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的日语教育论文

古典文学常见论文一词,谓交谈辞章或交流思想。当代,论文常用来指进行各个学术领域的研究和描述学术研究成果的文章,简称之为论文。 幼儿园的日语教育论文 日据时期海南岛的日语教育问题,是尚未被学界所关注的领域。目前,国内可查询文献仅有 2009 年3月 2 日《海南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古典文学常见论文一词,谓交谈辞章或交流思想。当代,论文常用来指进行各个学术领域的研究和描述学术研究成果的文章,简称之为论文。

  幼儿园的日语教育论文

  日据时期海南岛的日语教育问题,是尚未被学界所关注的领域。目前,国内可查询文献仅有 2009 年3月 2 日《海南日报》刊出的《侵琼日军的日语“教育”》1 篇①。该文依据对几位亲历者的访问,介绍了日军在海南开展日语教育的几个片段。除此之外,只有符和积《铁蹄下的腥风血雨———日军侵琼暴行实录》②、张兴吉《日本侵占海南岛罪行研究》③、王奋举和金山《日据时期海南殖民教育研究》④等少数着作和论文,对此略有述及。日本方面的文献亦仅有《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第 9 回定例研究会上,细见升《在海南岛做日语教师的往事》,竹本升《海南师范学校第三期学生 Y 氏的证言》、金静美《海南师范学校与黑潮会》⑤等 3 份口头发表资料。三份报告分别从教师、学生和学校的角度对日军在海南岛实施殖民教育的历史进行了回顾。从整体上看,关于日军在海南岛实施日语教育的专门研究,基本处于空白状态。

  xx 年 7、8 两月,笔者在三亚、陵水、琼海、海口四市县,对 14 位当年日语教育的亲历者实施了口述史调查。其中,曾在日本人学校就读者 12 人,曾在日语学校任教者 1 人,曾在日本人学校做杂务者 1 人。受访者中年纪最小者 74 岁,最大者 98 岁。笔者依据口述史资料,结合同时期日军遗留文献资料,尝试全面还原日军在海南岛实施日语教育的真相,揭示其奴化教育的本质。

  一、幼儿园的日语教育

幼儿园的日语教育论文

  关于日据时期海南幼儿教育的军方文献,目前可查到的仅有 1941 年 9 月 27 日,由日本外务省、海军省、陆军省驻海南代表联合组成的本岛最高政务处理机构———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通过的《关于设立琼崖华侨协会爱侨幼儿园的指令》一份。指令内容为“同意琼崖华侨协会理事长陈尊甫先生于 8 月 22 日提出的关于设立幼儿园的申请”,后附申请书原文。申请书原文中写明该园的开办目的在于“保育琼籍华侨及其他家庭之幼儿,使其身心健康发展,培养其善良性情,以此确立日中亲善之基础,同时辅导家长学习正确的家庭保育知识。”[1]至于幼儿园的教育内容则无从知晓。

  据现有文献看,日军在海南设立的第一所幼儿园应为海口的“日语幼儿园”,设立时间为“1941 年 7月”[2]。而本岛南部最早的日语幼儿园,设置时间应在 1941 年 7 月至 1942 年底之间。本次调查的受访者———现居住于三亚崖城的卢姓老人( 调查时 74 岁) 于 1943 年,即 5 岁时,进入设在日军崖城军营中的日语幼儿园。据老人回忆,其就读的幼儿园只有两位日本教师。设立之初,当地群众都不愿送孩子入园。为此,日军采取了强迫加利诱的办法,一方面给家长施加压力,命令家长必须送孩子来幼儿园,另一方面,免除园童的入园费和学费,并向孩子们发放糖果、饼干等食品,以吸引园童入园。之后,园童数量逐渐增加。

  据卢姓老人介绍,至其入园时,园童数已增至十几人。在教育方面,幼儿园没有课本,主要以游戏为主。除提供众多玩具供园童玩耍外,日本教师主要教孩子们说日语、唱日本歌。据老人回忆,幼儿园只许孩子讲日语,不允许讲海南话,否则要受惩罚。

  由此可见,日军在海南实施日语教育亦注重从娃娃抓起,为此不惜投入多额财力。园方禁止孩子讲母语海南话,其目的无疑在于从根本上抹杀孩子们的民族性,以达到其奴化教育的目的。

  二、小学日语教育

  1941 年 9 月 27 日,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通过了《关于海南岛小学教育的暂行处理方案》( 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为日军占领期间出台的关于小学教育的唯一一份文件。由《方案》可以看出,当时海南岛的小学共有两种,其一是日军占领前已有的小学,其二为占领后开设的日语小学①。就目前掌握的文献看,本岛第一所日语小学应为 1941 年 6 月 5 日开设于海口的“大龙日语学校”。开设之初,该校“共有 430名学生”[2],为本市规模较大的学校。另外,日军在各地寺庙中开设了一些日语学校。此类学校一般规模较小,学生数多在“一百二三十人左右”[2]。

  从教育内容看,无论是既有小学,还是新设小学,教育重点都在日语教育、礼仪教育和勤劳教育等三个方面,其中日语教育为重中之重。《方案》规定,在既有学校中必须增配一名日本人教师担任副校长,担任日语教学任务。对于新建的日语学校,《方案》要求必须配备一名日本人教师做校长,学校的必修课程有日语、修身、数理、体育、艺术、劳动等六门。其中日语课的学时数最多,为“每周 6 学时”[1]。然而,从笔者调查的结果看,日据时期海南各日语学校日语课的教学时间并不相同。例如,陵水日本语学校为每天一节、每周六节,而陵水桃源小学以及位于三亚羊栏的“三亚街日语小学校”则是每天二节,每周 12 节。另外,各学校使用教材也不尽相同。据受访者回忆,当时海南岛的小学至少使用两种日语教材,一种是纯日文教材,另一种是一半日文、一半中文的日汉对照教材。或许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于 1942 年 7 月 16 日制定了《发行教科书的相关规定》,提出争取在六年内编纂发行全 12 册《日本语读本》,“两年内发行《日本语读本》的挂图”[1]的计划。

  据受访者回忆,当时所有小学都是既有中国人教师亦有日本人教师。中国人教师主要讲授汉语、自然等课程,日本人教师主要讲授日语、艺术、体育等课程。而所谓的日本人教师,其实也并非全部来自日本本土,还有一些台湾人和朝鲜人。这些日本人教师中很少有正规师范院校的毕业生,绝大多数是日军中的翻译或文化程度较高的军人。崖城日语学校的校长则由日军驻崖城部队的司令官亲自担任。据当时在该校任教的张德良老人( 98 岁) 回忆,该校长平时并不授课,但每星期都会来校视察,并向学生训话。他不允许任何人体罚学生,即使是孩子父母也不可以。由于他的权力很大,当时的警察也不敢动他的学生。

  日语课上,老师们除讲授日语外,还教孩子们唱日本歌,并向学生灌输大东亚共荣的理念,要学生感激日军,长大后为日军服务。个别教师还向学生们讲苏联侵略中国、内蒙古独立等内容,挑拨中苏关系。另外,受访者所就读的所有学校每周都会为学生们放映日本电影,既有日中亲善主题的,也有战争片。

  三、中学日语教育

  日本侵略海南岛初期,海南岛的中等教育遭到了全面破坏,之后岛内有识之士分别“在琼山兴建了琼崖第一中学、在海口创立了琼崖第一女子中学”[3]。从整体上看,该时期小学毕业生中升入中学者比例很低。以岛内文化教育较发达的文昌为例,县民中小学程度者 26,933 人,而中学程度者仅有 3,776 人。

  依此计算,小学毕业生的初中入学率仅有12. 3%。或许是因为中学生较少的缘故,本次调查没有采访到中学教育的亲历者。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颁发的《配备日本人教师的相关处理事项》明确规定: 所有中学“均须配备日本人教师”,所有中学必须“在正式的教学科目中增加日语课为正式课程,并要求学生必修之”[1]。

  除一般中学外,考虑到本岛“中等教育遭到全面破坏,小学毕业生升学之路受阻”的实际情况,三省联络会议还决定设立一所“实科中学”。其主要任务为: 第一,培养学生以东亚共荣为理念的道德意识,修炼其精神; 第二,以开展实业教育为基本方针,传授岛民必须的知识与技能; 第三,通过培养学生的劳动习惯、强化身体锻炼,达到培养国民之中坚者的目的。该校开设的科目有新东亚道德、海南话、日本语、数学、理科、地理及历史、实业、体育、音乐。

  四、职业学校的日语教育

  日据时期,海南岛小学毕业生的另一条升学途径为职业学校。当时海南岛内共有两所职业学校,分别是加积农学校和那大农学校。两所学校均由日本人创办。加积农学校成立于 1943 年 10 月 11 日,那大农学校成立于 1944 年 9 月 25 日。前者在籍学生数为 100 人,后者为 50 人。①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有三位曾在加积农业学校就读的老人。据他们回忆,当时陵水、三亚一带的小学生毕业后若想继续求学,只有琼崖第一中学和加积农学校两所学校可供选择。加积农业学校位于今琼海市,校舍是从当地一所寺庙征用的几间房子。学校所有的教师都是日本人( 包括台湾人和朝鲜人) 。学校不收学费,吃住全免,每月还向每名学生发放 5 元钱补助,此外每年还免费发放校服。该校校长姓小林,是一名海军中佐,年龄在 60 多岁。学校主要设置科目有日语、动物植物、数学、肥料、唱歌、体育、防疫等。

  在学校里,所有的课程都用日语授课。由于日语已成为教学用语,因此学生们的日语水平都已达到相当高的程度。此次受访的几位老人至今仍能讲流利的日语,其中一位老人更是用日语回答了笔者的提问。

  五、师范学校的日语教育

  海南师范学校是当时岛内唯一一所承担本岛教师培养任务的师范学校。该校成立于 1942 年 4 月,招收学生最初均为日本国内或台湾、朝鲜的初中毕业生。这些学生在接受六个月的培训后,有的被分配到岛内各校任教,有的则参军入伍,成为日本占领军的一员。后来,该校还承担了岛内学校中国人教师的再教育任务。1942 年 10 月 9 日海南联络会议谈论通过的《关于那人教师再教育所需经费预算之事宜》所附《关于那人教师再教育之事宜》规定,该培训项目之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提高中国人教师的素质,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中国人教师能够“顺应东亚之新形势”[1],成为“能够自觉意识到新海南岛之使命的指导者”[1]。学校的教学科目包括修身( 周两学时) ,教育( 周五学时) 、体操( 周四学时) 、音乐( 周五学时) 、实业课( 周五学时) 、日语( 周十二学时) 、特别讲义( 东亚状况及其他) ( 周一学时) ,其中日语课的时间最多,远多于其他课程①。曾作为首批受训教师在该校接收培训的张德良老人回忆,当时日语是培训的重要内容。对于使用的日语教科书,三省联络会议也做出了特别规定,指出“日语课须使用《日语捷径》( 卷一) 及《新国语教本》( 卷一) ”[1],而其他科目则可以选用适当的教材。占领军对日语教育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六、日语教育的地位与作用

  那么,日本占领军为何如此重视日语教育,日语教育在日本侵略海南岛的整个过程中又占有怎样的地位呢?关于侵略海南之目的,日本方面曾宣称“第一是为阻断以海南岛为中转基地向重庆运输军需物资,第二是以开发本岛物资弥补日军军需之不足,而绝无领土野心”[3]。然事实绝非如此。1939 年 2 月 10 日,日军在攻占海南岛的当天,便给日本陆军省发去名为《关于海南岛的政务处理》的密件,指出要“把海南岛作为经济上或者发展中国南方的基地永久占领”[4]。由此可知,其“绝无领土野心”的说法实为谎言。

  占领初期,由于岛内抗日力量的不懈斗争,以及日本本土及军方对本岛资源的迫切需求,使得日军不得不将肃清岛内抗日力量和掠夺本岛资源作为工作重点,因而无暇顾及岛民之教育。之后,随着岛内局势渐趋稳定,日军开始投入力量加强对岛民实施殖民教育。1940 年9 月26 日,海南三省联络会议通过了《中学设置规划纲要》。该纲要指出“为使新海南岛的岛民了解大日本帝国之实力,并衷心配合军事、经济建设事业,须使普通岛民通晓日语,由此理解东亚共荣之理想,并掌握相关的工作技能,提高劳动生产力”。[6]可见,日军在海南岛实施日语教育之目标,其实并不仅限于在校学生,而是所有岛民。

  1941 年 9 月 27 日,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又通过了《关于海南岛小学教育的暂行处理方案》,指出“海南岛初等教育之重点在于教育、教化岛民,使其协助建设东亚共荣圈工作,发自内心地配合帝国所期望的军事及经济建设工作”[1],换言之“就是要教导岛民仰尊帝国为东亚盟主,在帝国的领导下使东亚成为真正的东亚人之东亚,为把本岛建设成为人民可以安居、百姓能够乐业的乐土,努力培养锻炼岛民认真、顺从的精神以及强健的体魄,这才是教育的根本意义之所在”[1]。方案要求初等教育须重点抓好几方面的工作,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日语教育。方案指出须“让本岛岛民尽早掌握、理解日语,使其通过日语了解日本、日本人以及日本文化,进而领会东亚共荣之理念,力求使日语进一步发展成为东亚的共同语,以实现东亚人的精神统一”[1]。

  由此可知,在日本侵略者看来,日语不仅是与日本人交流的工具,还是岛民“领会东亚共荣之理念”,“实现东亚人精神统一”的手段,其终极目标是从根本上摧毁海南岛民作为中华民族一员的民族性,把日语发展成包括海南岛在内的“东亚共同语”,从而实现其奴化教育的目标。

  结 语日据时期,日本占领军在海南岛建立起了一套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农业学校、师范学校的比较完整的日语教育体系。由于起步晚,持续时间短等原因,海南的日语教育尚未达到规范化程度,各校间的教育情况差别较大,具有较强的随意性。然而,无论在哪一级学校,日语教育都处于绝对核心地位。正如人们所说: “要摧毁一个民族的反抗力,就要摧毁这个民族的文化和意志”[5],而语言又是民族文化的最根本要素。从这个意义上讲,日本占领军大力推进本岛日语教育,就是要摧毁岛民的反抗力,抹杀岛民的民族性,为永久占领海南岛奠定文化基础。

  参考文献:

  [1]金山,李明玲,陈宝环,等. 日军侵琼内幕: 海南岛三省联络会议决议事项抄录[M]. 北京: 线装书局,2013.

  [2][日本]吉川兼光. 海南岛建设论[M]. 大阪: 大阪屋号书店,1942.

  [3]日本人海外活动的历史调查: 海南岛篇[Z]. 东京: 日本大藏省管理局,1949.

  [4]关于海南岛的政务处理[EB/OL]. ( 2012 -02 -26) [2012 -11 -8].

  [5]孟国祥. 大劫难: 日本侵华对中国文化的破坏[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10.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80415/7547437.html   

幼儿园的日语教育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