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及启示分析

身边的经济学现象论文第三篇: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及启示分析 摘要: 商务英语是近年来我国语言消费市场的热门话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商务英语热”现象已悄然形成。本文在对商务英语进行概念界定的基础上,以语言经济学理论为指导,针对商务英语的流行从提高经济价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346581880

  身边的经济学现象论文第三篇: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及启示分析

  摘要:商务英语是近年来我国语言消费市场的热门话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商务英语热”现象已悄然形成。本文在对商务英语进行概念界定的基础上,以语言经济学理论为指导,针对商务英语的流行从提高经济价值、经济性语用特征以及羊群效应三个层面深入分析了其成因,同时解析了羊群效应对商务英语发展带来的利与弊,并对“商务英语热”现象进行反思,以期为商务英语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有益启示。

  关键词:语言经济学;商务英语热;成因分析;启示;

  一、引言

  世界经济一体化和贸易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使得国与国之间的经贸联系日益密切,语言作为商务沟通的中介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英语作为世界上使用最为广泛的语言,在国际商务沟通领域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并伴随着国际经贸和商业的发展衍生出具有专门用途特征的商务英语。商务英语,在国外属于专门用途的一门分支学科,在国内越来越明显地被看成一门新兴的独立学科。[1]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商务英语在我国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主要阶段:(1)外贸英语阶段(1951—1977);(2)经贸英语阶段(1978—2000);(3)商务英语阶段(2001—2017);(4)新时代商务英语阶段(2018至今)。[2]近年来,尤其是自2007年商务英语本科专业被批准开设以来,商务英语本科教育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截止到2020年,全国已经有403所高校开设了商务英语本科专业。此外,剑桥商务英语证书BEC考试自1993年进入中国以来,已经发展成为中国影响力最大的职业类英语证书考试;商务英语专业四、八级考试点以及报考数量不断攀升;与商务英语相关的培训、竞赛、软件开发、教材出版等紧跟时代潮流,成为市场的“宠儿”。种种迹象表明,“商务英语热”现象业已形成。从语言经济学视角审视商务英语的快速发展,分析背后的成因,揭示语言中所蕴藏的经济宝库和价值,将为商务英语的发展提供新的理论支撑和分析框架,有助于商务英语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二、语言经济学

  1965年,在语言经济学(Economics of Language)一文中,美国着名经济学家雅各布·马尔沙克(Jacob Marschak)以一则设计师为一架小型战机设计通讯系统的故事为引子,引出了他对语言经济学问题的思考。他谦逊地认为自己对语言学是一无所知的,并向那些鄙视将简单拨号系统指定为语言的语言学家表示歉意,却揭示了语言所具有的经济学本质的东西:价值(value)和效用(utility);费用(cost)和效益(benefit)。[3]自此,语言经济学这门新兴的交叉和边缘学科的序幕被揭开,开辟了语言研究的新视角和新领域。1989年,加拿大学者富兰塞斯·威廉歌德(Francois Vaillancourt)在“从经济学角度看人口语言趋向和加拿大的双语制”(Demolinguistic Trends and Canadian Institution:An Economic Perspective)一文中,认为语言也是一种人力资本,可以带来经济效益;比较系统地概述了语言经济学的基本理论,是该学科形成的里程碑。[4]语言经济学的研究始于北美,很快传至欧洲多国,瑞士经济学家弗朗索瓦·格林是其中的一位代表学者。他在“语言经济学:调查,评估和展望”(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Survey,Assessment and Prospects)一文中,回顾了语言经济学发展的历程和趋势,指出语言经济学为不同学科之间的合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经济学理论可以在语言规划等方面做出有价值的贡献;同时研究了语言与经济的互动互惠作用,不仅强调语言对经济的作用,而且关注经济环境对语言发展的影响。[5]

  我国学者涉足语言经济学研究相对较晚。1997年,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何自然教授在《语用学与英语学习》着作中首次阐述了语言与经济的关系,即:人们在语言的帮助下完成某项工作,从而取得经济利益;人们依靠语言从事某项职业或参与某种活动,从而取得经济效益;语言在劳务市场中满足社会的需求,从而取得经济效益。[6]1999年,华南师范大学许其潮教授比较完整地阐述了语言经济学的发展和主要思想,把语言经济学的主要理论概括为以下四点:语言本身是一种人力资本;学习第二种语言(或外语)是对人力资本生产的一种经济投资;语言有经济价值高低之分;语言的经济效用取决于诸多因素。[7]商务英语作为商务场景下所应用的专门用途英语,与经济发展紧密相连,是语言与经济相互作用产生的新的语言变体,具有经济学属性,语言经济学理论对其具有阐释力。

  三、商务英语的界定

  何为商务英语?对于商务英语的相关界定,国内外学者可谓见仁见智,莫衷一是。Shigeru(1973)认为,商务英语是通过对英语语言和商务各方面的研究而获得的一种用于人们沟通的知识,是信息传递者在商务沟通中用来把信息传递给接收者的语言。[8]John(1996)认为商务英语的快速发展已经使其自身成为一个雨伞术语(umbrella term),涵盖一般商务用途英语(English for General Business Purposes)和专门商务用途英语(English for Specific Business Purposes)。一般商务用途英语课程虽然设置在商业环境中,仍遵循非母语的英语教学(EFL)课程设计,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等同于无工作经验、自由登记、泛读性课程。专门商务用途英语课程更似有工作经验的、强化的、基于公司的课程。[9]

  国内学者陈准民、王立非(2009)在解读《高等学校商务英语专业本科教学要求(试行)》一文中,给商务英语下了明确的定义: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围绕贸易、投资开展的各类经济、公务和社会活动中所使用的语言,具体包括贸易、管理、金融、营销、旅游、新闻、法律等。[10]翁凤翔教授(2009)在简要回顾国内外商务英语定义的基础上,对商务英语进行了新的阐释,商务英语指的是:国际商务实践活动中用于跨文化商务交际目的的英语;国际商务学科理论所涉及的、作为信息载体的英语;商务英语学科(是研究商务英语教育规律、教学规律以及英语在国际商务环境中所使用的规律的交叉性学科)。[11]可以看出,商务英语的内涵和外延不断得到深化和扩展,并逐步从英语语言的一个变体演变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学科;从商务实践中应用的英语发展到人们对其学科理论体系的探索和追求。

  四、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分析

  (一)商务英语的高经济价值

  语言经济学理论认为语言的经济价值不是平等的,有高低之分。商务英语的流行并被社会广泛接纳,成为语言学习者追捧的新主流与其高经济价值紧密相关。传统的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和学习者数量在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疯狂增长以后,逐渐在走下坡路。人才培养的单一性、学生专业知识的狭隘性以及就业率饱受诟病,时常被教育主管部门“红牌”警告。全国已有中国科技大学、安徽财经大学等多所高校撤销或并转英语专业。曾经的热门专业,如今却陷入发展的瓶颈,究其原因是由于英语语言文学专业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其经济价值也随着市场的演变逐渐降低。随着英语学习的不断普及和社会总体英文水平的提升,英语语言越来越被视为一种沟通的工具和桥梁。很多企业和单位已经不需要专门的英语翻译人才和岗位,取而代之的是会英语,懂专业的复合型、应用型人才。物以稀为贵,语言领域也同样如此,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当供大于求时,价值就会降低,当供小于求时,价值就会增高。

  商务英语最重要的特点是语言与商务高度融合的复合性,以及突出社会实际运用的应用性。复合性和应用性特征顺应了当今社会学科交叉,知识交融,能力复合的新趋势,受到市场的青睐,是创新性人才培养的重要动力源泉,也是商务英语立足语言竞争市场,凸显自身价值的法宝。商务英语的复合性和应用性特征决定了对其掌握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资本。这种人力资本的投入内化为学习者对商务英语知识和能力的综合提升后就会产生显着社会经济效益,带来经济价值。例如,熟练掌握商务英语的从业人员可以开展跨国业务谈判、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咨询、国际商务管理、跨境旅游等工作,获取劳动报酬,实现人力资本价值。对高经济价值和效益的追逐推动了商务英语学习者数量的攀升,也使得商务英语开办院校、从事商务英语的教研科人员以及商务英语研究成果的数量迅速增长,以满足市场的需求,从而催生了商务英语热现象。诚然,商务英语的习得除了需要人力资本投入以外,还需要学习者具有相应的禀赋、学习的毅力和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学习者的范围,使得高水平商务英语从业者成为市场重金难觅的稀缺人才,凸显了商务英语的高经济价值。商务英语学习者数量的增长和高水平从业者难寻,这看似矛盾的现象恰恰促进了商务英语学科的螺旋式发展,因为只有从数量的粗放式发展向抓质量转变才能适应人才出口和市场的要求,才能促使高校及培训机构不断提升商务英语人才培养的内涵。整体商务英语学科水平的提升又会形成蝴蝶效应的良性循环,再次提升商务英语的经济价值。

1.png

  (二)商务英语的经济性语用特征

  1949年,美籍语言学家齐夫(Zipf)在其着作《最省力原则:人类行为生态学导论》中从统计学角度研究了一些语言现象,发现“人们在交际时总是倾向于选择既能满足说话人完整表达又能满足听话人完全理解所需的最少的语言”,即语言的经济原则或者最省力原则(the Principle of Least Effort)。[12]商务英语在国际商务领域中的广泛应用还得益于其本身具有的经济性语用特征,满足了“最少语言”交际原则。在商务领域中,时间和效率意味着产出和效益。减少沟通成本,节约时间,提升效率是企业追求的目标。商务英语是英语语言与相关行业结合并不断演变而逐渐形成的一种专门用途英语,在词汇、句式表达等层面均呈现出显着省力原则和经济性特征,迎合并适应了社会语用和行业需求,为企业节约了交际成本,带来了收益,受到从业者的欢迎。

  首先,在词汇层面,商务英语中使用大量缩略词和专门术语,简洁明了表达语义,代替了冗长的解释性语言,成为行业交易中不言自明的行话。行话的应用可以使语言输出方在交际中以最简化的语言形式向语言输入方传递最大的讯息,语言输入方因此可以减少接受信息、加工信息的时间消耗,从而达到高效沟通的目的。行话的应用前提是交际双方都具有相关知识储备,否则只会适得其反,造成沟通障碍甚至误解或直接影响生意的成败。这也从另一侧面印证了掌握商务英语行话所具有的经济价值。在国际金融领域中,常见商务缩略语如“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购买力平价)”“LOP(Law of One Price,一价定律)”“OTC(Over-the-Counter,场外交易)”等以表达便利、快捷,传递信息效率高而被广泛使用,省去了复杂的意义阐释,成为特定场合内行人的内行话,体现了商务英语所具有的显着经济性语用特征。国际贸易领域中专门商务术语的使用可谓司空见惯。以商品运输包装的种类为例,根据包装方式的差异,运输包装单位和形式有“包(bundle,bale)”“箱(case)”“袋(bag)”“桶(drum,cask)”以及集合运输包装“托盘(pallet)”“集装袋(flexible container)”等,其中有些运输方式如“箱(case)”,依据使用材料的不同,还可以进一步区分为“木箱(wooden case)”“纸箱(carton)”“板条箱(crate)”“漏孔箱(skeleton case)”等。这些专门术语的使用正式、规范、简短,省去了不必要的繁杂语言描述,有效避免了交易中语义的模糊,减少了因用词不够精准可能引起的误解,为双方履行合同和相关条款提供了清晰、明确的语言保障。

  其次,在句式表达层面,依据沟通情境和参与者身份差异,商务英语呈现出不同文体风格,都体现了显着经济性语用特征。在国际商务合同或正式的商务信函等文本中,为清晰表达语义,消除纠纷,交际者多使用有多个修饰语的复杂句,使行文缜密、规范、准确,避免句意理解上的歧义和偏差,从而维护交易双方正常的合法的经济利益。下面是代理协议终止条款中的一个句子:This agreement will take effect from July 31,2019 and remain in force for a period of one year and thereafter will be automatically extended from year to year successively,unless either party gives to the other party notice of termination in writing at least ninety(90)days prior to the expiration of the original term or any such extension of this agreement.不难看出,该条款用词正式,措辞确切,句式复杂,限制性强。似乎这样一个冗长的句子与语言省力原则背道而驰,其实不然。省力原则不代表越简短越省力。省力的前提是清晰的语义表达。以牺牲语义的明确性追求形式上的语言简短只会适得其反,增加语言解读的难度和时间,违背语言经济原则。复杂句式的运用恰恰是为了保证信息传递的完整性和双方权利与义务的明确性,符合语言经济学追求的经济效用原则和省力原则。下面这个例子是进出口业务中买方发给卖方的一份函电片段,从中可以管窥商务英语的礼貌性语用特征,体现语言的经济效用。We were pleased to hear that you will ship the drills immediately.We would appreciate it,however,if you could give us further details about the delivery.In particular,we would like to know the name of the ship that you are using…….该句中多处使用了非常具有礼貌性的谦辞,如:be pleased to,would appreciate it,would like to等。这些礼貌性谦辞基本结构固定,在商务情境中大多可以直接套用,提高了语言编写的效率,节约了人力资本,体现了经济性原则。此外,礼貌性谦辞的恰当使用不仅不会让对方觉得冗长啰唆,反而会给对方留下彬彬有礼的良好印象,增加对方的好感和信任,促成合作的愉快开展,充分说明语言是一种能带来经济效益的人力资本。

  (三)羊群效应

  经济学或管理学中常用的“羊群效应(Herd Effect)”亦称为“从众效应”。从众(conformity)是个体的观念或行为,因为群体直接或隐含的压力或引导而向与大部分人相一致的方向变化的现象。[13]商务英语本科专业从2007年艰难诞生到目前全国遍地开花的现状某种程度上也是从众效应的结果。对外经贸大学英语学院2007年获教育部批准首次成功设立商务英语本科专业起到了领头羊作用,具有权威性和示范性。紧接着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获批成立商务英语本科专业。三所高校分别位于我国的北部、东部、南部,都是区域内在经贸领域具有显着影响力和权威性的高校,社会辐射效应大,激起了众多高校探索、转型、开设商务英语专业的浓厚兴趣,申报商务英语本科专业的院校不断增加。他人的选择,特别是具有权威性他人的选择对周边个体会产生引导作用或产生无形的暗示效应和压力。个体会产生向群体靠拢,向群体看齐或趋同的倾向。不可否认,商务英语蓬勃兴盛的最根本原因是社会转型发展对复合型人力资源的需求,但羊群效应也发挥着重要的催化剂功能。

  五、启示意义

  商务英语所具有的高经济价值和经济性语用特征是其立身的根本。传统方法大多把商务英语作为一个特殊的语言变体加以研究,缺少跨学科、多学科视角的交叉研究。加强对商务英语的跨学科研究势在必行。这既是丰富完善商务英语学科发展的需要,也是促进商务英语更好地服务于社会的内在需求。

  商务英语本身的学科交叉性要求研究者能够拓宽研究的思路和方向,更多地从经济学视角深入挖掘其潜在经济价值,结合更多现实的语料对其经济性语用特征开展更详尽的分析,使商务英语的价值和特征得到更广泛的彰显,让更广泛的人群可以认识商务英语,习得商务英语,使商务英语不断由小众市场向非排他性、非竞争性公共产品转化,不断裂变其价值,从而更好地服务于经济与贸易的发展。

  对于羊群现象,我们需要保持理性,具有批判性思维能力。如果不假思索地盲目跟风,一哄而上,则会产生负面效应,遭遇挫折和失败。

  一方面,羊群效应可以树立典型,产生示范、引领和聚集效用。商务英语本科专业是一个新事物,起初社会对其缺乏充分的了解和认识。如何办学、如何设置课程、如何融合商务学习与语言学习等问题困扰着大多数高校。同时,很多高校对商务英语本科专业的未来发展也充满疑惑,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在这种情况下,高校个体就会通过观察和审视领头羊高校或兄弟院校的动作和办学经验来做出进一步的抉择。积极模仿或复制领头羊成功经验,提取符合自身特点的有用信息可以避免或降低贸然行动的风险,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发挥羊群效应的积极效应,实现自身的成长和发展。越来越多的高校跟进开设商务英语本科专业,就会产生聚集协同作用,有利于资源共享,形成互动学习的关系,降低办学成本,提高人才培养的经济效益和办学质量。

  另一方面,羊群效应可能会导致随波逐流、盲目跟风,带来负面效应。如果一些学校不考虑自身资源和软硬件条件,不假思索匆忙申报商务英语本科专业,照抄照搬别人的模式,人云亦云,将会失去自身原有的学科或专业建设积淀和特色,在招生、师资、实践实训、就业等方面遇到问题,影响人才培养的效益和质量,最终被淘汰出局。商务英语专业的产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其发展也受经济规律的支配。从众而不盲从、坚持人有我优,用经济学思维指导专业发展方能在浮华散尽之时,尽显独特芳华。

  六、结语

  商务英语所具有的高经济价值、经济性语用特征以及羊群效应的助推作用使得学习商务英语成为近年来语言消费市场的热门。无论是高校争相开设商务英语本科专业,还是社会机构开展各类商务英语培训,商务英语热现象都可见一斑。对此,我们应保持清晰头脑。一方面要充分认识商务英语所具有的人力资本属性,发挥其高经济价值,服务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另一方面,对商务英语热现象要保持批判性思维。一哄而上势必会造成物极必反、过犹不及的尴尬局面。理性看待商务英语的快速发展,遵循经济学理论和定律,审视商务英语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加强协同合作,促进商务英语健康可持续发展,实现其价值和效益最大化是我们追寻的目标。量体裁衣,从自身实际出发,依据自身特点开展商务英语建设和学习,扬羊群效应之长,避羊群效应之短,加强效益评估是必须坚持的基本准则。

  参考文献

  [1]汤朝菊、马玉玲、杜佳洋、唐懿梅:《商务英语国外模式与本土建设》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 2014年第4期。

  [2]王立非、艾斌:《改革开放40年来商务英语教育的发展历程、总结与再思考》,《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年第1期。

  [3]Marschak J. Economics of Language Behavioral Science, 1965,(2):135-140.

  [4]Vaillancourt F. Demolinguistic Trends and Canadian Institution:An Economic Perspective. 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 1989,(3).73-92.

  [5]Grin F. 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Survey, Assessment and Prospec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 1996.(4):17-44.

  [6]何自然:《语用学与英语学习》,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157页。

  [7]许其潮:《语言经济学:- -门新兴的边缘学科》,《外国语》, 1999年第4期。

  [8]Ozaki S. Business English from Human Point of View. The Journal of Business Communication, 1973,(12):2-14.

  [9]John M J S. Business is Booming: Business English in the 1990s.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1996,(1):3-18.

  [10]陈准民、王立非:《解读<高等学校商务英语专业本科教学要求> (试行)》,《中国外语》, 2009年第4期。

  [11]翁凤翔:《商务英语研究》,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09年,第8页。

  [12]Zipf G K. Human Behavior and the Principle of Least Effort:An Introduction to Human Ecology. New York:Hafner, 1949:117.

  [13]Cialdini R B&Goldstein N J. Social Influence:Compliance and Conformity.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2004,(1):591-621.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滁州学院外国语学院 原文出处:易明勇,张君丽.基于语言经济学视角下的“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浅析及启示[J].长治学院学报,2021,38(01):104-108.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10914/8452868.html   

商务英语热现象成因及启示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346581880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