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藻伍甘草的文献记载及其在妇科病治疗中的应用

关键词: 海藻; 甘草; 配伍; 妇科病; 中药配伍禁忌主要指某些药物合用会产生或增强毒性,降低或破坏药效,在临床应用中应该避免,其中,十八反和十九畏被认为是中药配伍的代表禁忌[1]。海藻和甘草是十八反中的典型药对,该相反药对首见于南北朝时期陶弘景的《本草经集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关键词: 海藻; 甘草; 配伍; 妇科病;

  中药配伍禁忌主要指某些药物合用会产生或增强毒性,降低或破坏药效,在临床应用中应该避免,其中,“十八反”和“十九畏”被认为是中药配伍的代表禁忌[1]。海藻和甘草是“十八反”中的典型药对,该相反药对首见于南北朝时期陶弘景的《本草经集注》,其云甘草:“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四物”[2],又因金代张子和在《儒门事亲》中言[3]:“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蒌贝蔹及攻乌,藻戟遂芫俱战草,诸参辛芍叛藜芦”而耳熟能详,故为后世所继承。但在古代文献中,“十八反”药物的配伍应用可追溯至张仲景的《伤寒论杂病论》,方如甘遂半夏汤(甘遂、半夏)、赤丸(乌头、半夏)等,均利用两者相反之性以增强药效。

  1、 海藻伍甘草的文献记载

  海藻苦咸寒,入肺、脾、肾经。功能软坚、消痰、利水、泄热。主治瘰疬,瘿瘤,积聚,水肿,脚气,睾丸肿痛。《本经》谓其[4]:“主瘿瘤气,颈下核,破散结气,痈肿症瘕坚气,腹中上下鸣,下十二水肿。”《本草求真》云[5]:“偏有同甘草以治瘰疬,盖激之以溃其耳。”现代药理分析,海藻能促进病理产物和炎性渗出物的吸收,并能使病理组织崩溃和溶解[6]。

  甘草有“国老”之称,性味甘平,入脾、胃、肺经。功能和中缓急,润肺,解毒,调和诸药。炙用治疗脾胃虚弱,食少,腹痛便溏,劳倦发热,肺痿咳嗽,心悸,惊痫;生用治咽喉肿痛,消化性溃疡,痈疽疮疡,解药毒及食物中毒。《本经》谓其:“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疮肿,解毒”[4]。

  海藻和甘草同用,代表方如《外科正宗》所载之海藻玉壶汤,由海藻、昆布、半夏、陈皮、连翘、青皮、贝母、当归、川芎、甘草、海带、独活组成,主治瘿瘤,《医宗金鉴》之通气散坚丸亦用海藻与甘草同用,治疗气瘿、气瘤。两方中海藻与甘草同用,意在加强软坚散结之功效。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云[7]:“按东垣李氏,治瘰疬马刀散肿溃坚汤,海藻、甘草两用之,盖以坚积之病,非平和之药所能取捷,必令反夺,以成其功也。”陈士铎《本草新编》亦云[8]:“海藻,专能消坚硬之病,盖咸能软坚也,然而单用此一味,正未能取效,随所生之病,加入引经之品,则无坚不散矣。予游燕赵,遇表中之子,谈及伊母生瘿,求于余,余用海藻五钱,茯苓五钱,半夏一钱,白术五钱,甘草一钱,陈皮五分,白芥子二钱,桔梗一钱,水煎服,四剂而瘿减半,再服四剂而瘿尽消。”清代汪昂在《本草备要》中说[9]:“胡洽治痰癖,十枣汤加甘草;东垣治结核,与海藻同用;丹溪治劳瘵,莲心饮与芫花同行,非妙达精微者,不知此理。”

  近现代医家蒲辅周用海藻与甘草软坚散结[10];国医大师朱良春临床运用海藻与甘草治疗颈淋巴结核、单纯性及地方性甲状腺肿大、肿瘤[11];全国名老中医王庆国临证亦用海藻、甘草组合以达软坚散结之效[12];邢淑梅等以海藻、甘草同用治疗急性乳腺炎、乳腺小叶增生,获得良效[13];陆秀萍临床应用海藻10g、生甘草6g配伍其他中药治疗子宫囊肿,取得较好疗效,未发现明显毒副作用[14];现代中医妇科名家沈仲理教授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在辨证求因的立法基础上,将海藻与甘草合用治疗子宫肌瘤,亦取得了良好的效果[15]。

  2、 海藻伍甘草治疗妇科疾病验案

  根据内伤伏气致病的理论,认为症瘕皆由内伤伏邪致病,笔者受上诉医家启发,将海藻与甘草合用增强消除伏邪之功,治疗子宫肌瘤、卵巢囊肿、乳癖等妇科疾病,现医案举例如下:

海藻伍甘草的文献记载及其在妇科病治疗中的应用

  2.1 、子宫多发肌瘤

  姜某,女,34岁。2013年1月24日初诊。患者素有多发子宫肌瘤病史(5~6个),并反复自然流产5次。孕6产1。患者于2012年12月份孕2月时自然流产并清宫术后月经未行。B超:子宫多发肌瘤(5~6个)。无明显不适,纳寐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脉细。处方:三棱12g,莪术12g,乳香10g,没药10g,荔枝核10g,橘核12g,生牡蛎30g,海藻20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30g,石见穿15g,皂角刺15g,甘草6g,川牛膝12g,7剂,药后于1月25日行经。并以此方为基础加减治疗,3个月后复查B超:子宫多发肌瘤(3个),继服药治疗,2013年11月来告已孕,次年剖腹产1胎,母子平安。

  按:该患者因子宫多发肌瘤导致数次自然流产,属于中医“滑胎”范畴,母体胞宫原有症瘕,瘀滞于内,冲任损伤,气血不调,且瘀滞日久伤肾,胎元失养不固,遂致滑胎。根据内伤伏气致病理论,治疗先予以祛邪为主,活血化瘀,清热软坚。方中三棱、莪术、乳香、没药活血化瘀;荔枝核、橘核行气;半枝莲、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生牡蛎、石见穿、皂角刺、海藻软坚散结;川牛膝引血下行。海藻伍甘草增强消散之功。如此进退治疗3个月后,患者多发子宫肌瘤明显减少,成功受孕生子。

  2.2 、卵巢囊肿

  胡某,女,32岁。2011年10月21日初诊。诉2011年10月16日因右下腹急痛至市中心医院住院,17日查B超:右肾结石,右侧附件区混合型包块(考虑黄体囊肿破裂可能6.5×4.0cm)腹腔积液(7.1×3.4cm)医生建议住院手术治疗,患者因惧怕手术,而要求中药保守治疗。刻下:一般情况良好,仅久坐后右下腹及腰隐痛不适,纳可寐安,带下无,末次月经9月底,色红,量中,血块无,轻痛经,舌质红苔黄,脉滑数。处方:桂枝10g、茯苓15g、赤芍10g、丹皮10g、桃仁10g、防己10g、椒目10g、葶苈子10g、酒大黄10g、昆布15g、海藻20g、生甘草6g、血竭10g、苏木10g、川牛膝10g、川断20g。3剂。

  2011年10月24日二诊:服药后腹痛已除,无明显不适,今日复查B超:右侧附件区见5.8×3.8cm的混合型包块,未见腹腔积液。处方:桂枝10g,茯苓10g,赤芍10g,丹皮10g,桃仁10g,防己10g,椒目6g,葶苈子10g,酒大黄10g,红藤30g,鳖甲30g,皂角刺10g,血竭10g,苏木10g,川牛膝10g,川断20g,水蛭3g,海藻20g,生甘草6g。7剂。

  2011年11月月11日复查B超:未见异常,包块消失。

  按:该患者右侧附件区混合性包块属于中医属“症瘕”、肠覃等范畴。多由于外感六淫、内伤七情、饮食不节、房劳产伤等导致脏腑功能失和,气血乖违,继而影响冲任气机阻滞,瘀血内停;或水湿内胜,痰热凝结,伏积于冲任二脉,阴络气血循行失常,日久发而为病。《景岳全书·妇人规》说:“瘀血留滞作症,惟妇人有之,其证则或由经期,或由产后,凡内伤生冷,或外受风寒,或恚怒伤肝,气逆而留;或忧思伤脾,气虚而血滞;或积劳积弱,气弱而不行,总由血动之时,余血未净,而一有所逆,则留滞日久,而渐以成症矣。”然而湿热痰瘀乃体内产生之邪气,临床可视为内生伏邪。据其症情,应消除湿热痰瘀,恢复冲任络脉气血正常运行,方可消除囊肿。方中以桂枝茯苓丸活血化瘀消症;己椒苈黄丸攻坚决壅、分消水饮,借用于此消包块积水,二方合用,共奏温经散寒、活血祛瘀、逐水消症之效;加昆布、海藻软坚散结;血竭、苏木、川牛膝等活血化瘀消;海藻伍甘草增强消散之功。患者共口服10剂中药,竟奏全功。

  2.3 、乳癖

  陈某,女,37岁。2012年11月24日初诊。患者既往有乳腺增生病史,间断服药,2月来自觉乳房疼痛加重,经前尤甚。末次月经2012年11月8日。B超:双侧乳腺增生;左乳低回声团(纤维瘤可能);右乳囊性增生。纳寐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脉弦细。处方:柴胡10g,当归10g,白芍10g,川芎10g,金银花15g,连翘15g,陈皮10g,香附10g,穿山甲10g,海藻20g,生甘草6g,昆布15g,橘核15g,荔枝核10g,路路通12g,生牡蛎(先煎)30g,7剂。药后乳房疼痛减轻,并以此方加减进退治疗2个月,复查B超:双侧乳腺轻度增生。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按:乳腺纤维瘤及乳腺囊性增生皆属于中医“乳癖”范畴。根据内伤伏气理论,乃是情志不畅,肝气不舒,气滞血瘀,瘀阻乳络,聚结成癖。治以疏肝开郁、化痰散结。方中柴胡、当归、白芍、香附、川芎行气疏肝解郁;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穿山甲、路路通活血通络;海藻、昆布、生牡蛎软坚散结;荔枝核、橘核行气止痛;海藻伍甘草增强消散之功。全方疏肝散结中又有活血通络之味,服药2个月纤维瘤和囊性增生包块消失。

  3、小结

  由此可见,海藻与甘草相伍攻治症瘕性疾病,取效明显。正如《得配本草》所说[16]:“反者并用,其功益烈。”近年来大量医学文献证明,海藻、甘草同用对一些病理性肿块确能增强其消散软坚的作用,其机理值得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高学敏.中药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0:39.
  [2]陶弘景.本草经集注[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318.
  [3]张子和.儒门事亲[M].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2008:460.
  [4]顾观光.神农本草经[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7:173.
  [5]黄宫绣.本草求真[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0:255.
  [6]郭宗英,牟焕华.谈海藻与甘草的配伍[J].陕西中医,2005,26(7):706.
  [7]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华夏出版社,2012:933.
  [8]陈世铎.本草新编[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6:182.
  [9]汪昂.本草备要[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8:33.
  [10]蒲志孝.蒲辅周轶事[J].山东中医杂志,1985,4(2):29-31.
  [11]朱良春述,何绍奇整理.为“十八反”平反[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8,4(4):16-17.
  [12]连雅君,王庆国,程发峰,等.王庆国应用海藻甘草反药的临床配伍规律探讨[J].中医药导报,2020,26(1):54.
  [13]邢淑梅,何新伟.海藻与甘草配伍治疗乳房病验案举隅[J].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0,1(24):2680.
  [14]陆秀萍.“十八反”“十九畏”药物的应用探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07,15(5):372-373.
  [15]须义贞,姚静,赵莉.沈仲理治疗子宫肌瘤诊治规律的研究[J].陕西中医,2010,31(2):203.
  [16]严洁,施雯,洪炜.得配本草[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126

  原文出处:张小艳,陈新胜.海藻伍甘草治疗妇科疾病举隅[J].湖北中医杂志,2020,42(09):40-42.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923/8365805.html   

海藻伍甘草的文献记载及其在妇科病治疗中的应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