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日争端与日元贬值下辽宁对日进口变化

一、引言 2012年日本政府上演购岛闹剧,中日钓鱼岛争端严重升级,对辽宁对日进口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辽宁对日进口总额比上年下降12.3%,而辽宁对深受欧债危机困扰的欧盟进口总额比上年增长17.3%,辽宁对从次贷危机中缓慢复苏的美国进口总额比上年增长17.8%.近来日本政府推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一、引言

  2012年日本政府上演"购岛闹剧",中日钓鱼岛争端严重升级,对辽宁对日进口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辽宁对日进口总额比上年下降12.3%,而辽宁对深受欧债危机困扰的欧盟进口总额比上年增长17.3%,辽宁对从次贷危机中缓慢复苏的美国进口总额比上年增长17.8%.近来日本政府推行极度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日元兑人民币名义汇率从2011年9月100日元兑8.31元人民币贬值为2015年6月100日元兑4.958元人民币,大幅度贬值40.34%.在钓鱼岛争端升级与日元兑人民币汇率大幅度贬值的背景下,辽宁对日进口面临严峻挑战。钓鱼岛争端升级与日元兑人民币汇率大幅度贬值对辽宁对日进口的影响如何?这是辽宁政府面临的紧迫的现实问题。日本是辽宁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本研究对辽宁政府制定正确的应对钓鱼岛争端升级与日元贬值措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相关文献较为丰富。笔者[1]基于考虑需求因素、供给因素、结构变化因素的出口决定模型,从总量出口、主要国别(地区)出口、区域出口、按性质分出口多维度研究了辽宁出口的决定。实证研究表明:需求因素、供给因素、结构变化因素对辽宁出口有重要影响。MayumiFukumoto[2]基于考虑需求因素的进口决定模型,研究了中国资本品、中间投入品、消费品进口的决定。HyunSeokKim等[3]利用ARDL方法研究了韩国原油进口,研究表明,从长期角度看,收入水平比价格对韩国原油进口的影响大,从短期角度看,价格比收入水平对韩国原油进口的影响大。
  
  余长林[4]基于扩展的贸易引力模型研究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进口的影响,研究表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总体上促进了中国技术密集型行业进口,对来自高收入国家技术密集型行业进口影响的市场扩张效应更显着,对来自低收入国家非技术密集型行业进口影响的市场扩张效应更显着。张媛等[5]利用泊松极大似然估计法研究了东亚一体化进程对中国中间品进口的影响,研究表明,中国在东亚签订的RTAs的贸易效应是12.3%.陈勇兵等[6]利用CEPII-BACI数据库中1995-2010年中国HS-6分位数进口贸易数据,基于Kee等[7]的方法估算了中国进口产品需求弹性,并进一步从产业和生产层面上分析进口需求弹性的分布情况。
  
  研究结果发现,样本中产品的平均弹性为-1.0302,中位数弹性为-0.9983.赵锦春等[8]利用1993-2010年我国省际面板数据,实证分析了收入分配不平等对我国省际进口需求的影响。结果显示,收入分配不平等对我国进口需求存在显着的非线性门限效应,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收入分配不平等对进口需求不存在显着影响,中等发达地区的收入分配不平等抑制了进口需求,而经济发达地区收入分配不平等的加剧会促进进口需求增加。Chan-GukHuh等[9]研究了中国对日韩进口,研究表明,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与双边实际汇率对中国对日韩进口的影响方向相反,在大多数情形下,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影响比双边实际汇率的影响大。

  冯永琦等[10]研究发现,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能够推动进口贸易转型,增加对最终消费品的进口,降低对中间产品的进口。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波动不利于最终产品的进口以及进口贸易转型的进程。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水平变动和汇率波动对中国进口贸易的时滞性影响较强。陈继勇等[11]分析了"购岛"事件对中日双边贸易的影响,研究认为"购岛"事件对日本汽车行业、中日电子产业、日本旅游服务业造成严重负面冲击。郭天宝等[12]研究了影响中国大豆进口的主要因素。

  戴鹏[13]研究发现,经济增长、人口增加、产量下降、国际粮价下跌、中国实施的最低收购价等政策促进粮食进口,贸易自由化在2004年实施最低收购价政策前降低粮食进口,在2004年实施最低收购价政策后促进粮食进口。已有研究为笔者的研究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本文利用1995-2013年数据,采用基本统计分析、协整模型、误差修正模型方法,研究钓鱼岛争端、日元贬值对辽宁对日进口的影响。

  二、基本统计分析

  辽宁对日韩美进口总的呈快速增长趋势,辽宁对日进口总额和进口总额波动一直高于辽宁对韩美进口,辽宁对日韩进口波动比较相似,在2009年同时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在2012年同时出现最大幅度下降,辽宁对美进口比较稳健地持续增长。美国次贷危机对辽宁从美国进口的负面影响小于对辽宁从日韩进口的负面影响,辽宁对日韩进口在2012年同时下降说明2012年辽宁对日进口大幅度下降不能完全用钓鱼岛争端升级和日元出现大幅度贬值来解释。

  辽宁对日韩美进口增长率总的呈较大幅度波动态势,辽宁对美进口增长率波动幅度最大,辽宁对美进口增长率在1999年出现一次异常的超高增长率。辽宁对日韩美进口多次出现同步负增长,辽宁对日进口增长率没有因为中日钓鱼岛争端升级和日元出现大幅度贬值表现出特殊性。

  辽宁对日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一直高于辽宁对韩美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辽宁对日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总的呈大幅度下降趋势,辽宁对韩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总的呈小幅度下降趋势,辽宁对美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相对比较稳定。辽宁对日韩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变动表现出非常高的同步性,再次表明辽宁对日进口占辽宁总进口的比重在2012年较大幅度下降不能只用钓鱼岛争端升级和日元出现大幅度贬值来解释。

  辽宁对日进口占中国总进口的比重总的呈波动上升趋势,辽宁对日进口占日本总进口的比重总的呈波动下降趋势。尽管辽宁对日进口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在2009年出现较大幅度负增长,但辽宁对日进口占中国总进口和日本总出口的比重在2009年出现难得一次的同时大幅度上升,说明辽宁对日进口受次贷危机的负面影响小于中国进口和日本出口受次贷危机的负面影响。2010-2013年辽宁对日进口占中国总进口的比重维持小幅度上升趋势,说明钓鱼岛争端升级和日元出现大幅度贬值对辽宁对日进口的负面影响有限。

  三、实证模型构建、数据来源说明和实证检验

  关于进口决定的实证研究模型分为三种:局部均衡模型、引力模型、二元选择模型。
  
  局部均衡模型分3种思路:第一种思路假设进口供给具有无限弹性,均衡进口由进口需求决定,进口需求建立在进口国消费者效用最大化的微观基础上,进口的决定因素是进口国GDP和相对价格,在模型中加入汇率波动研究进口的汇率波动效应。第二种思路假设进口需求具有无限弹性,均衡进口由进口供给决定,进口供给建立在出口生产者利润最大化的微观基础上,进口的决定因素是出口国GDP和相对成本,在模型中加入出口国出口退税、出口补贴等研究战略性贸易政策的出口效应。第三种思路是前两种思路的综合,假设进口需求和进口供给具有有限弹性,均衡进口由进口需求和进口供给共同决定,进口的决定因素是进口国GDP、相对价格、出口国GDP、FDI、第三国汇率、出口国出口退税、出口国出口补贴等。引力模型将两国GDP和距离作为进口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在模型中加入虚拟变量考察双边协议、共同边界、共同语言等因素对进口的影响。

  二元选择模型通过企业样本研究影响出口国企业参与进口国进口的决定因素。

  由于没有企业样本数据,本研究不采用二元选择模型。由于只研究进口,辽宁对日进口不以产业内贸易为主,本研究不采用引力模型。本研究采用局部均衡模型,进口决定的经典局部均衡模型一般只考虑需求因素,本研究扩展进口决定的经典局部均衡模型考虑供给因素。为了考察第三方竞争效应以及更充分地研究汇率对进口的影响,本研究还考虑进口国和出口国实际有效汇率。

  本研究考虑的辽宁对日进口的决定因素包括:辽宁GDP(GDPLN)、日元对人民币实际汇率(RERJP)、日本GDP(GDPJP)、辽宁出口(XLN)、辽宁进口(MLN)、辽宁FDI(FDILN)、辽宁对日出口(XJP)、辽宁来源于日本的FDI(FDIJP)、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REERCH)、日元实际有效汇率(REERJP)。利用Hendry等[14]从一般到特殊的建模方法建立基准模型,然后依次引入其他解释变量,一方面考虑尽可能多的变量对辽宁对日进口的影响,另一方面更充分地考察解释变量对辽宁对日进口影响的稳健性。

  建立的辽宁对日进口(MJP)基准模型为MJPt=a1XJPt+a2RERJPt+a3XLNt+a4MLNt+a5FDILNt+a0+ε1t(1)引入控制变量的辽宁对日进口模型为MJPt=b1XJPt+b2RERJPt+b3XLNt+b4MLNt+b5FDILNt+b6GDPLNt+b0+ε2t(2)MJPt=c1XJPt+c2RERJPt+c3XLNt+c4MLNt+c5FDILNt+c6GDPLNt+c7GDPJPt+c0+ε3t(3)MJPt=d1XJPt+d2RERJPt+d3XLNt+d4MLNt+d5FDILNt+d6GDPLNt+d7GDPJPt+d8FDIJPt+d0+ε4t(4)MJPt=e1XJPt+e2RERJPt+e3XLNt+e4MLNt+e5FDILNt+e6GDPLNt+e7GDPJPt+e8FDIJPt+e9REERJPt+e0+ε5t(5)式中:RERJP=NERJP×CPIJP/CPICH,NER-JP表示直接标价法下人民币对日元名义汇率,CPIJP、CPICH分别表示日本消费价格指数、中国消费价格指数,RERJP数值变小表示日元对人民币实际汇率贬值。

  为了避免1994年人民币汇率改革结构变化的影响和根据数据的可获得性,样本数据区间选为1995-2013年,样本数据为年度数据。MJP、GDPLN、RERJP、XLN、MLN、FDILN、XJP、FDIJP的数据来源于《2014年辽宁统计年鉴》。CPICH的数据来源于《2014年中国统计年鉴》。GDPJP、NERJP、REERCH、REERJP、CPIJP的数据来源于"中经网统计数据库"中的"OECD年度库".为了减少异方差的影响和使解释变量系数为弹性,本研究对所有变量取了自然对数。对所有变量进行了单位根检验,检验结果表明,所有变量为单整。

  对所有模型进行了协整检验,检验结果表明,所有模型协整关系成立。

  四、辽宁对日进口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表1为辽宁对日进口模型的回归结果。由表1可知:辽宁对日出口、人民币对日元实际汇率、辽宁出口、辽宁进口、辽宁FDI是辽宁对日进口的显着、比较稳健的影响因素。辽宁对日进口的辽宁对日出口的弹性在0.66~0.98之间,辽宁对日出口增长1%,辽宁对日进口增加0.66%~0.98%.辽宁对日进口的人民币对日元实际汇率的弹性在0.63~2.25之间,日元对人民币实际汇率贬值1%,辽宁对日进口下降0.63%~2.25%.

  辽宁对日进口的辽宁出口的弹性在0.40~1.39之间,辽宁出口增长1%,辽宁对日进口下降0.40%~1.39%.辽宁对日进口的辽宁进口的弹性在0.64~0.98之间,辽宁进口增加1%,辽宁对日进口增加0.64%~0.98%.辽宁对日进口的辽宁FDI的弹性在0.28~0.44之间,辽宁FDI增长1%,辽宁对日进口下降0.28%~0.44%.辽宁GDP、日本GDP、辽宁来自日本的FDI、日元实际有效汇率对辽宁对日进口影响不显着。

  

  五、辽宁对日进口均衡、错位及其矫正的实证分析

  在得到了辽宁对日进口的均衡模型后,可以通过代入决定因素的均衡值得到辽宁对日进口的均衡水平。首先,用HP滤波得到决定因素的均衡值;其次,将决定因素的均衡值代入辽宁对日进口的均衡模型,得到辽宁对日进口的均衡水平。

  根据模型1测算出辽宁对日进口均衡值。辽宁对日进口均衡值从1995年11亿美元持续稳健地增长到2013年61亿美元,1996-2013年辽宁对日进口均衡值增长率分别为14.52%、14.46%、14.18%、13.92%、13.53%、12.93%、12.22%、11.54%、10.78%、9.89%、8.98%、8.20%、7.57%、6.99%、6.44%、6.01%、5.62%、5.41%,辽宁对日进口均衡值增长率稳定下降。辽宁对日进口均衡值受美国次贷危机、钓鱼岛争端升级、日元出现大幅度贬值的影响不明显。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oji/20190901/8190166.html   

分析中日争端与日元贬值下辽宁对日进口变化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