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郁质抑郁症的中医养生疗法探析

摘 要: 目前关于抑郁症相关内容的文献内容较多,但对抑郁症体质相关的养生防治研究较少。文章以临床常见的气郁质抑郁症为研究对象,分析了气郁质抑郁症的病因病机,从精神情志、食疗药膳、运动气功及针灸等方面对气郁质抑郁症的养生防治进行了论述。 关键词: 抑郁症;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前关于抑郁症相关内容的文献内容较多,但对抑郁症体质相关的养生防治研究较少。文章以临床常见的气郁质抑郁症为研究对象,分析了气郁质抑郁症的病因病机,从精神情志、食疗药膳、运动气功及针灸等方面对气郁质抑郁症的养生防治进行了论述。

  关键词: 抑郁症; 气郁质; 养生;

  1、 体质与抑郁症概况

  体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生命现象,是个体生命过程中,在先天遗传和后天获得的基础上,表现出的形态结构、生理机能以及心理状态等方面综合的、相对稳定的特质。国医大师王琦等人研究认为,我国人群的体质可分为9种类型:平和质、气虚质、湿热质、阳虚质、瘀血质、气郁质、阴虚质、痰湿质、特禀质[1]。

  抑郁症(Depression)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以心情低落、主动性降低、思维迟缓以及兴趣降低等精神运动性迟缓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2]。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世界有3亿多人患有抑郁症,2005―2015年间,抑郁症的增长率达到18.4%[3]。有研究显示,我国人群中有20%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为重度抑郁;抑郁症占中国疾病负担的第2位[4]。抑郁症不仅对患者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的损害,也给其家庭及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

  根据抑郁症的临床表现,中医学多将其归属为“郁证”“百合病”“脏躁”等范畴。抑郁症的发生与体质有关,在关于抑郁症九种体质的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气郁质为抑郁症常见偏颇体质之一[5]。

  2、 气郁质抑郁症的病因病机

  气郁质是以气机郁滞为主要特征的一种偏颇体质。此类患者长期处于气郁偏颇状态,虽也属于正常状态,但当处于疾病状态时,体质的倾向性会使患者在病理上多肝气郁结、痰郁化热、气滞血瘀、气滞痰蕴、肝郁脾虚等。杨林等[6]认为,抑郁症原发在肝。《素问·灵兰秘典论》曰:“肝者,将军之官,谋略出焉。”肝喜条达而恶抑郁,性主动主散。故若气郁质患者处于病理状态时,易肝失疏泄,无以发挥其调畅全身气机之效,从而肝气郁结。肝气郁结,气机失调,一则使肝调畅精神情志功能紊乱,从而发生抑郁。二则不能促进机体津血运行输布,从而产生痰、瘀等病理产物,气郁日久,则易化热。三则肝气郁结,肝木乘土,脾土主运化,其功能受损则易气血生化乏源,从而易致气虚;且脾藏意主思,若脾土受损或思虑过度,亦会影响气的运行,导致气滞,进而使脾藏意失常,导致抑郁;魏昊等[7]认为气虚气郁相互为病;故气郁致气虚、气虚致气郁亦会导致抑郁的产生。综上,气郁质与抑郁症紧密相关,且气郁质抑郁症患者初起多为气机郁滞,其病机多与肝气郁结相关。

气郁质抑郁症的中医养生疗法探析

  3、 气郁质抑郁症的养生防治方法

  3.1、 精神情志养生

  气郁质抑郁症主要与精神情志密切相关,精神情志养生对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防治作用不容忽视。气郁质抑郁症的精神情志养生应做到以下两点:

  3.1.1、 心境平和

  《素问·举痛论》:“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良好的心境对于防治抑郁症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保持心神宁静,恬淡虚无,才能做到真气存之。故气郁质抑郁症患者可选择一些道家、佛家、儒家的关于精神修持的方法来保持心境平和,如道家的“坐忘”等。坐忘能通过调身、调息、调心以达到心境平和。有研究[8]表明,通过坐忘训练能调节情绪,能改善患者焦虑及抑郁等情绪。

  3.1.2、 适度娱乐

  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娱乐活动也是精神情志养生的重要一环,适度的娱乐活动不仅能调畅气机,亦能使患者心情愉悦,直接或间接的改善患者情志。故气郁质抑郁症患者可以适度的娱乐以解除郁闷、陶冶情操。如音乐、书法等。现代文献中积累了丰富的关于娱乐活动改善抑郁症症状的报导。其中,五行音乐对于抑郁症的影响被广为关注。有研究[9]认为,五行音乐中的角调式乐曲具有入肝疏肝、行气解郁的作用,通过对气郁质抑郁症患者采用角调式乐曲能有效的提高患者的防治率,且能更加显着的改善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症状。

  3.2、 食疗药膳养生

  饮食调摄在抑郁症的综合防治中亦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饮食调摄对抑郁症的防治具有“润物细无声”之效,其副作用小,制作简单方便,且能长期服用,对于体质的改善有较好的作用。

  根据2017版药食同源原料目录[10],适合气郁质抑郁症的原料有:丁香、香橼、山楂、代代花、佛手、栀子、砂仁、橘红、陈皮、夏枯草、西红花、玫瑰花、姜黄等。上述药食同源原料均具有理气疏肝解郁之效,现代药理学研究均表明上述原料具有一定程度的抗抑郁作用,且因其性味归经及所含营养成分不同而抗抑郁作用机制不同。如西红花性平味甘,理气解郁,其成分西红花苷能够提高海马中的神经肽前体蛋白质水平[11];佛手、香橼疏肝行气,合用能改善抑郁大鼠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及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功能[12]。此外,中医药在几千年的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的改善气郁质抑郁症的食疗药膳方,如玫瑰糕、木香饮、丹参佛手汤、麦芽山楂饮等。这些食疗药膳方,制作简单,原料易得,且价格低廉,适合长期服用。如玫瑰糕[13],主要原料及其比重为玫瑰酱2份、大米粉5份、糯米粉5份及白糖2份,其能理气活血开郁,适合于气郁质抑郁患者。

  3.3、 运动气功养生

  运动能疏通人体经络、促进气血的运行,适度的运动能帮助人们释放压力、缓解抑郁。有研究[14]发现,有氧运动能帮助抑郁症患者释放压力、改善心境及降低抑郁症导致的焦虑,如慢跑、游泳等。而健身气功对于气郁质抑郁症患者亦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八段锦、五禽戏、太极拳等健身气功在长期的实践中被人们所习练、认可,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有调畅气血、调畅情志的作用,对抑郁症患者症状有着改善的作用,能有效疏解患者焦虑、抑郁情绪。运动气功养生方法颇多,故气郁质抑郁症的运动气功养生当“辨症论治”,根据自身情况选取合理的运动及气功,且应坚持不懈的进行下去。

  3.4、 针灸养生

  针灸对于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作用亦有重要的作用。针灸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涌现了大量的针灸养生防治气郁质抑郁症的文献。

  3.4.1、 针刺法

  针刺养生在针灸养生中发挥着主导的作用。谢敏等[15]用颐神调气针刺法治疗气郁质阀下抑郁,通过以印堂、百会、内关、三阴交、太冲为主穴,再根据患者自身状态配以膻中、期门、合谷等穴位;任首臣等[16]应用“郁十针”对气郁质抑郁患者进行研究,选用百会、印堂、神门(双)、膻中、中脘、三阴交(双)、太冲(双)等穴位进行防治。除上述针法外,普通针刺在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防治发挥作用。对于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普通针刺,主要以百会、太冲、三阴交为主穴,再根据患者其他症状进行穴位的加减,主穴中百会属督脉,太冲属肝经,三阴交属脾经,三者合用,具有调神理气、疏肝解郁之效。此外,电针疗法对气郁质抑郁症患者的防治亦有不错的效果。电针疗法是在传统针刺基础上,采用微量电流代替手工捻针的一种针法。有研究[17]发现,对百会、三阴交等穴进行电针疗法,能调整亢进的HPA轴功能。因此,电针疗法对气郁质抑郁症患者防治的影响可想而知。

  3.4.2、 灸法

  灸法种类繁多,但主要为艾灸法。艾灸法有着防病保健的功效,其操作简单,易于流传,见效较快。在现代文献中既有艾灸防治抑郁症的大量文献记载。如李丽萍等[18]认为艾灸百会、太冲穴可以下调升高的血清炎症细胞因子,从而起到对气郁质抑郁症的防治作用。临床上,艾灸亦与其他疗法联合使用,从而防治抑郁症。樊凌等[19]采用疏肝调神针灸方案,通过针刺太冲、合谷、百会、印堂,艾灸膈俞、胆俞,再埋皮内针进行治疗,认为针灸联合使用对于抑郁症的防治对比单个疗法防治抑郁症更为有效。

  3.4.3 、耳穴法

  耳穴法通常指的是耳穴压豆法,其具有操作简单,价廉性佳的优点,在气郁质抑郁症的长期调养中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文献研究中,耳穴一般作为综合疗法的辅助手段进行防治抑郁症,或配合针刺、或配合中药汤剂、或配合西药。对于气郁质抑郁症的耳穴压豆法,可取心、肝、胆、肾、神门等耳穴,再根据症状加减其他穴位,每周3次,双耳交替使用,四周为一个疗程[20]。此外,在耳部心、肝、神门等区进行针刺,亦会对抑郁情绪有改善的作用。

  4、 小结

  气郁质与抑郁症的发生密切相关,其共同病机主要为肝气郁结,气机运行不畅,继而可能导致血郁、火郁、痰郁、浊郁、食郁等病症。临床上可从精神情志、食疗药膳、运动气功及针灸等方面,通过辨体施治,采取多种中医养生方法进行联合防治气郁质抑郁症,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目前基于体质对抑郁症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对于抑郁症不同体质间的特异性指标尚不太清楚,对于其他体质的抑郁症养生亦无系统的方案,故还需更深入的进行研究。

  参考文献

  [1]王琦.9种基本中医体质类型的分类及其诊断表述依据[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5,28(4):1-8.
  [2]Nair A,Vaidya V A.Cyclic AMP response element binding protein and 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molecules that modulate our mood?[J].Journal of biosciences,2006,31(3):423-434.
  [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Depression and othercommon mental disorders:global health estimates[J].2017.
  [4] Smith K.Mental health:A world of depression[J].Nature News,2014,515(7526):180.
  [5]杨焕新,于艳红,乔明琦.抑郁症与中医九种体质的关系探讨[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6,31(6):2 048-2 050.
  [6]杨林.论肝郁与抑郁症[J].陕西中医,2000,21(6):260-261.
  [7]魏昊.气虚体质与抑郁症相关性初探[C].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体质分会.首届国际体质医学论坛--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次全国中医体质学术年会论文汇编.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体质分会:中华中医药学会,2012:226-229.
  [8]齐珊珊.坐忘训练对抑郁焦虑情绪的作用[D].江苏:苏州大学,2018.
  [9]艾春启,陈生梅,谢贵文.五行音乐疗法对抑郁症的疗效观察[J].湖北中医杂志,2011,33(2):15-16.
  [10]予辑.药食同源原料目录(2017版)[J].口腔护理用品工业,2017,27(6):24-28.
  [11]庄红艳,果伟,刘珊珊,等.西红花治疗精神疾病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9,19(11):1 403-1 405,1 408.
  [12]宋美卿,马澜,贾力莉,等.对药香橼佛手对抑郁大鼠HPT轴和HPA轴功能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10):4 633-4 636.
  [13]王者悦主编.中国药膳大词典[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17:850.
  [14] Frank E,Kupfer DJ,Perel JM,et al.Three year outcomes for maintenance therapies in recurrent depression[J].Arch Gen Psychiatry,1990,47(12):1 093-1 099.
  [15]谢敏.颐神调气针刺法治疗气郁体质阈下抑郁的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8.
  [16]任首臣.“郁十针”治疗郁证(肝气郁结型)轻、中度抑郁的临床研究[D].华北理工大学,2019.
  [17]韩毳,李晓泓,李学武,等.电针“百会”“三阴交”穴对慢性应激抑郁模型大鼠HPA轴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1,24(3):74-75.
  [18]李丽萍,华金双,孙忠人,等.艾灸百会和太冲穴对慢性应激抑郁模型大鼠细胞因子的影响[J].中医药学刊,2006,24(9):1 757-1 759.
  [19]樊凌,符文彬,许能贵,等.针灸对抑郁症患者主观报告结局指标的影响[J].中国针灸,2012,32(5):385-389.
  [20]刘延明,苏和平.针刺配合耳穴按压治疗抑郁症临床疗效观察[J].辽宁中医杂志,2008,35(1):122-122.

  原文出处:童海涛,陈常莲,艾志福.气郁质抑郁症的养生防治思想探讨[J].江西中医药,2020,51(06):12-1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707/8359402.html   

气郁质抑郁症的中医养生疗法探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l47O5I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