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时期范增的政治策略及其评价

摘 要: 楚汉相争时,范增政治策略设计直接影响战争的走向。其设计政治策略的基础是从民望。他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政治口号和立怀王孙心的政治策略,加速了秦朝的灭亡。范增反对自立为王,要立楚后代为王,建立大一统的楚国。范增考察刘邦前后的政治行为,用望气策略,认定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 要: 楚汉相争时,范增政治策略设计直接影响战争的走向。其设计政治策略的基础是“从民望”。他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政治口号和“立怀王孙心”的政治策略,加速了秦朝的灭亡。范增反对自立为王,要立楚后代为王,建立大一统的楚国。范增考察刘邦前后的政治行为,用“望气”策略,认定刘邦是夺项羽天下的政敌。有鉴于此,范增采用多种策略,必置刘邦死而后快;然而项羽违背其政治策略和政治意图,以致失败。范增与项羽的政治分歧和性格的差异是其主要原因。范增想建立楚国大一统的政治理想未能实现,忠而被疑,以致郁郁病死。

  关键词: 范增; “从民望”; 政治号召; 立楚灭秦; 望气; 政治分歧;

  Abstract: During the Chu-Han war, Fan Zeng's political strategy directly influenced the trend of the war. Its political strategy is designed on the basis of “conforming to the public opinion”. His political slogan “Three families of Chu can destroy the Qin dynasty” and his political strategy of “Supporting Xiong Xin of King Huai's grandson” accelerated the demise of the Qin Dynasty. Fan Zeng opposed the idea of self-rule. He wanted Chu's descendants to be the king and a unified Chu. Fan Zeng examined Emperor Gaozu's political ideas before and after, and made the presumption, determined that Emperor Gaozu of Han was the enemy of Xiang Yu. For this reason, Fan Zeng employed a variety of tactics to kill Emperor Gaozu of Han but Xiang Yu who went against his political strategy and intentions failed. Political differences and personality differences between Fan Zeng and Xiang Yu are the main reasons for this. When Fan Zeng's political dream of a unified Chu failed, his loyalty was questioned and he died.

  Keyword: Fan Zeng; “conforming to public opinion”; political call; establishing Chu and eliminating Qin; hope; political difference;

  楚汉相争时期,范增的出现直接影响当时政治斗争的走向。在反秦过程中,其政治策略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加速了秦的灭亡;楚汉相争时,其政治策略未能被项羽采用,且最初的政治策略又被破坏,以至于范增忠愤而离走,不幸中道而亡;项羽因误中陈平离间之计驱逐范增,不幸自刎于乌江岸。范增的智慧才略令他的对手感叹,刘邦说:“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1]381可见范增的政治作用。现在论述范增文章多未涉及范增的政治策略,我在《论历阳侯范增》[2] 《亚父及亚父文化》[3] 两篇论文中对范增多有论述,但对其政治策略也未集中论述,似有缺憾。

楚汉时期范增的政治策略及其评价

  范增使人“望云气”,最早可见《楚汉春秋》。《水经注》卷十九引《楚汉春秋》曰:“项王在鸿门,亚父曰:吾使人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采相缪,或似龙,或似云,非人臣之气,可诛之。”[4]663《史记》记载与此基本相同 。这里“望云气”,其实是范增的一种政治策略。

  一、范增的政治策略

  所谓政治策略,就是指政治主体为了完成战略任务,根据政治形势的变化而确定的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等,是为实现战略任务而采取的具体办法。范增的政治策略对当时政治走向有重大影响。范增一出场就为项梁献出政治策略。《史记·项羽本纪》记载:

  居巢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往说项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于是项梁然其言,乃求楚怀王孙心民间,为人牧羊,立以为楚怀王,从民所望也。[1]300

  这里包含政治策略主要有下面几点:

  第一,确定“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政治号召之策,具有凝聚人心的号召力。上文中“楚南公”为何人?《史记》注引徐广曰:

  “楚人也,善言阴阳。”骃案:文颖曰“南方老人也”。[正义]曰:虞喜《志林》云:“南公者,道士,识废兴之数,知亡秦者必于楚。”《汉书·艺文志》云《南公》十三篇,六国时人,在阴阳家流。[1]301

  这是前人注解。楚南公,直接翻译就是,楚国南方的老先生,可能是范增假托之词。“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虽为民间口语,但也是范增借此作为政治策略。这是当时推翻秦统治的政治口号,具有巨大的感召力。“楚虽三户”解说有多种:《史记》注引:

  瓒曰:“楚人怨秦,虽三户犹足以亡秦也。”[索隐]曰:臣瓒与苏林解同。韦昭以为三户,楚三大姓昭、屈、景也。二说皆非也。按:《左氏》“以畀楚师于三户”,杜预注云“今丹水县北三户亭”,则是地名不疑。[正义]曰:按:服虔云“三户,漳水津也”。孟康云“津峡名也,在邺西三十里”。《括地志》云“浊漳水又东经葛公亭北,经三户峡,为三户津,在相州滏阳县界”。然则南公辨阴阳,识废兴之数,知秦亡必于三户,故出言。后项羽果度三户津破章邯军,降章邯,秦遂亡。是南公之善识。[1]301

  “三户”解说,总括起来有:一指三户人家,表示人很少也能亡秦;二指昭、屈、景三姓,即楚国三大姓;三指地名,三户亭或三户津,即破章邯军之处。我以为,应该理解三户人家,这个口号应为一般人所能理解,才有意义,才有号召力。文中“虽”意思是“即使”,表示退一步意思,这样表示恨秦灭秦的决心。这是作为政治口号的原因。这样说还有另一个原因:这个口号是当时的民谣或楚谣 :杨慎《古今风谣》:“《三户谣》:怀王为张仪所欺,客死于秦。至王负刍,遂为秦所灭。百姓哀之,为之语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沈德潜《古诗源》卷一:“《楚人谣》:《史记》楚怀王为张仪所欺,客死于秦,至王负刍,遂为秦所灭,百姓哀之。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哀痛激烈,比《松柏之歌》尤甚。”杜文澜《古谣谚》:“楚国百姓为王负刍,语风俗通。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歌谣前的序言,突出“哀之”“哀痛”,可见楚王客死秦、楚国被灭给楚国民众带来的巨大伤痛。 用此作为政治口号是顺应民意。

  用“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作为政治口号和奋斗目标,的确具有号召力。宋代王应麟《通鉴答问》卷一《坑诸生》说:“坏秦者非妖言而坏于楚南公‘三户亡秦’之一语。”可见政治口号的作用。

  第二, 确定“立楚怀王号令天下伐秦”之策。这一策略主要有两点:一是推翻秦国,二是建立大楚国。范增以陈涉为例,他说:“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陈涉时,各地已经有不少立诸侯六国的后代为王或自立为王。陈涉未立楚后而自立,结果被杀而亡。

  当时人们的观念认为唯六国后人有资格称王,其余都不能称王。如东阳县欲立故令史陈婴为王,陈婴母说:“自我为汝家妇,未尝闻汝先古之有贵者。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属,事成犹得封侯,事败易以亡,非世所指名。”意思是你家不是贵族,你不能称王。于是陈婴不敢为王,对其属下所言:“项氏世世为将,有名于楚。今欲举大事,将非其人不可。我倚名族,亡秦必矣。”[1]298这说明当时项氏世世为将,有名于楚,本身就具有号召力和凝聚力。 范增政治策略获得项梁的赞同,也得到薛城之会包括刘邦在内的众多反秦之军采纳了。范增一出场,就拉开反秦的大序幕。“从民所望也”,是其核心。这个政治决策源于民间,顺从民意,口号也好,立楚怀王也好,都是从人民意愿出发。这是反秦的根本大策。

  这时候立的楚怀王为后楚怀王,叫熊心(?—前206),又称楚义帝。从王位排列看,后楚怀王与前楚怀王相隔7代楚君。可惜熊心后来被项羽所杀,破坏了范增的政治策略,被对手刘邦作为讨伐项羽的理由。范增的目的是从民所望,建立大楚之国。立熊心为楚王就是这个目的,可惜这一计划未能实现。

  第三, 用 “望气”之策,试图消灭政敌刘邦集团。范增的“望气”,《史记·项羽本纪》明确记载:

  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1]311

  “望气”, 源于上古时期对云的崇拜。什么是“气”呢?许慎《说文解字》:“气,云气。”所以“望气”早先应该是望云气,为生产生活服务。即观察云气的流动变化与色彩变异来判断自然状态。《史记·五帝本纪》云: “(黄帝)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1]6 《史记集解》引应劭曰: “黄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也。春官为青云,夏官为缙云,秋官为白云,冬官为黑云,中官为黄云。”[1]7 古人为什么重视云气呢?古代农牧生产特别重视观察云气,以判断自然状况乃至吉凶。云气的变化所带来的自然现象的变化,在古代颇具神秘,似乎有老天的种种暗示。《授时通考》卷四:“《望气经》:六月三日有雾,则岁大熟。”《授时通考》卷五:“《望气经》:七月三日有雾,岁熟。”“望气”很快成为古人的一种宗教活动,常常用于兵事、政治。《墨子》卷十五:“凡望气,有大将气,有小将气,有往气,有来气,有败气,能得明此者可知成败、吉凶。”[7] 李昉《太平御览》卷十五:“《望气经》曰:十月癸巳,雾赤为兵,青为殃。”

  “望气”常常望地域之气,判断王者之气;望人之气,推断人的富贵。但更多是根据地域之气和某人之气,判断是否为天子之气。 秦汉之际流行“望气”,常常与“王气”“天子之气”相连,不少与地域相关。作为统治者,最当心的是具有“天子之气”的人代替他。《史记·高祖本纪》:“秦始皇帝常曰:‘东南有天子气。’于是因东游以厌之。”“厌”,《索隐》引《尔雅》云:“厌,镇也。”可知秦始皇巡游与“东南有天子气”直接关联。当时,秦始皇揽方术之士,“候星气者至三百人”,包括了一些“望气者”。秦对楚地的统治终究不放心 。陈胜、项梁、刘邦三者的确起兵于东南。刘邦后来果然成为大汉天子。可见,“望气”在当时社会的深刻影响。此后各个朝代很重视天子之气,很多政治行为都是“望气”造成的。例如《汉书》记载:

  至后元二年,武帝疾,往来长杨、五柞宫,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天子气,上遣使者分条中都官狱系者,轻、重皆杀之。[5]236

  范晔《后汉书》卷六十九《窦何列传》第五十九:

  五年,天下滋乱,望气者以为京师当有大兵,两宫流血,大将军司马许凉、假司马伍宕说进曰:“《太公六韬》有天子将兵事,可以威厌四方。”进以为然,入言之于帝。于是乃诏进大发四方兵,讲武于平乐观下。[6]2246-2247

  李百药《北齐书·补帝纪》记载:“初,帝与济南约不相害。及舆驾在晋阳,武成镇邺,望气者云邺城有天子气。帝常恐济南复兴,乃密行鸩毒,济南不从,乃扼而杀之。后颇愧悔。”

  古代“望气”已成了当时文化和学问, 形成文化体系,已整理成书:郑樵《通志》卷六十八:“翼氏《占风》一卷,《天文占云气图》一卷,《杂望气经》八卷,《候气占》一卷,《章贤十二时云气图》二卷,《天机立马占》一卷,钟湛然撰《云气图》一卷,《气象图》一卷,《天涯地角经》一卷。《占风云气候日月星辰上下图》一卷,《干象占》一卷,《云气测候赋》一卷,刘启明撰。”孙瑴《古微书》卷十四:“故《汉志·天文》备言云气。其说盖本于墨子。陈平、范增皆有其书,名《望气经》。”可见古代关于“望气”书不少,这说明当时对此研究者也很多。

  范增时代“望气”成熟并广泛流行。从“吾令人望其气”来说,范增似不懂“望气”;从“令”来说,范增似是主管“望气”这类的官。

  范增是楚人,有学者认为是楚项燕手下的大将。周孝坚先生在《亚父之庐》一文说:“史载,秦始皇嬴政二十三年,年方35岁的秦王嬴政在消灭了韩、赵、魏等国之后,兵锋直指楚国。大将李信率领20万大军一举攻下楚国七座城池。楚王负刍紧急召开军事会议,派遣大将项燕率领景骐、范增等将领率兵20万前往迎战,楚军大胜,范增时年45岁。秦军大败后,改派老将王翦为统师,秦、楚两军对峙。一年后的一天夜里,秦军突袭楚军,楚军惨败。景骐战死了,项燕自杀了,楚国都城寿春失陷了。范增家乡也遭到秦军的洗劫,妻子儿女在战乱中不知下落。唯有他与项梁经过浴血拼杀,才保护着项梁的侄子项羽冲过了秦军设在江苏、浙江边境的五道封锁线,突出了重围。”[7]25

  作者没有交代史料来源,不过,总体叙说符合事理。可见范增是项燕手下的大将。这是他对项家忠心不二的主要原因。薛城之会,必有人召,范增才能如约到会,正说明他也是楚国关键性人物,也佐证他为项氏集团一个重要将领。

  范增不仅是将军,而且是政治家、军事家。政治家在于有远见,善于观察,具体分析,能预计未来发展的趋势。他从“望气”角度推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非真知灼见者不能如此。 “望气”在当时已为人们接受,常常作为预测未来的一种重要方法, 故范增采用此法来劝项羽杀掉刘邦。

  范增同时并不单一依靠“望气”之法规劝,而是先具体分析刘邦政治动因与外在表现,提出有力的行为证据。采用对比方法:刘邦在山东之时,贪财好色,没有大志;而今入关,不贪财,不好色,此志向不小,这的确能说明问题。加上令人望气,形为龙虎,色为五彩,这种形与色就是天子之气。这与秦始皇“东南有天子气”又联系起来了。项羽不得不相信,于是准备第二天攻打刘邦。可惜被项伯出卖了,没有攻打成。范增借用望气想除掉刘邦,这是他的政治策略之一。从夺天下来说,这种策略不存在对与错。鸿门宴上想让项庄刺杀刘邦,又因项伯阻拦而未成功。

  第四,采用分封诸王之策,以限制刘邦。范增欲推翻秦朝,目的已达到;欲建立大楚之国,“能复立楚之后”,尚需时日。他原定于怀王为天下之主,怀王为帝,分封诸王。可惜的是“项王欲自王,先王诸将相”。不尊怀王之令, 违背范增的初衷。《史记》:“项王使人致命怀王。怀王曰:‘如约。’乃尊怀王为义帝。”[1]315范增只能屈从项羽,面对反秦都有功劳的各路诸侯,只能封王,先稳定后逐步实现大楚,所以赞同项羽分封。况且,当时人们还未脱离战国时分封诸侯王的思想。

  项羽分封各路诸侯王,是与范增共同协商决定的。“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王九郡,都彭城”,具有号令天下之权,相当于霸主。各路诸侯集聚于此。怀王坚持“如约”, 刘邦 “劳苦功高如此”,当然要分,但还是不放心,于是范增与项羽共同谋划。《史记·项羽本纪》:

  项王、范增疑沛公之有天下,业已讲解,又恶负约,恐诸侯叛之,乃阴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人皆居蜀。”乃曰:“巴、蜀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而三分关中,王秦降将以距塞汉王。[1]316

  “三分关中”,似没有违背怀王的“如约”。用章邯来拒汉王,同时巴蜀、汉中之地山路险峻,难以东进,以此来困厄刘邦。当时刘邦也是无奈,只能忍辱待机。《汉书》记载:

  羽遂屠烧咸阳,与范增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民皆居蜀。”乃曰:“蜀汉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而三分关中地,王秦降将以距汉王。汉王怒,欲谋攻项羽。周勃、灌婴、樊哙皆劝之,何谏之曰:“虽王汉中之恶,不犹愈于死乎?”[5]2006

  “蜀汉亦关中地也”,这就符合“如约”的“约”,汉王十分不愿意,但在诸将的劝导下,不得不暂时隐忍。萧何的一句话,正反映一种无奈和超脱。项羽分封诸侯王,不同于西周分封诸侯国。起初,周天子有权征伐、问罪,但后来诸侯国割地为政,势力大增,不听命周天子而相互征战。此时项王似乎与各路诸王平起平坐,虽然势力较大,但不能统治各路诸侯王,不是天子与诸侯的关系,而是诸侯与诸侯霸主的关系,这为以后埋下了征战隐患。如若立怀王为天子,号令天下,则后来不是汉王朝,而是楚王朝了。

  第五,采用急围荥阳之策,以消灭刘邦。刘邦被困于荥阳求和,项羽想采纳,范增反对,认为这是消灭刘邦的时候,如果放弃,将遗留后患。项羽不是政治家,对待刘邦常怀仁义之心,又有优柔寡断之意。但范增始终抓住刘邦不放。《史记》记载:

  项王欲听之。历阳侯范增曰:“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项王乃与范增急围荥阳。汉王患之,乃用陈平计间项王。项王使者来,为太牢具,举欲进之。见使者,详惊愕曰:“吾以为亚父使者,乃反项王使者。”更持去,以恶食食项王使者。使者归报项王。项王乃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之权。范增大怒,曰:“天下大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项王许之。行未至彭城,疽发背而死。[1]325

  这段文字证明范增与项羽各有营垒,显示“汉王患之”这个大背景,说明范增围困荥阳之策是很有作用的。但反间计确实动摇了项羽对范增的信任。 范增政治策略不但没有重用,反而被项羽认为“与汉有私,稍夺之权”。项王愚昧不明,不辨忠奸;主要原因是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缺乏分析与辨别之能力。使者无能,不识其计,固不可论。范增却也未能识破,因为不知内幕,不知就里,忠心耿耿为他人奸计所算,实可悲者!

  二、范增政治策略评价

  范增的政治策略,历来评价不一。以苏轼为代表,认为范增是人杰;以洪迈为代表,认为范增非人杰。 我们先看看历代看法。

  楚汉相争时代,首推汉高祖,他认为:“此三者(张子房、萧何、韩信),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1]381汉高祖认为自己善于用人才,所以能夺取天下,而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所以失败。承认范增是人才,而且是胜败的关键人物,肯定了范增是人杰。陈平认为“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项王为人意忌信谗,必内相诛”,陈平实行反间计后,果然奏效,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原请骸骨归!’”[1]2055-2056韩信、陈平原来在项羽集团,后来都跑到刘邦集团。陈平承认范增是奇士、人杰。韩信认为:“项王喑恶叱咤,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耳。”汉王及其将领都认为范增是奇士、人杰、贤将,只是不被项羽重用,这是项羽失败的原因。

  此后各个朝代都有评价。袁宏《后汉纪》中的《后汉光武皇帝纪》:“至如乐毅之遇于燕昭,屈原之事于楚怀,白起之用于秦王,范增之奉于项籍,虽终同颠沛,犹一申其志,诚未足以语夫通塞者乎?”将范增与乐毅、屈原、白起三人相比,可见其肯定。 陈寿《三国志》:“昔项羽背范增之谋,以丧其王业;绍之杀田丰,乃甚于羽远矣!”[8]217肯定项羽背弃范增的谋略而丧失王业。 房玄龄《晋书》卷四十八评论:“秦失其鹿,豪杰竞逐,项羽既得而失之,其咎在烹韩生,而范增之谋不用。假令羽既距项伯之邪说,斩沛公于鸿门,都咸阳以号令诸侯,则天下无敌矣。”这种假设评论,肯定范增在夺天下至关重要的作用。李百药《北齐书》:“昔事尔朱,固执忠义,不用范增之言,终见乌江之祸。”李大师、李延寿《南史》卷三十七:“节下有一范增而不能用,空议何施?”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五十八:“宜哉项氏之败亡,一范增而不能用。”史书中人物对话,常常用“范增”作为贤者智者的代名词,足见范增在历史长河中给人们的印象。

  在没有评价范增政治策略之前,先弄清几个问题。一是范增不仅仅是谋士,而且是带兵的将领,初为末将,后为大将、侯爵。他有自己营垒,不是在项羽军营中的谋士。[2]历来人们认为范增只是谋士,在项羽帐中跟随项羽。这显然是误解。二是范增除了带兵以外,还被分封历阳侯,有时需要回到历阳之地,或修缮城池,或筹措兵力,或筹措粮草,所以司马迁叙说范增时断时续,并不十分清晰,因为如此,有许多指责是误解。

  (一)范增政治策略是建立在“从民望”的民心基础之上

  所谓“从民望”,就是顺从民意,听取老百姓的意见。这个确定政治策略的视点和原则是值得后世执政者借鉴。其实,早在先秦时代,就有类似的论述,如《尚书·五子之歌》:“皇祖有训: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说老百姓是国家的根本。陈涉起义也是“从民望”。《汉书》:“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望也。袒右,称大楚。”[5]1787政治策略建立在民心的基础上,得到后代政治评论者的肯定。清代王夫之《读通鉴论》卷二:“怀王之立,非项氏之意也,范增之说,以为从民望而已。”这是对范增的“从民望”的肯定。 楚国文化渊源,非常关注民心与君王的举动,如屈原《离骚》:“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指责楚王荒淫,不能考察民心。民心是治政的中心点。

  (二)立楚怀王,希冀建立大楚一统国

  立楚怀王不仅仅便于号召天下之民反秦,而且试图建立和平一统的君主制国家。但是项羽不知政治,破坏了这一政治策略。范增因此政治理想最终未能实现,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剧人物。

  立怀王之事历代有不同的看法。最突出的是清代王鸣盛,他认为:“范增首唱议立怀王,其后步步为其掣肘。使沛公入关,羽得背约名;杀之江中,得弑主名。增计最拙,大误项氏。”[9]21这一观点不正确。这里讨论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初立怀王之时。苏轼认为:“增始劝项梁立义帝,诸侯以此服从。”[10]包括项羽、刘邦等各路起兵者都是积极拥护,没有反对。 项梁战死后,怀王任命宋义为上将,项羽为鲁公、次将,范增为末将。宋义迟迟不进军,被项羽一怒之下杀了。此事报怀王,“怀王因使项羽为上将军。当阳君、蒲将军皆属焉。项羽已杀卿子冠军,威震楚国,名闻诸侯”[1]305。怀王的任命,项羽还是听从,杀宋义还假托怀王之命,此时项羽并不反对怀王,名声因此大震。

  杀宋义,范增参与没有?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没有。范增几次出场,《史记》都有明确交代,如立楚怀王,鸿门宴要杀刘邦、分封诸王侯、围困荥阳、离开项羽等都有文字交代。 叙说杀宋义时,并没有点明范增在场。宋义、 项羽、范增为将领,三人各有营垒。项羽闯入宋义营垒杀宋义,范增并不知道。《史记》并未点明范增在场:“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即其帐中斩宋义头。”是早晨闯帐斩杀,然后,“出令军中曰: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当是时,诸将皆慴服,莫敢枝梧”[1]305。出令军中之时,范增应属于诸将之列,此时才知道。 所以洪迈《容斋随笔》指责“羽之伐赵,杀上将宋义,增为末将,坐而视之”[11]是没有道理的。当然,项羽杀宋义并未错。

  二是楚怀王的约定,清人说“步步为其掣肘”,政治对手说项羽负约。怀王之约是: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怀王这条约定没有具体施行的方案,只是一般性的约定。项羽攻打正面凶悍之敌,即章邯部队——项梁曾经战死于此部,也是诸侯畏惧的部队:“诸侯军救巨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将皆从壁上观。”但是,“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于是已破秦军”,后来章邯投降。推翻秦朝,项羽功不可没,如司马迁评论:“然羽非有尺寸乘埶,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1]338-339根据约定,刘邦先入关应该为王(王关中),项羽却后至不能为王。但是,如果没有项羽消灭章邯部队,刘邦岂能很快入关?这是项羽对怀王怀恨之始。

  怀王是一面大旗,不应该废弃。范增的政治策略就是恢复大楚之国,号令天下。陈涉时民众就有“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复立楚国,就是楚国民众的愿望。可惜项羽不懂政治,项羽“徙义帝”,“杀之江中”,实际上违背了范增设计的政治方略,破坏了建立大楚国的宏远蓝图。苏轼认为:“中道而弑之,非增之意也。夫岂独非其意,将必力争而不听也。”[10]916苏轼的断言是正确的。有人指责范增:“及羽夺王之地,迁王于郴,已而弑之,增不能引君臣大谊,争之以死。”[11]81这是对《史记》未认真研读而误判。项羽杀义帝是秘密进行的。《史记·项羽本纪》说:“汉之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各就国。”范增被封历阳侯,显然已回历阳。这时“项王出之国,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乃使使徙义帝长沙郴县”[1]320。结果“趣义帝行,其群臣稍稍背叛之”,所谓“稍稍”,就是渐渐。可见项羽这种做法违背了群臣之意。但是项羽不但未改,还“乃阴令衡山、临江王击杀之江中”[1]320,杀义帝,是秘密派衡山、临江王击杀于大江。杀了怀王义帝,使范增与项羽的政治分歧增大,逐渐演变了君臣的裂痕,给刘邦陈平施反间计提供了间隙。项羽不信任,范增不得不离开项羽。苏轼说得正确:“其弑义帝,则疑增之本也,岂必待陈平哉?陈平虽智,安能间无疑之主哉?”[10]916

  范增与项羽的政治分歧主要有两点:第一,范增立怀王,想建立大一统的楚国;项羽却废弃楚怀王,自立为王,分封诸侯王,想做霸主,而非做天子。苏轼说:“不用其言,而杀其所立,羽之疑增,必自是始矣。”[10]916第二,范增早已看出刘邦是将来夺项王天下之人,故要消灭刘邦政治集团;项羽虽然也知晓刘邦是他的政治敌手,但对刘邦下手优柔寡断,存有“妇人之仁”。

  范增与项羽在性格方面有许多相互抵牾。范增本是项燕手下大将,忠于项氏,精心为项氏谋划;项羽贵族后代,有许多贵族基因,能征惯战,但刚愎自用,用人以项氏为主,非项氏之人才不重用。鸿门宴信项伯之语,而绝范增之意,就是明证。范增已是古稀之年,经验丰富,虽有计谋,但缺乏耐心劝说,常常以长者之身份训诫项羽,一不如意,就发火,骂“竖子”;项羽年少任性,杀宋义、败章邯,勇猛过人,威震诸侯,但很少能纳谏。韩信原在项羽帐下,“羽以为郎中。数以策干项羽,羽不用”。汉之陈平原在项羽帐下,后来都跑到刘邦那里。范增恨秦,是大楚亡国之恨,是国恨,意在复立楚国之社稷;项羽恨秦,是项氏家族之恨,爷爷项燕、叔父项梁均被秦所杀,项氏一族四处亡命。项羽对秦显得特别仇雠而凶暴:坑秦卒,屠咸阳,杀子婴,烧秦宫,其恨秦之举过矣!项羽这些举动,《史记》都未点明范增在场。

  三、结语

  范增是楚汉相争时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他的政治策略设计直接影响战争的走向。“从民望”是其设计政治策略的基础,在今天具有参考价值。在反秦上,他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政治口号和“立怀王孙心”的政治策略,起了“凝聚民心、集聚民力”的反秦作用,加速了秦朝的灭亡。其功勋在反秦的战争逐渐显现。范增反对自立为王,要立楚怀王,建立楚国大一统,然而项羽违背范增的政治意图与政治策略,放逐怀王,弑杀义帝,自立西楚霸王,分封诸王侯,征伐不断,以致未能建立大楚之国。范增考察刘邦前后政治行为,“结合”望气,认定刘邦是夺项羽天下的政敌,这是着名的政治家的预见。有鉴于此,范增要求项羽攻打刘邦,鸿门宴上试图杀刘邦,荥阳围攻刘邦,非致刘邦死而后快;然而项羽犹豫不决,范增政治策略最终一一失败。范增与项羽的政治分歧和性格的差异是其主要原因。范增对项氏忠心不二,故奇计不被项羽采纳而献计仍不断。项羽不信任范增而信任项氏,故屡屡不采纳范增之计,以致于误中离间计而使范增分道扬镳。范增政治理想未能实现,忠而被疑,以致郁郁病死,留下历史的遗憾。古人感叹:“昔项羽背范增之谋,以丧其王业。”[8]217

  参考文献

  [1] 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59.
  [2] 薛从军.论历阳侯范增[J].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15(3):65-71.
  [3] 薛从军.亚父及亚父文化考[J].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16(21):47-54.
  [4] 陈桥驿.水经注全译[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1990.
  [5] 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
  [6] 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59.
  [7] 周孝坚.亚父之庐[J].浙江档案,2001(9):25.
  [8] 陈寿.三国志:卷六[M].北京:中华书局,1959.
  [9]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M].黄曙辉,点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
  [10] 阴法鲁.古文观止译注[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1.
  [11] 洪迈.容斋随笔:范增非人杰[M ].呼伦贝尔: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7.

作者单位:安徽省和县第一中学 安徽省和县文化研究会 原文出处:薛从军,祝兆源.论范增政治策略[J].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21,36(01):38-4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10129/8379305.html   

楚汉时期范增的政治策略及其评价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