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首都博物馆交互艺术展示设计应用 【第一章】博物馆新馆多媒体展示设计探究绪论 【第二章】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3.1】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3.2】多媒体展示的交互设计 【3.3】人的行为交互设计 【结语/参考文献】首都博物馆展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首都博物馆交互艺术展示设计应用
  【第一章】博物馆新馆多媒体展示设计探究绪论
  【第二章】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3.1】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3.2】多媒体展示的交互设计
  【3.3】人的行为交互设计
  【结语/参考文献】首都博物馆展示设计研究结语与参考文献

  第 2 章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2.1 展示空间布局

  首都博物馆在东西方向上分为东、西两区,东区为圆形展馆(Oval Exhibition Hall)西区为方形展馆(Square Exhibition Hall)。首都博物馆在南北方向上的布局分别为:

  西区的方形展馆(Square Exhibition Hall)由 B1 到 5F 分别为 B1 和 1F 的临时展厅(Temporary Exhibition Hall)、2F 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3F 的北京文物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of Cultural Relics in Beijing)、4F 的馆藏京剧文物展厅(Collection of Peking OperaCultural Relics),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Porcelain Art),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 Statues)、5F 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东区的圆形展馆(Oval Exhibition Hall)由 B1 到 6F 分别为 B1 的多功能厅(Multifunction Room)、多媒体视听室(MultifunctionAudio-Visual Room)、2F 的绘画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Works of Painting)、3F 的书法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Calligraphy)、4F 的燕地青铜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ronze Art in the Yan Area)、5F 的古代玉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Jade Art )、6F 北京古代佛塔文物展厅(Cultural Relics from Buddhist Pagodas in BeijingArea)。首都博物馆整体布局立足于国际化都市的理念,所以从名称标注及分馆排序上都体现出这种规范,每一个展厅都标注英文名称及又分别以英文字母 A、B、C、D、E1、E2、E3、F、N、G、H、I、J、K、L 字母来编号。由具有国际化标注方式的首都博物馆的导览图可以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及研究学者们非常明确的看清楚展馆的布置情况。

  在西区的方形展馆(Square Exhibition Hall)中 2F 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5F 的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和 4F 的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Porcelain Art)、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 Statues)是核心展馆。其中 2F 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和 5F 的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为核心,彩色的区域划分可以让我们更明确的看到展示的区域主题。

  主题馆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and Culture of Beijing)分为十个部分:文明曙光、燕蓟神韵、千年蓟城、幽燕风云、都城序幕、帝王之都、国际都会、日下积盛、落日余晖、民国风云,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环形分布,以逆时针的方向分为史前、夏商周、秦汉魏晋北朝、隋唐五代、辽、金、元、明、清、民国,这几个朝代。并依此根据年代的纵向分布来规划整个展厅。并且通过多种表现形式进行展览,例如五四运动幻影成像演播厅以影像的时间和空间艺术的表现形式,充分展示了五四运动时期的北京旧事,更加生动和写实的反应了当时的情景。当然不仅仅是五四运动,还有明北京保卫战三维影像展厅等一系列的影像展示厅。同样也以立体模型的展示表现形式呈现清朝盛世时期的京师街景的面貌,单独分离出为清盛世京都街景模型展厅,包括元积水潭码头模型展厅等这样的独立模型展厅,以立体模型情景再现的形式配以文字的解读,让观展人可以更为立体直观的了解当时的情景。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Beijing's Folk Customs)共分为洞房花烛美姻缘、降龙诞凤添人丁、古稀大寿福如海、爆竹辞旧迎新春四个专题。展厅位置在方形展馆(Square Exhibition Hall)的五层F 厅,进入主入口,首先进入的是洞房花烛美姻缘专题展区,接下来分别为降龙诞凤添人丁和爆竹辞旧迎新春展区,观众通过顺时针的动线,分别对这四个专题进行观展,在出口处还设有休息区这一功能分区,整个动线规划动中有静。

  另外两个核心展厅分别为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Porcelain Art)和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 Statues)。其中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Porcelain Art)分为宋辽金、元、明、清四个展厅。而古代佛像术精品展(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 Statues)则是一个大型的佛像艺术专题展览,这一展厅分为汉传佛像艺术和藏传佛像艺术两大部分。以上两个展厅的分布布局会在第三章中详细的介绍和分析。在第三章,首都博物馆交互设计理念实践,会更为详细的介绍分析这些展馆展厅以及其它临时展馆的交互设计理念。

  2.2 人性化的交互设计理念

  我们从英国哲学家休谟(Hume)的《人性论》一书中可以初识有关人性的阐述,分别从"知性"、"情感"、"道德"三个方面论述人性。在人的"知性"方面,人类观念的形成,心灵全部的知觉可以分成两类:印象和观念。产生强烈生动的知觉现象称为印象,它包括所有第一次出现于我们心中的一切感觉、情感和情绪。观念是指我们的感觉、情感和情绪在思维和推理中较为微弱模糊的意象。博物馆的环境可以使得参观者观察后,通过可见的和可触知的对象的排列方式中得到一个空间观念。

  在理性方面,从感官得到的印象首先是物体的形状、体积、运动和坚固性;第二种是颜色、滋味、气味、声音、冷和热;第三种是对象与人的身体接触后产生偶的痛苦或快乐。在人的"情感"方面,可以分为直接情感和间接情感两种。直接情感是指直接起源于苦、乐、善、恶的情感,它包括欲望、厌恶、喜悦、悲伤、希望、恐惧、绝望、安心。

  间接情感是指由同样原则发生,但要与其他性质相结合的情感,它包括骄傲、谦卑、爱、恨、妒忌、怜悯、恶意、慷慨、野心、虚荣以及它们的附属的情感。上面是人性中"知性"和"情感"的解释。为我们在设计中将如何认知"人性化"设计作品提供了理论基础。

  为了反对大批量的规模生产标准化模式,"人性化"一词应运而生,出现在后现代主义时期。一体化经济使得地域性、独特性逐渐减少,人们更加偏爱标准化的模式。

  在这时"人性化设计"(Humanization Design)更是成为了设计领域探讨的一个热门词汇。当然它并不只是单独作为一个词汇出现,它背后载负着一个时代的意义。在从事设计工作的人员中不乏有人在学习设计的初期就接触到"人性化设计"(Humanization Design)这一概念和设计思想,例如我们的一项重要课程《人机工程学》,这几乎是现在每所高校设计类专业的必修课程。当然这仅仅是狭义的"人性化设计"理念其中的一部分,在我看来所谓狭义的人性化设计理念既是单纯的满足人们的行为习惯、生理常态,例如身高、体重、等等。而忽略了人们的精神追求,和心里需求等。

  通过《山西科技》2005 年第 05 期的《人性化设计中的关怀与伦理》这一篇文章来看。作者认为设计人性化的表达方式一共分为三种:第一种是通过设计的形式要素(如造型、色彩、装饰、材料等)的变化,引发人积极的情感体验和心理感受,可称为设计中的"以情动人";第二种是通过对设计物功能的开发和挖掘,在日臻完善的功能中渗透人类伦理道德的优秀思想如平等、正直、关爱等,使人感到亲切温馨,让人感受到人道主义的款款真情,可谓是设计中的"以义感人";第三种是借助于语言词汇的妙用,给设计物品一个恰到好处的命名,往往会成为设计人性化的点睛之笔,可谓是设计中的"以名诱人".

  当然第三种应用到博物馆展示设计中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借助于语言以及词汇的妙用和文字形式的展示,给展览的展品进行分析解说,例如展品来源,历史背景,制作工艺,文化内涵等等。从而使得展品的展示无论是从背景、意义还是从材质、工艺等都被观展者完整的解读与深入透彻的了解。这就要求我们在设计博物馆展示空间的时候,不能忽视文字的重要性,包括文字的排版、布置,以及文字展示的展览形式。这既是设计中所谓的"以名诱人".同样"以义感人"的表现形式也是如此。由于产品开发不断的完善,当我们在产品功能上不断用功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产品功能加入人道主义的表达是非常重要的,这样的情感表达让用户体验到了人道主义精神。而在博物馆展示设计中,可以通过横向或纵向逻辑思维方式对展厅进行设计和展品的陈列展示,展品更具有连贯性,并且吻合平等、关爱的人道主义精神。
  
  例如首都博物馆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是通过时间的连接分为了文明曙光、燕蓟神韵、千年蓟城、等十部分。再如国家博物馆的复兴之路展厅也是通过年代的纵向展示,展出了由鸦片战争开始经过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到 90 年代的改革开放,再到最后到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化中国的复兴之路。用同样的方法完整的诠释了"以义感人",使人感到亲切温馨。在博物馆展示空间的设计中"以情动人"同样还有其它的表达形式,通过实物以及模型或者是绘画的方式使得情景再现,以情景模式的形式触动观展者们的感官神经从而达到"以情动人"的博物馆人性化展示的目的。当然也可以运用真人版的情景再现形式,例如以表演的形式,使得展示空间更具有故事性从而达到"以情动人"的目的。这既是与第三章首都博物馆交互设计理念实践部分当中的 3.1 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所提到的感官交互、情感交互以及情景交互有密不可分的联系,由此可见人性化的表现形式可以通过我们的交互设计理念来诠释。

  博物馆是人性化和人文精神的统一,尽管人们在丰富多彩的物质享受的簇拥下生活,还是会发现体贴的精神抚慰是多么的重要,博物馆是在物质文明到达一定阶段后的精神产物。首都博物馆的建立也是如此,通过对一系列展品的展览,不仅满足了人们的精神需求,同样成为历史的足迹,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博物馆展示空间的设计则是非常重要的,而提到博物馆展示空间设计就不得不提到首都博物馆的人性化的交互设计理念。

  Alan Cooper 的《About Face 交互设计精髓》和 Jenifer Tidwell 的《Design Interfaces》等成为了交互设计领域的主要理论成果。目前国内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交互设计研究体系,在交互设计中最为吸引人们的是用户体验这一研究方向。在国内还没有一个完整的交互设计研究体系。伴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数字时代多媒体的应用广泛,使得交互设计在各个领域都有了它的身影。交互设计目前已经扩展成为了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领域。从广义来讲,交互(Interaction)是一切存在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与影响。

  《装饰》2011 年第 04 期中的《当代博物馆展示中的交互式设计方式》提到"当代博物馆的设计理念已经从"以物为主"逐步的转向了"以人为主",传统的博物馆注重的是展品,对展品进行深入的研究与保护,而忽略了展示效果以及观众对展品的解读能力。

  文章分析的确如此,以河北省博物馆新馆与旧馆的对比为例,旧馆的陈列设计形式多以展板,灯箱展示为主,一些建筑性的展示多以通过图片以及文字介绍的二维形式展出。而新馆建成后,更多的增加了多媒体用户体验区,建筑壁画等大型展品则是通过等比例的模型制作以及模仿绘制的形式展出,这样让观展者就可以轻松的接收展览信息。博物馆传统的橱窗展示仅仅是让观战者被动的接受信息,而缺失了交互性,并没有从观展者的角度出发,让观众有更强的参与感。

  在首都博物馆的 F 厅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Beijing's Folk Customs)中多以情景式的剧情展示为主,大大的调动了观展者们的参与欲望,在传递信息的同时,也让观展者们有了一次探索性的旅程。交互并不仅仅是让传递的信息以传统的逻辑思维堆叠的形式传递给观展者。而是让观展的人更加投入的参与我们的信息传达过程。展品作为信息的载体通过交互式的展示形式让观展人轻松的接收到了这些信息。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展品信息这一客观存在通过交互式的主观展示形式(例如情景展示,游戏绘画等),形成了主观意识,在不经意间传递给了被传达者,而被传达者则是将这一主观意识经过大脑反应在展品上,从而完整的将主观意识变为了客观事实接收,就如同一条生物链的循环。交互式这一互动传播理念,已经不仅仅是展品作为信息的载体而传播了,更多的是观展者心理对展品的影响以及展出。

  自动式贩卖机,在首都博物馆出现的次数已经不能以个位来计算了,几乎每一个展厅的出口处都有一个自动式贩卖机的身影,这一人性化的设计陈列理念不得不让人赞叹。而这仅仅是单纯的陈列设计么?这还是一个人机交互的完美典范。数字化时代的今天交互设计不仅仅局限于界面交互。传统的销售模式是购买者产生消费意愿,进入产品所在场所,经由销售人员,将货币转换为产品,而自动式贩卖机则是由产生购买意愿的购买者经由自动化的收货方式,将货币转换为产品。这一购买形式既减少了购买时间又减轻了人力压力。首都博物馆的自动贩卖机的货品多以饮料食品为主。首都博物馆的观展人多为普通居民,不乏有儿童青少年的观众。而零食和饮料的消耗量不可小视,自动式贩卖机的设置则完全解决了这一问题。观展者们通过人机的交互形式购买所需产品使得首都博物馆的交互式设计不单纯体现在展品与观展者的交互,同样体现了观展者们与服务设施的人性化交互设计理念。

  纵向的观看设计发展史,"人"在设计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也是交互设计理念的核心和重要前提。人既是用户,交互设计关注人既是关注用户,用户是否可以通过交互设计达到愉悦,轻松的体验结果,则是衡量交互设计的成功与失败的标准之一。荷兰代尔伏特工业大学设计专业的几名教授在名为《人与产品交互中的情感评估模式》一文中指出:"引发用户使用产品后的情感主要分为四大类,分别是幸福与快乐、满意、愤怒、失望与不满。"心理学家米哈里齐克森·米哈里(MihalyCsikszentmihalyi)是这样定义"心流"这一概念的,"心流"(flow):人们全身心的投入在事物中,无心理会周围的其它事物,而这种状态被称为流上面谈到过博物馆展示设计中不仅仅是简单的传递信息了,而是通过交互式的设计形式使得观展者在观展的过程中不再是枯燥的接收信息,而是心情愉悦的参与,在参与互动的过程中愉快的接受信息,这既是对于设计师的挑战,用怎样的方式以及形式,使得博物馆设计更加新颖有趣呢?每一个交互设计形式都是经历过无数次用户体验,当用户也就是观展者可以通过体验的形式愉悦的接受传递的展览信息,用户将会记忆这一愉悦的心情,并且完全的接受信息。而且还会传递给其它新的观展人,而这一交互设计则将不断的被新老用户所体验。而设计师也可以将这一交互设计形式应用于其它展品,以此成为了一个良性的循环。

  在交互式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运用挑战来增加设计的愉悦感和满足感。人类对挑战一词显现的颇为敏感,挑战可以激起人的无限潜能,同样在激起潜能的同时可以使人心理产生愉悦性和满足感。游戏之所以可以无限制的吸引体验者,是因为它无时无刻不存在着挑战性。一个交互设计的成功与否百分之九十的因素取决于用户的满意程度,而用户的满意程度又多来源于满足感和愉悦性。因此,一个成功的交互设计是与挑战并存的。在博物馆的参观中儿童对于信息的接收程度相对于成人较为低一些。

  在首都博物馆设计中针对儿童有一个专门的区域,"陶艺坊"儿童可以通过工作人员的指导和教授,做出自己喜爱的陶器,以及将自己喜欢的色彩绘制在画好的画作上。

  这些画作多为与首都博物馆展示展览有关的画作。制作陶土对于儿童来说具有一定的挑战性,激起了他们的"心流"也就是说他们产生了兴奋感和充实感,换言之他们在这样的挑战下,愉悦性和满足感得到了完美的升华。将有效的展品信息无意识的加入制作陶土的过程或者说将陶土作为信息的载体传递给低年龄的观展人,低年龄观展人和青少年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接收了展示信息。并且观展儿童和青少年既体验者会将这愉悦的心情完整的记忆,并且分享给其它的体验用户,使得这一交互式设计受到新老用户的反复体验,这无疑是一个成功的交互式体验设计体验区。而且是一个为低年龄的观展儿童和青少年量身定做的交互式体验设计。

  横向来看由于地理位置的差异,不同国家的文化也有着一定的差异,文化的差异性也直接影响着用户体验的结果。文化的差异在色彩的情感意义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例如黄色,在我国古代黄色是帝王的象征是权利、辉煌、光明的代表,同样在东南亚地区黄色也有神圣的象征意义,而在西方国家,特别是基督教国家黄色被视为庸俗,低劣,因为基督徒们认为是犹大衣服的颜色。红色在中国人看来代表喜庆、祥和,红色多出现在婚礼现场或者用作红包的颜色,被认为有吉祥、如意的象征意义。而白色和黑色则多用在葬礼的仪式上。然而在日本的婚礼上新娘的礼服大多都为白色的,根据日本当地独有的风俗,有些地区的喜帖也是以白色为主。西方婚礼新娘的礼服也多以白色的婚纱为主。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东欧个别国家,新娘新郎的礼服均是黑色。由于当地的宗教习俗,结婚后不得离婚的,离婚被视为违法的行为。新娘新郎则穿着黑色礼服,对自己的单身生活告别。而这在中国的婚礼上则是绝对禁止的。同一国家由于不同的地域分布人们的情感也是不同的。例如我国的南北园林风格的差异,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园林规模较大,占地面积广,多处自然风景优美的山林、湖泊地区;相比之下南方的园林规模较小,多处于市井之中。再如我国古代南北方的建筑差异北方建筑坐落平稳缓和,墙壁厚重,建筑外装饰严谨,而南方建筑分布跷曲,墙壁轻巧,建筑外装饰纤细,图案灵巧。在色彩处理上北方园林建筑较为富丽,而南方园林建筑则更为淡雅。以深灰色的小青瓦为屋顶,木质材料以深棕色为主,建筑部件则以墨绿色或墨色为主,墙垣均为白色。南北方文化的不同,造成了南、北方居民性格情感的差异,北方居民性格直爽,如湖泊,山川般广袤无垠;而南方居民的性格则更加的柔美,犹如南方园林的小桥流水般婉转、悠长。

  不同的地域文化影响着不同地区观展者性格情感,博物馆设计师在设计的过程中不能忽视不同地域文化下的情感差异,同样也不能将自己的情感强加到每一个观展者的身上,将以"人"为本的交互设计理念延伸成为以"众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在《美术向导》2011 年第 05 期《交互设计与用户情感》一文中刘派提到了"霍夫斯蒂德教授关于国家的五个文化层面的认知指出带来差异的五个重要方面,分别是:权威指数、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男权主义与女权主义、不确定指数、长期规划与短期规划。"作者认为这五大重要方面基本涵盖了带来文化差异的主要因素。并且通过对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衡量可以分析出各国的本质差异。在针对跨国、跨地域的交互设计中我们可以利用分析出来的本质差异来优化我们的交互设计。

  首都博物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主要展示的展品多为介绍北京文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与大门正相对的展馆大厅背景墙上方以传统的仿古城墙为饰面,下方是仿枫木纹的饰面板装饰而成。临时展厅的大门则以隐形门的形式进行装饰,背景墙的前方放置一个大型的老北京牌楼装饰,颇有些老北京风味。首都博物馆在设计的过程中充分考虑到老北京的传统文化,以及其它地域居民对北京文化的探求。将展馆设计的集聚北京特色,同样集聚中国特色。但在强调特色的同时也不忘融合其它文化和文明。枫木纹路饰面板更彰显了自然与自由。这一区域更是成为了许多观展者留影背景墙。即达到了传递文化信息的作用也起到了装饰作用。通过设计师设计的这一交互体验区域人,们可以通过录制影像,拍摄照片的方式来接收老北京文化,体会中国文化的传承。影像以及照片这一用户体验后的产物,承载着首都博物馆展示的信息,会一直留存在体验用户(观展者)的记忆中,并且与其他体验用户分享。从而成为了一个成功的交互设计。

  人性化的交互设计理念,也可以称之为以"人"为本的交互设计理念,人既为体验用户,首都博物馆的交互设计是针对用户体验而设计的。无论是展示展品,还是服务设施等都是经过完整的分析和无数次的用户体验总结设计的。充分体现人性化的交互设计理念。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论文来源参考: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1202/8221096.html   

    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