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视域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启示

西方哲学视域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启示 摘 要:意图不在于去梳理重复西方哲学发展史,而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对于西方哲学家和他们的思想中关于自由、民主、公平、正义、法治等内容重新进行诠释,并且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进行比较,最后得出如下结论:虽然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西方哲学视域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启示   摘 要:意图不在于去梳理重复西方哲学发展史,而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对于西方哲学家和他们的思想中关于自由、民主、公平、正义、法治等内容重新进行诠释,并且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进行比较,最后得出如下结论:虽然西方哲学家对于价值观的认识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但是对于“人”的本质的错误认识以及阶级立场的错位导致他们价值观认识上的最终错误。
  关键词:西方哲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公平
  价值观是由世界观和人生观决定的,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思想,因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价值观做出根本的理论解释和阐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依据和方法论基础来源于马克思主义,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产生的三大理论渊源,这三大思想理论追根溯源还是离不开西方思想文化成就的肇兴和主流,即古希腊哲学思想,以及随后数千年延续下来的主流哲学派别--唯理主义和经验主义。
  一、古希腊哲学视域下的核心价值观
  古希腊哲学发展时代有如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真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众多哲学流派、哲学家真可谓是数不胜数。不过在芸芸众家之中公认的为古希腊哲学开创盛局及奠定基础的莫过于被称为“古希腊三杰”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1.助产术的正义。苏格拉底是古希腊第一个把“哲学从天上带回人间”的哲学家。在苏格拉底之前的许多年,众多哲学家们都把研究方向聚焦在世界的本源问题上。例如泰勒斯认为水是万物之源,但是他并没有去解释清楚为什么水会变成万物。阿那克西曼德认为:“万物所由之而生的东西,万物毁灭后复归于它,这是命运规定了的,因为万物按照时间的秩序,为它们彼此间的不正义而互相补偿。”[1]翻译过来就是万物的本源不是具有固定性质的东西,而是“阿派朗”(无限定,即无固定限界、形式和性质的物质)。一切事物都有开端,“阿派朗”在运动中分裂出冷和热、干和湿等对立面,产生万物,万物从它产生,又复归于它。苏格拉底非常厌烦对这些问题所进行的形而上学争论,对国家对人民没有太多的现实意义,国家和人民的现实命运才是哲学家们所应该关注的重大问题。他开始转向主要研究人类自身的现实问题,即人类的伦理道德问题,譬如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非正义;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什么是勇敢,什么是胆怯;什么是诚实,什么是虚假;什么是智慧,知识如何得来;什么是国家,具备什么样品质的人才可以治理好国家,治国人才应该如何培养等等。哲学家必须是热爱智慧的人,而并不只是具有智慧的人。哲学家应该像助产婆一样帮助人们去获取知识进而形成对各种事物和问题的独到立场、观点和看法,形成自己的独特思想,能够辨别人类自身的是非对错等伦理道德问题,最终去恶扬善,弘扬正义善良的价值观。
  2.理想国的平等。柏拉图作为苏格拉底的学生和亚里士多德的老师,既继承了老师苏格拉底“把哲学从天上带回人间”基本路径,又开创了自己的唯心主义哲学思想,为包括亚里士多德在内的众多后继者奠定了理论和方法论的基础。他认为哲学所要研究的自然界和宇宙是具有普适性的在里面,有形的东西虽然是流动的,但是构成这些东西的“形式”或者“理念”确实永远不会改变的。在《理想国》[2]里面著名的洞穴比喻中,普通人只能看到阳光照耀下的影子东西,而哲学家却能看到以外的事物,包括太阳在内,太阳还是正义和真理的象征。正如柏拉图式的爱情一样,他的所谓理想国也是乌托邦式理想化的平等。在由哲学家统治的理想国里面,虽然分为卫国者、士兵和普通人民三个阶级,男人和女人之间有着同样的性别平等权利,每个人都应该各司其职,而且敢于为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而斗争。即使在他认为低一级的“宪法国家”里,男女之间也是平等的。柏拉图式理想化的平等虽然脱离实际,但是却成为近现代西方资产阶级推崇的自由平等的雏形之一。
  3.理性化的自由。亚里士多德师于柏拉图但是又不苟同于他的老师。他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这里无意娓娓道来。他的哲学主张主要是反对柏拉图唯心主义的理念论,认为构成物质的形式和质料是和谐统一的,人类知识的来源感觉,可以通过一系列的实验获取丰富的感觉材料,这是西方经验主义哲学的原点之一。在政治立场上,虽然他主张国家、城邦的利益高于个人的利益,但是两者之间可以实现利益的均衡,另外后者还是有属于自己的权利,不应出身、财产、地位、能力等差异而出现不平等的现象,除了执行特殊任务的人之外,这就是公平的正义和交换的正义的均衡正义原则。个人如何实行自身的自由呢?最好的路径是通过教育,即实现人的德、智、体、美、劳等方面的全面发展,且在不同时期各有侧重,在高年级阶段要加强文法、修辞、诗歌、文学、哲学、伦理学、政治学、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等学科的修养,最终提高理性的能力。
  二、近代西方哲学视域下的核心价值观
  西方近代哲学孕育发展的时代背景是建立在近代自然科学兴起基础之上的。科学哲学家们在对世界本源以及知识来源的探索研究过程中先后出现了人文主义,再到经验论和唯理论的路线之争,最后是德国的古典哲学。
  1.人文主义的自由。15~17世纪初是西方文明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在经历了近千年暗无天日的教会统治的中世纪之后,进入人的自我觉醒、自我解放的文艺复兴时期。人们思想上开始逐渐摆脱宗教世界的束缚,从空动的彼岸世界重新回归尘世。一些人文主义者例如但丁、培根、彼得拉克、达·芬奇、伽利略等开始把研究中心转移向现实的人和自然,以人为中心,人是最完美的,一切为了人的利益;反对“三位一体”的天父、天子、天国和灵魂不朽之说,反对禁欲主义,注重享受现实生活;反对占统治地位的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科学思想体系,主张用经验观察的科学方法代替经院哲学的形而上学推演方法。文艺复兴运动从思想上促进了人类的自由和解放,但是所推崇的对金钱和物质享受的追求和放任身体的纵欲使资产阶级开始走向腐朽和没落。
  2.经验论的平等。17世纪初至18世纪末,文艺复兴高潮过去之后,西方近代哲学进入了经验论和唯理论的论战,争论的焦点集中在知识是通过后天的感觉经验获得的还是依靠人们的理性掌握。
  作为经验论代表人物之一的英国科学哲学家F.培根承认世界的物质性、多样性和能动性,通过科学观察和实验的方法就可以有效地掌握自然界的知识,人类就可以征服世界。另外一位也是英国的哲学家洛克认为人生下来思想认识上绝对是一块“白板”,通过后天与外界事物的接触和学习,就会在白板上留下痕迹。经验论者的立场和观点进一步打破了宗教思想的权威和束缚,使人们获得了思想上的解放和自由,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生下来就是平等的,通过后天的学习和奋斗就可能获得现实的幸福。
  3.唯理论的公平。与经验论的主要代表人物主要来自英国不同,唯理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既出现在欧洲大陆,也包括英国的,以B.斯宾诺莎、笛卡尔、G.W.莱布尼茨、巴克莱和休谟等为代表。
  以B.斯宾诺莎为代表的唯物主义的唯理论认为,对象虽然在自然界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只靠人的感觉经验是靠不住的,自由人的理性才可以把握住。笛卡尔提出了“我思故我在”的论断,即“我思考,所以我存在。如果我不存在,那么我不在思考”,他还认为人的理性是与生俱来、第一性的,只有理性才是真实可靠的。莱布尼茨认为一切观念即使都是与生俱来的,但只是潜存在人们思想中,必须经过后天的加工才能显现出来。以巴克莱和休谟则更为直接,他们认为万事万物的“存在就是被感知”。巴克莱断言世界上只存在与感知相连的精神实体和知觉;休谟干脆把经验都认为是知觉的一部分。
  理性是一个人实现自由、平等的基础,一个没有理性或失去理性的人是算不上真正的自由的。唯理论者们虽然从根本上排斥感性经验,但是能够把理性抬到天赋的、第一性的高度有助于人们进一步努力去提高自身的理性修养,去认识和改造自然界。
  4.德国古典哲学。德国古典哲学的代表人物是康德和黑格尔,他们的哲学思想基本还是属于唯理论的范畴。在康德的三大批判之一--《实践理性批判》[3]中,认为“实践理性”是实践的主体,即人的根本意志,“批判”的根本目的在于去思考道德行为的本质和原则。人的理性是天赋的,人的知识来源于感官,但需要通过理性的转换。康德认为不是事物影响人,而是人去影响事物,人比事物更加重要,“人为自然界立法”,人只有遵守自己制定的道德准则,就会获得自由。康德哲学突出强调了人的主体地位、人格和尊严,是人文主义思想的延续。
  黑格尔是德国古典客观唯心主义哲学的集大成者。他认为人类历史是“绝对精神”的产物,历史的过程是精神自身及其发展过程的统一。精神的发展史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阶段:东方人、古希腊与古罗马人、日耳曼人,后者是人类最高级的阶段。东方人过去和现在只知道唯一者是自由的,古希腊与古罗马只知道若干者是自由的;日耳曼人则知道所有者是自由的。东方的唯一者自由属于专制统治,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若干者自由属于贵族统治和民主政治,君主制是适合所有者自由的政体[4]。在这里显然黑格尔在开历史的倒车。他认为的“自由”就是没有法律就没有自由,无非就是说自由是服从法律的权利。他还提出国家是精神的国家理念,是主观意志、个人利益的有机结合体,是个人与他人、与社会、特殊利益与普遍利益的有机统一。个人只是国家的一小部分,自由生活在国家中,才可能获得个人的人格、自由和价值。
  三、启示
  从西方哲学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出西方人核心价值观的嬗变过程。像自由、民主、公平、法治等价值取向古已有之,一直到近现代都是人们孜孜以求的目标和理想。但是与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比较起来依然具有本质上的区别,不能简单地混为一体。总体而言,在西方古代和近代的许多哲学家思想中,最容易犯错误的根本原因在于从唯心主义的立场出发或带有唯心主义的色彩,把现实社会中的人给“抽象化”,世界观的错误最终导致人们对于价值观的理解和追求抽象化、空洞化,脱离社会现实,变成少数人的价值观。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基于马克思主义对于人的本质正确分析基础之上的,人的本质就是社会性,人是一种社会动物,脱离了人类社会任何人的价值追求都将失去现实意义和价值。另外,西方价值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阶级基础也不一样,前者认为人类历史是少数人,例如上帝或者英雄人物创造历史,劳动大众都是被统治的“群盲”,无所谓什么价值追求,而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最重要的创造者,只有实现了占大多数人的劳动大众的自由、民主、公平、正义、法治等权利才是真正的理想社会。
  参考文献
  [1][英]罗素.西方哲学史[M].张作成,编译.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
  [2][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M].郭斌,张竹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3][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M].邓晓芒,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4][德]黑格尔,著.张士英,主编.精神现象学-黑格尔著作集3[M].先刚,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xifang/20190123/8104861.html   

西方哲学视域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其启示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