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周朴园性格的二重性

曹禺的《雷雨》是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经典。作者思路清晰地将周鲁两家三十年的恩恩怨怨和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浓缩在一天,集中在周家客厅和鲁家住房两个舞台背景中表现出来。周朴园是作者在这一剧作中刻画得最成功的形象之一。一提到他,看过剧本的人会自然将自私、冷酷、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曹禺的《雷雨》是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经典。作者思路清晰地将周鲁两家三十年的恩恩怨怨和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浓缩在一天,集中在周家客厅和鲁家住房两个舞台背景中表现出来。周朴园是作者在这一剧作中刻画得最成功的形象之一。一提到他,看过剧本的人会自然将自私、冷酷、专横、伪善等词语用到他的身上。
下载论文网 /9/view-11662261.htm
  的确,我们不会忘记他为了发一笔财,故意在包修江桥时让江堤出险,淹死了两千二百多个小工(通过鲁大海揭露其发家史得知);不会忘记他勾结军警枪杀矿上许多罢工的工人;更不会忘记当年为了迎娶阔小姐,将他玩弄并生了两个孩子的侍萍在大年三十之夜赶出了家门……以上种种,毋庸置疑是他人性中恶的一面。
  但是,我觉得人的性格应该是多重的。一个人,他好,不可能好得完美无瑕;他坏,也不会坏到一无是处。周朴园尽管罪行累累,但也常常自责,他曾说:“不要以为我的心是死了,你以为做了一件于心不忍的事就会忘记么?”这是他对侍萍的怀念及对自己当初始乱终弃行为的忏悔,是良心的发现,是道德重负及内心枯冷的一种释放。因当年周朴园与侍萍在经济条件、社会地位等都极不般配的情形下,年轻的周朴园忘记了自己阔少爷的身份,偏偏看上了家里的下人侍萍,认为她“知书达理、聪明伶俐、年轻漂亮、贤惠体贴”。他们不顾一切的相爱并生了两个孩子。但是,用恩格斯的话说:“婚姻都是由双方的阶级地位来决定的”。而后,当理智占上风时,他又抛弃了侍萍。只是与侍萍分手后他又结过婚,但很不如意,未尝到什么是幸福,未体味到激情似火般的甜美爱情,所以他常回忆与侍萍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应该说回忆过去在人性中是根深蒂固的,无论这回忆给人带来的是快乐还是心酸,是欣慰还是自责。尤其是当人不如意时更会不自觉的回忆起过去。周朴园――作为高高在上的董事长,他愈高高在上,愈会觉得孤独寂寞,况且他身边还有一个他与侍萍所生的孩子。孩子生活在身边自然会触动他回忆起与侍萍间的爱情生活。为了精神得到安慰,为了充实晚年生活,为了“留住”这份美好,当年侍萍住过的房子还保持原样,还记得她的习惯、她的生日,他们相爱时自己穿的旧衬衣的质地款式也记得清清楚楚,并且把它放在樟木箱子的最底层,仿佛在收藏一份贵重的珍品,在珍藏一份记忆、一份感情。他还将与侍萍所生的孩子起名为“萍”。当听到“下人”是无锡口音时,便急于打听“梅小姐”的事情。特别在剧本结尾,得知苍老得连自己都认不出的鲁妈就是三十年前的侍萍时,以沉痛的口吻呼唤儿子周萍跪下认母,当看到儿子面对侍萍将信将疑时,他严厉的呵斥儿子“混账”“她没有什么好身世也是你的母亲”,“不要忘了人伦天性”。由此可见他对侍萍的思念是情感的真情流露,是由衷的。这是他人性中善的一面,是他性格二重性的具体体现。
  也许有人要问,他既然这样怀念侍萍,为什么在得知面前的鲁妈就是自己三十年前深爱着的高贵优雅、聪慧温顺的侍萍后,其表情言语会是那样与前面截然不同呢?还有置父子亲情于不顾将其亲生儿子鲁大海从他矿上开除,故而断言他对侍萍的怀念是虚假的。我倒觉得这正是作者将其刻画得成功之所在。他对侍萍倾注的思想感情是一个角色,而在世俗观念、商业原则上体现的是另一个角色,这是作者将其笔下的人物置于人生重大事件中对其灵魂进行的拷问,拷问出其灵魂深处的善与恶,正是这样,我们才看到他灵魂深层中的矛盾性、复杂性,才觉得他是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
  诸如此类真正把人按照人的特点表现出来的作品还有很多,如哈代的《德伯来家的苔丝》,苔丝为了追寻真爱杀死了亚雷,与自己的心上人团聚,最后受到法律的制裁,被处以死刑。她杀人从法律角度讲是恶的,从伦理角度讲又是善的。现实生活也好,艺术作品也罢,关键是当善恶作为行为在社会生活中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们较容易判断,而现实生活中的善恶观念和善恶组合是极其复杂的,仅凭主观感受去臆断其好与坏、善与恶就有失全面或者说偏离了客观存在。就周朴园而言,其伦理角色和商业原则中的角色我觉得并不矛盾,惟其如此,他性格才更真实,形象才更丰富。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qitajiaoyu/20190110/8090118.html   

浅析周朴园性格的二重性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