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写作艺术论文

一部完整的电视专题片包含着声音、画面、字幕等多重元素,电视解说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它是一种特殊的屏幕文体,它与画面语言相融合,形成一种反映社会、传递信息、表达思想感情的独特语言形态。当电视画面语言所构成的视觉形象难以表达或不便于表达其思想感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一部完整的电视专题片包含着声音、画面、字幕等多重元素,电视解说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它是一种特殊的屏幕文体,它与画面语言相融合,形成一种反映社会、传递信息、表达思想感情的独特语言形态。当电视画面语言所构成的视觉形象难以表达或不便于表达其思想感情时,这种有声语言帮助观众加深对其内容的理解,并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既然电视解说词本身就是电视专题中众多元素的其中之一,如果把电视专题看成一个综合体,那么电视解说词就是整体中的一个局部。电视解说词的这一属性决定了它的非独立性,所以在电视专题中电视解说词要根据主题的需要,和画面、音乐、字幕、同期声、特技手段等相互配合,去传达节目的信息,表达节目的思想。

  一、 电视解说的非独立性

  电视解说词不能独立地完成对事件的全面报道,也不能独立塑造电视艺术形象,它必须和电视的其他手段、尤其是画面一道配合起来,才能最终完成对事件的全面报道,对形象的整体塑造。解说词自身不独立承担这些任务,因此,电视解说词不能孤立存在,不能独立成章,这就是电视解说的非独立性。

  毫无疑问,电视解说的主要形式母体依然是文学写作,电视解说创作的一些技巧方法,大多是从文学写作中借鉴或演化过来的,其中包涵了极其浓厚的文学色彩和文学基因。这谁也无法否认。

  牐牭电视解说词的创作是在服务于电视整体创作的环境下进行的,在这里它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文学写作,衡量它的标准不再是文学标准,而是电视标准,就如同音乐、摄影、绘画等艺术形式一样,一旦被置于电视艺术的环境之下,就成了为电视服务的元素,具有了非独立性。

  电视解说词非独立性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大多数时候,它必须“为看而写”。由于电视媒体最大的个性是具有形象生动的画面,因此在解说词创作的时候就要时时考虑到电视画面的形象、状态和特点以及节目要传达的信息,要表达的思想。

  犜诖蠖嗍电视专题中,解说词往往断断续续分布在画面、同期声、人物采访、音乐之间,呈一种镶嵌式或点睛式的形态,如果把解说词单独拿出来看,往往会让人觉得有前后不连贯,指代不清,交代不明等毛病。解说词不等同于一般文章,流畅不是它追求的目标,只有和其它电视元素结合在一起,才能突显出其存在意义。

  举例来说,在电视专题解说中,指示代词如“这,这里”有较大使用量。因为解说是与画面声音相配合的,这些指示代词,使解说向画面靠拢,不必具体地描述画面。例如“这位军人是她的丈夫(画面:一位身着军服男人的中景)”;“一直以来,这里的曾是一片清澈的水塘(画面:一片干涸的塘底)”;“(同期声:一段阿金的采访之后)这大约就是阿金不愿离开这里的原因吧。”。所有的解说第一目的是为画面、声音服务,不论完整性,就如很多人提到的,解说词的三字要诀是:跟、贴、让。即:跟主题、贴画面、让给其他手段去表现。在电视专题《沙之魅》中,有一段是各国沙雕艺术家各展所能做沙雕的一组镜头,解说撰写道:

  能用的都用上了,就是没有美院雕塑系里用的家伙。

  这位就象棉花地里打农药的。

  这位在挖土豆。

  这位在理发。

  这位象是掏耳朵。

  仅看这一段解说,难以了解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但是配上画面,就生动地显现出当时艺术家们工作时的状态,并且由于恰当的解说,体现出一种恢谐幽默的效果,这与整部片子的风格是完全吻合的。在这里,解说不独立存在,而是与电视中各元素各手段贴合,浑然天成地完成电视展现。

  二、 电视专题解说词的语言特点

  电视专题解说词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文字创作。但是这种文字创作与常态不同,电视专题解说词最终是通过播音员配音,以声音元素方式传播到受众耳中。因此,解说词创作是以文字为基础,以电视专题主题为脉络,以电视其它元素为依附,通过创作人思维组织,文字排列而形成的一种特殊文体。这种文体与我们平时看到的各种文体有着很大的不同,有着自身的特点。

  解说词始终以“为听而写,为看而写”为最终的发展方向,它的文字魅力来自创作者对生活深层体验和感悟,它应当是有内蕴、能够传递信息的,而不是花哨的词句堆砌。电视是新兴大众媒体,其短处是稍纵即逝,没有重复视听的余地。前苏联杰出宣传学家曾有一段精辟论述,“广播电视新闻记者工作特点是他们所写的短评、随笔和文稿是不被人反复阅读的,而是被观众稍纵即逝地收听和一览而过地收看。对于阅读和接收绝不是常常把同样一个意思同样有效地表达出来。很多时候,对于接收和阅读的东西,需要采取完全不同的方法。所以,当一个广播电视新闻记者在写作文稿时,一定应该念起来试听一下,看他写的稿子念起来怎么样。” 美国广播新闻研究者马克霍尔说:“当你写新闻报道时,要记住你是在为一个处于半收听状态中的,具有九岁孩子那样程度的听众而写的。”同样的,对于电视专题解说来说,首先要让观众容易听懂容易接受,如果是深奥拗口的稿子,观众会听起来费劲而放弃理解其中含义甚至放弃收看整部片子,那么结果必然是失去传播意义。因此,电视解说写作者在写完一篇稿子之后,至少要念起来试听一下,其目的在于检验稿件和语言文字必须口语化,总体要求是念起来顺口,听起来顺耳,看起来醒目,明白流畅一看就明白。

  解说词的语言力量不在华丽而在朴实。写一篇电视解说词写一篇小说或者散文完全不一样,那种天马行空的文章难以成为真正的解说,所谓洋洋洒洒之所致的性情中人的文彩,是要遭到无情的否定。因为电视永远是以画面为主的,所有的文字都应当为画面服务。形容词在这个时候应该避退三舍,因为没有形容词能够形容得过正在展示的画面。当画面清晰显示了蔚蓝的天、碧蓝的海,对于观众来说已经有了完全直观的印象,解说词在此时如若再形容一番,除了重复信息之外,还是一种画蛇添足的累赘。

  解说词可以是一些优美的语言,但决不等同于华丽词藻的堆砌。如电视艺术片《六龄童》有一组六龄童和他的学生们划着船在水乡的河网里赶水路的镜头,解说词是这样处理的:“多少年来,绍兴大班的戏船就是这样穿梭在水乡密密的河道里。锣鼓声贴着河面流向四乡八村,敲着每家每户的门窗。唱戏的人在水上化妆,看戏的人在水上赶路。许许多多的水乡孩子就这样成了痴心的戏迷”。这段解说交待了水乡戏的特点,也为六龄童接下来的学戏自述作了准备。如若这一段是描写六龄童和学生们在戏船上的心情、描写水乡的风光,那么事实上是重复画面上已告诉观众的东西,信息量也就不足。观众在看到画面的同时,实际上很想了解画面背后的东西。因此,解说应当说观众所想知、观众所想要。电视解说究竟要不要修饰性的语言?答案是肯定的。问题是其修饰对一部片子到底起了什么作用?把大量形容词放在已经很说明问题的画面里,除了把观众的视点搅乱、思路搅乱,恐怕难以起到更大的作用。朴实的语言不代表枯燥无味,在能驾驭它们的人的手里,它一样能表达深遂的思想内涵。有人总觉得不能用华美的语言就不能显示出自己的文学功底,其实一个人的才华和个性只要有创作环境,是不会轻易丢失的。

  电视专题解说词必须具有准确性。一篇优秀的解说词,除了应当很好地表达主题、传递信息外,更需要真实可信,这就需要有鲜明的准确性。专题片不是电视剧,剧情由人编,对白由人写,观众不但不以为意,如果编得好,观众还会喝一声彩。电视专题片与电视纪录片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甚至有“等同说”,认为“电视专题片”就是纪录片,它们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种节目形态的两种不同称谓。无论如何,“电视专题片或纪录片都取材于真实的现实生活,都是以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真事、真景为拍摄的`对象和表现内容,都以“真实性”作为创作的生命,都需运用纪实主义的创作方法。”真实是电视专题的基础,解说词也应遵循这一原则,在写作时应具有准确性。解说不准确不真实就没有生命力和说服力,就会失信于观众。

  解说词要想具有准确性,创作时必须以事实为依据,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言之有据,听之可信。当然,这种准确性,并不排除运用文学的手段和修辞方式,诸如比喻、象征、对比、夸张、双关等艺术手法,但在具体运用时,也应以生活真实为依据,避免华而不实过分夸张。电视专题片《雷峰塔的记忆》在叙述雷峰塔倒塌时,解说词表现得十分精到、准确。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那一刻,在西湖北岸的俞楼,红学家俞平伯看到了这一惊心动魄的倒塌。[“是日中午,塔顶已倾其一小部份,栖鸟悉飞散,当其崩圯时,我们从湖楼遥望,惟见黄烟直上。”](俞平伯语)

  一座在江南烟雨中站立了千年的古塔倒了。

  在这里,解说词对雷峰塔倒塌的时间、见证人观望地点及见证人当时语录的引用都十分准确,从片子主题来说,雷峰塔何时倒塌如何倒塌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真实准确的介绍却是必不可少的。

  三、 电视专题片解说词的作用

  电视专题解说词一直是依附于电视画面而存在,虽然是从属地位,但并不代表不重要。一部完整的电视专题必然需要解说词的片配合才称之为完整,没有解说,完全依靠画面和其它声音元素组合的专题在传播时会遇到障碍,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受众在理解上就会发生困难。同时,解说词不仅仅是传递必要信息,贯穿片子逻辑线索,还应当起到深化内涵、升华主题的作用。一篇好的电视解说词,除了完成其介绍、信息补充、联结等最基本作用外,更重要的是对整个片子的主题、内蕴进行提炼和引申,成为作者与受众沟通的心灵渠道。

  首先,电视解说词的引申作用。引申就是解说词从电视画面的具体内容之中,开掘、提炼、引申更加深刻的思想内涵。专题片《透亮的世界》中,一组镜头是社会实践课,在盲校老师的引导下,盲孩子们学习用盲杖在城市车流中穿马路、避让障碍物。解说写道:在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走向这个社会。有点磕袢是正常的,他们必须学会适应这个社会,学会独立地与这个社会打交道,因为,毕竟有一天他们会长大,前面的路终究是要自己来走。这段解说不仅仅是述说盲孩子学习独立使用盲杖行走,而更引申出盲孩子们未来的路是艰难的,但又是必须独自勇敢面对。其背后蕴含着对盲孩子的鼓励和期待,正是这种引申,赋予画面更多层次、更意味深长的意义。

  其次,电视解说词的升华作用。在电视专题片中,形象思维常常附着在画面上,抽象思维往往寄寓在解说词里。因而,作品的理性表现和思想意念,主要靠解说词去完成。这些解说词本身,就是画面语言的思想升华。

  《沙之魅》的结尾的画面,是渐渐拉远的海滩,浪卷来又走,冲刷着金色的沙滩。解说这样写:

  这些神工鬼斧的沙雕很快就会从朱家尖的海滩上消失了

  他们无一例外地仰望着天空,在那里,有不灭的沙的灵魂在等待来年的好日子。

  那时还会有艺术家把他们聚在一起,让所有的人团结起来为一个美好家园,玩一个大大的美丽的沙雕。

  然后海还会把他们收回自己的怀抱。

  在这里,人与沙、沙与海、自然和人类还有人们自己,一切由于解说词的提升,形成了一个圆满而和谐的境界。海还是那个海,沙还是那些沙,但解说赋予它们以灵魂,主题因此而得到升华,意蕴因此而更深远,这就是解说的魅力。

  当然,电视专题解说词的作用,绝不只是以上几种,了解解说词更多更深层次的作用,并更好地运用它,利用它更好地为电视服务,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努力的。

【试论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写作艺术论文】相关文章:

1.电视专题片语言的解说词分析

2.浅论电视专题片解说词的语言特色

3.试论贾岛诗风及其构建艺术论文

4.试论诗化批评及其审美品格艺术论文

5.将新闻写作引入初中作文教学的尝试论文

6.写作软件测试论文参考文献

7.影视艺术论文

8.数学与艺术论文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yishu/20200502/8333037.html   

试论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写作艺术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l47O5I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