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疹患者采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的疗效

摘 要: 目的 探讨荆防汤联合艾灸理疗在皮肤湿疹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某院收治的160例风热型皮肤湿疹患者,采用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各80例,对照组采用常规西药治疗,实验组在此基础上加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7 d为1个疗程,均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 探讨荆防汤联合艾灸理疗在皮肤湿疹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某院收治的160例风热型皮肤湿疹患者,采用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各80例,对照组采用常规西药治疗,实验组在此基础上加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7 d为1个疗程,均治疗2个疗程,3个月后回访复发情况,比较两组疗效、显效时间、复发率的差异。结果 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6.25%;实验组总有效率为95.00%;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平均显效时间为(8.29±1.26)d;实验组平均显效时间为(4.27±0.87)d;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复发5例,复发率为7.25%;实验组复发1例,复发率为1.31%。结论中医治疗皮肤湿疹疗效显着,在常规西药治疗的基础上加用艾灸、荆防汤能够促进患者的康复,减轻患者的病痛。

  关键词: 中医; 皮肤湿疹; 临床疗效;

  湿疹是皮肤科常见病,湿疹多发生于婴幼儿,成人由于消化系统疾病、内分泌紊乱以及睡眠障碍、精神紧张等多种因素相互的作用,也会出现湿疹。据统计,我国一般人群患病率为7.5%,在发达国家,儿童的发病率高达30%,成人的发病率约为10%[1]。湿疹在西医中属于皮肤的变态炎症反应,患者在急性期主要表现为皮肤出现红斑、丘疹以及水疱等症状,患者往往伴有较为严重的瘙痒感和渗出倾向。患者若不可控制地用手抓止痒后,往往会加重皮肤的皮损,在急性期过后,会出现局部皮肤的增厚、浸润。湿疹的发生不仅会影响患者皮肤的美观,还可能影响患者的睡眠和心理。西医治疗湿疹的药物主要是糖皮质激素制剂、免疫抑制剂、抗菌药物以及止痒剂、非甾体类抗炎制剂等,但是不良反应较多,预后易复发[2,3],治标不治本。而在中医理论中则症属“湿疮”“顽癣”的范畴[4]。其中风热症型湿疹是各症型湿疹中较常见类型,祖国医学辨证论治,认为风热型皮肤湿疹多为湿热内蕴,血燥风胜引起,治宜祛风消热、利湿解毒。本研究对其在西医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临床效果显着。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我院收治的风热型皮肤湿疹患者160例,采用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各80例,实验组男36例,女44例;年龄22~63岁,平均年龄(43.3±14.8)岁;平均病程(3.2±1.5)年。对照组男37例,女43例;年龄23~65岁,平均年龄(43.7±13.8)岁;平均病程(3.6±1.4)年。两组患者一般资料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病例纳入标准:经临床诊断符合湿疹的西医相关标准;符合《临床皮肤病学》中所描述的风热型湿疹(发热、恶寒、头疼、身疼、口干、口渴、咽干、咽疼、咳嗽、黏痰、黄痰、鼻燥、流黄涕、胸疼、便秘、舌边尖红或降、苔薄白或微黄、脉浮数、浮滑数、浮濡数等症状)诊断标准;年龄≥18岁;对研究相关药物无明显不良反应。

  病例排除标准:有心脏、肾脏或其他脏器疾病者;近3个月内有激素类药物使用者;妊娠哺乳期妇女。

湿疹患者采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的疗效

  1.2 、方法

  对照组予以常规西药治疗,主要包括10 mg的氯雷他定片口服,并采用0.25 mg的四环素、4 mg的扑尔敏以及0.75 mg的地塞米松,将以上三种药物进行细致研磨,再加以1 m L的病毒唑注射液和皮炎松软膏调和成糊状,敷于湿疹的局部皮肤,每天定期进行换药。

  实验组在对照组西医治疗的基础上加用荆防汤[5,6]结合艾灸理疗进行治疗。其中荆防汤方剂的配方主要包括荆芥、双花、防风以及车前子各15 g,生地以及蒲公英20 g,黄芩、苦参、白鲜皮、川木通、黄柏、泽泻以及苦参10 g,加以甘草6 g[7],将以上方剂的中药加入500 m L水中使用机器进行煎煮,1剂/d,煎药后分2次服用。艾灸治疗的具体方法在湿疹的局部皮肤以无烟纯艾条进行艾灸,选用1.5 mm×12 cm的无烟纯艾条点燃后,在局部湿疹皮肤的上方3 cm进行燃烧,在艾条燃烧过程中注意不停的旋转艾条进行回旋灸,避免长时间停留造成局部皮肤的烫伤,以患者感觉温热为宜,对于局部皮肤破损渗液严重的,可加以雀啄灸法进行针灸。每次艾灸理疗的时间以15~20 min为宜,艾灸换药治疗1次/d。

  两组患者均以7 d为1个疗程,均治疗2个疗程。

  1.3、观察指标及评价方法

  两组患者在治疗2个疗效后,统计患者治疗效果,记录两组患者的显效时间,并在治疗3个月后进行回访复发情况,比较复发率的差异。其中疗效评定相关标准分为:治疗后,皮损消失,瘙痒感消失为痊愈;治疗后,皮损的面积缩小一半及以上,瘙痒的症状显着好转为显效;治疗后,皮损的面积有所缩小,但不足一半,瘙痒的症状有所好转为有效;治疗后,皮损的面积和瘙痒的症状均无缓解为无效。总有效率=痊愈率+显效率+有效率。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分析,计量资料用表示,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疗效比较

  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6.25%,实验组总有效率为95.00%;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患者疗效比较[n(%)]
表1 两组患者疗效比较[n(%)]

  2.2、 两组患者平均显效时间比较

  实验组平均显效时间短于对照组,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患者平均显效时间比较
表2 两组患者平均显效时间比较

  2.3 、两组患者复发率比较

  对照组复发率7.25%高于实验组的复发率1.31%,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表3 两组患者复发率比较[n(%)]
表3 两组患者复发率比较[n(%)]

  3、 讨论

  湿疹的发生包括机体的体质、内分泌代谢等内因、精神因素、饮食因素等多种外因以及环境等因素共同作用导致的,其发生机制复杂,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结论形成[8]。有学者在湿疹的皮肤破损处检测出了大量的细菌和真菌,认为微生物在湿疹的发生和发展过程中担任着重要的角色[9,10]。西医治疗主要采用抗组胺药物减轻变态反应和皮质激素进行外用,但长期应用抗组胺药物和皮质激素,可能会发生副作用,还可能造成一定的依赖性,停药后容易复发[11]。近年来,中医药方法在湿疹等皮肤疾病的治疗中得到了广泛应用。而湿疹在中医理论中则症属“湿疮”“顽癣”的范畴,其病因主要是因先天禀赋不足,饮食不节,从而损伤脾胃,健运失常,化为湿热而蕴结于内,加上风邪侵袭,风邪湿热两因相交,滞于皮肤,经脉阻塞而发病,因此治疗应以活血化瘀、养血润燥、清热解毒、疏风祛湿为原则[12,13]。

  本研究发现加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治疗的实验组在疗效、显效时间、复发率方面均优于进行常规西医治疗的对照组(P<0.05)。艾灸是中医常用的理疗方法之一,通过燃烧艾条发挥的温热效应经皮肤经络通达全身,能调理气血,改善脏腑功能,从而达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效果。现代药理学证实,艾灸能促进机体的新陈代谢,发挥调节免疫功能的作用[14,15]。荆防汤由荆芥、防风、生地、黄芩、黄柏、苦参、白鲜皮、双花、蒲公英、川木通、泽泻、车前子、甘草组成。方中荆芥、防风疏风止痒,生地清热凉血、养阴生津,以防燥湿太过,黄芩、黄柏、苦参、白鲜皮清热燥湿止痒,双花、蒲公英清热解毒,川木通、泽泻、车前子利水渗湿。甘草和中(甘草中的甘草酸,具有抗炎,多种免疫调节作用,可增加单核巨噬细胞功能及诱生γ-干扰素[16,17],同时它还具有皮质激素样作用,但无皮质样激素副作用,具有保护肝细胞,抑制肝纤维化功能,表现在可以阻止钙离子内流,同时可抑制胶原合成,减少或预防纤维化)[18,19]。多药合用,共奏祛风清热,利湿解毒之功效。

  综上所述,中医治疗皮肤湿疹疗效显着,在常规西药治疗的基础上加用艾灸、荆防汤能够促进患者的康复,减轻患者的病痛,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斯拉甫·艾白,买尼沙·买买提,吐尔逊·吾甫尔,等.维药新药治疗湿疹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草案)[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5,22(5):132-136.
  [2]刘茵,朱炯.火针治疗慢性湿疹临床疗效及患者EASI、瘙痒评分、血清因子水平影响[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24(5):65-66.
  [3]许灿荣.糠酸莫米松乳膏治疗湿疹皮炎类皮肤病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4,9(34):150-151.
  [4]裴宇.慢性湿疹采用糖皮质激素降阶梯疗法治疗的分析[J].当代医学,2017,23(26):121-123.
  [5] 王洁君,景万仓,罗芳,等.复方氟米松软膏治疗慢性湿疹和神经性皮炎的临床效果分析[J].医学信息,2017,30(9):88-89.
  [6]李智丹.健脾祛湿方治疗脾虚型慢性湿疹的临床研究[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9,15(9):58-59.
  [7]王根会,冯兰珍,雷明君,等.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学[M].石家庄: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133-140.
  [8]尚佩生,詹明峰,沈晓峰.皮炎洗剂联合地奈德乳膏治疗亚急性湿疹的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8,27(2):329-331.
  [9]蒙小兵.皮炎湿疹类皮肤病临床治疗体会[J].基层医学论坛,2018,22(1):129-130.
  [10]徐永强,陈丽娟,黄虹.湿疹中西医药物局部治疗进展[J].内蒙古中医药,2017,36(19):135-136.
  [11]李晓宏,闫承韵,谢林芳.皮炎汤联合燥湿止痒方冷湿敷治疗急性湿疹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2017,35(9):196-198.
  [12]杨素清,史喜文,安月鹏.黄连解毒汤在皮肤科的应用[J].中国医学文摘:皮肤科学,2017,34(2):256-261,10.
  [13]陈巧玲,罗利娟.随身灸干预骨科患者β-七叶皂苷钠致静脉炎临床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4,33(6):556-557.
  [14]王巧鱼.复方甘草酸苷注射液治疗寻常型银屑病及湿疹皮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民间疗法,2019,27(6):45-46.
  [15] 梁小红.艾灸护理在皮肤病中的应用[J].医药前沿,2014,6(16):323-324.
  [16] 李元文,张丰川,蔡玲玲,等.青石止痒软膏治疗神经性皮炎、湿疹的临床应用研究[J].中国科技成果,2017,18(22):13-14.
  [17]孙佳,龚新炎.针刺联合穴位自血疗法治疗慢性湿疹的临床疗效分析[J].内蒙古中医药,2019,31(5):108-109.
  [18]蒲蔚,原新朋,周媛,等.珍珠粉联合复方甘草酸苷治疗慢性湿疹的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26(9):208-209.
  [19]霍姗姗.依巴斯汀片联合复方甘草酸苷片治疗慢性荨麻疹临床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7,29(36):9-11.

  原文出处:蔺卓.荆防汤联合艾灸理疗在皮肤湿疹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探讨[J].中国疗养医学,2020,29(06):643-64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711/8359722.html   

湿疹患者采用荆防汤结合艾灸理疗的疗效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l47O5I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