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海子许海钦的新诗创作特征

新诗论文第八篇:东山海子许海钦的新诗创作特征 摘要: 福建东山诗人许海钦在澳角渔村出生长大,在太平洋西岸生存发展,创作了大量澄澈清新、独抒性灵的海洋诗歌。他以独特的抒情视角,讲述了他对人间真情的深刻体验。家国情怀视角下的时代书写突出的是亲情的温馨与忧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新诗论文第八篇:东山海子许海钦的新诗创作特征   摘要:福建东山诗人许海钦在澳角渔村出生长大,在太平洋西岸生存发展,创作了大量澄澈清新、独抒性灵的海洋诗歌。他以独特的抒情视角,讲述了他对人间真情的深刻体验。家国情怀视角下的时代书写突出的是亲情的温馨与忧患精神,现代两性平等视角下展现着人间纯真爱情的梦想,化用中外文化典故的抒情视角表现了对民族文化传统的热爱与自觉传承。诗人以海洋渔民刚柔相济的人格力量,书写了真切的时代担当与平等包容、坚贞至纯、自我奉献、自由浪漫的爱情观念。   关键词:许海钦诗歌; 抒情视角; 海洋诗歌; 平等视角; 古今化合;   澳角是台湾海峡西南端的一个渔村,正好处在南海与东海的陆地分界线上,东望太平洋,风景绮丽,渔产丰富。但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这里还是一个封闭贫穷荒凉的小海湾。许海钦小学未毕业就一脚踏入现实艰难的海洋风浪之中。那年他年仅11岁,开始在刀口浪尖摸爬滚打,向深海大洋讨生活。从此,他的生命与海洋结下了不解之缘。多少年过去了,海钦已经不再是那个风里来浪里去的讨海人,而是走上岸来,开创了一片横跨大洋属于自己的海洋产业,并以坚定的诗意信念努力守望着心中那片蔚蓝的大海。作为一名从大海中长大的诗人,他自称“大海的儿子”,并为自己取了个笔名叫“东山海子”。   一、家国情怀视角下的时代书写   2019年他怀着真挚的情感,写下了一首四百多行纪念家乡澳角的长诗《澳角的海》。定位在东经117.25、北纬23.35的澳角的海,沿着时间历史的梳理,从诗中足以见证着他几十年的沧桑变化与艰苦发展。从四百年前发展到共和国建国的初期,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再到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如今2019年澳角村已经成为“全国文明村”和“中国最美渔村”。“澳角的海,她是一本书/渔人读她、海浪也读她。”于是诗人“用大海的颜色写下这段历史/记录新发生的事。”记录着这个渔村发生的久远的历史、凝重的历史人物、独特的风情民俗、勤劳善良的劳苦大众、沧桑岁月的悲剧故事、浪漫抒情的诗意书写……这是诗人以自己独特的经历专为澳角的海写下了特别的长诗告白。“每一个时代更迭,都会向大海倾述/向日月星辰行注目礼”,因此,诗人就是记录着漫长岁月历史的执笔者,“海的故事将永远不会有结尾”。诗人满怀着至诚至爱,深沉地凝视着这生他养他的澳角的海,同情着她沧桑艰难的历史,爱着念着这片海洋。   对家庭亲情的重视与乡土的关怀,是许海钦诗歌的主题之一。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诗人的得意之作《妈妈睡了》,诗人一气呵成,无一字改动。母爱永远是他最柔软最珍惜的部分。“妈妈,你睡着了/连同你的季节也叫不醒了/真的,我们都毫无戒备,”母亲去世突然而没有防备,真实的情感刹那涌现毫无造作。“多子的老母,善良的妈妈……你一生养育了我们六个兄弟姐妹/而你是一枚坚果/顽强地穿越了七十九个酷暑严寒。”字字催泪,感人肺腑。作为一个有社会担当与时代使命感的诗人,许海钦心怀天下,对社会与国家同样有着积极的关注与忧患精神。“这个时代在发烧/有谁给它挂瓶/道德下垂的重力/使我们不堪重负”,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发展,然而时代的燥热以及道德的滑坡需要停下脚步,及时整顿。所以诗人高呼,“中国啊/请放缓你的脚步/等等你的国民/等等你的道德/等等你的灵魂。”(《等等灵魂》)“硅谷的玻璃幕墙上/依稀挂着一只诱人的苹果/还有一行神秘的甲骨文,”(《美墨之行》)中国的崛起与发展,已经受到世界的瞩目与认可,“甲骨文”正是中国的象征,自豪与骄傲溢于言表。诗人时刻关怀着国家与家庭。这部分诗歌具有浓烈的时代气息,许海钦以家国情怀的独特视角展现了自己对家庭与亲情的重视、乡土的依恋,对国家与社会的积极关注,作为新时代诗人和企业家的许海钦有着新时代的使命感,这是诗人的良知与担当。   二、现代平等视角下纯真爱情的梦想   除了家国亲情,现实人生中还有至纯美好的爱情。面对这些曾经的美好情感,诗人许海钦大多站在现代人格平等的立场上来展开抒写。许海钦的诗歌中充满对纯真甜蜜爱情的憧憬。他总是以现代两性平等下的人格视角来书写这些美好纯洁的爱情往事,一以贯之地刻画出心中美丽的女神形象和深沉纯净的男性形象。“我到海滩上去寻找两人写下的字迹/……/我的夜是密封的/只有一个窟窿/让我看见一个人/每个夜晚我与她说话/真的很幸福”,诗人心中渴望的只有心爱的那个人,只为她打开心扉。而诗人所向往的美好爱情体现在最真实最平常的生活:在海上渔灯的照耀下有“一幅映在大海的双人剪影”(《美丽的人生》),“月亮撩开她的长发/让我仔细端详她的脸,”(《月亮船》)等,这些都是最真实最简单的爱情日常,岁月静好美丽动人。   学者熊十力先生认为,“读《诗》以后,就不须幻想着什么天国,而应该在人间世,过一种超脱意趣的生活,其所咏歌,皆人生日用之常与男女室家农桑劳作之事,人生本来清净,故不必排斥人间世而别求天国,这是中国宗教不兴的原因。”从最早期作为现实主义诗歌源头的《诗经》就注重对日常与生活的重视,中华诗学具有实用精神与深厚的现实情结。许海钦诗歌这种对日常现实的珍视,继承了民族诗学这种优良的价值选择。   三、中外典故视角下对民族文化传统的传承   许海钦的抒情诗还有一些特殊的部分,主要通过对文学文化典故的化用来抒写民族节日里的现实感怀。诗人化用传统文化典故,将其巧妙地用在现代抒情里,在现代诗歌中一直是独特的存在。许海钦学习了大量优秀的中国文化典故。每逢传统佳节来临,如农历春节、仲秋、七夕、清明,他都会整理自己对现实世界的感怀,抒写对于人生未来的美好祝愿,通过短信、微信等手机平台发给亲朋好友。在这些作品中,他都会巧妙地把中华传统文化融入他的叙事抒情之中。海钦喜欢将七夕这个中国的情人节的古老爱情故事精妙地进行想象化用。有时他还会化用舒婷、海子等当代诗歌经典,运用于自己的现实抒情之中。   七夕佳节是化用最频繁的节日,诗歌《七夕》是对牛郎织女民间故事的化用,恩爱夫妻每年七月七才能相见一次,然后便天壤相隔,“河的两岸/是我们各自的村庄……”,除了这一天,鹊桥将不复存在。除了以节日情诗抒发自身爱情的感想,海钦通过对其他节日的想象化用,进一步抒发自己对现实的关怀与祝福。对祖先家族的关怀便有清明节诗歌:“又到清明/小雨如期而至/陪伴人们来到祭拜的坟前/祖先的灵魂隐藏在茫茫云烟里/生命与生命被天地以不同的方式关照,”(《又到清明》)中秋团圆之际,赏月抒怀:“谁的手掌,沾满了今晚的月光/一抹清辉,抚平了岁月的酸甜苦辣,”(《致圆月》)新春佳节,辞旧迎新,诗人在化用传统佳节之时,也将海子的诗歌化用巧妙融合:“我有一个心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爱亲人,爱朋友,爱自己,”(《春天的心愿》)“第一次在新年的早晨与你倾心/我让所有的人住进春天的宫殿/然后拉着你的手/来到冬季的海滩。”(《春节之晨》)这种化用独具风格,在正值新春佳节之际,表达暖暖祝福等,这些精妙的化用是许海钦先生最独特之处,委婉含蓄而又充满古典气息地表达对自身经历与现实人生的感怀。   参考文献   [1]张嗣雪.存在主义视域下海子诗歌创作[J].北方文学,2018(3). 点击查看>>新诗论文(最新范文8篇)其他文章
    周冰瑶,任毅.东山海子新诗创作概论[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9(12):184-18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200421/8329060.html   

    东山海子许海钦的新诗创作特征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