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高等教育大众化与高考制度公平之契合

[摘要] 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通过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提供更多的高等教育机会、更高的教育质量和更灵活的培养方式,扩大了考生的选择空间,增多了考生成功的机会,从而促进了教育更公平的发展。追求公平择优的高考制度在运行过程中体现了教育的平等,也凸现出了诸多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通过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提供更多的高等教育机会、更高的教育质量和更灵活的培养方式,扩大了考生的选择空间,增多了考生成功的机会,从而促进了教育更公平的发展。追求公平择优的高考制度在运行过程中体现了教育的平等,也凸现出了诸多的缺陷。因此,在丰富高等教育大众化内涵和实现高考制度公平的基础上,应努力促进二者的有机契合。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45876.htm
  [关键词] 高等教育大众化;公平;高考制度
  
  On Correspondence of Popular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and Fairness of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CEN Jian
  
  Abstract: In the course of quality development, our higher education has furnished more opportunities, better quality and more flexibility for the popularization of mass education. As a result, examinees enjoy more chances and room to succeed, hence the promotion of the fairness of higher education. However,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in its operation has encountered obstacle when it advances fairness. So,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connotation and fairness of the popular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this paper draws a conclusion that the two should develop correspondingly.
  Key words: popularization; fairness;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system
  
  自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以来,高考作为我国人才选拔最主要的方式已经走过了30年的发展历程。在完成为高校选拔优秀学生使命、实践我国教育民主制度的过程中作出了贡献,体现了公平。尤其是1999年高等院校的“扩招”,带来了高等教育的跨越式发展。按照人们对马丁?特罗关于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理论理解,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已经超出了15%这个象征性的区间,完成从精英教育阶段向大众化教育阶段的转变。马克思主义认为,量变促进质变,质变带来新的量变。高等教育大众化并不仅仅是量变,其中还蕴涵着质的变化,即在推动教育公平的同时体现其价值追求,这同我国30年来的高考制度及其改革的价值理念是不谋而合的。因此,如何促进高等教育大众化与高考制度公平的有机契合,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的挑战。
  
  一、高等教育大众化之内涵
  
  精英教育培养的是少数的社会高级管理者和科学技术人才。从招生的角度而言,招收人数少,比例低,录取的难度必然大。也就是说,只有极少数人才可以享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各行各业对人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人们开始意识到传统单一的精英教育已经不能满足不同行业、阶层和类型人群的需求。而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后,在高等教育观、教育功能、课程设置、教学安排、教育机构特点、学术标准、入学选拔、管理形式、学生经历等项目指标要求上,与精英教育阶段相比有明显的不同[1]。更能反映大众对高等教育的多种需求和体现教育的公平性。
  首先,量的扩张――使更多的人有了受高等教育的机会。1999年的“扩招”,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导致了教育质量下滑和高校基础设施盲目扩大等一系列问题,但总的来说,它适应了社会发展的需要。其一,它为各行各业培养了更多的技术劳动力,同时也为社会培养了高层精英人才。其二,提高了国民的整体素质,增强了社会的文明程度。其三,促进了社会向更加公平的方向发展,在更大的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高等教育的需求,而且在同等情况下,以前不能上大学的青年现在能上大学了;原本只能上专科的考生现在可以读本科了。更为重要的是,考生选择的机会增加了很多,人们的社会公平感明显增强,上大学不再是社会上少数人的权利,众多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更多了。
  其次,质的飞跃――适应社会各方面的需求。曾一度很多人对15%毛入学率的理解有偏差,认为只要跨进了15%这个数字区间,就是进入了大众化的发展阶段。这个数字也因此成为我国政府发展高等教育的目标。实际上,按照马丁?特罗对大众化真实内涵的解释,大众化更意味着高等教育的观念、结构、功能、体系、作用以及教育教学等各方面质的飞跃、质的突破,而不仅仅表现在量的增加上,更体现在内质的提升上[2]。就是说,高等教育大众化注重要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同人的成长一样,体格和年龄的增长只是一个外部的表象,而人的生理、心理和智力的成熟才是成长的关键所在。对于考生来说,高等教育大众化意味着有了更多、更好的选择,挤“独木桥”的现象得到缓解。
  再次,优化组合――推动教育资源分配更加合理。人们对高等教育不公平指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校(高教资源)分布不均衡。高教资源的“稀缺性”是产生高考竞争的根本原因。高等教育大众化产生了更多的高等教育机构,在客观上促进了高校为争取更加有利的生源和办学资源而展开竞争,必然加速高等教育资源的优化组合和重新配置。也就是说,在大众化的背景下,高教资源的分布将更趋合理。
  
  二、对高考制度公平的探究
  
  教育公平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社会公平在教育领域的延伸和深化,也是人类矢志追求的权利。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社会形态的变更,教育公平的范围不断扩大,人们享有的教育权利逐步增多。社会民主要求国家通过各种法律、制度保障人们平等的受教育权。既要保障人们平等的享有教育资源的权力,即均等的入学机会、均等的受教育过程、均等的成功机会;又要保障人们有选择教育资源的平等,即要能够体现个体之间的差异性,提供更多适合不同层次和类型人群的教育产品(服务)。公平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仅要体现平等性原则,还要体现差异性原则。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内涵是分层次、分类别、有针对性的大众化,并不是从数量上越多越好。既体现对普通人才的平等,即大众化的平等,又体现对少数社会精英人才的平等。每个个体对公平的追求和理解都有自己的标准,精英教育并不是所有人的追求,追求“内涵式”发展的大众化更能体现公平。这对长期以来采取统一试卷、统一考试的高考制度来说,是一个改革契机,也是一个挑战。
  高考制度的确立和不断改革,正是为了高等教育资源合理公平地服务我国人民。从高校的角度来看,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或高职院校都可以通过高考选择适合自己培养目标的学生;从学生的角度来看,根据自己的兴趣填报高考志愿,实现对高等教育资源选择权的平等;从社会的角度来看,社会需要不同层次的人才,而只有通过高考在区分考生成绩的基础上,才可能实现教育分层。同时,使社会经济条件较差家庭的子女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高等教育机会,减少当权者利用权力占据高教资源的可能性,这也是社会公平的一种体现。当然,高考制度也不是绝对的公平,只能是不断接近公平的公平。不顾高考产生和存在的历史和社会环境,否定高考制度的公平性,不是一种科学、理性和负责任的态度。
  高考制度对实现高等教育机会公平的理想追求,并不能掩盖其在实践中的不公平。这是因为:
  第一,从入学机会上,城乡差别、地域差别、经济和考生家庭社会地位的差别,使我国的孩子甚至从幼儿园开始就从事实上“择校”,到高中时达到高峰,学生享受不同质量的教育资源决定了他们在高考中必然站在不同的起点上。
  第二,大学在录取的过程中“唯分是图”,并不是根据其现有的课程设置招收对应的学生,学生不能公平地享有与自身特点相符的教学资源。
  第三,相当一部分考生在填报志愿时,对备选高校的了解远远少于学校对考生的了解,即二者对信息的掌握不对称。同时,高考招生录取的统一性、计划性等,也造成了“高考移民”、“片面追求升学率”等一系列事实上的不公平。
  造成高考制度在实施过程中的不公平,其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三点:
  第一,传统的“学而优则仕”的社会心理和用人单位的“唯学历主义”扭曲了受教育者的学习目的。一千多年来,考试作为获取社会地位的一种重要的工具,深深地扎根在人们的心中。“为考试而考试,为分数而学习”的受教育目的没有改变,掩盖了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的真正内涵[3] 59。
  第二,教育的低投入、快发展造成高考的不公平竞争。教育投入的不足,是制约高等教育持续、快速、稳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西部地区和广大农村地区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发展缓慢,正是由于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政府投入又明显不足造成的。这就使得弱势地区的学生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况且,就算这些弱势考生在政策的倾斜下勉强进入了大学,同一个教室的考生在小学、中学时所形成的知识基础的巨大差异,也使得他们难有平等的成功机会。
  第三,高考制度自身的缺陷有碍高考公平性的发挥。尽管高考从恢复到现在的30年来一直在不断地变革,但考试内容、方式和录取标准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考试的内容大同小异,偏重文化知识,给“应试教育”以可乘之机,尤其是对于那些“专营考试”的考生有利。虽然有试点学校提出以面试成绩为主,但我国高校招生总体上还是以笔试分数论英雄,考生的其他方面的能力没有作为区分的依据。“一考定终身”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三、寻求高等教育大众化与高考制度公平的契合
  
  高考制度与高等教育大众化共同的价值取向,就是追求教育的公平。因此,高考制度的改革和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进一步完善是不能分开的。我国要真正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仅从数量上达到是不够的,还要走“内涵式”发展的路子,应注重建设层次完整、类型多样、方式灵活的高等教育体系,紧密结合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积极探索适合各行各业建设实际需求的人才培养模式。还应注重以高等教育大众化促进形成我国学习型社会和终生学习的教育环境,为顺利推行高考制度改革创造有利条件。与此相适应,建立多种招生制度,必须灵活地设计高考类型和考试方式,既能为一些传统的高校招收精英人才,又能充分发挥现代大学对各类人才的培养功能,也就是说,既要有精英教育,又要有大众教育。因为社会需要精英人才,也需要公民的整体素质。教育的平等并不是所有人享受同样的教育资源,而是在需要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获得充足的教育资源。即通过大众化的“内涵式”发展,提供更多类型的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使考生能够以灵活的方式公平地选择适合自己需要的高等教育模式。
  1. 突破传统单一的精英教育模式,建立立体的高等教育学科体系。传统的精英教育模式强调的是培养学术型人才和高级技术及管理人才。无论是从受教育者的意愿还是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来看,高等教育培养目标都被认定为应该而且只能是一定的社会层面里的“高级专门人才”[4]。放大高等教育在社会分层和人才流动方面的功能,忽视其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基本功能,掩盖社会各个层面对高校人才培养的需求和人民群众中蕴藏的广泛的高等教育消费需求,只能引起中小学片面追求升学率,学生也为升学而放弃更多全面发展的机会。因此,高校应形成更为开放的人力资源开发的办学理念,依据人才成长具有无限可能性、多样性、差异性等特点,针对不同学生的能力、潜力、志向、兴趣等设置多层次、开放化、具有选择性的模块式课程与教学形式,广泛利用、优化各种教育资源与途径,形成可不断拓展的培养机制,最大限度地满足每个学生的学习与发展需求[5]。为此,对于有些层次和类型的学校和专业,可以采取“注册入学”的方式,注重培养方式多元化,实行“宽进严出”。只有这样,才能为考生提供更大的选择空间,更多的成才机会,引导社会转变陈旧的高考观念,进而促进高考制度更趋公平。
  2. 创设社会心理导向机制,积极引导社会对高考的正确认识。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内涵式发展和高考制度的公平,不能忽视社会大众观念的影响[6],必须建立有效的可操作的导向机制以引导家长(学生)、教师、用人单位重新认识高考的目的和功能,重新认定高考是一种选拔考试,不是水平测试。高考的目的是为高校选拔将来服务国家的各类优秀人才,而不是狭隘的考生未来身份证明。帮助考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能力专长选择学校和专业,扬长避短,以促进自身优势得以充分发挥,并在未来的工作中得到全面的展示。因此,那种不顾自身实际,随大流挤“独木桥”的做法是不理智的。
  为此,政策的制定者首先应把引导、教育家长(考生)、学校和社会正确认识高考作为高考政策的一部分,作为考核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一项重要的指标。应设立专门的机构进行宣传,并结合各级学校学生的思想教育帮助他们转变观念。其次,纠正用人单位在录用人员时人为地设置“唯文凭”的用人障碍,避免人才闲置和浪费,创造一种“人尽其才”的社会机制。再次,把教师对素质教育理念的学习认识作为教师职业的基本素养进行考察。只有社会各界在认识上提高了,高考制度的公平发展才能顺利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才不至于盲目地停留在外在的数量增幅上。
  3. 创新高考内容,建立“统一”与“分离”相结合的考试制度,全面考查学生。高等教育的大众化,要求高考不能再仅仅停留在书本知识的考查上,也不能只在笔试上做文章,应该从高考的内容和形式上都有所创新。唯有如此,才能使各种专长的考生脱颖而出,真正实现高考公平,不至于再发生“一考定终身”的错误导向。因此,我们可以借鉴研究生考试的一些做法,即学生必须掌握的基础知识由国家统一考试,招生学校根据自身学科、专业的特点和学习层次、类型组织面试。这样,既能保证国家对考生的统一要求,又能促进高考多元发展,给考生以更多的机会。尤其是各大学能够真正选出自己需要的学生,而且考生也能结合自己的兴趣和专长选择理想的学校和专业。
  4. 加强高校与考生的沟通,建立畅通的高考信息通道。考生和高校之间信息的不对等,既不利于考生在高考中的公平竞争,也不利于考生和高校之间的双向选择。尽管现在的网络技术发展很快,但有关高考的信息尤其是各高校的信息并不完整,而且可信度不高,考生很难对网上的信息做出正确判断和选择。因此,有必要对高等教育机构进行评价和认证。政府可组织专家依据国家对大学的有关法律、政策、制度和要求,制定大学质量标准,建立独立于政府和高校的评价和认证机构,对各高校的师资水平、教学管理、教育教学环境、资金状况以及图书馆和实验室等设施进行客观、公正评价和认证,确认其质量等次和办学水准。其次是高考招生部门应把有关高校的评价信息及时通过不同的渠道客观、公正、系统、全面地对社会公布。如建立专门网站,通过远程教育,组织家长学校、考生咨询热线,针对弱势家庭免费发放高校信息资料等,使考生及其家庭对高等教育机构和专业特点有充分的了解和认识。以利于引导考生和家长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正确选择学校和专业,从事实上促进各个社会阶层家庭的子女都能公平地享有获得高等教育的权利。
  
  [参考文献]
  [1]沈召前.高等教育大众化应追求“质”与“量”的统一[J].改革与战略,2006,(4):95-96.
  [2]邬大光.高等教育大众化理论的内涵与价值――与马丁?特罗教授的对话[J].高等教育研究, 2003,(6):6-9.
  [3]袁振国.当代教育学[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4]陈中文.高等教育大众化与教育发展的多元化[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4,(5):1-3.
  [5]赵颖,郝德永.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发展的问题与出路[J].辽宁教育研究,2003,(11):10-11.
  [6]顾明远.高考改革之我见[J].湖北招生考试(理论版),2007,(6):4-6.
  
  [责任编辑:黎阳]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qitajiaoyu/20190110/8090451.html   

试论高等教育大众化与高考制度公平之契合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