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来源和模型

摘 要: 多元主义真理论是当代西方真理论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和主要发展趋势之一。克里斯平赖特作为当代西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开创者和主要代表之一,其在多元主义真理论领域研究影响十分深远。他的多元主义真理论是指有超过一个性质使真值承担者为真的观点。本文依据于赖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 要: 多元主义真理论是当代西方真理论研究的主要内容之一和主要发展趋势之一。克里斯平·赖特作为当代西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开创者和主要代表之一,其在多元主义真理论领域研究影响十分深远。他的多元主义真理论是指有超过一个性质使真值承担者为真的观点。本文依据于赖特的文本,描述了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四个模型:SAP、AM、OCMP和OPMP,并针对其面临的困境,以及真理论面临的困境,我们指出真理论的发展趋势是多元化倾向。

  关键词: 克里斯平·赖特; 真; 真理论; 多元主义;

  Abstract: Alethic pluralism is one of the main contents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contemporary Western research on theory of truth. As one of the founders and main representatives of contemporary Western alethic pluralism, Crispin Wright has a profound influence on the research of alethic pluralism which holds that there is more than one nature that makes the truth-value bearer true. Based on Wright's text, this paper describes four models of Wright's alethic pluralism: SAP, AM, OCMP and OPMP. Aiming at the dilemma that Wright's alethic pluralism confront, we point out that his theory of truth is in a pluralistic trend of development.

  Keyword: Crispin Wright; truth; theory of truth; pluralism;

  多元主义真理论(Alethic Pluralism)是一个关于真之本质的观点。大概地说,这个理论是指,对于不同种类的主题,真可能寻求不同的处理。它的基本思想是真并不总是存在于相同种类的事物里。克里斯平·赖特(Crispin Wright)认为,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真之理论类型都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真之理论面对的问题,不同的真之理论类型都面临这样那样的困境。赖特在其着作《真与客观性》中提出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基本思想,并在《真:一个传统的争论的评论》一文中进一步表述了这一观点,在《多元主义的多重性》中系统阐述了多元主义真理论思想。赖特作为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之一,其多元主义真理论在西方真理论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就目前的研究现状和研究趋势来看,多元主义真理论是一个发展中的、创新性的和有前途的理论。

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来源和模型

  一、多元主义真理论的两个来源

  1.实用主义

  道格拉斯·爱德华兹(Douglas Edwards)在维基哲学百科《多元主义真理论》中认为,当代真之多元论源于威廉姆·詹姆士1(William James)的实用主义,后被迈克尔·达米特2(Michael Dummett)继承发展,但是,詹姆士和达米特的真之多元论只处于思想萌芽阶段;并且阿兰· 怀特3(Alan White)提出了第一个真之多元论的观点雏形。[1]但由于当时真之紧缩论发展如火如荼,真之多元论观点未受重视,在紧缩论的洪流中被淹没,直到赖特才正式提出真之多元论的基本观点并表达了其主要内容。

  罗蒂和大卫·维金斯(David Wiggins)也都暗示了一个真之多元论的观点。罗蒂在论述什么是真之本质的问题的时候,他认为,“真不是一个探究的目标”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没有一个所有话语都瞄准的真之目标,也就是说每一个话语都有自己证实和正确性标准以及它自己符合实在的方法。[5]维金斯也表达出赞同一个类似于罗蒂的真之多元论的观点,他发展了戴维森的意义理论,提出以戴维森意义理论的方式我们能够获得真之多元论的理论。[6]189-221维金斯认为,定义真离不开语言实践,即使没有真之解释的整体论,也没有语义学对物理的不可归约性,我们仍然能够使用函项分析的方法提供一个真之定义。

  2.维特根斯坦的着作

  赖特认为,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里表达了一个类似于真之多元论的观点。赖特的真之极小主义不同于真之紧缩论能够精确地给出“真”是一个语句和信念真正的特点,也就是“真”表达一个真正的规范控制语句的提出和信念的清楚表达。因此,真之极小主义预设了一个“真”的意义的解释,在传统意义上给出一个单词的意义的解释包括规定了它表达的这个概念的一个阐明分析。传统符合论和融贯论的理论希望这样一个解释,但是我们通过极小主义不能获得这样一个解释,反而,赖特提出了一个相似的接近这样一个解释的观点,这是一个与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里明确主张的对象和命题是规范的概念相似的观点[7]43-48,并且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又再一次明确表达了这一观点。[8]56-58这个观点与赖特在《真与客观性》里表达的多元主义真理论有相似之处,这个观点是,一个极小的真谓词具有非常普遍的特征,并且进一步认识到,任何一个真谓词可能具有,甚至是必须具有更多这样的特征,并且这些特征在话语和话语之间变化,这满足我们对真之理论的研究的“真”的需求。[9]38就像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和《哲学研究》里提到的一样,词的意义在于使用,同一个词在不同的话语之间有不同的意义,这也启示我们不要去追寻一个词的唯一的本质意义。

  二、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四个模型

  一个真之多元论要成为可能,我们必须弄清楚:什么是真的不同“种类”?真之性质是什么?赖特认为,关于传统实在论和反实在论之争的具体表现,它不仅仅是去寻求一个真之多元化的分析和尝试得出“真”存在于什么里的结论,从语义学层面来看,它给我们一个统一的或单义性的一些真之种类的很强的直觉。[9]4-5迈克尔·林奇(Michael Lynch) 指出我们的问题是任何一个多元主义真理论的种类如何去拯救伴随着多元性的统一性。[10]3因此,赖特提出了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四个基本模型。

  1.模型A:简单多元主义真理论

  赖特的第一个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模型称之为简单多元主义真理论(Simple Alethic Pluralism),简称为SAP4。SAP的核心思想是:“真”没有单一的意义,它是在概念或意义层次上的一个理论。[11]6林奇指出,“SAP是指存在超过一个的真之概念”[10]386-387。SAP是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思想的经典表述,也是其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核心内容。赖特在《真与客观性》中就对这一思想有明确的暗示,

  这个观点仅仅是任何一个谓词显示出确定的非常普遍的特征,仅仅在这个解释上具备合格的条件作为一个真谓词。这是一致地认识到任何一个谓词的内容可能有、也许是必须有更多的这些特征。但是它也一致地认识到这是多元主义的一个希望——可能有更多的特征在话语(discourse)与话语之间变化。[9]37-38

  因此,在赖特看来,关于“真”有一个多元主义的观点,真谓词有一个多元主义的特征,并且语词“真”的意义可能用一个微妙的方式在话语和话语之间变化,有超过一个真之概念通过真谓词被表达出来。

  此外,赖特还表达了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另一个意义,

  我们不应该对认为真在不同的论域内可能存在于不同的事物里有所怀疑:在一个论域里在一个概念的实例化里,并且在另一方面在不同的概念里。[12]228

  在此,赖特明确提出,在不同的论域内存在不同的真这一观点。由此,不仅仅是在不同的话语里有不同的真之概念,同时,同一个“真”之概念可能在不同的论域内,在不同的事物里,甚至,同一个“真”之概念可能有超过一个的真之性质。[13]6

  因此,赖特对SAP的描述好像是模糊、不精确的。他认为,真谓词没有一个稳定的、本质的涵义,我们必须在每一个具体语境中把握真谓词的涵义。

  2.模型B:意义的相似

  赖特的第二个多元主义真理论模型是意义的相似(analogy of meaning),赖特称之为模型B,我们在此简称为AM。该模型大概有三个层次的意义:

  (1)AM是赖特从维特根斯坦的家族相似性里区分出来的,它的基本思想是词的意义在于使用。赖特认为,我们能够理解维特根斯坦语言游戏的家族相似性概念,在语言游戏中,我们会发现从维特根斯坦的一个语言游戏中会有许多不同的语词的产生,我们只有在语言游戏中才能把握语词的家族相似性,才能理解这些语词的意义。[11]7-8因此,AM的意义是指在语言游戏中,许多不同的概念可能在一个相似的实例里产生,就如同维特根斯坦意义上的家族相似性的产生一样。

  (2)一个家族相似性的概念是与标记的多样性联系在一起的,并与它的使用相关的。[11]8根据维特根斯坦,词的意义在于使用,我们需要论证一个家族相似性的概念的使用,并且这个论证将存在于引证和权衡相关的标记的存在里。因为我们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对于一个家族相似性概念的使用,我们可能判断并且权衡去给出标记,但是,我们只是在语义学的值和指称的层面上来讨论,而不是在概念的层面上。

  (3)一个家族相似性的概念是一个可能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模型,是确定的真之标记。赖特提出了一个思考真之统一性和多元性方式:有一个单一的真之概念,并且这个真之概念的性质的呈现可能从一个论域到另一个论域变化。[13]273在这里,“真”作为有一个复杂的描述性的定义。因此,在赖特看来,概念是不可分析的,我们通过一个定义的描述提供它一个释义。

  3.模型C:一个概念/多个性质

  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第三个模型称之为“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模型C”,即一个概念/多个性质(one concept/many properties),在此,我们简称为OCMP。它的意义是:一个概念用特定领域的方式有多种不同的方式可满足。[11]11OCMP的主要目的是把握概念与性质之间的关系。赖特把它看作是弗雷格哲学意义上的术语,概念被看作谓词的意义,一个单一的概念与一个性质相联系作为它的意义,并因此表现对象,作为它的指称。[9]28-29所以,用这种方式,对术语的指称来说,一个弗雷格哲学的单一的术语的意义是对象呈现出来的一个模型,一个概念将是一个性质呈现的模型。在此,意义是一个满足条件,而不是一个内置限制。在OCMP的意义上来说就是一个谓词不是表现为与性质相联系,而是它满足事物的多元性。一个单一的词项的指称是事物满足条件构成它的意义,所以,一个谓词的指称将是事物的多元性满足条件构成它的意义。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理解OCMP的意义:在OCMP中,我们把“真”使用到不同的论域里,它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性质,这些性质在一定程度上拥有恰当的性质使一个命题满足真谓词。但是,这些性质的本质不应该期望在谓词“真”的意义上被直接解释,而应该采取反思分析和哲学论证的方式去揭示。由此可见,OCMP显示出一个恰当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发展方向将是不得不在性质的形而上学里包含一个实质性的研究,并且与谓项的语义学相联系。

  4.模型D:一个性质/多个性质

  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第四个模型是:一个性质/多个性质(one property/many properties),在此,我们称之为模型D,简称OPMP。OPMP是OCMP的进一步延伸,在OPMP里,赖特把多元主义的问题带到指称的层面,或语义学的值的层面,或者是在谓词-语义学(predicate-semantics)和性质的层面上。[11]24OPMP是指,存在一个成为真的单一的性质,并且有许多其他像小行星一样的性质环绕在它的周围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益的,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其他的小行星的性质是服务于真之性质的使用。所以,我们已经获得一个性质:真,并且有许多其他的性质,赖特称它们为B-列表:包括符合论、融贯论、超可论断性,可论断性,完全紧缩的真……甚至可能还包括其他的一些理论家可能也想去包含相关的性质。[11]24-25赖特认为,真在一个狭窄的意义上可能是一个性质。正如霍维奇所说的一样,“每一个词项的逻辑功能作为一个谓项代表一个性质”[14]142。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真之性质如何与B-列表的性质相联系?并且,在一个正确的语境之下,我们如何解释一个B-列表的性质如何授予一个命题“真”?赖特通过授予关系的四个形式来回答这些问题:

  (1)简单的存在主义的概括:赖特认为,有一些性质在B列表之上获得,将有条件进入B-列表里,并且有确定的性质符合它们,且仅有这样一个性质。在这个方式里真仅仅是一个B-列表的概括。[13]387-389

  (2)原型-功能主义(proto-functionalism):真是一个功能性的性质,一个功能的性质有B-列表的性质作为实现者。我们不是说一个命题成真是命题扮演一个确定的功能性的角色,而是我们应该说如果我们认为用这样的方式真是一个功能性的性质,就像肾脏是一个功能性的性质一样。功能性的性质是对象的性质拥有一个确定的功能。如果真是一个功能性的性质,它将是一个性质拥有它的支撑者的标志,诸如命题、信念等作为满足的事物,或者倾向于满足一个确定的功能。但是,真不是,因为称一个命题“真”不是去描述它的一个功能。

  (3)授予关系是在决定的-可决定的(determinate-determinable)性质之间。如果我们扩展模型是关于一个决定的性质和可决定的性质之间的关系,它将是决定的关系的授予关系。我们知道存在一个强健的授予关系与我们可能呼吁的决定的-可决定的关系相联系。所以,无论在B-列表的性质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在一个给定的可决定的性质之上它不是相同的作为在决定的性质之间的关系。

  (4)显示(manifestation)。这是林奇对授予关系的解释,他断言B-列表的性质显示真。林奇认为,授予的种类的观点从决定的到可决定的之间起作用,但是他认为决定的-可决定的仅仅是一个更普遍的授予关系的一个特殊的实例。他介绍的显示关系的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把包含在决定的和可决定的之间的关系作为特殊的一个实例,但是也覆盖了其他的授予关系的种类,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使得我们通过过去的问题与使决定的-可决定的作为原型的相联系的问题。[15]75林奇认为,一个性质显示另外一个性质是因为后者的性质的每一个特点的实例,显示的性质本质上有一个先验性,通过显示性质被拥有,尽管不是必然地本质地拥有。换句话说,如果所有的F的一个先验的本质的性质也是G的性质,那么G显示F。[15]74-75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实际上不是决定的和它的可决定的真。

  三、赖特真之多元论的困境及出路

  从上文我们可以看出,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四个模型中的SAP是基础性的模型,它介绍了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基本内容和核心观点,也是其他三个模型的基础。然而,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用一个似是而非的方式解决了传统的真理论的困境,但是,它受到“混合指称”和“平凡话语”的质疑。

  1.混合指称的异议

  (1)克里斯汀·塔波利特(Christine Tappolet)认为“……一个唯一的真谓词必须使用到三个命题里。但是哪一个是真谓词的指称?并且如果存在一个这样的真谓词,为什么它不是我们唯一需要的一个?”[16]210塔波利特对真之多元论的这一异议被称之为“混合推理(mixed inference)问题”,也称之为“真谓词的多元主义问题”。塔波利特认为混合指称的问题提醒我们真必须存在于有效的推理里。如果如赖特认为的一样,“真”的变化在它的意义,论证的有效性存在于什么里?如果它是普遍意义上的一个有效的论证,它必然是存在的。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把命题的“真”使用在一个或其他的意义层面上,并且我们通过论证证明我们的理由是充分的,那么,我们将把“真”使用在意义的层面上。但是,如果说“真”的性质必须通过有效的推理被保证,根据SAP,一个真谓词有一些关于它的语义学的灵活性的种类,那么,什么是被保证的性质?

  (2)根据赖特的SAP,“‘真’的变化在它的意义里”,如果“真”谓词被看作在某些方面有一个可变化的意义。[11]15例如,一个合取的一个合取肢是准确地被描述为在一个“真”的意义上的“真”,并且另外一个合取肢是被描述为是在另外一个“真”的意义上的“真”,因此,我们说这个合取根本上是真的,那么这个“真”是什么“真”的意义上的“真”?

  (3)根据赖特的存在主义的概括。假设亚里士多德讨论很多事物:他讨论喜剧,讨论宇宙学,讨论天气等等,并且我们记录他说的一切是真的事物。那么,我们的概括如何正确地描述他说的一切为“真”?在这个意义上,“真”的意义是什么?并且,当我们说他说的一切是真的时候,我们在什么意义上使用“真”?

  总体来看,上述对赖特真之多元论的异议,我们可以归结为关于真的多样性和统一性的问题。从逻辑原子主义的观点来看,复合语句的真是由原子命题的真通过符合于原子事实而决定。但是,一个命题的一个合取是真的时候,什么事实使得与这个合取符合?赖特认为,不存在任何否定的事实[11]19,罗素曾经因为提出存在否定的事实的观点引起了很大的争议[17]211-212。在相同的意义上,我们可以得出,也不存在合取的事实,也就是说,只存在事实P和事实Q,不存在P&Q的事实,合取的事实只能与它们的合取相符合。

  2.平凡话语的质疑

  针对AM,道格拉斯·爱德华兹指出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面临的两个困境:(1)他认为一个真之性质是在网状的分析里去满足公理,但问题是如果你明确地表达这些平凡话语没有领域的限制,那么对于各种各样的被提议的选择项来说,除了与它们相符合,似乎不满足它们;(2)如果我们仅仅主张平凡话语不受限制,并且断言超可论断性提供它们一个模型,那么,我们将误入歧途。因为超可论断性的模型的平凡话语将是遵循相关领域的特殊的假设。[18]36-37所以,爱德华兹指出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困境是:如果平凡话语是不受限制地清楚地表达的,我们没有一个平凡话语满足的多元性;那么,如果我严格限制平凡话语,也就是,在一个特殊的论域里,如果我们用这样一种方式清楚地表达它们,它们不变成平凡话语并且变成实质性的可引起争议的断言。

  但是,赖特并不想纯粹地去表达这个平凡话语,并且去断言真之性质满足它们作为普遍地清楚的表达,而是允许量词的范围在这些普遍的清楚表达范围内变化。在每一个实例里将有一个“对所有P”的量词的暗示,并且我们的变化是为了去构建“真”的各种各样的模型,这实质上是量词的变化。所以,通过不提及语境的方式清楚的表达平凡话语,仅仅是让量词在不同的论域之间变化,并且发现多元主义者断言模型的变化将依赖于范围的变化。[11]23-24 在我们看来,同一个真谓词,它在不同的语境之下有不同的显现模式,但是,在同一个语境之下,在不同的话语里,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总会掌握“真”这一词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就是掌握了“真”的一个统一的意义,在不同的话语中、语境中,我们使用“真”这一词呈现出不同的意义不会影响我们对“真”这个词的理解和使用。

  四、结 论

  在上文中,我们区分了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四个模型,即SAP、AM、OCMP和OPMP,并讨论与它们相关的各种各样的基础性概念,诸如概念、谓词和性质,针对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的各种异议进行了相应的回应。通过论述,我们发现赖特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意义和影响有以下几点:

  (1)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可以给实在论和反实在论之争一个恰当的解释。当我们确定真存在于不同的真之概念里的时候,我们给实在论和反实在论之争一个恰当的解释,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传统的真理论问题也得到解决,并且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恰当的意义理论。

  (2)如果将“真”和“赢”两个概念进行比较,在不同话语中的真相当于在不同的游戏里获胜,但是它们不是家族相似性概念,也不是重叠的网状的特征与什么是获得游戏的胜利结合在一起。我们论证确定的条件句是真在不同的论域里为真,就像它们进行游戏一样,获得胜利和得出真存在于进行游戏的过程中,或说出不同领域内的特定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赖特解决了真理论的困境:我们在语言游戏的过程中获得真谓词,并且真谓词存在于我们进行语言游戏的过程中。

  (3)多元主义真理论真正的意图是使“真”表示语言或心灵的实体和分离对象和性质之间关系的问题,然而这样一个关于“真”的观点对一个特殊的论域承载来说意味着形而上学的承诺,换言之,它可能被看作是隐含我们陈述、思想或信念映射的独立于心灵的事实。但是,多元主义真理论提供了一个处理“真”的更宽泛的范围,使信念、语句等为真。

  总之,多元主义真理论以批判紧缩论作为其建立理论的动机以求超越紧缩论而给真谓词一个满意的解释,并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真之理论类型。

  当前,真理论大概可以划分为实质论和紧缩论两种不同的类型,但是,它们都有来自自身不同的困境,那么,真理论的发展该何去何从?杰里米·怀亚特(Jeremy Wyatt)和林奇认为,当代真理论的研究状况是:当代真理论的研究转向三种不同的新的真理论的研究,即凯文·沙浦(Kevin Scharp)的真之置换理论、约翰·麦克法兰(John MacFarlane)的相对主义真理论和以克里斯平·赖特和迈克尔·林奇为先驱的多元主义真理论,尽管这些思想各自之间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异,但是这些理论显示出一个共同的特征,即真之“多元化的倾向”。并且这个真理论的趋势采取了超过一个的真之形式,这个趋势的范例使沙浦的真之代句理论和麦克法兰的真之相对主义接近赖特和林奇的多元主义真理论。[19]322由此,我们看出,真理论的多元化发展是当代真理论研究的新趋势,而多元主义真理论的研究自然成为真理论研究的重中之重。

  纵观当代整个真理论的发展,各种各样的真理论类型(诸如原始主义的、融贯的、符合的等真理论)在当代又呈现出新的发展特征,在20世纪初各种被忽视的真理论形式如今又被确立为真理论的新发展方向。但是,在当代这样一个多元文化、多元价值相互融合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在这样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一个单一真理论类型已经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满意的真谓词的解释和满足我们追求知识对真理论的需求,这似乎显示出发展一个多元主义真理论是时代发展的趋势。

  参考文献

  [1] Edwards D.Pluralist Theories of Truth[EB/OL].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http://h-s.www.iep.utm.edu.forest.naihes.cn/plur-tru/,2012.
  [2] James W.Pragmatism and The Meaning of Truth[C].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5.
  [3] Dummett M.Truth[M]// Truth and Other Enigmas.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8.
  [4] White A.Truth as Appraisal[J].Mind,1957,66 (263):318-330.
  [5] Roddy R.Consequences of Pragmatism[M].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2.
  [6] Wiggins D.What Would Be a Substantial Theory of Truth[C]// van Straaten,Z.(ed.) Philosophical Subject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0.
  [7] [奥]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及其他[M].陈启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
  [8] [奥]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M].陈嘉映,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9] Wright C.Truth and Objectivity[M].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2.
  [10] Lynch M.Truth as One and Many[M].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9.
  [11] Wright C.A Plurality of Pluralisms[C]// Nikolaj Pedersen,Cory Wright.(eds.) Truth Pluralism:Current Debate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2.
  [12] Wright C.A Traditional Debate Reviewed[C]// S.Blackburn,K.Simmons.(eds.) Truth.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
  [13] Wright C.Saving the Differences:Essays on Themes from Truth and Objectivity[M].Cambridge,Ma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3.
  [14] Horwich P.Truth[M].2nd edition.Oxford:Clarendon,1998.
  [15] Lynch M.Truth and Multiple Realizability[J].Australas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2004(82):384-408.
  [16] Tappolet C.Mixed Inferences:A Problem for Pluralism about Truth Predicates[J].Analysis,1997(57):209-210.
  [17] Russell B.Logic and Knowledge:Essays 1901-50[C].edited by R.Marsh.MacMillan:New York,1956.
  [18] Edwards D.Simplifying Alethic Pluralism[J].Southern Journal of Philosophy,2011(49):28-48.
  [19] Jeremy W,Lynch M.From One to Many:Recent Work on Truth[J].American Philosophical Quarterly,2016(53):322-340.

  注释

  1 注:詹姆士在《实用主义》一书里勾勒出与真之多元论相似的观点。[2
  2 注:达米特在《真》里认为:“真”和“假”是否在实践中使用到道德的语句里,如果它们是如此使用,那么,这种使用的观点将是与把它们使用到其他不同种类的语句里的观点相同,并且,如果不是这种使用,用什么样的方式使用“真”和“假”将是不同的。[3]
  3 注:怀特认为,“真”这个语词的使用存在一些统一性,但他认为这个统一性不是通过这个语词的使用作为一个语词的评价而被保证的,而是作为对一个特殊的语句的评价的一个方式。怀特坚持一个真之“多层次”理论,坚持这个评价的部分是由一个描述性的部分构成,坚持不同的真之理论,诸如符合论和融贯论的标准的给出是因为在不同的实例里使用语词“真”。[4]318-323
  4(1)赖特明确提出这一思想在其论文《多元主义的多元性》里。但是,对多元主义真理论称之为“SAP”的提法,最开始是迈克尔·林奇,但是林奇的“SAP”是指强多元主义真理论(Strong Alethic Pluralism)的简称,这是一个从赖特的思想展现出来的观点。

  原文出处:邓彦昌.论克里斯平·赖特的多元主义真理论[J].自然辩证法研究,2020,36(10):18-23.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1112/8373216.html   

多元主义真理论的来源和模型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