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视野下大学图书馆的知识生产

无论人类的藏书历史有多么悠久,也不论藏书数量有何其繁多,图书馆都可谓是整个社会乃至人类进步的一个重要环节。特别是当社会分工日益细化时,这种利用图书馆来展开知识生产的过程会进一步强化。很明显,图书馆在知识社会中俨然成为了知识集合的一个实体。从这一点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无论人类的藏书历史有多么悠久,也不论藏书数量有何其繁多,图书馆都可谓是整个社会乃至人类进步的一个重要环节。特别是当社会分工日益细化时,这种利用图书馆来展开知识生产的过程会进一步强化。很明显,图书馆在知识社会中俨然成为了知识集合的一个实体。从这一点看,图书馆为整个大学的研究,与整个知识生产之间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

一、一般图书馆之现代状况

现代,如果从其表现形态来说,更多是一种理念的转变,所以就整个历史来看,人类的发展是一个从不自由到自由的过程,超越主奴关系并向着一个更高层面的作为自由人的境况发展。从这个层面出发就能看到,现代理念已经在现实地成就自身,并把这种成就表达进一切规划中。

当柏拉图提出“理念”这个概念时,认为真理属于理念世界,而感性世界占据了意见。古希腊的全部世界观于是就被柏拉图思想占有了。柏拉图成了整个人类历史自行展开的那一个基点。所以,在现代社会,当历史被表达为一种社会总体的实践时,历史就被把握在了思想中,而这便是黑格尔的思想精髓。

在如此一个宏大的人类历史发展的背景制约中,审视图书馆这个单纯的社会实体,已经无法避免地要被置入这种现代性境况中来看。当图书馆完全从一种象征变为一种知识生产无可卸去的链条时,图书馆在整个社会中的结构以及由此结构发挥的功能完全就变了。

以往总认为,图书馆应该“在那里”。这里不妨将以往图书馆的存在状态描述一下:一个非常宽敞的房子,里面有层次不同或相同的书架,上面陈列了到之前为止的全部图书馆类资料。这种所谓的藏书场所在现代社会被命名为图书馆。可是应该认清楚,这种图书馆所施行的功能仅仅只是保存,如同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一般。

现代社会不仅要求如此一样的图书馆实体建制,而且还通过将其化为一门学科,保证了图书馆自身的知识形态———图书馆学,就因为研究图书馆而产生了。它把自身的渊源追溯至第一次收藏书籍的时空点上,进而确定从那一刻起人类就已经具备图书馆意识。图书馆也因此而产生并被加以发展。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图书馆学诞生于一种人类自由自觉的意识水平,它已经参与进人类历史的总体实践的一个环节中去,因为历史就是一种自身按照其意志来创造自身的实践本身。如此一来,图书馆的结构变了。图书馆的全部建制上不仅仅在于收藏,而且还有知识生产。

二、现代范畴与大学图书馆

现代是一种生活态度,只是因为现代完成主体的建构。建构就是把人表达在某种范畴中。现代之建构就是指一种现代范畴的运作。

以往只重视收藏的图书馆在这种范畴运作中,展示了自身被隐藏遮蔽的独特功能。它说明作为实体的图书馆,可以完全发挥出以往没有估计出来的力量。实体的力量通过现代之转换,将自身的实体存在削弱之后展示了知识生产背后的理性秘密。这个理性秘密就是向着自身的规划而忽视一切非理性的剩余物。但不论怎样,图书馆通过现代范畴的运作,改变了自身单纯的储备功能,并在理性的支配中,将这种储备的图书资源转换为现代社会所需的知识。

现代社会是一个知识生产非常迅猛的社会。当知识成为一个现代社会独有的标志时,人类也就非常自信的在知识领域专门从事生产工作了。这种生产与其他任何一种物品的生产过程是不同的,因此所起的社会功效也是不同的。在人类思维还没有重复发展起来的时候,知识还具有现代意义,它还带着人类幼年时期独有的巫术与迷性的性质,对世界的解释是按照某种神意的意志展开的。早期人类还没有关于世界的具体知识,而只是一种世界态度,一种基本的周遭感知与基于感知基础之上的世界图景。这个图景一定程度上来说仅仅是一种表象。

从古到今,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与周围环境的认识都是在不断深化。但现代社会,完成一个非常让人惊讶的人类意识领域的转变,那就是对于知识的生产,实现由个人向整个社会的转变。也就是说,以前,人类在知识领域侧重于个人的作用,而现在则侧重于整个社会。这种转变人类已经具有明确的自我认识,已经认识到这种转变对于创造财富的价值所在。

当下,大学图书馆相对而言是独立存在的,它仅仅为它所在的机构的知识精英来服务,而并非所有知识受众。从这点来看,它的服务群体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大学象征着整个社会知识生产的能力。现代社会是一个把假设放在进步之上的社会。也即是说,它的所有问题之基础都是一个进步的假设。因此,知识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创新。只有创新,才有效益。总之,由于社会阶层的明显化,所从事专业与工作的差异化,大学图书馆负担着知识生产的重任。

三、现代大学与大学图书馆的知识生产

(一) 现代大学图书馆的知识生产

大学从其本质上来说就是现代的,虽然从古希腊柏拉图学院可以算起,但那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它只不过是一个最初的大学之发端。现代意义上的大学是在完成自我主体性的建构之后产生的,准确地说,它是一个立足于人类求知本性基础之上的知识共同体,进而成为整个人类进行知识生产与世界支配的象征物。在这个共同体中,图书馆负担了知识生产的基础信息,它构建了基于普遍理性之上的知识仓储与生产。

大学就是一个统一体,从本质上来讲,是知识学科的统一体。这个统一体建构人类认识世界的全部图景。也就是说,这个统一体表征了人类至今为止的知识生产状况,从事知识生产成为现代大学的一个基本使命。而作为大学之不可分离部分的图书馆,其本身也在从事相应的知识生产,甚至一定程度上来说,它因为自身的独特性,即对大量信息的仓储以及研究,建构一种基于信息基础之上的知识。这种知识形态被表达成一种关于知识之所以能够成立的信息前提,也就是说,它在追问知识之所以能够成为知识,大学之所以能够成为知识生产精英的汇聚地,其原因必定是基于一定的信息前提之上的。如果缺乏这种信息前提,那么任何一种知识生产必定成为没有意义的复制品或是劣质的替代品。因为如果查阅相关的数据,就会显示某一课题在某一时间段被研究过,甚至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就。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一种基于研究的知识生产,其前提总是与图书馆有着不可分离的联系,甚至可以说,任何一种知识生产,都是图书馆自身的知识生产,因为现代社会的知识产权体系已经从根本上保证了知识主体的权益,也就是说保证了某人作为某种知识生产者的基本权益。

大学图书馆之知识生产,是现代知识生产的一个重要基础。如果没有图书馆之知识生产,也就是说,如果缺失了这个环节,那么任何现代的知识生产,都是不完备的。它不能保证这种生产的知识是否重复了前人的作品。虽然从古至今,研究课题的生成是因为生产现实的变化而产生的,但是,这种生成在现代社会变成了可以不依靠现实而产生的。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图书馆之信息完全可以按照自身的逻辑对现实进行某种预测,并从而在理性的层面规避现实发展的方向,进而最大程度地完成资本时代的理性逻辑规程。在现代,大学图书馆已经完全有能力完成基于信息层面的知识生产,并且可以依靠现代大数据背景,生产关于知识的知识。

(二) 知识生产下大学图书馆的社会功能

生产知识,这是现代的使命,也是大学图书馆所承担的重要社会功能。因为社会进步的内在要求知识不断地推陈出新。只有这样,才能在理性层面指导进步的各个要素。如果没有这种新旧更替,那么知识也就无法成为现代主体表象,成为不断表象着现实的图景。

因此,从知识作为主体表象的时候,大学就已经成为知识生产的主要场所,而作为大学之重要部分的图书馆自然就成为一个知识生产的基地。在图书馆中,各种材料分门别类,本身就是知识生产成果的统一表达。从这些实在表征中就能看出,大学图书馆作为知识生产之一环节的重要作用,从提供材料到最终将成果作为材料来提供的循环运动。这种循环运动就是知识从最初的旧知识转换为新知识的一个过程,通过这个运动过程,它实现了人类与现实世界的最切近的对接。

在现代意义上,图书馆是一个可以生产知识的地方,这不仅是因为作为现代主体的人之表象的关系,而且还是因为知识生产是一个与资本紧密相连的东西。资本的增值依靠生产,而现代社会基本上依靠人类的知识表象为资本的增值提供了非常坚实的基础。人类社会的发展无时无刻不依靠资本,也无时无刻不依靠知识。而所有可提供知识生产的信息基础则被大学图书馆进一步夯实了,它一直以一种非常坚定的姿态保证了基于信息生产之上的多学科的研究。

或许会有人问,大学图书馆真的有这种功能吗,真的可以实现知识生产这个在后现代理论视野中不断探索的课题吗?或者是,大学图书馆作为可以为知识精英提供信息变迁的地方,这个空间从根本上来说是实体吗?

其实,大学图书馆从一开始就肩负提供研究材料的重任,它只有将所有可以包括的信息涵盖全,才能保证一种知识提供,才能在信息上补充知识精英因单向度社会造成的知识匮乏。马尔库塞认为现代社会的性质是单向度的,这就是说生产异化造成的人类知识表象在微观层面的分化不断在加剧人自身的知识匮乏。从本质上来看,大学本身就是一个拥有知识的知识匮乏之地,因为作为从事单个专业研究的知识精英很少接触到本专业知识之外的知识,他的知识框架已经从本质上固定着他的思维方式,并在这种情况下,不断将自己的知识匮乏作为一种现实承认下来。因此,大学作为一种统一体,其根本就是知识之统一体,是人类表象在现实层面———实体层面的统一。这个统一,作为一种现代之状况,被整体的搬进图书馆用以保存,成为现代之知识生产能力的象征物。当下,对大学图书馆的纯信息化的打造就是站在资本理性角度的一个举动。只有这样做,才能为生产消费提供充分的知识支撑,才能保证大学图书馆社会功能的全面实现。从象征的意义上来说,大学图书馆不仅仅是单纯的某部分人的,而是现代社会以及现代大学成就自身的结构所需。缺少这个板块,现代 社会就失去自身的本质内核。

从上述意义上来看,大学图书馆是现代知识生产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仅是传统的仓储,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获得自身的存在意识,从而成为积极参与现代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815/7179649.html   

哲学视野下大学图书馆的知识生产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