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散文教学千人一面倾向

散文是中小学语文教学的主要文类,教好散文实为语文教学的重中之重。我们的散文教学情况如何呢?笔者以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为例,从网上搜索了相关教学实录和教学设计,选取了语文专业期刊上的几则细细研读,发现散文教学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千人一面倾向,消解了散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散文是中小学语文教学的主要文类,教好散文实为语文教学的重中之重。我们的散文教学情况如何呢?笔者以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为例,从网上搜索了相关教学实录和教学设计,选取了语文专业期刊上的几则细细研读,发现散文教学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千人一面倾向,消解了散文这一文类固有的“私人化”特征。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44938.htm
  一、人事景物的千人一面:把作者之眼变为技术之眼
  请看叶荣琴老师的“品析课文”环节设计[1]:
  思考:到底是什么东西催促着作者一定要回到那个日思夜想的地方――故乡?在作者眼里这究竟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呢?
  1 找出第1段中描写家乡的语句:“当我躺在土地上的时候……原野上怪诞的狂风。”
  2 作者在这段话中列举了哪些东北特有的景色、物产?
  3 让我们一起走进端木蕻良魂牵梦萦的故乡。(用多媒体放映东北最美丽的风景。)
  4 这样的故乡谁不爱?
  从上面设计中多次出现的“作者”可以看到,设计者有意识地把作者放在核心地位,认识到散文表现的是“作者高度个性化的言语对象和言语内容”[2],知道在散文中描写的景物只是“作者眼里”的景物,可在实际操作的时候,却把它们当作了大众眼中千人一面的景物。
  到底什么是东北最美丽的风景?教师的看法、学生的看法和端木蕻良的看法一样吗?恐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教师用多媒体放映东北最美丽的风景的方式,“让我们一起走进端木蕻良魂牵梦萦的故乡”显然是办不到的。
  我不知道教师怎么用多媒体呈现“标直漂亮的白桦树在原野上呻吟”“幽远的车铃”“狐仙姑深夜的谰语”和“原野上怪诞的狂风”,以及这些景物之间形成的节奏和情感张力,至少白桦树的“呻吟”就无法呈现,因为它来自作者的内心深处,因为那只是端木蕻良心灵的投射,是对其“魂牵梦萦的故乡”的情感表达。在端木蕻良眼中,所有的东北事物都和自己的生命血脉相连,“在离开东北的漫长的岁月里,家乡一直是端木蕻良不可忘记的精神发源地,将自己比喻成黑土地上的一株植物(‘蕻良’谐音‘红粱’),而脚下的这片土地是滋润和养育作家的沃土”[3],以致他最后把散文《故乡永远是我的》作为自己的绝笔,死后还要把骨灰撒入故乡大地。如此感觉,出示投影一些大众化东北景物的图片能传达得出吗?
  其实,把散文中的人事景物教得千人一面的现象很普遍,根源正是忽视和抹杀了作者独特的情感之眼。学者林贤治说:“随着文明的演进,报业的发达,散文有可能出现空前的盛况。但是,近世报刊发表的大量大众化形式的散文,正如西人所称,只能算‘文章’,与我们惯称的‘散文’并不相同。”[4]现代技术的发展,媒体的发达,快餐式的文化,在不可遏制的大众化潮流下,作者独特的审美情感也难敌大众化的命运,一切都变得没有秘密,一切都变得千篇一律,让散文沦落为诉求社会公认的“文章”。
  现代技术之眼看不到文中之景,走不进作者笔下的个性化言语世界,只会让文中之景成为千人一面的寻常之景。要走进作者笔下的东北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循着作者个性化语言铺就的路径,慢慢走,细细赏。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在进行散文教学的时候,更需要慎重使用外在于文本的现代多媒体技术,以期让学生能真正通过文字的个性魅力,感受和理解文中之景的个性魅力。守住作者之眼,才能守住散文之眼;守住散文的“私人话语权”,也就守住了散文之为散文的根本。
  二、作者情思的千人一面:把个性语言变为大众语言
  离开课文,引入文本以及教师一厢情愿的激情告白,悬空了作者的个性化语言表达,必然导致把作者的个性化情思抽象为“大众之情”,让教学变得千人一面。这是抹杀散文独特个性的又一表现。
  1 离开课文,谈论情感
  王国荣老师这样进行散文的情感教学[5]:
  第五步,联系课文、课堂学习内容和自己的生活,谈感受。学生非常踊跃,从作者到自己,从抗战到现实,情感真挚。共同的心声便是:牢记国耻,发奋图强,为建设一个富强的中国而努力学习。
  第六步,合唱国歌,升华爱国情。雄壮高昂的国歌声回荡在教室,学生高亢的歌声、激动的面庞,展示着他们振奋的内心。
  上面的两个环节,把作者在特定时刻对故乡土地的独特情感体验大众化,变为学生共同的心声,这样的情感教学基本上是悬在空中的看看而已的情感教学,其意义和一场“牢记国耻,发奋图强”的“九一八”纪念报告会相当,但已经与语文无关,与散文无关,与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无关。我们暂且不论这种解读是否恰当,把一个人的情感变为所有学生的情感,甚至雷同于所有中国人的情感,显然是不合适的。
  朱自清说:“只注重思想而忽略训练,所获得的思想必是浮光掠影。因为思想也就存在于语汇、字句、篇章、声调里。”忽视了作者个性化的言语形式,可以肯定的是,当学生在教室里高唱国歌的时候,他们离端木蕻良的《土地的誓言》越来越远。
  2 引入文本,替代情感
  除了在课的结尾用高唱国歌的方式把课推向高潮之外,有些教师还会大量引入其他文本,替代作者的独特情感,从而使作者的情感他人化。从发表的几个课例来看,大家还喜欢在课的结尾引用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进行齐声朗读,希望学生铭记在心。刘宏业老师的课堂实录、李祥军老师的教学设计、苏彩宋老师的案例都是如此。显然,他们都是想通过这种外在于文本的文本进一步激发学生为国努力学习将来报效祖国的壮志,但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的爱国之情和端木蕻良在《土地的誓言》中的爱国之情一样吗?如果是一样的,我们是否能用前者代替后者的学习呢?在语文课上,阅读教学的课文,不仅是学习材料,而且是学习对象。也就是说,每一篇课文,都是独特的“这一篇”,是其他课文无法替代的,即使它们所表达的是同一种思想情感,也不能用其中的任何一篇取代另外一篇的学习。因为学生对特定文字所传递的人文精神的感悟,因言语形式的不同而不同。设计者之所以把作者独特的思想情感从课文中剥离出来,是因为忽视了承载这些思想情感的个性化的言语表达。作者独特的思想情感一旦从课文中剥离出来,不再是作者的个性化思想情感,就会变得抽象化、大众化。“学生今天所面对的学习对象,是‘这一篇’独特的文本,学生今天所面临的学习任务,是理解、感受‘这一篇’所传递的作者的认知情感,是理解、感受‘这一篇’中与独特认知情感融于一体的语句章法、语文知识。”[10]抹杀了“这一篇”,也就扼杀了流动在文章中的鲜活的思想情感。   同样,李祥军老师在课中设计了“延伸阅读,加深理解”环节:
  师:其实在那个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时代,又何止是东北大地惨遭蹂躏,烽火燃遍了赤县神州啊!面对破碎的山河、遍野的哀鸿,发出吟唱和呐喊的又岂止端木蕻良一人?今天老师为大家带来了诗人艾青写于1938年的名诗《我爱这土地》。
  (多媒体出示诗歌,教师有表情地朗读。学生高声齐读两遍“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一句。)
  正因为“这一篇”的存在,存活于散文中的“这一篇”的思想情感,我们不可能和作者一样“感同身受”,我们也不可能拥有。作为读者,我们只能去理解,去感受,去和作者分享,这是由散文的文体特点所决定的。郁达夫说:“只消把现代作家的散文集一翻,则这个作家的世系、性格、嗜好、思想、信仰以及生活习惯等等,无不活泼地显现在我们的眼前。”[11]强烈地表现作家的个性,这是郁达夫散文创作的理论认识,也是他“散文的心”。因此,一旦把散文中作者的思想情感大众化,那就抹杀了散文作家的个性,没有了“散文的心”,散文必然千人一面。
  3 激情告白,群体化情感
  “散文并非王国,乃颇类联邦共和国,在每一块疆土之上,弥漫着同一种共和的空气:人类的自由精神。”[12]很多教师都会在课堂的最后采用激情告白的方式,把散文的个人情思群体化为大家的情思,无视散文的“自由精神”。
  苏彩宋老师在课的最后让学生对对联:
  以“勿_____,誓______”的格式,来表白自己的誓言。并提示道:虽然耻辱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战争的硝烟依然在地球上弥漫。我们看看现在和平、富强的中国,看看我们今天美好的学习环境,我们同学能否再用这个句式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
  看似让学生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但有了“勿_____,誓______”的格式,有了教师“提示”,学生还能说自己的话吗?还有其他自由的选择吗?
  而李良永老师在教学《土地的誓言》一课时的结语是:
  文章是作者用笔在战斗,让我们行动起来,学会用笔来说话!用语文的方式来生活!用文学的方式来记录我们生命的轨迹![13]
  这里已经完全用教师的套话代替了学生的自由言说,而这样的号召在学完其他课文后能不能用呢?肯定能用,最多换几个词。
  无论是学生的铮铮誓言,还是教师的激情话语,都只是学生和教师自作多情,因为与作者无关,与课文无关。对此王荣生教授指出:“理所当然地认为学生应该具有与作者等同的情感认知――实际上是不断腾空的‘思想’‘精神’,一般体现为教师最后的激情结束语,或表现在课结束前让学生谈‘学习这篇课文的收获’。”[14]这一席话正切中要害!
  “离开课文,谈论情感”也好,“引入文本,替代情感”和“激情告白,群体化情感”也好,都是无视“这一篇”散文,疏离甚至抛弃“这一篇”散文,架空“这一篇”散文语言的阅读路径。没有对散文精准的个性化语言的品读,读出的自然是别人的、群体的情感,而唯独不是作者的情感。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引导学生细读并体会作者在字里行间的个性化情感。
  “作者之所以写散文,是要表现眼里的景和物、心中的人和事,是要与人分享一己之感、一己之思。”“散文流露作者的心扉,读者以自己的心扉打量散文,阅读散文是心与心的碰撞、交感。”[15]因此,阅读散文,我们不在乎拥有,只在乎欣赏,只在乎你我之间心与心的交流。这才是散文阅读的天然之道。
  林语堂先生早在《论文》中指出:“性灵二字,不仅为近代散文之命脉,抑且足矫目前文人空疏浮泛雷同木陋之弊。吾知此二字将启现代散文之绪,得之则生,不得则死。”[16]散文写作需要因“性灵”而生,失“性灵”而死,那么,散文阅读教学也何尝不是这样呢?抹杀了散文的个人性,无视作者的个人经验和内心体验,无视个人的眼光,无视个人的笔调,必然把散文教得千人一面,最终把散文教死了。
  参考文献
  [1]叶荣琴,《土地的誓言》教学设计[J],语文教学通讯,2010(9B)
  [2][10][14][15]王荣生,中小学散文教学的问题及对策[J],课程?教材?教法,2011(9)
  [3]李闻闻,李文任,浅析端木蕻良的文学创作与中国文学传统的关系[J],大众文艺,2014(18)
  [4][12]林贤治,中国散文五十年[M],桂林:漓江出版社,2011:5
  [5]王国荣,《土地的誓言》的情感教学尝试[J],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2006(12)
  [6]夏丐尊,叶圣陶,文心[M],上海:三联书店,2005:6
  [7]刘宏业,《土地的誓言》教学实录[J],语文教学通讯,2009(7/8B)
  [8]李祥军,《土地的誓言》教学设计[J],语文学习,2008(6)
  [9]苏彩宋,视学情,谱教情――以《土地的誓言》为例谈语文教师的情感生成[J],中华活页文选:教师版,2014(4)
  [11]郁达夫,《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M]//周红莉编,中国现代散文理论经典,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2008:227
  [13]李良永执教,李爱梅、李茂国评点,对话充分激情洋溢――《土地的誓言》课例评析[J],中学语文,2012(13),
  [16]林语堂,林语堂作品新编[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212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qitajiaoyu/20190110/8090562.html   

警惕散文教学千人一面倾向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