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运动思想家政治思想对比分析

摘 要: 启蒙运动时期的政治思想家在受古希腊时期政治家的政体思想影响基础上,根据各自所处的时代环境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阐述了其不同的政体观。研究分析启蒙运动时期的政治思想家的政体观,尤其是关于国家的起源、主权者的权力、政体的类型、理想政体以及政体的腐化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启蒙运动时期的政治思想家在受古希腊时期政治家的政体思想影响基础上,根据各自所处的时代环境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阐述了其不同的政体观。研究分析启蒙运动时期的政治思想家的政体观,尤其是关于国家的起源、主权者的权力、政体的类型、理想政体以及政体的腐化等方面的理论见解,比较其中的共同点与不同点,对于我们科学认识西方政体思想是十分必要的。

  关键词: 启蒙运动; 西方政体思想; 比较研究;

  在西方政治思想中,政体思想由来已久,可以说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就是通过对158个城邦的观察从而说明不同城邦所适用的不同政体以及不同政体的构建。政体思想在古希腊产生,经古罗马、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的发展,到启蒙运动时期,启蒙思想家逐渐摆脱宗教神学的束缚,从理性出发思考人的生存及生活,并且将抽象的人性看做是决定国家问题的基本因素。在学术界,不同学者对启蒙运动的时间有不同界定,本文要研究的是17世纪初到18世纪末这一时期关于霍布斯、洛克、孟德斯鸠、卢梭、康德政体思想的同与不同。

  一、国家起源

  纵观启蒙运动时期西方政体思想,我们会发现,启蒙思想家认为,国家起源于人民之间订立社会契约,抽象的人性是国家建立的基础。那么这种抽象的人性是怎么样的?人民何以会同意并相互之间订立契约?在订立契约组建国家之前,人民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

  霍布斯在其着作《利维坦》中说道在一个强大的国家未建立之前,人民生活在自然状态之下,这是一种即平等又自由的状态,任何人不会拥有比他人更多的权利,同时任何人又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处理任何事务以保存自己,而这种保存自己的权利就是自然法所给予的自然权利。但人民在人性自利的驱动下,理性总是被感情代替。于是依据自己的判断来处置任何会伤害自己以致于不利于保存自己的任何人,因此,自然状态是我的生存会受到你的侵害,你也会被我袭击的战争状态。[1]95那么为了自身更好的保存,就应建立一个即能够抵挡外来的侵略又能够制止人民相互伤害的共同权力,以摆脱互相伤害的战争状态,进入一种更美好的状态寻求和平以保障人民生活更美好。而这个方法就是人民在自然法指导下放弃自己全部的权力和力量,相互订立信约,把自己的权力授予某个能代表着人民意志的共同体,充当人民的人格,于是人民就从战争状态进入了国家状态。

  洛克与霍布斯关于自然状态的描述大相径庭。洛克认为自然状态下人民是自由的,自然法赋予人民依据自己的意志和判断行使一切保护自己财产的权力。人民是平等的,每一个人都有权以理性判断和良心指引而不受个人的情感和意志驱使根据他人所犯的罪行进行惩罚,亦即“人人平等”。[2]同时,自然状态也是有限制、不任人放肆的状态,每个人只拥有依据自己的方式处理自己财产的自由,不得侵害他人财产,在保存自己的前提下还应保存他人。

  自然状态下,个人拥有根据自己的理性判断为基准行使惩罚犯罪和要求赔偿的权力,但却缺乏一个共同标准,那么个人作为自己利益的裁判者,在自私、报复心理的指引下就会任意处置一切人民。但当一个人的行动威胁到我保存自己时,我可以以“强力对抗强力”,最终使自己与他人处于相互敌对的,毁灭性的战争状态。[3]怎样避免这种战争状态?唯一的办法就是人们放弃在自然状态下所拥有的部分自然权力如生命、健康、自由和财产,彼此之间相互订立契约,加入一个共同体。当人民把这些权利交给共同体来行使,就建立了一个真正的政治社会,人民进入国家状态而脱离了缺乏公正裁判者的自然状态。

启蒙运动思想家政治思想对比分析

  在《论法的精神》中,可以看到孟德斯鸠关于自然状态的认知。他认为霍布斯所描述的战争状态只有在社会建立之后才会发生,人民只有在建立社会之后,才有互相攻打和自卫的理由。孟德斯鸠认为,在人民进入社会状态受人为制定的法律约束之前,人民是生活在自然状态下受自然法制约。在这个自然状态下,人民没有推理,没有认知能力,只能获得自然界的少许知识。同时,自然状态下的每个人都有自卑感,为了维持自己生存,人民并不会互相攻击,而是会寻找可让自己可以存活的物质。

  每一个人的力量联合起来就形成了国家。当人民一进入社会状态,因能获取的知识越来越多,每一个个人和国家就会感觉到自己拥有巨大的力量,于是都想抢占别人的利益以供自己享受,如此争夺不休,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就进入了战争状态,这种战争状态使得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需建立法律来维持自己的生存。

  不同于霍布斯和洛克的社会契约论,卢梭坚信自然的合群性会使得人民想要进入社会状态。[4]卢梭所认为的自然状态是原始的、野蛮的、舒适的,人与人之间不常接触。人民可能存在着天然的如体力、智力的不平等,但这不会使得某一个人想要去支配另外一个人,所以自然状态不存在奴役。[5]但随着人类不断地发展,私有财产的出现,人类自身的发展所需要的各种条件在自然状态下已得不到满足,为了保存自己和使自己生活得更好所能运用的力量得到有效的发挥,于是人民不得不脱离这种阻碍自身发展的自然状态,进入到自身力量能得到极大发挥的社会状态。于是大家通过签订契约的方式,把自己权利转让给由大家联合组成的共同体以此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当所有人民结合成共同体后,国家就产生了。在国家建立后,人民就要遵守共同体的意志也就是公意。

  关于自然状态,康德接受了霍布斯的观点,认为自然状态并非是一种和平的状态,而是一种残酷而无序的战争状态。于是人民通过订立契约,把所有人的意志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公共意志,并把各自相互约束的权利委托给公共意志的代表,放弃自己外在的自由,把自己置于法律之下,获得法律保护下的自由,于是国家就建立了。在国家状态下,每个人都自由、平等,并且要承担国家规定的相应的政治义务。

  二、主权者的权力

  在国家状态下,所有订立契约的人都要受到契约内容的限制,但因主权者没有参与契约的订立,其只受建立契约时所遵循的宗旨的限制。就主权者的权力而言,主权者拥有行政权、司法权、征税权、订立规章、宣战媾和、甄选官吏等权力。霍布斯认为,主权者作为人民意志的代表,有着人民授予的权力,其权力就是最高的,同时不可转让、分割。如果主权者的某项权力被他人行使,就会导致其他的权力因主权者某一项权力的缺失而得不到贯彻和执行,如主权者交出国民军,那么司法权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法律得不到执行。从而可以得出霍布斯反对分权,主权者应该集所有权力于一身,他认为正因为英格兰的主权在国王、上院、下院之间进行分割、才使得内战在不同政见和对宗教自由持不同态度的人之间发生。主权者权力高度集中,表明霍布斯主张应建立一个强大的君主专制国家。

  与霍布斯的国家主权高度集中主张不同,洛克认为,人民仅仅放弃了部分权利,国家的权力应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和对外权。立法权的行使是为公众谋福利的,所以必须充分考虑人民的意志,立法权一旦被授予给某些人,就不能变更。对外权和行政权都是由相同的人行使,行政机关负责执行立法权所制定的法律以谋其公共利益,同时还包括对外权即处罚政治社会之外的人对政治社会内的人的侵害。就立法权与行政权的关系而言,立法权最高,行政权从属于立法权,但并不说明立法权不可侵犯,人民一旦发现立法权触犯了人民的意志,没有为人民谋求公共福利,有权对立法机关进行罢免、更换。

  在受洛克的两权分立影响的基础上,孟德斯鸠继续深化权力分立与制衡学说,提出自己的权力分立观。孟德斯鸠认为权力的分立是为了更好地保障人民的自由,而所谓自由就是在法律的指导下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受别人的干涉。[6]15人民的政治自由要得到保障,就需要一个国家的权力不被滥用,要想阻止权力的滥用,就需要对国家的权力进行划分并且这些权力要相互制约。国家权力划分为立法、行政、司法三种权力,不同权力由不同的人掌握并各司其职,履行好自己岗位的职能。这三种权力在分立的情况下,应该相互制衡,达到权力的平衡。

  卢梭对于主权者的认识不同于以往的启蒙思想家。在卢梭的笔下,政府和主权者是分开的。主权者是由全体签订契约的人民组成,国家主权由主权者掌握,即不能转让也不能分割。国家法律经主权者制定后,需要在臣民中间贯彻执行,政府就充当臣民和主权者之间的中介,依据人民的共同意志执政,维护社会及政治的自由。就两者的关系而言,一方面主权者权力最高,政府是主权者的附庸,其一切行动都以主权者的意志为依据。另一方面主权者和政府又是相辅相成的,立法权力是意志,行政权力是力量,只有行政权与立法权完美的结合,主权者制定法律、政府进行统治、臣民服从统治,国家才会有一个好的秩序和规则,如果这三个主体不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活动,那国家就会陷入混乱。卢梭认为主权者就是握有立法权的全体人民,从而明确了他的人民主权原则。

  康德认为,国家“是一个人类的社会”。[7]6因为国家拥有强大的权力,任何人都不能够对国家发号施令并且处置国家,所以,一个国家不论大小,都不会因为继承、交换等原因而被其他的国家所占有。国家作为许多人在法律统治下的联合,公民的自由意志是其权利的来源,其目的是为维护法律秩序,维护国家本身的存在,而不是为了公民的幸福。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其中立法权最高,由人民掌握,国家的这三种权力既是从属的、又是相辅相成的,国家要利用这种关系预防专制独裁和保障国家的稳定。

  三、政体的类型

  在关于政体类型的论述中,霍布斯认为一个国家政体不同是在于主权者不同。[1]95主权者何以会不同?主要是因为掌握主权的主权者人数不一样,君主政体由一人掌握国家主权,贵族政体由一部分人掌握国家主权,而由全部的人掌握国家主权是民主政体。其认为就现有国家类型而言就只有这三种政体,那些所谓的僭主政体、寡头政体以及无政府状态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是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的国家形式在蜕化和腐败后所存在的变态形式。霍布斯又认为,就目前世界上所存在的所有国家政体形式来说,把他们简单的归结为这三种类型又是不合理的,国家政体更多的是这三种政体形式相互结合所产生的混合政体。

  无论人多人少都可以相互订立契约,以集体的同意来建立一个政府。政府建立后,生活在共同体中的每一个人,因有不同的利益取向和价值观念,共同体内出现利益冲突和意见分歧就不可避免。但是共同体作为一个整体,要想继续存在下去就要有所行动,而行动的原则就是遵循大多数人的同意,当每个人与其他人同意建立一个政府时,也就默认他要承担少数服从多数的义务。在对政府的形式进行划分时,洛克认为,民主政体是由共同体中的大多数人制定法律;由少数人制定法律是寡头政体;由一个人制定法律是君主政体。对于君主政体的国家又可以划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由君主的后代继任君主的世袭君主制;另一种是在君主死后,另推举贤人制定法律的选任君主制。

  孟德斯鸠对政体的划分不同于前面的几位思想家,他把政体看得非常之重,认为影响一个社会制定法律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一个社会的政体的性质和原则。[6]19就目前而言,所谓的政体有共和政体、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而共和政体又有由全部人民掌握权力的民主政体和由一部分人民掌握权力的贵族政体两种类型。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的相同点都是一人执政,不同在于君主政体是法治国家,君主依照法律执政,而专制政体是人治国家,君主依照个人的主观意志行使权力。民主政体下,只有通过抽签选举产生的人民才能成为主权者,品德是民主政体的灵魂。孟德斯鸠认为贵族应尽量平民化,当贵族政体越接近民主政体,就是完善的,越接近君主政体,就是不完善的,要想贵族政体达到完善就需要以品德为基础的节制。荣誉是君主政体的支柱,在君主政体中贵族、僧侣权力的存在是合理的,因为君主与贵族相互依存,僧侣权力能阻止君主的专横,避免专制的产生。专制政体不存在法律,以恐怖作为其手段,要求人民绝对的服从。

  根据掌握执行权力人数的多寡,卢梭把政体分为民主制、贵族制、君主制。卢梭不同于霍布斯的就是认为这个执行权力并不是最高权力,它是由人民组成的主权者委托的并且由政府掌握。也就是说卢梭把国家的权力分为“主权”和“治权”。主权掌握在人民的手中,治权由政府负责,主权者把治权委托给全体人民或大部分人民或少数人或一个人。卢梭认为,就民主制这个词的严格意义而言,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不曾有的,所谓的“多数人统治少数人是不现实、违反自然秩序的”,[8]。贵族制是社会最初的治理形式,包括自然的贵族制、选举的贵族制、和世袭的贵族制三种类型。在君主制政府下,行政权由国王一个人行使,执行意志集中在国王手中。卢梭认为,所谓的单一政府是不存在的,目前的政府形式是贵族制、君主制、民主制相结合产生的复杂混合形式。同时,也没有一种政府形式适宜于一切国家,不同的国家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如人口、领土等创建国家最好的政府形式。

  康德先是根据掌握最高权力人数的多寡对国家的形式进行划分,一人掌权是君主政体、一部分人联合掌权是贵族政体、组成公民社会的所有人掌权是民主政体。同时,康德还根据一个国家依据宪法运用其权力的方式将政府分为共和制或专制,“行政权与立法权二分”是共和制,[8]16-17而专制则是“国家独断实行立法和行政两权”。[7]16-17康德认为,任何政权形式如果不实行代议制,那就是一种无政府状态。他批判民主政体,认为就三种国家形式来说,民主政体就是一种专制主义,因为在民主政体中人人都要求做国家的主人,同一个人既是自己的立法者又是自己的执行者,但君主政体和贵族政体在一定情况下是有可能实行代议制的,因为他认为代表性大小与掌握国家权力人数多少是反比的关系,掌握统治权的人越少,其代表性越大,越有可能实行代议制。

  四、国家的最佳状态

  相比于民主政体和贵族政体,霍布斯认为君主政体是最好的。一个国家的主权者有双重身份,在谋求公共福利的同时也会寻求自身的私人利益。在民主政体和贵族政体中,主权者人数较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取向或总是有一些人形成反对派而没有高效率的决策,主权者听取意见多有不便。同时,当公共福利和私人利益相冲突时,由于受感情力量的支配,主权者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但在君主政体国家这两种利益是没有区别的,因为君主的财富、权力和尊荣来自于人民,君主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密切相关。同时,君主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听取不同阶级和品味专家的意见,讨论的时间可以随意变换,并且可以保密,政见前后比较一致。君主专制的腐化情况比民主、贵族政体少得多。因为主权者人数较多,其亲属就更多,也就需要维护更多人的特殊利益。由此看出霍布斯主张建立一个绝对君主制国家。

  洛克赞成君主立宪制,认为一个国家制定法律的权力归谁决定一个国家的形式,而共同体又可以依照不同的国家形式建立符合本国的复杂混合的政府形式。人民可以把立法权交给一个人或一部分人在限定的期限内行使,当达到一定的时间后把立法权收回,然后再重新交给他们中意的人,从而组成一个新的政府形式。

  孟德斯鸠认为,一个国家法律制定的主要影响因素是本国政体的性质和原则,如果一个国家的政体性质与该国的性质相符合,就像法律与政体的性质和原则相符合一样,那就是最合适的政体。孟德斯鸠认为有两种最好的政体那就是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而这两种政体是属于共和政体的,也就是说孟德斯鸠看好共和政体而反对君主政体和专制政体。就民主政体下的直接民主制和代议民主制,其更喜欢代议民主制,因为代议民主更能体现人民的自由。

  在卢梭看来,不同国家实际情况不一样,在横向上,不同国家可以有不同的好政府,在纵向上,一个国家在不同时期也可以有不同的好政府。也就说不存在适用于所有国家的好政府,一种政府形式在这个国家可能是最坏的,但在另一个国家却可能会是最好的政府形式。虽然卢梭对于什么是一个国家最好的政府形式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却界定了好政府的标志。他认为人民从自然状态下通过订立契约过渡到社会状态,就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和繁荣,而人民有好的生存和繁荣的标志就是人口的增多,衡量一个国家政体是否是好的政体,就是看在一些情况恒定的条件下,不依靠移民、殖民地的办法,人民的人数是否能增加。人民繁殖和增长得最多,就是最好的政府,反之就是最坏的政府。

  康德认为,所有政治制度中共和制是最好的制度。[7]16-17人与人相互之间的和平状态并不是真正的自然状态,而是一种战争状态,而真正的和平是国家之间通过法治建立起来,要想国家之间永久和平,就需要每个国家都是共和制。君主政体下,战争对君主不会带来巨大的损失,君主照旧按战争前的生活状态生活,其对于是否战争就会做出很草率的决定。在共和体制下,战争带来的种种不便和对人民生活的侵害,使人民在做出是否开战的决定时会慎重考虑,共和制更能保障国与国之间的永久和平。

  五、政府的解体

  在霍布斯看来,人民订立信约所建立的国家如果不以人的理性为指导,就会最终导致国家因国内的暴乱而消亡,也就是说国家的解体是由国家内部矛盾引起。一是人民按约建立的国家存在着缺陷。如果人民在订立信约时,主权者被赋予的权力并不充分,那么当主权者需要那种没有被赋予的权力以保卫国家寻求和平时,会被认为这是一种不义的行为,最终导致人民反叛主权者。二是混淆了主权者和国家法律之间的关系。在国家状态下主权者服从自然法是毋庸置疑的,但因国家的法律由主权者制定,主权者服从法律也就是服从他自己的意志,这是不合理也是不恰当的,所以主权者不会受国家法律的约束,如果认为主权者应受法律制约,那么就会把法律置于主权者之上,使得在主权者之上还有一个主权者,这样无休止的增加和限制也会使国家陷于混乱以致解体。

  在洛克看来,社会解体和政府解体是有区别的,政府解体是社会解体的必要不充分条件。那什么因素会导致政府解体?就外部因素而言,人民相互订立契约以组成一个独立的国家,当国家遭受外国武力的入侵,被外国征服时,这个国家就不再作为一个单独而完整的整体来保护人民的财产,那么人民所订立的契约也就终止了,又回到了自然状态,于是社会就解体了,随着社会的解体,政府也就坍塌了。就政府从内部解体而言,人民订立契约进入国家状态,在国家状态下,立法机关作为公民之间事务的仲裁者、国家的灵魂,裁决公民之间可能发生的任何争执以保护人民的财产,把分散的公民联系起来,那么当立法机关发生变更时政府就会解体。同时,当掌握执行权的人玩忽职守,使得法律和命令得不到有效的贯彻执行也会导致政府解体。

  孟德斯鸠认为政体之所以腐化是由政体原则的腐化引起。民主政体下,当人民丧失了平等的精神而追求和他们所选择领导人拥有一样权力的极端平等,他们就不再服从委托给领导者的权力,要自己行使权力,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所有的人不再尊重其应该尊重的人,也不再服从自己应该服从的人。不存在美德的民主政体会使人民想要分享一切公共的财务,使得民主政体向贵族政体或专制政体转化。如果贵族政体的统治不遵守法律,其权力变成专横,贵族政治就腐化了。当君主逐渐地剥夺了团体的或城市的特权,任由自己的意志处置任何他想处置的事物,把所有的权力集于自己一身,独揽政权,那么君主政体也就要毁灭了。而专制政体一直就是在不断腐化的,因为它本身的性质就是一个腐化了的东西。

  政府蜕化由国家收缩、政府形式改变导致,这是卢梭的观点。政府篡夺了主权者的权力,不再按照公意的指示管理人民而把自己置于公意之上,就会由政府的成员再构成国家,那么国家就会收缩,政府就不成其为国家的政府。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公约也就失去了其效力,人民也就又回到了自然状态,恢复了在自然状态下的自由。同时,当政府的成员篡夺了政府集体的权力,就会形成很多的君主而改变政府的形式,政府因易滥用职权使得民主制的政府形式就是乌合之众,贵族制和君主制也会相应的蜕化为寡头制和僭制。

  结论:启蒙运动时期启蒙思想家的政体观都包含国家的起源和国家建立后应该怎样实行统治,认为应从人的本性出发论证国家构建的合理性,国家的创建是为了保障人民的生存和维护人民的私有财产,国家构建的一切原则都应从人民的本性中去寻找。同时,启蒙思想家倡导的政体观对政府存在的合法性以及政府权力的边界也提供了一些有意义的思考。

  参考文献

  [1][英]霍布斯.利维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
  [2] [美]乔治·萨拜因.政治学说史(下)[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3.
  [3][英]洛克.政府论(下)[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11.
  [4] [英]约翰·麦克里兰.西方政治思想史(上)[M].北京:中信出版社,2005:282-284.
  [5] [法]卢梭.论人与人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57-62.
  [6] [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7][德]康德.永久和平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8][法]卢梭.社会契约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84.

  原文出处:杨丽.启蒙运动时期西方政体思想比较研究[J].大庆社会科学,2020(03):51-57.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711/8359714.html   

启蒙运动思想家政治思想对比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l47O5I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