家之间在“阻力”方面的差异是怎样来的,为什么一些国家和地区能够突破制度的阻力而发展起资本主义经济(例如尼德兰突破西班牙政权、法国突破自己的专制政权),而另一些国家(例如中国)却无法突破制度的阻力呢?
在我们看来,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或资本主义发展迟缓的国家,关键不在于“阻力”太大而在于“动力”太小。必须从正面探讨英国(关键还是荷兰,但人们大都只以英国为例)何以形成了适宜于技术生长的“土壤”。不过平心而论,对形成这一“土壤”原因的考察和分析不是历史学的强项,所以布罗代尔干脆放弃了这一努力。这并不是布罗代尔的无能,而是——而是——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历史学至今还没有找到科学的方法,又拒绝接受现代经济学的研究成果。说到拒绝接受现代经济学的成果,那么无论如何也不包括党国印先生,因为他本人就是熟悉现代经济学原理的经济学家。

毕业论文 http://www.lw54.com


总之,布罗代尔并没有搞清资本主义兴起的“奥秘”。党国印把布罗代尔的“原理”应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也很不成功。

毕业论文搜集整理:毕业论文网 毕业论文 论文网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