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机器人聊天

马东开发出一套与人聊天的程序,你问一句,它回答一句,真实程度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让你感到对方就是一个真人。设计这套程序,马东想要了解在面对一个冰冷的机器人,人们会不会袒露他们心底最真诚的情感。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60631.htm 那天,和往常一样,马东坐在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马东开发出一套与人聊天的程序,你问一句,它回答一句,真实程度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让你感到对方就是一个真人。设计这套程序,马东想要了解在面对一个冰冷的机器人,人们会不会袒露他们心底最真诚的情感。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60631.htm
  那天,和往常一样,马东坐在电脑前看程序与几个人聊天。突然,系统发出警报,有个网友所提出的问题程序无法解析。马东看了看,那是一个网名叫做“幽灵”的网友,问题只有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程序不断发出无法回答的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幽灵”换了个方式:“你在吗?”程序又很优雅地回答:“在,你继续说。”但之后,“幽灵”仍旧问:“你还记得我吗?”
  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马东迅速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问:“你是谁?”
  “还记得一个留着长发,穿蓝色裙子的女子吗?”
  留着长发,穿蓝色裙子?马东脑海中蓦地浮现一个小女孩,那个让他30年来一直梦萦魂牵的小女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应付了一声,就站了起来。程序继续与那人聊天,但马东的心却久久不能平息。仿佛30年前的那一幕重又发生在眼前……脑子却依旧“嗡嗡”作响,眼前老回忆那个像映电影一样迅速闪过、留着长头发、穿蓝裙子的女……
  晚上,打开电脑,马东想要看看“幽灵”还在不在,程序自动点开,没想到她又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你有多久没有哭过了?”程序的警报声又呜呜响起。马东吓得胆战心惊。的确,打31年前那场灾难发生,他就没有再哭泣过。他伸出手,僵硬地摸了摸自己那张疲惫的脸,再次颤抖地敲击键盘道:“就快31年了。”
  “晤?”“幽灵”的头像亮起来:“31年了,怎么会一直不哭呢?”
  马东的脑海里又迅速窜出了那个画面:残垣断壁,倒塌的墙板下,伸出一双沾着血迹的手。他大口地喘着粗气,颓然地坐进椅子里,喃喃地说:“因为姐姐……”
  “因为姐姐?是什么原因?…‘幽灵”继续说:“我也有个弟弟,小时候,有次弟弟被小狗咬了手,一直哭……”
  马东又一愣,小时候,他也被小狗咬到手……当时,姐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扯过他的手就放在嘴里啜。马东吓得直哭,姐姐搂着他说:“弟弟乖,等下给你做饼子吃。”他在她的怀里破涕为笑,那个时候,姐姐才8岁……
  “怎么不说话?”“幽灵”问。
  “哦。”马东小声答道:“小时候,我也被狗咬过手。”
  “也许。”“幽灵”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接着说:“你就是我的弟弟呢。”
  “不!”马东的脸色已一片剁白:“不是!我,我没有姐姐……”
  当天夜里,马东梦见了31年前的那场灾难。地震来了,轰隆隆的巨响,把他震醒。8岁的姐姐紧紧把他搂在怀里,他仍旧只是哭……
  不,不可能是她,姐姐已经逝去,怎么可能是她呢?第二天醒来,马东摇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瞥见不远处屏幕还亮着的电脑,凑过去,又几乎晕倒:对话框上,这么一句问话:“你知道唐山大地震吗?”
  再看下面聊天记录:“31年前,我和弟弟在半夜里被巨大响声惊醒,睁开眼睛,只看见黑乎乎的一片。我搂住一直大哭不止的弟弟,安慰他说爸爸妈妈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这时,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个出口……”
  一瞬间,马东的理智几乎完全消失:“幽灵”所说的一叨,竟跟他拼命想忘却却怎么也忘不掉的记忆一模一样!
  当年,他和姐姐被困在一块石板下面,姐姐发现了一个出口,于是带着他拼命向那里爬过去。姐姐用尽全身力气把他顶出出口,他高兴得忘乎所以,感到又能和姐姐一起玩了,忽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声,转过身,只看见石板骤然断裂,厚厚的墙板下面,是姐姐一双前伸的沾着血迹的手……
  再看下面“幽灵”的信息:“弟弟,别再为那件事情难过吧,将痛苦的记忆忘却。如果做不到,再去去给你痛苦的地方,或许,你会找到答案。记住,去的时候,别忘了,给姐姐买一条蓝色的连衣裙。”
  马东再也呆不住了。这天,他回到了唐山。对着那块已经泛黄的墓碑,30年来,他第一次流出了灼热的眼泪。姐姐的墓碑上,就披着他给她买的蓝色连衣裙。回到家里后,他心灵安慰了许多。他打开电脑,想要看看“幽灵”姐姐是否还在,只见对方留了个系统信息:“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你们所惶恐的‘幽灵’,其实只是一个聊天程序而已,它专门为有心里疾患的网友准备……”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qitajiaoyu/20190110/8090606.html   

与机器人聊天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