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德伯家的苔丝》探讨男权社会下女性的地位和命运

摘要: 《德伯家的苔丝》的作者,通过小说塑造了一个伟大、令人敬佩的女性形象。在男权社会下,苔丝虽然没有话语权、被压迫、被侮辱,但她仍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她是真善美的化身,面对不公的社会,也曾经反抗过,但最终因此而丧命,结束了她悲惨的一生。本文重点通过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要:《德伯家的苔丝》的作者,通过小说塑造了一个伟大、令人敬佩的女性形象。在男权社会下,苔丝虽然没有话语权、被压迫、被侮辱,但她仍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她是真善美的化身,面对不公的社会,也曾经反抗过,但最终因此而丧命,结束了她悲惨的一生。本文重点通过《德伯家的苔丝》来探讨男权社会下的女性形象。

  关键词:德伯家的苔丝; 男权社会; 女性形象;

  1 概述

  《德伯家的苔丝》这一长篇小说中的纯洁、善良、勤劳勇敢的农村少女苔丝,在男权社会下,丧失了话语权,完全没有社会地位,她深陷困惑与迷茫之中,最终在反抗中丧失了性命,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接下来,结合《德伯家的苔丝》谈谈对男权社会下女性形象的几点思考。

  2 基于男女平等社会中的苔丝形象

  2.1 善良、纯真、责任心强

  小说中的苔丝是一个非常善良、孝顺的农村姑娘,识大体、不自私,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从如何让父母过好日子的角度去思考,完全遵从父母的意愿。她甚至觉得没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是自己的错。基于此,在生活条件越来越恶劣的情况下,她选择外出谋生去改善生活,但没想想到的是,从遇到亚力克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命运在悄悄发生变化。

  2.2 勤劳、勇敢、待人真诚

  小说中的苔丝具备各种高尚的品德,但是面对命运的不公也反抗过,但最终无法改变现状和结局。苔丝是一个非常善良、真诚的姑娘,当与克莱在一起后,他不愿意欺骗自己爱人的,于是坚决在结婚的那晚告诉了丈夫克莱尔自己被亚力克诱奸的事实,并且她坚持将孩子生下来,并决定好好抚养孩子成长,希望得到克莱的原谅和爱。但随着各种事情的发生,苔丝最终忍无可忍杀死了亚力克,但也为此而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2.3 坚强、忍让、反叛精神

  当亚力克强奸了苔丝之后,苔丝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生活、放弃自己,相反,她非常坚强、坚决不像恶势力低头,以娇小的女性身躯与各种恶势力、压力战斗,不被世俗所束缚,勇敢地向往未来、追求幸福。但是,由于男权社会下,女性完全丧失了话语权,苔丝亦是如此,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反抗而得到社会的帮助,世界并没有对她温柔以待。

  3 男权社会下的女性地位

  苔丝生活在19世纪的英国,由于当时社会传统风俗、人文环境、历史原因等诸多因素的存在,当时的人们将女性的贞操看得很神圣、很重要,一旦女性没有了贞洁,就会被打上“脏”“不干净”的烙印,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鄙视、谴责,广大女性普遍选择屈服。但是,苔丝虽然也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没有话语权的女性,但她不被世俗所束缚,尽管被亚力克诱奸之后,失去了贞洁之身、被人们所鄙视、谴责、污蔑,但她依然憧憬着美好生活、向往着幸福的爱情,这是普通女性所不具备的优秀品质。但反过来看当时的男性,亚力克在对苔丝造成巨大的人身伤害时,生活、工作却完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没有任何的负罪感;再看苔丝的丈夫克莱,虽然满口仁义道德,不在意苔丝的过去,嘴上说着我爱你,但是在精神上却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折磨着苔丝,自始至终仍然无法接受苔丝被诱奸的事实,却强迫苔丝接受自己让人无法容忍的过去,最后苔丝饱受折磨、摧残之后,只能结束自己的一生。总的来说,在当时的男权社会下,亚力克夺走了苔丝的身体上的贞洁,克莱毁掉了苔丝的灵魂,正是二人的“合力”,让一个纯真、善良、勇敢的姑娘成为男权社会的牺牲品,短短的一生无法为自己而活,却要为男性服务,面对社会、面对命运,纵使极力反抗,也无法改变。就像苔丝被亚力克诱奸之后,世人不但不给予同情,反而发出污蔑声、谴责声,甚至剥夺了苔丝孩子接受洗礼的权力,上一辈的恩怨情仇牵连到下一代,可以想象当时的社会对女性的严苛与残酷。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苔丝,在男权社会的压迫下,她从一开始的顺从,到后来的怀疑,到后来的完全否定,再到最后拿起武器杀死亚克力,面对这样的社会,她不屈服、坚决反抗,从她唾弃“上帝说,不要奸淫”这一标语的行为,认为上帝的话讽刺、可笑,就可以看出她骨子里流露出的倔强、反抗精神;当牧师不给孩子做洗礼,苔丝自己做,这她没有再次选择屈从,但这些也是在对现实无奈后而不得不发起的反抗;最终,当亚力克再次毁掉她的幸福后,她忍无可忍,毫不犹豫地将他杀死,用自己的生命做了力度最大、最彻底的反抗。她在临死的那一刻,却要求妹妹嫁个克莱等都是对男权社会、社会伦理道德的反抗。所以,苔丝身上的那种勇敢不屈从、反抗不妥协的精神永远值得歌颂。

  4 造成苔丝命运悲剧的主要原因

  4.1 广大女性屈服于当时的男权社会

  男权社会中,男性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至高无上的权利,他们的地位神圣不可侵犯,甚至可以对女性为所欲为。对女性做出强奸、始乱终弃等行为不但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还不会受到社会的谴责。反观女性,作为男权社会的附属品、牺牲品,她们生来就没有话语权、没有社会地位,必须无条件服从男性的统治和管理,在被男性迫害后,是受害者的身份,但却享受不了现代社会受害者的待遇。且当时的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以“性”的动因与力量将女性划分为“圣女”和“荡女”,要求所求的女性必须保持贞洁,否则就不能被这个社会接纳、容忍,会被谴责、被唾弃、被污蔑。男权社会下的广大女性普遍选择屈服和认同这个社会制度,他们屈服于统治者们制定的各项制度、立世原则,无条件的禁锢自己,否则不仅得不到男性的原谅,也得不到自己的原谅。苔丝在被诱奸之后失身,虽然痛恨亚力克,但她最恨的还是自己,特别是当与克莱相处时,郁郁寡欢,觉得自己对不起克莱,一直走不出自己以及社会为自己制造的牢笼。因此,在当时的社会中,她也觉得自己没有贞洁、很肮脏,觉得自己对不起克莱、配不上克莱。所以,她最终选择了向克莱坦白,希望能得到克莱的原谅与理解,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苔丝与广大女性同胞们一样,在自己有罪的情况下,只有得到男性的原谅与赦免,自己才能真正原谅自己、才能变得坦然,否则永远过不了自己内心那一关。

  4.2 女性缺乏正确的自我认知与自我认同

  《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在当时社会环境下,还算是一个自我认知比较强、独立思想较好的女性形象。苔丝是个善良、美丽的姑娘,因此,她一直洁身自好,爱护自己;少时经常到农场帮忙,希望听过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能改变现状,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当生活环境越来越恶劣、生活条件越来越差时,苔丝选择了劳动强度非常大的重活、脏活,也不愿意接受亚力克心怀鬼胎的要挟与赠予。所以,苔丝有比较正确的自我认知、洁身自好、追求自我价值。但是,苔丝对自我、对社会的认知并不完善,都是零零散散的,就像一颗刚种下不久的嫩苗,艳阳高照时,能过快乐成长,稍有风雨,就会被吹动。这一点,在她面对克莱时能够看出来,在与克莱相处之后,她像广大普通女性一样,向克莱袒露心迹,完全服从克莱,做爱的奴隶,甚至可以为克莱付出自己的生命,由此可见,在男性面前,尤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苔丝仍然没有话语权,她也会将克莱视作自己的生活的中心与全部,在克莱面前,苔丝是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独立意识,也完全没有自我价值认同感,完全臣服于当时的男权社会、男性统治,最终导致了苔丝悲惨的一生。

  5《德伯家的苔丝》中苔丝形象的社会意义

  《德伯家的苔丝》中塑造的苔丝这一女性形象善良、纯洁,具有反叛精神,她代表着真善美,直接与当时男权社会的假恶丑形成鲜明的对比。但是,她也是当时男权社会的附属品、牺牲品。在男性拥有绝对话语权、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社会中,我们不仅能从苔丝身上看到当时女性处于社会底层,遭受压迫、被蹂躏的人生,又能看到当时少数女性面对社会不公时的反抗精神,是一种女性自我价值认知、独立意识逐渐苏醒的证明。作者哈代通过塑造苔丝这一典型的女性形象,主要是为了唤醒那些在面对男权压迫、蹂躏而无动于衷、全盘屈服的广大女性,作者想要告诉广大女性,赶快觉醒,不要再对男性、再对社会怀有任何的幻想与指望,其中,苔丝在克莱面前丧失自我、完全崇拜克莱的行为其实是直接导致她悲剧人生的关键原因之一,到最后仍然要求自己的妹妹嫁给克莱,这也是她对社会、对男性仍然抱有幻想的具体表现,这也说明苔丝最终悲惨人生结局是一种社会必然。

  作者哈代写的《德伯家的苔丝》,其实是通过笔杆向当时男女极度不平等的男权社会公然发起的挑战,作者非常反对对当时女性的压迫,认为过度强调女性贞洁观、节烈观其实是对女性的残忍、对男性的放纵。哈代认为,苔丝是真善美的化身,纵然被亚力克诱奸、未婚生子的苔丝,仍然是一个善良、纯洁、勇敢的女性。其实,哈代通过塑造苔丝这一女性形象来向当时的女性、当时的社会宣扬进步的人生理念,即只有内心纯洁、内心善良的女性才是真正的纯洁,而非只简单地通过生理来评判一个女性的贞洁观。哈代也是男性,他从男性的角度和立场,引导和鼓励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女性们勇于呐喊、勇于反抗、勇于向这个极度的男权社会说“不”,引起广大社会女性、无数“苔丝”的情感上的共鸣,从而反思自己的人生、思考社会的不公,进而慢慢让自己的价值认知、独立精神得以觉醒。

  6 结束语

  综上所述,哈代通过《德伯家的苔丝》中苔丝的悲惨命运来揭示当时社会中女性的社会地位与悲惨命运,严重谴责、抨击当时男权统治下女性完全丧失话语权的社会现实,女子只能是社会的附属品、牺牲品。善良、纯洁的苔丝被正好与当时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完全对立,被打上离经叛道的标签,无法被社会接受、容忍。面对当时社会的压迫、谴责,苔丝虽然也呐喊过、反抗过,但自己势单力薄,无法凭一己之力与绝对的男权做斗争,最终在男权社会的压迫下而结束了自己悲惨、短暂的一生。

  参考文献

  [1]迟秀湘,牛洁珍.迷失、觉醒与抗争——从女性主义角度解读《呼啸山庄》和《德伯家的苔丝》[J].大家,2010(2):38-39.

  [2]章书瑜.论《德伯家的苔丝》中苔丝形象的多重性[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5(6):99-101.

  [3]李琳.解析《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形象[J].短篇小说:原创版,2015(3):77-78.

作者单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基础学院英语教学部 原文出处:马源.从小说《德伯家的苔丝》看男权社会下的女性形象[J].海外英语,2020(02):244-24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10314/8409228.html   

基于《德伯家的苔丝》探讨男权社会下女性的地位和命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