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佛学研究的一部重要成果

黄家章博士的《印光思想、净土信仰与终极关怀》(以下凡引该书,仅注页码)最近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2013年12月版),这本书被列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所所长卓新平主编的“世界宗教研究丛书”,是国内宗教学术研究尤其是佛学研究的一部重要成果。此书稿在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黄家章博士的《印光思想、净土信仰与终极关怀》(以下凡引该书,仅注页码)最近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2013年12月版),这本书被列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所所长卓新平主编的“世界宗教研究丛书”,是国内宗教学术研究尤其是佛学研究的一部重要成果。此书稿在出版前,我曾受邀审读并撰写正式审读报告。现在该书在北京正式出版,可喜可贺。马年春节期间,我再次通读全书后,有以下几点观感。


  第一,研究宗教问题应取的态度。宗教是一种重要的社会历史现象,是人类对生命现象的思索,宗教戒律则是人类对自我行为的一种约束。佛教从汉代传入我国已有很长的历史,逾千年至今,对我国传统文化与社会生活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乃至形成了以佛修心、以道治身和以儒治世的养心、养身和治世的文化与宗教大格局。期间,佛教形成了多种重要的宗派,各宗也涌现出了相应的大师级人物,如古代的鸠摩罗什、玄奘、法显等,近代的印光法师、弘一法师等,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研究这些学派和大师的思想,对于我们了解佛教的教义及历史,乃至解决现实人生与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焦虑与苦恼,其价值是有千百年智慧积淀所支撑的,意义贯彻古今并指向未来。对于宗教的研究,据我的观察,有教内人士与教外人士之别,这两种人士由于身份的不同,立场的不同,其研究方法与结论也会有很大的不同。简单地说,教外人士中的学者研究,会比较关注客观的问题,不作过多的价值判断,如注重讨论教派间的相互关系等;一些教内人士的研究则因特有信仰,会把自己的研究建立在信仰的前提基础上,研究为信仰服务。这里的关键之处在于,无论教内还是教外人士的研究,双方的研究都要互相尊重,唯有秉持科学的态度,才可能得出真正科学的结论,也才能有益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所以,相互尊重又力求客观真实,这对宗教研究而言,是十分必要的。《印光思想、净土信仰与终极关怀》的研究,属于教外人士的学者研究,作者自觉采取了一种尊重历史的客观态度,心神领会汤用彤先生等佛教学术界前辈指出的研究方法,即研究者对研究主题须有“同情之默应”,才能认知佛法中的宗教智慧之深与情绪之真;又须有“心性之体会”,才能颖悟佛法中的哲学精微之道,否则,徒获文字表象,当不易了悟文字之中所蕴涵的生命智慧。进而对印光思想与净土信仰作出了合理的诠释和推论,评价上也尽可能的公正,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值得充分肯定。如,作者指出,“宗教的起源和流布,与人们意识到生命尤其是自我生命终会死亡的事实,是密不可分的。”“佛陀、基督等这类伟大的智者在直面死亡时,引发了情感和认识上的大触动和大顿悟,成为他们日后产生宗教意识、确立宗教信仰和创立宗教信仰体系的大转机。”(282、283页)既客观地论述了宗教的起源和流布与死亡的联系,也表明了对佛陀、基督等大智者与佛教、基督教等正教的尊重。


  第二,研究内容的深度与广度。扎实的学术研究,是建立在客观事实或原典研究的基础上,能给读者提供关键扼要的丰饶信息,这是做学问的最基本要求。在这一点上,《印光思想、净土信仰与终极关怀》的作者也是做得到位的,让作为读者的我们对印光思想、净土信仰、净土宗的信仰与修持演变等有了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如对于净土宗与禅宗关系的比较论述,禅宗强调“悟”尤其是顿悟,提倡用最精辟的语言表达佛教的精义,净土宗则强调修持的实践,但又不排除领悟。所以,禅净作为不同的接引法门,分别适用于不同的人,对上根(大智慧)者言,可以修习禅宗;对于中下根者即一般人言,则以修持净土法门更为合适。禅净都强调善行的修持,这对于佛教徒生命质量的提升,对于社会社区的和谐稳定,都有着直接的增益好处。因为净土法门更加具有普适性,这也是印光法师之所以特别推崇净土信仰的主因之一。又如书中关于“宗”与“教”关系的辨别与阐析,按我的理解,“宗”更多是指宗教的原典,是关于经典原著及精华的学习,“教”更多是指一般宗教知识的传播与与普及,这也是针对受众不同进而也按不同的需求来进行阐发的,二者显然并不矛盾,深入与普及,如鸟之两翼和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再如书中关于佛教与儒家关系的有关论述,也是客观、到位准确和富有启发意义的。


  对于终极关怀,有不同的理解。如有的学者认为,宗教和政治是人类权力的两个重要方面,是不同的权力模式,政治是世俗社会的终极关怀,宗教是精神世界的终极关怀。按我的理解,终极关怀也就是生命关怀。所以,宗教是关于生命关怀的知识,更是信仰。生命关怀是人生最重要的问题,一个人一生的得失成就取决于许多因素,但最重要的是取决于个人对生命的态度。所以,佛教有“果报论”,这是佛教贡献给人类社会的最重要终极关怀理论之一。《印光思想、净土信仰与终极关怀》的相关章节对此作了很好的阐发。


  第三,作者的学术功底与研究方法。为什么黄家章博士能写出这本好书?这和作者运用了科学的研究方法、家学功底与个人的潜心治学有着密切的关系。作者本科与博士毕业于中山大学,师从著名学者冯达文先生,对冯先生道德文章的推崇心驰神往,得其治学严谨的神髓。在研究过程中,作者采用了历史定位与历史纵横向比较的研究方法,为此阅读了包括《大正藏》在内的大量古今文献,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在学术研究中并不多见,这一点,有心人只要阅看该书的参考文献就可知晓。为了加深对印光思想的理解认识,书中专门比较了印光与净土宗其他宗师的净土思想,比较了印光与虚云、弘一、太虚等现代高僧的净土思想。在阐析印光思想与净土信仰方面,作者适当引入了国内外学者对相关主题的研究成果,尤其是引入了保罗?蒂利希关于宗教是终极关怀的命题,阐述了雅斯贝斯关于“轴心时代”的经典般的研究结论,结合印光乃至净土信仰的丰富史料,全书提炼出了佛法教人生死的主题,主题突出,相关阐述的起承转接流畅,文字表述平易而又每每不乏雅气,虽是高端学术著作,却又能做到不乏可读性。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副社长黄夏年先生称誉该书的出版:“嘉佑佛门,惠我士林”(《序》,2页),可谓公允之论。这些长处,跟该书逾10年的写作(包括调研与思考)经历,作者能以不疾不徐的淡雅平常心来处置学术研究,经历了江湖夜雨十余年灯,真正做到了板凳坐到十多年冷,有着密切的关系。这还跟作者自觉的学术追求密切相关:“改革开放迄今已有三十余年,学术界仍不乏假、大、空之风。我深知自己人微言轻,无力因而也就无心纠正时弊,能把握的,仅是自己的小笔与键盘,能要求自己的,仅是做学问要立足真、小、实,要一字一句一段一思一文然后是一书地耕耘过来。我的人生词典中,向往着理想的三善,一是与人为善,二是结善缘并珍惜之,三是从善如流。一篇论文、一本书的写作,似乎是很个人的事。回想起来,却还是众善缘和合的结晶。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的古训在前,我亦倍感写作是会留下遗憾的过程。”(《后记》,367页)十余年的甘苦唯有作者自知,作者开始写作时,追求该书是十年磨一“剑”的产物;即将出版时,终感悟该书是过去十多年的“磨心之作”。正因为经历了如此如琢如磨的过程,该书自是可以经得起未来岁月的检验的。


  苏轼曾经写过一首词《定风波》,词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它不仅是苏轼的一首闲适词,更是一篇夫子自道,其中弥漫着悠闲从容、旷达乐观之情意。我认为,作为一个真学者,就要常怀一颗平常心,要认真读书、调研、思考和写作,对于自己选定了的研究方向要持之以恒地坚持,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还要有一种“任凭风吹雨打去”或“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心态或精神,这样才能真正做出一点学问,才能对社会多做出一点贡献。一言以蔽之,黄家章博士为学术界贡献了一本有价值也有意义的著作。衷心期待作者今后能够继续写出更好的精品,为我国的宗教学术研究尤其是佛学研究继续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简介:翁乾麟,回族。广西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桂林理工大学硕士生导师。著有《翁乾麟集》、《广西回族历史与文化》(主笔)、《南宁回族史稿》(主编)等。2004年获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本文来自《佛学研究》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20190217/8133208.html   

国内佛学研究的一部重要成果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