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期间口罩价格上涨原因分析

身边的经济学现象论文第四篇:防疫期间口罩价格上涨原因分析 摘要: 新冠疫情使医用口罩首次登上销售第一的位置,口罩价格上涨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面对疫情不少企业决定转产口罩,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生产口罩的企业惨遭库存积压问题。通过供需模型分析防疫期间口罩价格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346581880

  身边的经济学现象论文第四篇:防疫期间口罩价格上涨原因分析

  摘要:新冠疫情使医用口罩首次登上销售第一的位置,口罩价格上涨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面对疫情不少企业决定转产口罩,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生产口罩的企业惨遭库存积压问题。通过供需模型分析防疫期间口罩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并探讨口罩的供给弹性,研究政府是否应该执行限价政策。运用盈亏平衡分析法、学习效应和规模经济解释企业为何决策转产口罩。在口罩滞销的情况下,站在企业角度尝试应用贡献分析法为企业决策是否应该停产。

  关键词:口罩价格;供需模型;成本分析;企业决策;

  1 案例介绍

  2020年的春节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口罩居然成了打败猪肉的最抢手年货,突发的新冠疫情使普通一次性口罩的售价从0.5元/个涨到了5元/个,N95口罩也从3元/个升为40元/个,口罩被抢购一空甚至在药店一度断货。除了口罩极度短缺之外,熔喷布作为口罩的重要原料也发出了紧急信号。熔喷布的市场价从疫情前的1.8万元/吨到如今的40万元/吨,历经仅仅两个月价格翻了20倍,利润堪比军火毒品。为什么口罩价格上涨速度飞快且幅度极大,出现了有钱也买不到口罩的情况?

  口罩紧俏引来不良商家借机哄抬物价,全国超过60家药店由于价格违法被政府处罚,普通一次性口罩甚至达到10元/只,其他口罩价格也一度高的超出想象,那么在口罩供应量严重匮乏的前提下,政府是否应该限制口罩的价格呢?如果开放定价权任由市场自由定价,口罩价格极可能飞涨到低收入者难以承受的程度,这个时候需要政府利用看得见的手来限价。根据经济学规律,口罩价格的上涨可以有效的刺激生产,引导资本源源不断的进入生产环节,既能避免口罩的生产能力下降,还能抑制由于限价出现的非法渠道销售和伪劣制品的现象,这个时候则是支持政府不能限价。

  口罩成了急需品后,原来在口罩或相关产业链亏损的企业也扭亏为盈有了新的发展,如熔喷布生产企业丽洋新材。原来盈利的企业更加有利可图扩大生产,如奥美医疗、迈瑞医疗、道恩股份等。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同时响应国家的号召,众多企业将自身资源转为生产口罩,企业做出转产口罩的决策又可以用哪些理论进行阐释?

  正常情况下,中国的口罩产量占到全世界的50%,但由于中国人口众多且疫情发现的比较早,口罩在春节前后一度告急,一时之间需要口罩的数量超级多,采购全世界的口罩仍然不够,于是许多企业转产口罩加紧提高口罩的生产能力,疫情前口罩日产量为每天2000万-3000万只,5月份已经达到了每天2亿只。虽然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相继爆发,确认病例居高不下,但是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我国新冠病毒在5月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就在此时有消息称一些小城市厂家的口罩完全卖不出去,这些企业在口罩滞销日渐亏损的困境下应该如何决策?

  2 案例分析

  2.1 供需模型

  在一个坐标系中,横轴表示数量Q,纵轴表示价格P,如图1所示。作为消费者,如果东西卖的越贵,消费者买的就会越少,东西卖得越便宜,消费者买的就会越多,所以价格P和数量Q呈反向关系,形成需求曲线D。作为供应商,价格越贵也就赚得越多,商家也就越愿意生产,所以价格P和数量Q呈正向关系,形成了供给曲线S。需求曲线D和供给曲线S的交点A,对应的纵轴价格称为均衡价格(P0),对应的横轴数量称为均衡数量(Q0)。

  1.png

  图1 口罩供需变化引起价格波动

  影响供求关系的因素如果是价格因素,会引起供求曲线上的数量变动,表现形式是点移动。除了价格因素外,还有非价格因素影响着供求关系,诸如相关产品价格P’、收入I、偏好T、预期价格E、广告A等因素影响着需求量;诸如相关商品价格Ps、生产成本C、预期价格E等因素影响着供给量。非价格因素能够引起供求曲线的水平变动,表现形式是曲线平移。影响供求的因素与供求数量之间的关系用函数来表示:

  需求函数Qd=f(P;P',I,T,E,A...)

  供给函数Qs=f(P;Ps,C,E...)

  在2020年1月初,只有少数人意识到新冠病毒的严重性,非价格因素中的消费者偏好T增强,在均衡价格P0情况下,小部分人开始囤货,需求量Q0增加到需求量Q1,使整条需求曲线D水平右移到需求曲线D1。在供给曲线不变的情况下,需求曲线D和供给曲线S的交点由A变成B,价格自动推高,也就是说商家察觉到有更好的销量后便顺势提高了价格。

  2020年1月底疫情越发严峻,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恐慌情绪,消费者偏好T更加严重,推动着需求曲线D由D1继续向右移动到需求曲线D2。这段时间口罩生产厂家的工人因为春节放假,厂家进不到原材料,流水线上又没有工人可以开工,使得口罩库存越来越少,且各个流通渠道环节中的口罩也被政府调拨到了疫情重灾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很难买到口罩。口罩一紧缺就会导致原材料熔喷层的价格上涨,疫情期间熔喷层的价格整整上涨了20倍。非价格因素生产成本的增加使整条供给曲线S向左移动到供给曲线S1,交点由A变成B再变成C,口罩价格飙升。

  2.2 供给弹性

  在争论政府是否限价的背后,有这么一个经济学知识叫供给弹性,它表示一个物品的供应量对价格变化作出的反应程度。如果产品供应量对价格的反应迅速,则供给弹性较高。反之,无论价格是否变化,供给量都几乎不变的产品,则供给弹性较低。供给弹性的系数Es可用公式表示为:

  1.png

  影响供给弹性的因素有产量调整时间的长短、生产成本的变动、生产周期的长短、生产要素的丰缺、固定资产的比重、市场进入和退出的难易程度、供给者类别的大小、不同产量区域等,而其中生产周期的长短是影响供给弹性最主要的因素。以虚拟商品为例,比如游戏的一个皮肤,一个道具,不管你想要多少,产量根本不是问题,所以这类产品的供给弹性Es趋向于无穷,无论价格增减,虚拟商品的供应量都是无限大的。而如果是猪肉的话,价格上涨后供给量并没有及时补充上来,因为猪经过一段时间才能长大,就算立即扩大养殖规模,生猪出栏数也不会马上增加,所以猪肉的供给弹性ES不是很高。

  如果口罩这个产品供给弹性高,也就是1<Es<∞,价格上涨可以有效刺激产品供应量,那么坚持这一观点的人就支持不限价。如果口罩供给弹性低,即0<Es<1,口罩要有长时间准备才能生产出来,那么同意这种看法的人不仅偏向于限价并且还会提出政府按需分配口罩的建议。根据资料显示,最快的速度购买设备原材料,并且组织人开始生产口罩,也至少需要40-60天的准备周期,所以口罩的供给弹性并不是太大。

  除了口罩的生产周期外,我们还需考虑疫情结束时间,如果疫情很快结束,政府为了民众考虑限价最好。如果疫情未来持续时间相当长,那么将口罩价格控制在较高的合理区间,更有利于类似五菱宏光、比亚迪等资本的转型进入。

  2.3 盈亏平衡分析

  往年春节民众参与各种娱乐活动,如看电影、吃饭、旅游、唱歌、逛街等,但因为疫情关系,影院、餐饮、酒店等娱乐性行业业绩断崖式下跌,这些企业由于没有收入,现金流肯定是没有保障的。无论评估企业的价值抑或是破产界定,良好的现金流是一个企业发展下去的必备条件,企业的管理理念是“现金为王”,而现金从收入中来。新冠疫情导致企业脱离了正常的运行轨道,现在大多数企业主题变成了“活下去”。

  企业活下去的方式首先考虑削减成本,企业总成本TC由固定成本TFC和可变成本TVC构成的,如图2所示。固定成本TFC是指不随产量发生变化的成本,例如厂房租金、机器设备以及在线办公的员工工资等;可变成本TVC是指随着产量发生变化的成本,例如原材料、水电杂费、生产车间的工人工资等。由于疫情企业停工停产,产销量Q为0,此时可变成本TVC为0,但固定成本TFC的存在使得没有收入TR的现金流更加雪上加霜,所以企业首先考虑将那些不赚钱或者短期内不盈利的业务砍掉,使固定成本TFC向下移动减少亏损,这也就是疫情期间大量企业裁员或者降薪的原因。

 1.png

  图2 企业疫情期间盈亏平衡分析

  实际生活中短期内缩减固定成本(TFC)成效甚微,企业辞退线上办公没有效率的员工容易,但转卖机器设备、厂房等就有些困难了,所以解决现金流问题除了节流外,企业尚需开源增加收入。企业需要分析自身资源,将外界的危险转化为机会,把自身的劣势转为优势。企业自身的经营范围必定是多元化的,不会将资金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以将不赚钱的业务转为目前盈利的项目。比如服装行业可以利用自身原材料、机器生产防护服;酒厂利用设备生产酒精、消毒剂;石化厂、电子产品厂可生产医卫用品扩宽业务领域。所以为了解决眼前几乎没有收入的困境,很多企业选择拓展经营范围注册生产口罩,目的是产生收入TR。

  抗疫初期口罩成了热点词汇,全国口罩紧缺价格飞涨,国家迅速动员各大企业返岗复工扩大产能。例如转型成为全球最大口罩生产商的汽车制造企业比亚迪,利用强大的模具设备开发制造能力,3天出具400多张图纸,7天转化为急需设备,24天的时间增至100多条生产线,实现口罩日产量500万只。口罩设备的1300多个零件,90%为比亚迪自制,虽然边际报酬递减规律依然发挥作用,但比亚迪通过技术进步改变了口罩原有的生产函数TP,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使得总产出曲线整体上移,在同样劳动力L的投入下生产产品的数量Q显着提升,如图3所示。

  随着工厂的复工复产以及生产线的技术革新,有效提升了劳动生产力,使得口罩的制作时间大大缩短。当工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减少之后,图2中的产销量Q就会增加,收入TR也从0移到了Q1,企业越过盈亏平衡点Q0产生利润开始盈利。市场需求得到满足,图3中的供求关系也渐渐走向平衡的状态。

1.png

  图3 口罩技术改进使生产函数上移

  2.4 学习效应与规模经济

  截至5月10日,比亚迪的口罩日产量达到5000万只,根据学习效应,工人们将会越来越熟练地完成一定的任务,经营者将会更有效率的安排生产过程,导致比亚迪每日保持着100~300万只的口罩增幅,因为所需的劳动时间越少,企业生产的边际成本和平均成本就越低,导致图4中的A点向下移动到A1点,整条平均成本曲线AC下移到AC1,又因为TC=AC·Q,从而导致图4中的企业生产总成本TC下降,使企业利润进一步增大。

  1.png

  图4 学习效应与规模经济导致企业成本下降

  除了学习效应,比亚迪还具有厂商层次的规模经济优势。大规模采购:比亚迪在设立生产口罩的初期就谈好了上游供应商,预定了100吨熔喷布,原材料供应充足,而且在这场供需关系中比亚迪处于强势,很好的控制上游熔喷布成本。大规模销售:美国股神巴菲特在公开场合说过自己所佩戴的是比亚迪的口罩,并称感谢比亚迪口罩,这无疑实现了消费者更高程度的品牌认可和品牌忠诚,除了满足国内口罩需求外,比亚迪通过海外良好的口碑远销美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等多个国家。大规模科研:比亚迪在1月30日开始调集人力财力突破口罩设备瓶颈,口罩设备正常的生产周期需要40天,而比亚迪调用电池生产线、汽车产线设备加工口罩生产机的滚子,采用线切割机制作口罩生产机的齿轮,从新能源车、轨道交通、电子、电池产业调集了3000多名技术精英调试,成功在下达任务的第10天生产出了口罩。而比亚迪同时具有资本投资、间接费用、维修备件和必要储备人员的工厂层次规模经济,使图4中的A1点沿着平均成本曲线AC1下降至B点,总成本TC下降,进而企业利润继续扩大。

  2.5 贡献分析法

  自2020年5月份以来国内本土的新增病例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国内各行各业已经陆续开工,疫情被控制住了,不少人群的防控意识减轻了,人们戴口罩需求量下降。与此同时,全国多达4.7万家企业生产口罩,其中临时注册的厂家多达1万家以上。疫情前国内口罩生产量日均2000万只,5月份我国的口罩日产能已经达到了2亿只。由前文图1的供需模型分析可知,口罩需求量下降而供应量增多,无疑造成价格降低,所以口罩价格又有了新的变化,虽然一次性医用口罩没有回到以前的价位0.5元/只,但已出现了回落达到了2元/只。又有前文图2的盈亏分析法可知,价格降低会使收入曲线TR顺时针旋转,企业利润降低。小城市的工厂相对于大企业而言没有规模经济,5月份新闻报道了不少厂家库存积压产生亏损的问题,但出人意料的是在这一时刻,依据贡献分析法企业只能决策不能停产。

  临时注册的口罩厂家一般来说规模普遍偏小,一是因为盈利;二是减轻房租压力,迫使产能提到最大。购买口罩原材料、招募技术工人等工作全部准备就绪了,即已经投入了可观的可变成本。另外厂房、设备、技术投入等经过一段时间后安排妥当,即已经投下了巨额固定成本,根据贡献分析法:

  利润=收入-成本

  利润=收入-可变成本-固定成本

  由于这些企业处于亏损状态,所以利润小于0,此时“收入-可变成本”所得的剩余部分用来弥补固定成本。如果“收入-可变成本”大于0,即“(价格-单位可变成本)×数量”大于0,即“价格-单位可变成本”大于0,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不能停产,只有继续生产才能够弥补已投的固定成本,减少亏损也是一种明智之举。如果停止生产口罩造成的资源和人力浪费,或许会比口罩滞销成本还高,注意贡献分析法是适用于短期决策,长期决策主要考虑利润。

  3 研究结论与建议

  口罩平常是一个司空见惯的东西,随着新冠病毒的出现口罩变为稀缺资源,甚至成为国际贸易中的焦点、国家间关键硬通货。本文的供需模型描绘了口罩的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价格又反向影响供求数量的过程。人们对口罩的过量需求使得口罩价格也随之一天一天的变化,从原来的0.5元/只到1元/只、2元/只、3元/只再到5元/只。针对不良商家哄抬物价的现象,政府采取措施严厉处罚,那么政府是否应该插手对口罩限价销售,本文利用口罩的供给弹性进行了讨论,得出政府应充分响应了民众的意愿实施限价的结论,但价格控制的程度要高于疫情前的价格,才有利于资本进入口罩市场加大供应量。

  政府限价会使市场价格低于均衡价格,可同时生产成本由于疫情影响在不断增加,供应商的利润渐渐变少,这时候便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供应商并非生产不出口罩,而是供应商生产出口罩后不一定放在药店、医院等正常渠道销售,而是放在微博、朋友圈等不明渠道出售。应对这种问题,政府可在经费充足的情况下向供应商发放补贴,商家在非法渠道和正规渠道赚的钱一样多,促使供应商在正常渠道上售卖口罩,以确保了大众消费者的合法权利,让口罩可以为更多有需要的人服务。

  政府限价也会引发粗制滥造假冒伪劣的问题,口罩一般由无纺布、熔喷层和再一层无纺布这三层结构组成。事实上口罩能否过滤病毒是和熔喷层息息相关的,而并不是层数越多越好。熔喷布的主要材料是聚丙烯,它是一种超细静电纤维布,能够利用静电吸附粉尘、飞沫。无良奸商将成本高的熔喷层用成本低的无纺布替代,再冠以国外进口原厂订单等宣传销售,从中谋取暴利,在市场上破坏了中国制造的声誉。国家发现后及时对以次充好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打击,有效的防止这种恶性生产进一步扩大,并制定了严格的口罩标准,有利于建立国有口罩品牌在国际贸易中竞争。

  春节期间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造成无数商家营业惨淡,为应对疫情的冲击以,在口罩价格上涨的行情下企业选择了转产口罩,在转产口罩时涉及了盈亏分析法、学习效应和规模经济等知识影响着企业决策。但随着疫情在国内的平复,口罩需求下降价格也下降了,小城市口罩厂商因没有规模经济已经入不敷出。在国内发生疫情之前普通口罩的出厂价9分钱,医用口罩的出厂价4-5毛钱,厂家每只口罩的利润4-5厘,但经过疫情后口罩原材料成本大涨,政府限价又阻碍了厂家趁形势严重时大捞一笔的行为,现在民众购买和政府采购这两条销售渠道需求下降,口罩库存积压现象十分严重,转产口罩的小城市厂家的境况甚至不如疫情前原来的口罩生产商。因为贡献分析法告诉我们,巨额的成本投入已经致使这些企业赶鸭子上架不得不继续生产了,小城市的口罩生产商日常产量基本上能够达到30万只以上,需要想办法将如此庞大数量的口罩销售出去。

  口罩的流通渠道包括厂家、渠道商、门店、消费者这四个环节,经过调查发现一级渠道商毛利润41%,二级渠道商毛利润33%,药店的毛利润16%,而厂家的毛利润仅剩10%,因此有的企业打算越过经销商直接在网上销售,奈何短期内无法建立完整的销售链条,而准备好这些条件至少需要2个月的时间。国内疫情已经好转但国外疫情愈演愈烈,有的企业也考虑到了出口这条路,现阶段的海外订单大增,出口成为很多企业的目标,引来众多供应商竞争,口罩价格同样被压低了。为了保证口罩出口的质量,国家规定要满足特定标准才能放行,这项举措带给小企业不小的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下,想通过口罩致富的前景已受到非常大的制约,接下来那些为了发财而匆忙进入口罩生产领域的人,将不得不度过口罩滞销的艰难时期。

  参考文献

  [1]刘玉萍把握高考动态深入剖析供给与需求中的点线移动[J].大众科技, 2014, 17(1):89-91.

  [2]刘清田.微观经济学[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1.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商学院 原文出处:王玉欣.口罩经济学现象分析[J].现代商贸工业,2020,41(25):12-1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10914/8452890.html   

防疫期间口罩价格上涨原因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346581880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