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世变之亟”下严复评点《老子》政治哲学思想

论世变之亟下严复评点《老子》政治哲学思想 近代以来,晚清国学大师因面对国势衰微、遭受列强凌辱和中西文化强烈碰撞的形势下,受到教育背景的制约和时代风潮的影响,近代的思想家的学术思想大都与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呈现出一己二任的倾向,一方面企图在中国传统的国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论“世变之亟”下严复评点《老子》政治哲学思想

近代以来,晚清国学大师因面对国势衰微、遭受列强凌辱和中西文化强烈碰撞的形势下,受到教育背景的制约和时代风潮的影响,近代的思想家的学术思想大都与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呈现出一己二任的倾向,一方面企图在中国传统的国学研究中下功夫,另一方面借鉴西方学术思想补给中国之缺略。博览严复的众多著作中,他从未将“中国传统”和“近代西方”二者割裂开来,曾克耑在《老子评语》序中道“严子尝言,毕博通译鞮之学,而后可读吾孺先之书,往往因西哲之启迪而吾说得以益明。”[1]所以说严复《老子评语》是老学研究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也是人们研究近代学术史一部不可忽视的著作。
  一、严复评点《老子》的缘由
  严复作为“近世西学的第一人”,积极向西方寻求真理的同时,又与“观今日之世变,盖自秦以来未有若斯之亟也”的中国现实状况相结合,于19世纪末发表数篇揭露中国横决大溃,以至于不可收拾的历史现状。如在1895年爆发中日甲午战争后,严复在《直报》上发表《论世变之亟》中言:“道咸以降,持驱夷之论者,亦自知其必不可行,群喙稍息,于是不得已而连有廿三口之开。”[2]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中国,遭受列强频频侵略,“日本以寥寥数舰之舟师,区区数万人之众,一战而翦我最亲之藩属,再战……三战……四战”[3]屡战屡败,呈积弱不振之势,严复不忍国将不国,我四万万同胞深陷囹圄之惨状,他力赞保国之说,谓:“世法不变,将有灭种之祸,不仅亡国而已”。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下,如何使中国摆脱列强入侵,实现独立富强,是作为近代思想家的首要职责,因而赴英留学的严复,吸取甲午战争的教训,将救亡图存的希望寄托在学习西方先进思想上面,“今之扼腕奋舌,而讲西学,谈洋务者,亦知五十年以来,西人所孜孜勤求,近之可以保身治生,远之可以利民经国之一大事,”亦不可弃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其门生熊元锷在《老子评语》中认为“老子者,阅世久而富于经验之人也。其所言,悉得于天道、人事、物理之会通。”[4]严复真正推崇老子的原因为:“太史公六家要旨,注重道家,意正如是,今夫儒墨名法所以穷者,欲以多言求不穷也,乃不知其终穷,何则,患常处于所虑之外也,惟守中可以不穷。”[5]因黄老之道还有未穷之前途,于是严复托黄老之道阐述其政治哲学思想。
  在晚清的祸乱四起的危机时刻,严复一方面企图在中国传统思想中,找到一条使其摆脱列强屈辱的独立道路。严复在赴英留学前,起初受到当过学官的祖父影响,7岁时读私塾,先生曰:“自束发就傅以来,所读书自《三字经》至于二十七史,几无往不闻君臣之义。”[6]11岁授学于“宿儒”黄少岩,“其为学汉宋并重,于是先生开始读经。”[7]师从黄少岩,严复不仅读经,而且与师论及宋、元、明学案,为日后学术研究打下思想基础。
  另一方面严复于1877年赴英留学,在西方资本主义民主中思想探索出中国治国道路。当时的英国正处于资本主义发展的全盛时期,在留学期间,严复不仅学习先进的驾船技术,而且深受当时清政府第一任驻英使馆公使郭嵩焘的赏识,并结为往年之交。在一封郭嵩焘致函枢近某公时说道:“出使兹邦,惟有严君能胜任,如某者不识西文,不知世界大势,何足以当此。”[8]在赴英西学之时,严复还进一步探究西学思想,在此过程中阅读诸多关于约翰·弥勒、孟德斯鸠、卢梭、达尔文等著作,1905年评点《老子》之时,严复翻译《法意》第四册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夏曾佑曾写道“老子既著书之两千四百余年,吾友严几道读之,以为其说独与达尔文、孟德斯鸠、斯宾塞相通。”夏曾佑深知严复会通中西评点老子之意,而其弟子熊季廉、其友曾克耑皆以为是。
  二、黄老之道为无为之治
  《道德经》所主张的“无为”思想是吸取了前朝政治教训的智慧结晶,揭露了当时统治者横征暴敛的残酷行为而阐发的政治哲学思想。老子“无为则无不治”的“无为”并非没有作为,而是不有意为之,要求统治者应当从道统万物的认知出发,顺应万事万物发展的规律,达到无不为而行于天下。老子认为“无为”,意在强调君主在执政时应实行“无为之治”。因“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而至“无为而无不为”的至高境界。
  《老子》中无为之治的本质是顺应“道”自身的发展规律,在《老子》六十四章中:“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9]欲或不欲,圣人以不欲为欲,学或不学,圣人以不学为学,其无为之治,可辅助万物的自然发展,而不可强力为之。《老子评语》中,认为“无为”应遵循天演变化的规律,顺应万物的发展,“试举一物为喻,譬如空气,为生物所不可少,然不觉眼前食气自由之为幸福也。使其知之,则必有失气之恶阅历而后能耳。”严复沿袭了老子认为的无为之治实以至“大顺”,谓“古之善为道者,非意命民,将以愚民……与物反矣,乃至大顺。”[10]在《道德经》中,老子多次论及无为之治的哲学思想,因而严复讥讽道,今读《老子》之人,若视老子的无为思想为愚民政策,可谓痴人说梦。那么,如何行无为之治,按《老子》的说法,“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11]严复在《老子评语》四十八章按语中指出,知弥少,而为道所以日损,然道无处不在,不可穷尽对道的体认,即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使行遍五洲,穷究其理,而所见所闻皆统一于“道”中,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严复又追溯历史,认为汉、唐开国之初,行“无为”之举者,“若汉高、唐太之开国,顾审其得国之由,常以其无常事者,非以其有常事者也”,并与秦、隋开国之君,行有为之措对比谓:“所以既得而复失者,正欠此所谓无事者耳。诚哉!有事不足以取天下也。”[12]揭示行“无为之治”的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engzhi/20160718/6227283.html   

论“世变之亟”下严复评点《老子》政治哲学思想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