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文化内涵及其设计运用

摘 要: 敦煌装饰图案作为敦煌艺术的精髓和纽带以独特的形式美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艺术魅力。近年来,基于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及对敦煌艺术的保护与传承,学者试图从敦煌装饰图案的灵魂和菁华中寻找现代设计的灵感和形式参照。本文试图在总结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及美学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 要: 敦煌装饰图案作为敦煌艺术的精髓和纽带以独特的形式美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艺术魅力。近年来,基于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及对敦煌艺术的保护与传承,学者试图从敦煌装饰图案的灵魂和菁华中寻找现代设计的灵感和形式参照。本文试图在总结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及美学内涵的基础上进一步梳理其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强化对传统艺术文化的认识以达彰往察来的目的。

  关键词: 敦煌装饰图案; 形式意蕴; 现代设计;

  Abstract: Dunhuang decorative patterns, as the essence and link of Dunhuang Art, exude a refreshing artistic charm with unique formal beauty. In recent years, based on the re-understanding of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the protection and inheritance of Dunhuang art, scholars have tried to seek inspiration and form reference for modern design from the soul and essence of Dunhuang decorative patterns. On the basis of summarizing the formal implication and aesthetic connotation of Dunhuang decorative patterns, this paper tries to further sort out their application in modern design and strengthen the understanding of traditional art and culture to achieve the purpose of bringing them out.

  Keyword: Dunhuang decorative pattern; form implication; modern design;

  敦煌艺术是综合性石窟艺术,囊括壁画、雕塑、建筑,将三者联结为统一整体发挥纽带作用的装饰图案更是敦煌艺术的精髓,以独特的形式美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艺术魅力。近年来,基于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及对敦煌艺术的保护与传承,学者试图从敦煌装饰图案的灵魂和菁华中寻找现代设计的灵感和形式参照。敦煌装饰图案依其装饰部位及性质分建筑、服饰、佛具器物、普通装饰四类,内容涉及植物纹、动物纹、飞天、佛、菩萨、几何纹等。作为民族特有造型语言,敦煌装饰图案历经一系列发展演变轨迹,传递着华夏文明各历史时期独特审美观念和意象情感。本文试图在总结敦煌装饰图案形式意蕴及美学内涵的基础上进一步梳理其在现代设计中的运用。

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文化内涵及其设计运用

  一、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

  (一)和谐对称之美

  对称是指画面构图的视觉均衡感,予人庄严、稳固、谐和的心理感受。敦煌装饰图案均为和谐、稳定的对称性构图,此种结构不仅可产生稳定、平衡的视觉效果及心理态势,也可使整体空间形成递进式深远感及动态的构成美。和谐对称之美在敦煌装饰图案中的巧妙运用,使整体构图主次分明、层叠有致,颇具庄严的装饰美感。对称式构图的合理运用使敦煌艺术中再繁缛华丽的装饰构图均可呈现出规整有致、秩序井然的节奏感。和谐对称之美既反映儒家思想的“中正”观念,又象征整个宇宙世界的完整、有序、和谐,同时也是中华民族传统装饰美学“繁而有序”精神实质的具体呈现。

  (二)节奏韵律之美

  装饰图案的节奏指画面起伏变化的规律或随视线变化的规律性运动,如形状大小、长短、疏密的规律性排列;色彩明度的渐进及色相的推移;造型排列结构的聚散变化等。韵律是画面的律动之美,是节奏的升华。敦煌壁画装饰图案大都呈对称式,利用规整统一的骨架,造型反复、交替的排列,形成整齐有序、疏密适度、气韵连贯、变化有致的节奏韵律之美。如生动卷曲的忍冬纹,缠绕变化的葡萄、石榴藤蔓纹,风云流动的云纹等,均采用连续变化的曲线形成有规律的节奏韵律美感,寓动于静、寓静于动,稳定中透变化,严谨中充斥着浪漫气息。

  (三)夸张变形之美

  文学修辞手法中的夸张指:“尽量把事情向高、大、好、强、重等方面伸张扩大,或者尽量向低、小、坏、弱、轻等方面收敛缩小”。敦煌装饰图案常运用形与色的夸张变形,突出所刻画形象的典型特征,舍弃庞杂、繁芜、累赘的细枝末节,以突出、强调主题,衬托、提高美的辨识度,打破平静、沉闷的构图形式。在画面整体布局中,适度夸大典型形象的比例,重点部位精雕细刻,次要部位做简化处理。在色彩上运用各种对比手法加强典型形象的主体地位,弱化次要形象,以简衬繁。如在敦煌壁画中,众多佛、菩萨的面部及身体比例远大于正常水平,目的仅是为了突显佛教人物的高大及与俗世常人之差异。“千手千眼观音”并非真有千只眼、千只手,只为塑造其可满足俗世人各种需求,帮助世人脱离囹圄之境的形象服务而已。各种动物纹样也常运用夸张变形之法,有意彰显其典型特征,如野牛的狂暴野性、白马的矫健身姿、黄羊纤细而富有弹力的腿,予人以飞奔的速度感。

  二、敦煌装饰图案的文化内涵

  (一)阴阳和合之美

  “‘和’指事物的多样统一,是矛盾各方统一的实现。”蕴含谐和、和善、祥和之意,指不同事物之间的平衡状态。“合”指对立双方彼此依存的相合、符合、融合之密切联系。出自中国古人自然观的“阴阳”是宇宙万物“对立统一或矛盾关系”的细分,也是先哲对自然现象的哲学思考。根植于华夏民族几千年农耕文明的阴阳合和观是中国文化的生存哲学及中华传统美学的菁华与核心,同时也是人类发展的终极状态,即人与人、人与自然的相容共生。和合文化首先客观地肯定或承认事物之间的矛盾与差异,同时又能将庞杂相异的事物有机统一于彼此依存的统一体中,汲长克短,以最佳组合形式促进事物的繁衍生息。和合文化讲求宇宙世界阴阳辩证运动中呈现出的和谐有序、均衡对称的图景,这种均衡、对称在敦煌装饰图案中得到高度呈现。

  (二)融合东西之美

  丝绸之路最为闪烁耀眼的明珠敦煌由于其地理位置及历史角色的特殊性,使敦煌艺术从形成之初便呈现各民族、地域文化异质交融的鲜明特征。作为丝路文明交流互鉴的典范,敦煌艺术既要汇集外来优秀文化精粹,又要留存本民族审美特质,兼容并蓄。因此,敦煌装饰图案也表现出外来艺术、文化与本民族传统艺术、精神彼此交融、影响、渗透、最终融汇创新的典型特征。如敦煌壁画中的宝相花纹以印度佛教盛行的莲花纹为主要造型依据,融入古希腊特色缠枝忍冬纹和波斯海石榴,同时吸收本土云纹和牡丹花纹等,形成既具西方特色又富本民族艺术特征的装饰图案。敦煌壁画中忍冬纹也是西方装饰纹样同中国审美文化相融合的产物,在本土云气纹基础上增添新的异域风采和活力。

  敦煌装饰图案在律动和谐、规范有序的形式美构成中,蕴含着深厚的华夏文明精神内涵、审美情趣及生命的灵动性,同时也饱含着华夏民族绵延不绝的文化及哲学内涵。

  三、敦煌装饰图案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

  敦煌艺术作为华夏民族的艺术瑰宝,以其丰富生动的造型形式、绚丽多姿的色彩和博大精深的精神内涵成为后人不断研究和探索的典范,亦成为众多设计师取用不竭的灵感源泉。设计师们采用现代设计手法、将赋予现代审美意识的敦煌艺术元素经加工提炼后创造性地应用于现代设计,使蕴含深厚佛教文化积淀的华夏文化瑰宝重现生机。

  (一)视觉传达设计

  近年有关敦煌旅游的VI设计中,设计师以敦煌元素中的飞天、植物纹样及九层牌楼为灵感来源,对形象及形象结构做简化处理或概括性块面分割,摒弃繁缛的细节刻画,对形象的典型化特征进行夸大(如飞天的飘带效果)等,再以适当色彩元素加以填充。在敦煌旅游宣传册的设计中则提取敦煌石窟藻井或平棊中规律性装饰纹样以二方或四方连续的形式填入设计好的骨架中,再进行统一的色彩处理。2010年“新敦煌”文化产品发布会LOGO的设计极具特色,先后吸收佛背光中的火焰纹、飞天、云纹等元素,既阐释了敦煌佛教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又昭示了敦煌艺术元素再开发、再创造的强大魅力。

  (二)环境艺术设计

  我们熟知的人民大会堂设计是敦煌装饰图案应用于现代建筑的精彩范例。整个设计巧妙而大胆地运用敦煌壁画、彩塑、建筑中的装饰纹样,尤其是在宴会厅的设计中,采用敦煌藻井中的宝相花纹和莲花纹加以变化,整体感突出,华丽与庄重并存。

  现代建筑从敦煌藻井图案获取灵感来源的又一典型案例就是兰州火车站候车大厅的顶部设计,外方内圆的藻井图案中心是隋代最具特色的三兔莲花藻井,三兔呈环形排列,两兔共用一耳,相互追逐旋转,既具视觉完整感,又具动感美。外侧八瓣重层莲花周围环绕八身婀娜多姿、造型优美、彩带飘逸的飞天,腾跃于莲花之间,外沿采用深浅线描勾勒团花纹。

  (三)产品设计

  云南白药公司的企业标志灵感源自敦煌装饰纹样中颇具特色的八色八瓣宝相花纹,颜色各异的牡丹、芍药、菊花花瓣交叠,生意盎然。花瓣中心是象征治病救人的宝葫芦造型,寓意为民众送安康。整个LOGO色彩鲜丽明快、形象质朴活泼、寓意吉祥,颇具亲和力。

  备受国人瞩目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粉红系列颁奖旗袍礼服的领部、腰部采用内含浓郁东方气质的宝相花纹,利用盘金绣愈发突显其华丽端庄之气,花瓣层叠有致,造型华美精致,彰显女性人体优美的曲线韵致和端庄典雅的气质。设计师屈汀南在2012年春夏时装发布会上设计的“敦煌采风”系列从敦煌藻井、华盖图案及飞天造型中获取灵感,将以敦煌艺术为代表的东方审美意蕴与国际流行时尚有机结合,采用镂空、刺绣等多种工艺,充分彰显传统美和现代美的交融互渗。设计师劳伦斯·许在其2015年春夏定制“敦煌”裙装系列中,创造性地将敦煌装饰纹样中的莲花纹作为裙装的腰线,起到良好的装饰、衔接作用,西式剪裁配以中式图案,散发出优雅高贵的东方魅力。近年我国军服改制时,设计师创造性地将不同组合形式的宝相花纹应用于不同军衔肩章的设计之中。宝相花纹以六片花瓣围以六颗宝珠组成对称而富有立体感的造型,以饱满的结构呈现出庄重大气的视觉美感,以独特的符号识别意义,体现出国家军队的崇高与威严。

  此外,敦煌装饰纹样也常被应用于现代包装设计之中。如,敦煌传统装饰纹样莲花纹被设计师提取后经抽象、改造成优美而富有弹性的线条运用于丝路干果大礼包包装设计中,这种创新式的包装设计简洁、现代,同时又蕴含浓厚的地域文化特色及传统艺术美感。

  结语

  拥有东方文化独特魅力的敦煌艺术,承载着人类丰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精髓。在国家“一带一路”文化创意产业思想背景下,对敦煌艺术的研究愈加受社会各界人士的普遍关注,尤其在敦煌艺术元素的开发与应用方面。基于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及对敦煌艺术的保护与传承,敦煌装饰纹样在现代设计中得到广泛应用,繁缛华丽的装饰纹样,通过简化、重组乃至抽象化,通过设计再造使传统纹样的形式意蕴在现代设计中呈现崭新面貌。现代设计是在敦煌艺术形式美分析的基础上,探究其深层精神意蕴,结合现代审美趣味,将全新的设计理念及形式意蕴赋予其中,丰富现代设计发展前景的同时,能够彰往察来。

  参考文献

  [1]张文凤.中学生修辞例话[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63:47.
  [2]彭吉象.艺术学概论(第三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354.

作者单位:兰州财经大学长青学院 原文出处:冷维娟.敦煌装饰图案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研究[J].湖北开放职业学院学报,2021,34(04):188-18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10316/8409328.html   

敦煌装饰图案的形式意蕴、文化内涵及其设计运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