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机理和途径

摘 要: 经过多年理论和技术上的研究与探索,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已经步入了场景应用快车道。较之于实物现金,央行数字货币具有不用找零、使用更便捷的特点,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现金使用的需求;同时具有记录交易信息的功能,在全面替代流通中的现金之后,央行数字货币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 要: 经过多年理论和技术上的研究与探索,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已经步入了场景应用快车道。较之于实物现金,央行数字货币具有不用找零、使用更便捷的特点,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现金使用的需求;同时具有记录交易信息的功能,在全面替代流通中的现金之后,央行数字货币不仅仅只是支付工具,也能反作用于消费市场,其所记录的交易信息,降低了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能让市场主体决策更为理性、科学,从而推动了消费升级。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央行数字货币能更好地保障消费者交易安全与隐私;在消费信贷市场上,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消费信贷成本,拉动消费需求;央行数字货币还可以提升政府对于现金的监管能力,促使消费者改善消费结构,推动消费者培养理性、健康、绿色的消费方式。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消费的作用取决于消费者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发行仍面临推广应用与技术实现上的挑战,因此需要在制度与技术上提前进行合理设计与安排,这样才能有助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广与应用,才能更好地发挥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消费的有益作用。

  关键词: 央行数字货币; 消费升级; 数字支付;

  Abstract: After years of theoretical and technical research and exploration, China's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has entered the fast lane of scenario application. Compared with physical cash, the central bank's digital currency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no change and more convenient use, which can better meet the needs of consumers for cash use and has the function of recording transaction information. After fully replacing the cash in circulation, the central bank's digital currency is not only a payment tool, but also can create a reaction to the consumption. The transaction information recorded by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reduces the information asymmetry in the market and makes the decision-making of the market participants more rational and scientific, thus promoting the consumption upgrading. In terms of the protection of consumers' rights and interests,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an better protect consumers' transaction security and privacy. In the consumer credit market,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an reduce the cost of consumer credit and stimulate consumer demand. The improvement of the government's ability of cash supervision can promote consumers to improve their consumption structure and cultivate rational, healthy and green consumption patterns. The role of the central bank's digital currency to the consumer market is determined by consumers' acceptance. At this stage, the central bank's digital currency issuance still faces challenges in technology and application. Reasonable design and arrangement in advance in terms of system and technology will contribute to the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of the central bank's digital currency so as to play a better role.

  Keyword: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onsumption Upgrading; Digital Payment;

  一、引言

  备受关注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与我们日常生活联系日益紧密。据新京报报道,今年央行数字货币将首先在深圳、雄安、成都、苏州四个试点城市进行测试,从4月开始,上述城市的部分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工资、补贴都将通过央行数字货币发放。从用户体验上看,与我们熟悉的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相比,央行数字货币将为消费者提供更为便捷的支付体验,无网络的情况下可通过“碰一碰”非接触支付,实现收支双方“双离线支付”。其支付方式更接近于我们现实生活中使用的现金,但比现金更为方便,更易携带且不用找零。当前阶段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开展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便于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未来,随着央行数字货币正式落地,以及应用场景的逐渐增加,央行数字货币将逐渐替代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纸币和硬币。其应用不仅为人们生活提供了更加方便、快捷的支付方式;也能进一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金融系统运行效率;同时也将深刻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行为。

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机理和途径

  二、国内外关于数字货币的研究

  伴随计算机技术的应用和发展,货币的形态趋向无形化。为了解决现金携带不便、易丢失的问题,电子货币在人们生活中被广泛使用。早期以银行卡作为电子货币支付的主要方式,随后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又推动了网络支付的发展,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更使得手机支付成为人们日常支付的重要手段。电子货币仅仅是法币的电子化,其计价单位仍与法币相同,以国家信用为保障;电子货币的支付与清算也仍依托于金融机构主导的中心化支付系统[1]。

  随着密码学、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与完善,为了满足人们对于货币的保值和匿名支付的需求,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人数字货币应运而生。私人数字货币是以非国家为发行主体的数字货币,以比特币、莱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没有中心化发行机构,数字货币通过“挖矿”产生;而瑞波币等数字货币则采用了企业信用背书的发行方式。私人数字货币采用区块链技术,有着去中心化、点对点交易的特点。它们拥有自己的计价单位,支付清算通过分布式帐户系统完成,不依赖于特定的中介[2]。由于这类私人数字货币没有内在价值,其价格取决于市场力量和使用者信心,因此会受到投机需求的严重影响,波动幅度非常剧烈[3]。由于币值的不稳定,私人数字货币无法真正成为人们生活中的支付工具。因此,一些私人数字货币开始与主权货币进行按比例兑换,以保持币值的稳定,这就形成了一个新的细分门类———数字稳定币,如泰达币(USDT)和即将发行的天秤币(Libra)。泰达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天秤币则是以一篮子银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债券为支撑的稳定币,即每发行一枚天秤币将有等值的美元或其他金融资产放入资金池,从而保证天秤币的稳定性[4]。

  私人数字货币的发行影响了现有金融系统的运行与货币政策的实施,并对主权货币形成挑战。具体而言,私人数字货币会导致公众对主权货币的需求减少,导致铸币税减少。同时,私人数字货币具有匿名性、跨区域性和高波动性等特征,监管难度高,因此全面推行私人数字货币将会危及金融稳定性。而且私人数字货币有着自身的交易系统,独立于传统金融体系之外,会对货币政策、金融体系产生较强的冲击[5]。由于数字货币对金融体系的不利影响,私人数字货币被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禁止交易和使用;而央行基于区块链、密码学等技术设计的央行数字货币具有币值稳定、公信力强、交易成本低、交易效率高、易于监管等优势[6],可以较大程度规避私人数字货币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试点和推广被提上了日程[7],目前已有加拿大央行开展了Jasper项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开展了Ubint项目,以及欧洲中央银行与日本央行开展了Stella项目[8]。

  央行数字货币采用不同的发行方式会对金融体系产生不同的影响。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可以选择直接面向私人部门发行,也可选择经由商业银行向社会提供数字货币服务,前者属于一元体系,后者属于二元体系,目前货币发行主要采用的方式是二元体系。如果由央行直接面向私人部门发行数字货币,虽然可以加强央行对现金的监管能力,提高货币的传导效率;但是将会对现有的货币供给与传导体系产生颠覆性的影响[9]。央行数字货币属于哪个层次将决定央行数字货币的特征和是否会计付利息,其发行的影响也大不相同。目前商业银行体系的M1和M2银行存款已经实现电子化且日益高效,央行数字货币替代M1和M2并不能提高支付效率,还会对现有银行系统造成巨大影响,对已经建设的金融基础设施造成资源浪费[10]。因此中国数字货币的设计应注重M0替代,这不仅有助于减少现有纸钞和硬币的发行流通成本,还可防范现金因其匿名性特征而被用于洗钱的风险[11]。同时,央行数字货币结合金融基础设施有助于提升社会支付效率;采用合理的机制设计,可成为一种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增强货币政策有效性。此外,基于DSGE模型的实证分析也发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对中国银行系统和金融结构的冲击具有可控性,长期来看有助于提高经济产出[12]。

  目前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分析,考察央行数字货币的经济影响也仅侧重于宏观层面,主要分析其对金融体系稳定性、货币政策有效性的影响,研究远远不足,尤其是在当前央行数字货币发展已经步入了场景应用快车道,央行数字货币开始逐步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的背景下,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消费的影响研究显得尤为迫切。

  三、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特征及其基本架构

  (一)数字货币的主要特征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全球市场上一共有2493种私人数字货币,总市值接近2646亿美元,其中私人数字货币主要有比特币、以太币、瑞波币、天秤币等。以太币、瑞波币、天秤币在比特币的技术基础上进行了改进与创新,以使其更好地适应现实金融服务的需求,它们的应用提升了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和便利性,降低了金融服务成本。

  (1)支付便利化。对于一些金融系统不完善的地区,数字货币能降低支付成本,方便当地居民进行商品交易。在萨尔瓦多的一些村庄,已建立起了比特币支付系统。由于该区域的大多数居民都没有银行账户,资金存取依赖于Western Union(西联汇款)服务,不仅费用高昂,而且极其不便,交易要收取5-10%的费用,而且到最近的西联存取款需要乘约1个小时巴士。而用比特币可以购买小镇上的任何东西;且由于比特币网络处理速度慢,当地在支付时选用了在比特币网络之上运行的第二层支付协议———“闪电网络”,可实现即时且成本低廉的交易[13],极大地避免了上述问题造成的影响。

  (2)降低跨境汇款的成本,提升汇款效率。瑞波币(Ripple)采用的共识机制允许Ripple网络中的所有计算机在几秒钟内自动接受对总账信息的更新,而无需经由中央数据交换中心。该技术可以为银行提供跨境外汇转账服务,节省了银行通过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进行对账和交易信息确认的时间,将原本1至3天的交易确认时间缩短到几秒钟[14]。截止到2018年2月,瑞波已经和全球大约100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签署了合作协议。

  (3)智能合约式交易。以太坊(Ethereum)是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平台,主要用于处理点对点合约,并用以太币(ETH)来支撑合约运行。智能合约通过以太虚拟机编写,并在以太坊公共区域进行合约履行。由于可对交易对象进行智能编译,以太坊上交易的对象不再局限于数字货币,而是可扩大至股票、金融资产,甚至是食物。例如,2017年5月底,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就曾宣布利用以太币技术对在约旦的1万名叙利亚难民提供食物分发,确保食物都能够到达难民手中[15]。

  (4)全球性金融基础设施。Facebook成立子公司Calibra,发行数字货币“天秤币”(Libra),并于2019年申请了支付牌照,建立起自动化合规协议以满足政府监管的要求。Libra将为全球大众提供安全且经济实惠的金融服务,合规的Libra系统还可以为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和流通提供Baa S服务(Blockchain as a Service,区块链即服务)[16]。目前Calibra正收集区块链测试网的反馈,将于2020年底前推出。Libra初期将应用于旗下的社交软件上,服务超过27亿全球用户。

  私人数字货币的发展与应用,在给主权货币带来挑战的同时,也为主权数字货币设计与技术支持提供了有益经验。对照私人数字货币发展,未来央行数字货币能实现为偏远地区的居民提供便利的金融服务的功能;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提升支付清算效率,降低成本;还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设计实现资金监管,确保资金用于指定用途。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开发并不一定由央行来完成;可以由企业提供技术支持、通过央行采购相关服务的形式来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应用。

  (二)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基本架构

  央行数字货币的运行框架将直接影响其对于消费的作用,了解央行数字货币运行框架设计有助于分析央行数字货币对消费的影响。2019年8月,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于会上综合介绍了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思路和理念[17]。

  (1)央行数字货币将实行中心化管理。央行数字货币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与管理,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不改变流通中货币的债权债务关系。央行数字货币为法定货币,并不是在人民币体系外另发行的一种拥有单独计价单位的独立货币,而是与人民币具有相同面值的数字货币,与纸币具备同等效力。

  (2)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双层运营体系是指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双层运营体系既没有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没有改变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竞争,从而可以避免“金融脱媒”现象。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缴纳全额准备金。

  (3)央行数字货币替代纸钞和硬币。央行数字货币不计付利息,保持现金的属性和主要特征,用于替代流通中的M0,主要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满足居民对于现金便携和匿名的需求。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脱离传统银行账户实现支付功能,降低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

  (4)技术线路按照市场方式来选择。央行数字货币不预设技术路线,而是通过几家指定运营机构研发不同的技术路线,采用市场竞争选优的方式,由市场实现优胜劣汰,最终选择为广大居民所能接受的技术路线。

  与私人数字货币“去中心化”不同,央行数字货币发行仍由人民银行管理,实现对现金流通的监管,这也是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目标之一。利用央行数字货币记录现金交易的信息,可以防范和打击洗钱、地下钱庄等非法资金转移活动。且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并不排斥区块链技术,而是可以依托于现有金融服务体系,其发行并不会对现有金融体系产生冲击。

  四、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机理分析

  信息化与智能化是央行数字货币的两大特点,即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记录交易监控现金,也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监管资金使用。央行数字货币可以为市场提供更充分的信息,利用智能化设计节约监管成本,提升监管效率,其应用将有助于改善市场运营环境,降低市场运营成本,从而推动一个更为理性的消费市场的构建。

  (一)居民使用意愿是央行数字货币能作用于消费的前提

  消费者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使用意愿直接决定了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消费的影响力。目前,银行卡、网上支付、手机支付已经很好地满足了多数消费者的支付需求,使得消费者对央行数字货币支付业务需求不足。如何让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在更多场景上使用,以及如何让消费者更多使用央行数字货币支付是央行数字货币在推广应用中要面临的重要问题。

  (二)交易信息是央行数字货币能作用于消费的基础

  传统的实物现金具有难以追踪的特点,监管难度高,监管成本大。而央行数字货币则可通过密码算法进行编码,记录数字货币流通过程,实现对消费者消费过程中的信息记录,如消费者个人信息、消费商品、消费时间等重要交易信息。且由于央行数字货币应用使得资金流动变得更为透明,将其与其他金融信息相结合,最终可以构建一个更为完整的资金流动的大数据系统,其记录的交易信息,可以降低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让市场主体决策更为理性、科学,从而推动消费升级。

  (三)降低交易成本是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动力

  央行数字货币所记录消费信息可以服务于个人、金融机构和政府决策。消费者可以利用自己的消费信息加强自身消费管理,促进理性消费;金融机构可以利用相关信息更好地评估消费者信用等级,降低消费信贷违约率,推动消费信贷利率降低,从而增强消费者信贷消费能力;政府可以运用相关信息实现消费监管与消费政策的制定,有效降低逃税、偷税消费行为,通过大数据分析,政府能制定出更精准的消费政策,引导消费者消费行为。消费金融的精准性增强,信用体系的不断完善以及监管成本的降低,最终都会促进整体交易成本的降低,从而推动消费升级与繁荣。

  五、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路径

  央行数字货币全面替代流通中现金之后,将在消费者权益保护、降低消费信贷利率、调整居民消费结构、促进居民建立健康的消费方式等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推动全社会的消费升级。

  (一)通过提升消费过程的安全等级推进消费升级

  消费者信息被泄露是当前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面临的重大风险之一。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信息被银行、商家所获取,这些信息有可能被应用于商业广告推广,也可能因企业内部管理不善被泄露,导致消费者经常收到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甚至面临被诈骗导致财产损失的风险。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通过匿名消费方式保护消费者的隐私,也可以通过前台、后台分开设置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前台消费者可以选择是否公开相关信息,当消费者选择匿名时,任何参与方都无法获取消费者信息,实现可控匿名性;后台则实行实名制,所有交易信息由央行统一记录和保管。央行对个人消费信息流的统一管理,既兼顾了隐私安全,又保留了必要核查渠道,可以实现消费者所需的隐私安全与央行所需的金融监管相统一的目标。

  区块链、数字加密等技术在央行数字货币中的应用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消费者交易安全。区块链技术交易数据信息极难被篡改与替换,极大地保证了数据的安全性,从而更好地保障了消费者的交易安全。每个区块都储存得有在特定时间内的交易数据信息以及时间戳,区块链具有的区块之间链接的特性,使得以区块链技术支持的数字货币交易具有了不可逆转的本质特性。区块间的数据关联性通过哈希函数的应用来实现。区块的创建需要利用哈希函数(Hash),根据区块内的交易数据来生成代码。所有的区块都是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进行链接起来的,每一个区块中储存的哈希值都会影响到后面所有区块中存储的哈希值。当一个区块中的哈希值被修改或者被替换掉时,那么同时它也就会更改下一个区块中的哈希值,试图篡改一个区块的数据信息,必须把这个区块之后的每个区块的哈希值都进行修改替换,难度极高,这样便极大地保证了数据的安全性[17]。

  (二)通过健全消费信用体系推进消费升级

  央行数字货币有助于构建更为全面的征信信息库,从而为金融机构消费信贷的发放提供更为全面的信息支持,更好地评估消费者的信用等级,降低贷款违约成本;消费者特别是信用级别高的消费者可以获取更优惠利率的消费信贷,刺激消费意愿,提升消费者消费能力。

  目前个人征信由官方征信机构和民间征信机构两种渠道来进行。官方征信渠道由中国人民银行完成,中国人民银行已建立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其中包括个人金融征信数据,收集了近10亿个自然人信贷信息,信息涵盖了借款人类型、年龄段、信贷业务类型、所在地区等多个方面,无报数起点限额,个人征信报告必须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发布。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通过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间接参与个人征信市场。目前发展较为完善的有百行征信,是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8家市场机构共同组建的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但由于个人征信信息涉及个人隐私和监管等问题,目前并未发放个人征信机构牌照[18]。受征信信息来源和信息收集成本的影响,个人金融征信数据完整度较低。市场化个人征信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征信信息不全面,每个金融机构都有自身的个人征信情况的相关信息,将各机构的征信信息整合在一起的难度较高,并且征信信息可能面临延迟的情况;二是信息收集成本较高,每家金融机构都需要建立自己的征信数据库,运维成本较高,难于实现规模经济。受征信数据完整度影响,金融机构很难准确衡量个人信用级别,从而导致个人贷款违约成本难以降低。借方可以利用贷方信息不对称的漏洞,恶意套取贷款,违规使用贷款,增加金融机构个人信贷监管与违约成本。

  通过央行数字货币获取个人信用信息,将能有效降低信息收集成本,并能更好地保障信息的及时性、完整性。首先,有助于降低个人信用信息收集成本。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在流通过程中自动记录交易双方、交易对象、交易金额等相关信息,可以免去征信过程中征信调查等成本,使得征信成本大大降低。其次,可以使征信信息更为全面。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涵盖之前征信系统无法覆盖到的个人现金使用情况的信息,这使得个人财富及收入情况变得更易统计,个人的信用情况得到更为全面、准确、真实的反映,因此,金融机构可以更精准地评价贷款人的信用等级。再次,有助于降低违约成本。在全面、完整的个人信用信息的基础上,利用大数据分析,不仅可以清晰地反映借款人当前的信用情况和偿还能力;还能对借贷人未来的偿还能力进行有效预测,对可能存在的违约风险进行预警,从而大大降低个人信贷违约风险。金融机构可以依据贷款人的征信情况确定不同信用级别、贷款发放的比例和利率水平,推动个人消费信贷利率降低。特别是对于资信良好的客户而言,将能享受更优惠的消费信贷利率,降低其信贷消费成本,全社会边际消费倾向也将提高。

  (三)通过优化消费结构推进消费升级

  (1)提升消费在居民可支配收入中的比重。近年来,居民消费意愿呈现降低的趋势,这反映在人均消费支出并未与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步增长上。2013-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8311元增长至28228元;而人均消费在可支配收入中的占比不升反降,从2013年的72.2%降至2018年的70.3%。部分原因是因为人们加大了房产的投资,而抑制了消费力。近些年,我国家庭杠杆率呈现逐年攀升趋势,2006—2018年杠杆率从11%上升至53.2%,增长5倍多。在房产持续升值的大环境下,人们不仅借助购房信贷来买房,还通过消费信贷进行房产投资。近几年消费性贷款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7年全国短期消费性贷款新增1.87万亿,同比大幅增长125%,部分消费信贷流入了房地产市场[19]。银行机构虽然加强了对个人消费贷款用途的管控,以确保贷款用途与合同约定一致,严禁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楼市以及其它投资性领域;但通过人工对数量庞大的个人消费信贷进行用途审查,一是工作量太大,二是部分审核的材料可以造假,监控难度较高。而借助央行数字货币智能合约设计,可以自动管控消费信贷用途,从而降低消费信贷监管成本,提升监管效率。同时,利用央行数字货币发放消费信贷,将有助于抑制消费者利用消费贷炒房,抑制住房投机需求,有利于房价稳定,引导消费者利用消费信贷提升生活质量与生活水平。

  (2)减少逃税商品消费,促进纳税公平。近年来,商家在销售过程中常通过不开发票的方式达到逃税的目的,在网络销售商品中,逃税现象更为严重。尽管税务部门依托电子商务平台实行“代扣代缴”制度,但许多电子商务网站仍存在偷税漏税现象。部分网络购物通过隐匿交易双方身份、地址和交易行为,以逃避税收监管。在纳税监管中,税务机关难以锁定纳税义务人和确定纳税商品。依法纳税的商家面临着不公平竞争,这也导致市场税负不公平。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可以帮助税务机关进行纳税监管。央行数字货币能记录消费过程中销售方、消费者、消费金额、消费对象等重要信息,降低纳税信息统计工作量,提升消费纳税效率;也可以通过央行数字货币智能合约设计,对商品消费进行自动纳税,从而降低征税工作量。央行数字货币应用有助于抑制消费者对于偷税、逃税商品的消费,促进纳税公平,引导商户和消费者自觉遵守纳税义务。

  (四)通过培养友好消费方式推进消费升级

  央行数字货币可以用于引导消费者培养绿色消费模式,抑制违法消费行为。

  (1)有助于培养绿色消费模式。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生活节奏的加快,在一、二线城市,快递与外卖行业快速发展,且已成为人们每天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而生活方式的转变在推动相关行业发展的同时,也给环境带来了沉重的压力。2018年中国的快递量已达每年400亿件,每年还在以100亿件左右的速度增长,仅包装快递所用的胶带总长度就可以绕地球赤道425圈,快递和外卖所使用包装物更是造成了巨量林业资源损耗,而包装物的回收利用率非常低,纸板和塑料的实际回收率不到10%,包装物总体回收率不到20%[20],最终这些固体废物大部分和生活垃圾一起处置,要么焚烧要么填埋,这些垃圾大多都是不可降解的“白色垃圾”,塑料包装材料在自然界中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降解,由此产生大量固体废物污染,对环境造成严重侵蚀。

  绿色消费模式的培养对于国家可持续发展、环境保护有着重要作用。但是政府在鼓励消费者绿色消费的过程中,因绿色消费行为难于统计,统计成本过高,而无法采用针对性的激励和惩罚手段,从而导致绿色消费政策收效甚微。如政府为了抑制消费者在购物时使用塑料购物袋,虽然进行了专项立法,禁止商家免费赠送塑料购物袋;但因塑料购物袋价格低,很难通过价格机制有效抑制消费者减少购物袋的消费[21]。虽然鼓励商家使用可降解、可回收的包装物品;但出于成本的考虑,这些有利于环境保护的包装物也无法实现广泛使用。此外,由于统计困难,有利于环保的消费和经营行为没有得到有效激励,而损害环境的消费和经营行为也未受到相应的处罚。而利用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准确、低成本、高效统计消费者绿色消费的行为,政府可以根据绿色消费行为数据,制定有效税收激励、行政处罚等绿色消费政策,激励消费者增加绿色消费的数量,从而实现保护环境的目的。

  (2)抑制违法消费。现金交易具有匿名性和难追踪的特点,在转移和流通时难以有效监控其去向及用途。消费者可以利用现金进行赌博等违法消费,以逃避政府监管和处罚。网络赌博也因其具有交易隐蔽性强、交易快捷、取证困难等特点而屡禁不止,网络赌博代理、庄家可以通过在不同金融机构开设大量账户,甚至利用匿名或假名账户,实现赌博资金的投注和转移[22],并利用现金进行洗钱和利用地下钱庄进行境外转移,从而逃避监管部门的监测和公安部门的打击。而央行数字货币能记录交易过程中的重要信息,结合大数据分析,能更为有效地监控资金流向与用途,有助于解决打击赌博中取证困难的问题,从而实现抑制消费者不健康的消费行为。

  六、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可能面对的挑战及应对措施

  央行数字货币应用的广度和深度决定了其推动消费升级的作用。目前,央行数字货币还处于试运营阶段,要完全替代人们生活中的现金,还面临着推广应用与技术实现上的挑战。

  (一)央行数字货币面临推广应用的难题

  目前第三方支付方便快捷,可应用场景丰富,在网上或商超购物都可通过第三方支付来完成,已很好地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这使得央行数字货币在推广过程中可能面临需求不足的问题。如何培养消费者使用央行数字货币习惯是央行数字货币推广中面临的困难。如果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成一种独立的支付方式,会使央行数字货币在推广过程中面临激烈的竞争,不利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广与应用。因此央行数字货币应定位于一种支付工具,由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代理运营数字人民币钱包,消费者通过金融机构开设数字人民币钱包,仍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在央行数字钱包中进行结算来完成支付。这样能充分利用现有支付网络,既不改变消费者的支付习惯,又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于数字现金支付便捷性的要求。另外央行数字货币还需实现消费者在央行数字货币账户与银行账户之间划转资金的自由、方便。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不对其计付利息。如果央行数字货币不能实现央行数字货币账户与金融机构账户、第三方账户之间的便捷转移,则难以满足消费者对于资金保值、增值的需求,也会降低消费者对于央行数字货币使用意愿。所以,在央行数字货币应用技术初始设计上,应当充分考虑与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衔接的技术上的可行性,才能为央行数字货币广泛使用打下坚实的基础,才能更好地发挥央行数字货币推动消费升级的作用。

  (二)央行数字货币面临便捷与安全的两难选择

  央行数字货币发行的目标是替代流通中的实物现金,而现金多用于零售支付。高频并发是零售支付的重要特征,在重要的购物节时段,数量庞大的消费者同时进行商品购买,对于支付系统的稳定性、处理速度要求特别高。区块链技术相关验证技术虽然能更好地保障消费者交易安全,但完成交易所需时间较长,无法达到零售级别的高并发要求,如比特币每秒仅能支持7笔左右的交易,与Visa在标准的节假日每秒处理4.5万笔交易、支付宝每秒处理10万笔交易的效率相去甚远。而且完全采用区块链技术难以开展高效精准的可编程的操作,难以实现对海量的货币实时数据进行采集、监控和分析,无法实现央行通过数字货币发行对现金流通进行监管的初衷,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但是如果结合其他的技术路线,则可能面临安全无法充分保障的风险。如何保障央行数字货币既安全又能便捷使用是央行数字货币技术实现上面临的两难选择。为此,央行数字货币技术实施可以从发行与流通环节综合考虑安全性与便捷性,如比特币在萨尔瓦多使用采用的是区块链上结算、链下交易的方式,在发行环节重点考虑保障央行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在流通环节则更多地考虑支付的便捷程度与支付速度,从而实现既能保障央行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又能满足消费者对于支付快速与便捷要求的目的。

  七、总结

  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可以记录现金流通过程,使得现金交易信息具有可追溯性,市场的资金流动变得更为透明。当央行数字货币完全替代流通中的现金时,将为市场提供更为完整、及时、准确的资金流通信息数据库。且在为消费者提供更为便捷、安全的支付服务的同时,其所记录的交易信息也能反作用于消费市场。消费者可以利用自身消费信息,对自身消费进行管理,促进理性消费;现金交易信息有助于降低信贷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推动消费信贷市场利率降低,从而增强消费者信贷消费意愿;政府可以利用相关信息实时监控货币流向,对逃税、违法消费行为进行监督,并通过大数据分析,制定出更精准的消费政策,引导消费者培养绿色、理性的消费模式。但央行数字货币替代现金的过程中仍有可能面临技术、应用上的挑战,因此需要在技术及制度层面进行合理设计,充分利用好现有的支付体系,促进央行数字货币推广与应用。

  参考文献

  [1]钟伟,魏伟,陈骁.数字货币:金融科技与重构[M].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8.
  [2]姚前.数字货币初探[M].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18.
  [3]封思贤,丁佳.加密数字货币交易中的洗钱风险:来源、证据与启示[J].国际金融研究,2019,(7):75-85.
  [4]郑步高,王朝阳.数字货币的实践进展与若干探讨[J].财经智库,2019,(11):104-114.
  [5]Engert,W.,and Ben,F.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Motivations and Implications[EB/OL].http://h-s.www.bankofcanada.ca.forest.naihes.cn/2017/11/staff-discussion-paper-2017-16/,2017-11-10/2020-05-27.
  [6]Tyler,M.The Promise and Perils of Digital Currencie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Protection,2013,(6):147-149.
  [7]Peterson,K.Impact of Digital Finance on Financial Inclusion and Stability[J].Borsa Istanbul Review,2018,(4):329-340.
  [8]刘长庚,张磊.新时代消费发展需推动消费量质齐升[J].消费经济,2018,(4):3-11.
  [9]Ali,R.,Barrdear,J.,and Clews,R.,et al.Innovation in Payment Technologies and the Emergence of Digital Currencies[R].Bank of England Quarterly Bulletin,2014,(54):262-275.
  [10]姚前.法定数字货币对现行货币体制的优化及其发行设计[J].国际金融研究,2018,(4):3-11.
  [11]范一飞.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N].第一财经日报,2018-01-26(A05).
  [12]姚前.法定数字货币的经济效应分析:理论与实证[J].国际金融研究,2019,(1):16-27.
  [13]Tatiana,K.This El Salvador Village Adopts Bitcoin As Money[EB/OL].http://h-s.www.forbes.com.forest.naihes.cn/sites/tatianakoffman/2020/07/14/this-elsalvador-village-adopts-bitcoin-as-money/,2020-7-14/2020-09-25.
  [14]徐梦周,杨大鹏.数字经济背景下数字货币发展动向与前景展望[J].浙江学刊,2020,(1):111-117.
  [15]熊爱宗.以太坊发展前景广阔[J].世界知识,2017,(13):13-13.
  [16]姚前.姚前:Libra 2.0与数字美元1.0[N].第一财经日报,2020-05-11(A03).
  [17] 曹静,穆长春.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了[EB/OL].http://bc.jrj.com.cn.forest.naihes.cn/2019/08/10213127957697.shtml,2019-08-10/2020-09-26.
  [18]梁伟亮.金融征信数据共享:现实困境与未来图景[J].征信,2019,(6):14-19.
  [19]李江一,李涵.消费信贷如何影响家庭消费?[J].经济评论,2017,(2):113-126.
  [20]田立平,孙欣欣.零售商主导的快递箱回收模式研究[J].生态经济,2020,(2):73-78.
  [21]李桂花,高大勇.开启绿色消费新篇章-如何践行绿色消费理念[J].人民论坛,2019,(15):84-85.
  [22]陈纯柱.网络赌博的处罚困境与治理路径[J].探索,2019,(3):134-142.

  原文出处:国际,王文涛.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作用机制及路径[J].消费经济,2020,36(05):90-9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1112/8373226.html   

央行数字货币推进消费升级的机理和途径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