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课,不是赛车

七月成都,一场颇具规模的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如火如荼。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44959.htm 《滕王阁序》《兰亭集序》《祭十二郎文》《报任安书》……一看课题就有一种深深的担忧。文言文,经典名篇,又都是较长篇幅,很多语句文意生涩,读准字音、疏通字词怕也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七月成都,一场颇具规模的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如火如荼。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44959.htm
  《滕王阁序》《兰亭集序》《祭十二郎文》《报任安书》……一看课题就有一种深深的担忧。文言文,经典名篇,又都是较长篇幅,很多语句文意生涩,读准字音、疏通字词怕也要一节课。这一节课怎么个赛法?既要疏通文句,读明白,又要探究思想,读深厚,一节课,真能做到吗?
  文言文是中国古代的书面语言,是现代汉语的源头,也是中华文化的承载体。尽管文言文早已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完全脱节,但为了延续中华文化、丰富个人文化内涵,我们必须要学习。只是文言文的阅读毕竟有别于现代文,莫说舒缓的文言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不合拍,历史的变迁更使很多文字变得晦涩难懂。朱自清先生认为学生学不好文言文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一是对古代的文言文词汇和语法不熟悉;二是对文言文中出现的典籍不熟悉;三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不会的问题不去查证。这样来看,文言文的教学首先贵在理解,字词的理解、文意的理解、思想的理解、感情的理解等。文言文教学必须给足时间去完成字词与文意的理解,这是基础。《滕王阁序》,虽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千古名句,但更多的是“披绣闼(ta),俯雕甍(meng),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遥襟甫畅,逸兴遄(chuan)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e)。睢(sui)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zun);邺(ye)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这样充溢着大量难理解字词的骈体句子。天才王勃“一言均赋,四韵俱成”,韩愈“读之可以忘忧”,是读懂其心;对我们学生而言,首先要读懂其意,否则只能越教越忧。
  这些文言文课,教材编订时都给足了课时(两课时或三课时),这保证了我们教学文言文有充分的时间,是科学的、合理的。教师要扫除障碍,要疏通文本,要“文”“言”并举,非得用这么多的时间不可。那么,赛课给出一节课时,是要教师教出什么模样的文言文课呢?也许有人会说,长文短教,深文浅教,可是再怎么取舍我们都得完成基本的阅读理解。没有疏通又怎么取舍,深浅或长短首先要搞明白文章是什么。读不顺、读不通,怎谈深浅理解或长短取舍!
  第一位参赛老师教学《滕王阁序》,问学生读文章的第一感受,学生说“拗口”“不好懂”,这就证明了这篇长长的美文在阅读上有着诸多障碍。怎么办?给学生更多时间?一字字地阅读疏通?老师不敢,评委在看着,听课老师在盯着,他斗不过时间这个最大的敌人。马上再问“最重要的是作者借此要传达什么样的思想感情”,学生自然是不着边际地说,老师无奈直接告知“兴尽悲来”,然后生生地去找“兴尽”向何处,“悲来”自哪里。这位老师设置的主问题其实很精巧,却耽于学生对文本生疏,只好自己上阵帮着给指出来,否则就这一个“兴”“悲”也得绕到下课铃声响。别简单地说教师对学生的启发不够,文字的生疏、语句的晦涩、时间的短暂,教师的启发有时真不得不带上暗示性、指向性。篇幅长,情感深,语句难,既要宏观梳理,又要细节咀嚼,还要拓展牵引,“时间”真的够吗?很多时候,这样的教学都像是京剧舞台上的打斗,花枪稍稍碰碰就立马换下一个节奏。
  再看《兰亭集序》,赏析第一段,感受兰亭之“乐”,每个老师都爱教,但是感受兰亭之“痛”就出现问题了。老师幻灯片上的“一痛”“二痛”“三痛”以及王羲之的哲人眼光,即便学生读通了文句,没有足够时间的深思细品也是很难理解的。这真是难为上课的老师了,更难为学习的学生了。这些学生,在这样的文言文课上真的学好了吗?多半还是空虚的,犹如干瘪的谷粒,只是外面看看很饱满而已。
  点评老师说得很对,比如要体现以学生为主体的原则,要通过对语言、文本的揣摩来挖掘思想之美,不要把自己的东西一下子就给了学生,要给学生主动质疑的空间等。问题是,这样去做了,势必不能完成整个教学进程,甚至只能完成一小部分教学。我们自然可以评点参赛教师这样那样的不足,同时也该想想“一课时”要求是否也是这种课堂不足的重要推手。这些传统名篇,我也听过多堂公开课,那些上得精彩的,多数是在学生预习上下足了功夫,也就是说,实际上已属于第二节课时甚至第三节课时。很多名师执教这类文言文,给他四十分钟,往往也是前半段“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后半段仓促如知“老之将至”。评别人好评,我们自己操刀也会在四十分钟面前捉襟见肘,再怎么取舍,必要的教学环节都是不能省略的。很多课其实不是输给了设计,而是输给了时间。
  那么,为什么两课时三课时的课必须在一课时完成,而且竟然是如此长长的难懂的文言文?一课时,我们究竟能帮助学生学到什么?这仓促的教学结束后,谁来为这一课埋单?
  对好课的评价,最终的落脚点是学生,也就是他们学到了什么,又是怎样学到的。一课时,教师慌慌张张地赶着走,学生神情茫然地被推着前行,他们真的把《滕王阁序》种植进心底了吗?无奈赶进度,必然做成夹生饭,蜻蜓点水,最终影响教学效果。这样一来,我们不禁思考:赛课要赛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赛?还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比如换成适宜在一课时完成教学的文章(有些长文章确实也是适宜的),比如在《滕王阁序》后面注上“第一课时”这样符合语文教学规律、体现人文关怀的提示……
  朱熹说:“大抵观书须先熟读。”好课一定是学生充分进入学习场的,语文课要引导学生多读、多想。文字、文章、文学、文化,文言文的学习首先要读得熟稔,也就是读得准确流畅,才能去揣摩、体味,品出古代文学经典的醇香。绕过“言”而谈“文”,文言文教学的重心必然偏离。好的文言文课,不仅要有“文”上的润物无声,还要有“言”上的春风化雨。而这,必然要有充足的时间提供。
  一个好的语文老师,首先要有一颗尊重的心,尊重语文本质,尊重教学规律,尊重文本,更要尊重学生。吴非老师说:“教育上的‘慢’是客观规律,必须遵守,不能绕过去。就拿上课来说,教师能一跃十步吗?有时看到一些教师的教学,就像是在拼命赶路,总是急匆匆的。”一课时教了两三课时的文言文课内容,其实是一种超进度的教学。急于赶进度的建筑最易倒塌。教学上,除了进度,我们还要考虑学习内容的深度、学生活动的参与度、思维训练的宽度与厚度、学习活动的效度等。教学要讲究容量和节奏,这些讲究更是教师的执教水平。赛课要展示教师的语文教学艺术、教学智慧不假,但更要展示教师对学生的真诚关照。那么,赛课组织者,就应该为他们提供利于发挥的真实的执教平台,而不是给他们铺上“F1”赛道,让他们违背教学规律去“赛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qitajiaoyu/20190110/8090555.html   

赛课,不是赛车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