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中亦西的现代文学尝试:民国“影戏小说”简论

亦中亦西的现代文学尝试:民国影戏小说简论 一、影戏小说简介 影戏小说其实是这样一种特殊的文体:文人通过观看西洋默片,将大概的剧情记在脑中,事后转述改写成通俗的中文小说的这一类创作形式。这种文体是由周瘦鹃开创的,他在1914年第24期的《礼拜六》杂志上发表了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亦中亦西的现代文学尝试:民国“影戏小说”简论

一、影戏小说简介
  影戏小说其实是这样一种特殊的文体:文人通过观看西洋默片,将大概的剧情记在脑中,事后转述改写成通俗的中文小说的这一类创作形式。这种文体是由周瘦鹃开创的,他在1914年第24期的《礼拜六》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阿兄》的短篇小说,并在小说的序言中写道:
  是篇予得之于影戏场者……惜余未能得其原文,只得以影戏中所见笔之于书。挂一漏万,自弗能免。然其太意固未全失……①
  周瘦鹃夫子自道指出了这一种写作状态与方式。这篇小说的小标题尚是“伦理小说”,但之后周瘦鹃在诸如《小说大观》、《中华妇女界》等刊物上相继发表了多篇以影戏小说为小标题的短篇作品,很受读者欢迎。通俗文人圈中于是多有沿袭这一文体,都称之为影戏小说。包天笑、陆澹安以及郑逸梅等人都有自己不同特色的影戏小说创作,涉及多种题材和类型,长短也不一。可以说,影戏小说的作者基本上都是以鸳鸯蝴蝶派成员为代表的上海通俗作家。这种文体影响不小,由于读者喜爱以及电影市场化的需要,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创刊的《电影月报》专门辟出了一个“影戏小说”的专栏,使之成为一种类型文学,而其突出的译述性质和时尚生活的广告宣传作用是其重要特点。
  影戏小说数量众多,作为本文研究对象的影戏小说开列如下:
  二、影戏小说中的新旧小说范式冲突
  就小说一体而言,文言小说与白话小说作为两大传统在明末清初的界限已经显得相对模糊,面对书场消费式的白话讲述模式与“为正史弥缺”的文言笔记小说的姿态在晚清域外小说大量进入以及新小说接踵而来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的现实面前,颇显出空中楼阁的意思:书场已经不见,春笋般涌出的刊物时代小说愈加成为书面文学,而文言小说在“小说界革命”的对白话的倡言下,也已经成为“于社会无大势力,而亦无大害”的小说左类,同时笔记小说背后的文人姿态在“白话通俗小说”、“启蒙政治小说”的潮流下亦显得脆弱了。如果说《巴黎茶花女遗事》等长篇小说翻译的文言化打破了白话占据长篇,文言恪守短制的格局,那么民初诸如《玉梨魂》等骈文小说无疑可以说是破立之间的一种自由尝试,文体文类的认知与期待被打破后的,一种范式与另一种范式交接的不稳定时态,晚清大量文学价值不高,但实验性质浓厚、猎奇心理作祟的各种类型小说的出现、翻译与复制等都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小说逐渐代替传统文体占据核心地位,人们在呼唤政治革命的同时也希望看见文学的变革。
  民初随之出现了复古化的骈文小说的“逆流”,但其悲剧化的结局处理已经是相对过往才子佳人的一大进步了,也就是说这时候的反弹只是因为晚清政治小说的鼓吹用力过猛,并不能遮盖其本身内涵的向前发展的变革趋势。而民初的影戏小说可以集中说明这一点。本文将着重考量其在将视觉艺术转化为文字文本肇始,传统小说范式与西洋电影中的叙事新要素的冲突与演变。
  (一)本无必要的叙述停顿
  1. 某生体模式
  众所周知,传统笔记小说、稗官野史常常通过“某生,某时人,某地人士……”来进行开头,以第三人称叙述,“某生”为叙述脉络。换言之,这种“某生体”是可以在两端无限扩写的。小说主要关注其中一段故事,受书场传统的影响,“来历”总免不了一叙,因此在开篇之时将主人公身份大致经历浓缩是非常普遍的。这即是陈平原所说的“盆景化”②的小说传统,两端扩写后甚至可以变成长篇小说,与西方“横断面”的小说形态相对应。这种传统的小说操作范式在林纾的创作(如《纤琼》)与周瘦鹃的创作(如与影戏小说同期的《真假爱情》)中同样存在。
  以周瘦鹃的影戏小说《爱之奋斗》与郑际云、华吟水《日光弹》为例,小说开头即叙:
  话说苏格兰地方有一个苦小子,叫做但尼尔麦克耐,租着田主蓝贵族的田,耕种过活……(《爱之奋斗》)③
  纽约有克兰者,富人也,设质肆于市。穷措大恒,麇集于其门……(《日光弹》)④
  在电影中很难想象“某生体”应该如何用电影语言叙述,所以很明显这是转述故事情节时采取的一种较为简略方便的讲述方法,避免补叙的头绪纷繁。西洋电影哲学和“横断面”范式下的西洋小说较为一致的是,人物背景性格在情节推进中展开才是主流的做法。
  2. 文末的评语
  “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汉书·艺文志》)稗官野史断不愿自承稗官野史,总也有史书的写法,模仿《史记》篇目结尾总结性的“太史公有言曰”的,从野史到小说不胜枚举,就较近的两个例子来说,蒲松龄短篇小说结尾的“异史氏言曰”以及林纾短篇小说中的“畏庐曰”,都是各自短篇创作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程式。就司马迁而言,“太史公有言曰”是他的又一种发表他历史观点的角度,可以与文章对照来看。而对于后来的有些小说家来说,只是因为觉得如果不加上这样一段总结陈词,单纯叙述故事不发议论,似乎就把小说作得过于消闲通俗,不够“有益世道人心”,够不上“文章”的标准。于是乎,一些作者常会加上夫子自道铺陈一些有见地或者看上去有见地的观点,收束全文,亮明观点。古来许多伦理小说都通过这个“套子”来游戏道德,明明诲淫诲盗,文末或者文前常一本正经地“劝世”、“警人”,以过来人的身份反过来“批判”小说内容宣扬的东西。而影戏小说中,也存在这种文末评语的鸡肋或者蛇足的情况。
  以周瘦鹃的影戏小说《呜呼……战》而言,文末就用中国传统小说的方法来作结:
  美人寂寂英雄死,一片伤心入画图。呜呼……战!呜呼!战之罪!   

更多相关论文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