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腹泻患儿应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的效果

摘 要: 目的 探讨热毒宁注射液结合腹泻理疗在小儿秋季腹泻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156例小儿秋季腹泻患儿,按照入院顺序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78例。两组患儿均进行常规治疗,在此基础上,对照组选择利巴韦林注射液(商品名:病毒唑)静脉滴注,观察组选择热毒宁注射液静脉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 探讨热毒宁注射液结合腹泻理疗在小儿秋季腹泻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156例小儿秋季腹泻患儿,按照入院顺序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78例。两组患儿均进行常规治疗,在此基础上,对照组选择利巴韦林注射液(商品名:病毒唑)静脉滴注,观察组选择热毒宁注射液静脉滴注联合腹泻理疗。比较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退热时间、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临床治愈时间。结果 观察组患儿的治疗总有效率94.87%高于对照组的80.77%,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儿的退热时间为(24.44±3.16)h,短于对照组的(40.66±4.24)h,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7.090, P<0.05)。观察组患儿的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为(2.15±0.15)d,短于对照组的(4.22±1.44)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2.627, P<0.05)。观察组患儿的临床治愈时间为(3.35±1.23)d,短于对照组的(5.13±1.50)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8.104, P<0.05)。结论 对于小儿秋季腹泻患儿,在进行常规治疗的基础上给予热毒宁注射液并结合腹泻理疗具有显着疗效,有利于减轻患儿的痛苦,促进早日康复。

  关键词: 小儿秋季腹泻; 热毒宁注射液; 腹泻理疗;

  秋季腹泻在临床上也被称之为轮状病毒性肠炎,一般此疾病通常在秋末冬初季节发病,存在流行性和季节性的特点,且大多数患儿均为6个月~2岁的婴幼儿。秋季腹泻患儿的临床症状主要有腹泻水样便、发热等,且通常5~10次/d,症状严重者甚至可能>10次/d伴随轻度呕吐,在疾病出现1~2 d后,患儿便会出现腹泻症状[1]。以往临床治疗通常采用常规治疗以及病毒唑静脉滴注,而产生的效果并不非常理想[2]。本次研究观察本院156例小儿秋季腹泻患儿,其中78例患儿采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的结合治疗,获得较高的临床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选取本院门诊2018年5月~2019年6月收治的156例小儿秋季腹泻患儿的治疗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按照入院顺序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78例。其中,对照组患儿中,男46例(58.97%),女32例(41.03%);年龄<6个月21例(26.92%),6个月~1岁37例(47.44%),1~2岁20例(25.64%);病程<3 d。观察组患儿中,男44例(56.41%),女34例(43.59%);年龄<6个月22例(28.21%),6个月~1岁36例(46.15%),1~2岁20例(25.64%);病程<3 d。两组患儿的性别、年龄、病程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及排除标准

  1.2.1、 纳入标准

  (1)所有患儿均与小儿轮状病毒性肠炎症状相符;(2)均符合小儿秋季腹泻的诊断标准[3];(3)均伴随不同程度的发热和腹泻水样便等症状;(4)大便常规正常;(5)白细胞1~5个/HP。

秋季腹泻患儿应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的效果

  1.2.2、 排除标准

  (1)合并严重脏器疾病;(2)合并血液系统疾病;(3)合并先天性心脏病;(4)合并免疫系统疾病;(5)具有较差的依从性。

  1.3 、方法

  1.3.1 、常规治疗

  两组患儿均在入院后进行补液治疗,其中包括静脉补液及口服补液盐(ORS)粉口服,脱水治疗,进行补充电解质处理。

  1.3.2、 对照组

  患儿在给予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使用病毒唑静脉滴注,在0.9%氯化钠注射液或5%葡萄糖注射液中添加10~15 mg/(kg·d)病毒唑,1次/d,治疗3 d为1个疗程。

  1.3.3、 观察组

  患儿在给予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使用热毒宁注射液结合腹泻理疗。其中热毒宁注射液(药方有金银花,栀子和青蒿)静脉滴注,在5%或者10%葡萄糖溶液中添加0.6 ml/(kg·d);腹泻理疗(药方有泽泻、当归、炒山楂、炒白术、枳实、黄芩等),取患儿关元穴和神阙位置贴上,通过导联和机器相互连接,持续治疗时间为20 min,1次/d,治疗3 d为1个疗程。

  1.4、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退热时间、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临床治愈时间。

  1.5、 疗效判定标准[4]

  显效:患儿治疗后72 h内各项临床症状均消失,粪便症状以及次数均正常;有效:患儿治疗后72 h内各项症状均明显好转;无效:以上两种标准均未达到,甚至出现恶化。总有效率=显效率+有效率。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治疗总有效率94.87%高于对照组的80.77%,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比较[n(%)]
表1 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比较[n(%)]

  注:与对照组比较,aP<0.05

  2.2、 两组患儿的退热时间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退热时间为(24.44±3.16)h,短于对照组的(40.66±4.24)h,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7.090,P<0.05)。

  2.3、 两组患儿的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为(2.15±0.15)d,短于对照组的(4.22±1.44)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2.627,P<0.05)。

  2.4 、两组患儿的临床治愈时间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临床治愈时间为(3.35±1.23)d,短于对照组的(5.13±1.50)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8.104,P<0.05)。

  3 、讨论

  秋季腹泻疾病的主要病原体为轮状病毒,即RNA病毒的一种;发病机制为病毒在入侵肠道之后,于小肠绒毛顶端柱状上皮细胞上进行复制,导致细胞出现空泡、坏死以及变性等情况,肠黏膜上皮细胞在受累的情况下脱落,损害小肠黏膜吸收水分和电解质的能力,肠腔内存在大量肠液聚集情况,导致出现腹泻。肠黏膜细胞在病变的情况下,出现腹泻;也会出现有机酸,提升肠液的渗透压使得病情加重[5]。临床西医一般使用抗病毒治疗,但并未出现特效治疗方式[6]。

  中医将此病归入“泄泻”范畴,依照疾病的特点,将其认为是湿热证兼具外感表邪。热毒宁注射液药方中主要是青蒿,其苦寒、味辛,寒可起清热之效,辛则有解表之功。在《重庆堂随笔》中便有记载,“青蒿,专解湿热,而气芳香,故为湿温病要药”。金银花清香,且甘寒质轻,可起清热解毒、宣散风热之功效,清解之中也能够宣透;栀子苦寒,可充分发挥热毒的效果。种种药物的联合使用,可产生清热解毒以及疏风解表化湿之功效。现代在对青蒿研究的过程中,进行了单用和复方的联合使用,均产生了解热镇痛的效果,同时还发现其具有明显的抗病原微生物的作用;金银花的使用也可进一步增强抗病毒的作用,抑制DNA和RNA病毒。穴位理疗是一种通过穴位达到刺激效果,产生活血行气和疏通经络效果的方法,在使用腹泻贴片时,其中的中药成分能够产生解痉镇痛、消炎散热的效果,同时还可提升机体免疫能力。中医学中认为[7],神阙外敷能够产生健脾化湿止泻的效果,可起到理想的止泻作用。关元属于任脉,能够起到益肾健脾、温阳固脱等作用。一些研究表明[8],在对小儿秋季腹泻的治疗中采用热毒宁注射液联合腹泻理疗治疗,其治疗总有效率高达93.52%,能够有效促进患儿早日康复。

  在本次研究中,对观察组患儿采用热毒宁注射液静脉滴注联合腹泻理疗,结果显示,观察组患儿的治疗总有效率94.87%高于对照组的80.77%,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证实采用此方式治疗的有效性。同时观察组患儿的退热时间为(24.44±3.16)h,短于对照组的(40.66±4.24)h,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7.090,P<0.05)。表明使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联合治疗的必要性,与相关研究结果一致,反映了本次研究的价值。本研究结果还表明,观察组患儿的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为(2.15±0.15)d,短于对照组的(4.22±1.44)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2.627,P<0.05)。说明热毒宁注射液静脉滴注联合腹泻理疗治疗小儿秋季腹泻患儿较病毒唑静脉滴注治疗更能有效缩短患儿大便次数恢复正常时间,从而缩短患儿病程,促进患儿早日康复。本研究结果还表明,观察组患儿的临床治愈时间为(3.35±1.23)d,短于对照组的(5.13±1.50)d,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8.104,P<0.05)。说明热毒宁注射液静脉滴注联合腹泻理疗治疗小儿秋季腹泻患儿较病毒唑静脉滴注治疗更能有效缩短患儿临床治愈时间,从而缩短患儿住院时间,较少患儿住院费用,减轻患儿家庭经济负担,提升患儿家属满意度及医院综合效益。

  综上所述,小儿秋季腹泻患儿使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联合治疗能够取得理想的治疗效果,可在提升患儿治疗总有效率的同时,缩短患儿退热时间,减少患儿所受痛苦,提升其生活质量,具有在临床使用并推广的价值。

  参考文献

  [1]张晓露,徐嘉辉,余德钊,等.热毒宁注射液治疗小儿轮状病毒肠炎的Meta分析.中医药导报, 2016, 22(11):99-103.
  [2]冯士梅.热毒宁注射液联合醒脾养儿颗粒治疗小儿秋季腹泻临床观察.北方药学, 2018, 15(4):18-19.
  [3]汪雪梅.热毒宁注射液联合醒脾养儿颗粒治疗小儿秋季腹泻疗效观察.吉林医学, 2017, 38(3):512-514.
  [4]刘玉红.葡萄糖酸锌联合热毒宁注射液对小儿秋季腹泻患儿临床症状及生活质量的影响.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8, 12(8):114-115.
  [5]王艳喜.热毒宁注射液治疗小儿秋季腹泻临床观察.中国实用医药, 2014, 9(22):153-154.
  [6]张红辉.葡萄糖酸锌联合布拉氏酵母菌治疗小儿秋季腹泻的效果探讨.中国实用医药, 2019, 14(32):109-111.
  [7] Tian Y, Hu H, Zhang Y, et al. Zusanli(ST36)acupoint injection for acute diarrhea in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A protocol of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Medicine, 2019, 98(34):e16949.
  [8] Wang X, Wang J, Sun H, et al. Etiology of Childhood Infectious Diarrhea in a Developed Region of China:Compared to Childhood Diarrhea in a Developing Region and Adult Diarrhea in a Developed Region. Plos One, 2015, 10(11):142136.

  原文出处:刘云峰.热毒宁注射液结合腹泻理疗在小儿秋季腹泻治疗中的应用[J].中国实用医药,2020,15(15):122-12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711/8359721.html   

秋季腹泻患儿应用热毒宁注射液和腹泻理疗的效果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l47O5I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