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首都博物馆交互艺术展示设计应用 【第一章】博物馆新馆多媒体展示设计探究绪论 【第二章】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3.1】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3.2】多媒体展示的交互设计 【3.3】人的行为交互设计 【结语/参考文献】首都博物馆展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首都博物馆交互艺术展示设计应用
  【第一章】博物馆新馆多媒体展示设计探究绪论
  【第二章】首都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概述
  【3.1】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3.2】多媒体展示的交互设计
  【3.3】人的行为交互设计
  【结语/参考文献】首都博物馆展示设计研究结语与参考文献

  第 3 章 首都博物馆交互设计理念实践

  3.1 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

  首都博物馆人与空间环境交互以三种交互形式为主分别是:感官交互、情感交互和情景交互。而这三种交互形式在首都博物馆的方形展馆(Oval Exhibition Hall)体现的淋漓尽致。在首都博物馆的核心展馆中,2F 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是以感官交互和情感交互为主,4F 的馆藏京剧文物展厅(Collection of Peking Opera Cultural Relics),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Porcelain Art),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 Statues)以情感交互为主,4F 的馆藏京剧文物展厅(Collectionof Peking Opera Cultural Relics)5F 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以情景交互为主。

  3.1.1 感官交互

  人类从感官认识世界物象,主要是从物体的形状、体积、运动、坚固性、颜色、滋味、气味、声音、冷、热来认知的,对象与人的身体接触后产生的痛苦或快乐也是感官认识世界的一部分。我国古代工匠喜欢把生气勃勃的动物形象用到艺术品上去,表现一种动态的美。而希腊工匠多会在建筑上雕刻植物叶子的花纹图样,彰显出了静态的美感。我国汉朝常用云彩、雷纹和翻腾的龙构图,这种飞动之美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一个重要特点。无论是我国古代纹样,还是古希腊纹样,无论是静态的妖娆之美,还是动态的飞动之美,都是视觉上的感受,同样也是感官的作用。让人产生幸福感、愉悦感和满足感的感官刺激。老子曾说过"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宗白华先生在《美学散步》一书中是这样认为的:室之用是由于室中之空间。

  而"无"在老子又即是"道",即是生命的节奏。

  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所告知我们的价值观念、审美观念、逻辑思维等,这些思想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我们,即是"无"的美之所在。宗白华先生所说的生命的节奏之美,空间的美感,感官上给人以视觉和触觉的感知。博物馆展示交互设计的最终目标是让体验用户也就是观展者通过展示环境的营造特征接收到有效的展示信息。感官作为交互设计的桥梁连接着承载信息的展品和观展者。观展者可以通过自己的感官,运用视觉、听觉、触觉来获取信息并且传递给自己的大脑。

  首都博物馆 2F 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面积约 2189 平方米左右,展厅长 68 米宽 32 米,环形空间布局而成,环形观展路线分别宽 4.5 米和 6.5 米展厅内设有明北京保卫战三维影像展厅长约 4.5 米宽约 5 米高 4.5 米总面积约 22.5 平方米;开国大典影像厅,长约十二米宽约十二米面积达到约 144 平方米;五四运动幻影成像厅,长约 6 米宽 5 米面积约30平方米。明北京保卫战三维影像展厅的主体是一个弧形三维影像墙长度约4.5米,高约 4 米,长城城墙造型的围栏划分了观看区域和演示区域,长城围墙最高处为 1.4米,而最低处约为七十到八十公分,这样的高度设计无论是儿童还是成年人都能避免掉入下方的音响设备放置区域。这样的仿真城墙设计可以让观展者从感官上身临其境的观看视频展示,同时也达到了防止意外发生的安全防护的功能。试听音响设备放置在观展区的下方,这样的陈列形式可以使观展者达到更好的试听效果。影像厅播放的是北京保卫战的相关视频。三维影像效果和逼真的场景展示设计,让观展者犹如身临其境,观展者们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多感官冲击,对这一时期的历史以及历史文物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和强大求知欲。展厅中的开国大典影像厅长约十二米宽约十二米面积达到约 144 平方米,整个展厅以凹字形结构布局,并没有北京保卫战三维影像展厅那样充分的营造历史氛围。展厅的主体即是"墙面",以墙体为幕布背景。以投影的方式展出了开国大典时期留有的影响和图片信息,为了增加播放影像的数量,展厅中央增加了三面墙体形成凹字形,用来增加视频播放数量它们直通顶部,作为幕布背景播放视频,他们的尺寸分别是 4.7 米和 6.2 米。这样视频的展示就可以达到七个之多,可以让观战者在同一空间内完成七个视频的观展,这样虽然没有情景装饰布置展厅,但展厅中心凹字形完美的动线规划,让观展者们不会遗漏任何一段视频。这一视觉和听觉感官交互设计体验区域同外面环形展厅开国大典时期的展品达到了完美的共鸣,让观展者们更加轻松愉悦的接收展示信息。同样以这样感官交互的形式展示的分展区还有五四运动幻影成像展厅,这个展厅的面积约 30 平方米,展示投影屏幕在 5.8米左横跨了整个展厅的长度,屏幕高度直达顶端,虽然没有北京保卫战三维影像厅那样的装饰艺术设计和人性化的弧形屏幕设计,也没有开国大典那样多视频的成像设计和完整的动线规划。五四运动幻影厅运用灯光和视频的双重作用,配以镜面的辅助效果,让观展者在感官上得到了观展的满足感和趣味性。五四运动幻影成像厅的灯光布局很特别,仅仅在观看区的位置有微弱的带状灯光布局横跨整个展厅约 6 米长,让观展者从感官上形成一种神秘感,提升观众的观展兴趣,这种神秘感同时也通过屏幕上方 45 度的烤漆玻璃来传递,烤漆玻璃的长度同样约 5.8 米和屏幕的长度相同,微弱的反射屏幕和观展者本人的影响更加增强了神秘感,提升了观展者的观展兴趣。让展示由被动变为了主动,同时增强了展示活动和观展者的交流。清盛世街景这个分展厅长约 13 米宽约 6 米面积约为 78 米,在这个 78 米的范围内,入口迎面面对的是我长达13 米的壁画,高约 4.5 米介绍了盛世京都的街景。展示空间下部以模型为主,模型长9 米宽 2.6 米两边走廊各约 2 米,走廊的设计可以让观展者更加立体的环视模型。模型同样展示了盛世京师的繁荣场景。模型和壁画的呼应,使得观展者不仅仅是通过文字了解盛世京师的繁荣景象,同时通过壁画和模型,可以更直观的从感官上更直接的体验其中。

  环视首都博物馆 1F 多媒体视听室(Multifunction Audio-Visual Room)的数字放映厅是一个直径为 14 米的正圆,面积约为 154 平方米。是一个专为影像播放所准备的展厅,密闭的展示空间和供观展人观看影像的座椅,座椅分为 7 排,第一排座椅为 12个;第二排为 13 个;第三排为 14 个;第四排为 15 个;第五排为 16 个;第六排为 13个;第七排座椅则为 10 个。场地内共有座椅 93 个,同样依据圆形的放映厅陈列不只为近圆形。154 平米的数字放映厅可容纳近 100 人,俨然让这一多媒体视听室变为了小型影院,这一感官交互互动区域虽然有着完备的视听设备和足够大的视听空间,但是仅仅感官上的交互设计无法带动观展者的情感共鸣。

  3.1.2 情感交互

  在人的"情感"方面,可以分为直接情感和间接情感两种。直接情感是指直接起源于苦、乐、善、恶的情感,它包括欲望、厌恶、喜悦、悲伤、希望、恐惧、绝望、安心。间接情感是指由同样原则发生,但要与其他性质相结合的情感,它包括骄傲、谦卑、爱、恨、妒忌、怜悯、恶意、慷慨、野心、虚荣以及它们的附属的情感。

  情感进化分为四个不同的过程,分别是刚性情感、弹性情感、知性情感、和理性情感。理性感情是人类进化到最后的感情模式,它是一种多层次的感情,也只有人类能够进化到理性情感,也就是所谓的多层次情感。不同的人类对于客观实在分析认知后所产生的情感因素是不同的。当然情感的层次还与年龄、受教育承、性别、价值观等有着非常大的关系。面对公园的游乐设施,一个儿童和一个成年人所产生的情感是有差异性的。然而无法否认的是情感是透过感官感受客观存在而产生的。

  情感交互设计有时是通过文字的辅助和灯光气氛烘托出来的效果来完成的。一件展品摆放在玻璃展柜内接受展览,是一件被动的传达信息的方式。而没有生命的展品可以通过怎样的形式来变被动为主动的传达信息呢?用文字讲解的形式达到变被动为主动的传递效果,传统的文字信息多以规则展板或灯箱的形式放置在展品的一侧,这样的展示陈列形式依然是被动的传递形式。以首都博物馆的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为例,环形的展厅设计以及展品陈列面积约 2189 平放米,展厅长 68 米宽 32 米。

  内环的部分多为展品文物的展示和介绍,而在四周墙面上是相应时期历史人物的头像以及简介,下方则是犹如环形腰带的历史简介,以环形灯箱的形式呈现,宽度仅 15公分,环绕整个展厅,贯穿了每一个年代,不仅引导观展者的观展路线,同时环腰的设计形式为整个展厅烘托出了些许活跃的气氛。展厅的中心部分则是影像展厅和模型展厅,长约 59 米宽约为 29 米,分别是开国大典影像厅、五四运动幻影成像厅、清盛世京师街景厅、明北京保卫战影像厅、元积水潭码头厅等。而环形展品展区则是相应时代的展品展示。历史文字简介、人物形象、历史背景下的展品以及影像展厅展示,让整个展厅达到了空间上情感的共鸣,信息传递由此而变为了主动传递,观展者们也主动的吸收了信息。文字解说成为了空间情感传递的纽带。通过感官的交互体验形式,让观展者达到了情感上的升华,从而形成了情感交互体验。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Ancient Capital,Chapter on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Beijing)成为了一个完整情感交互体验区。4F 的展厅共三个,E2 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Ancient Porcelain Art),E1 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 BuddhistStatues)同样也是以情感交互为主。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厅(Selected Works of AncientPorcelain Art),这一展厅的展示方法多以展柜和橱窗的传统形式为主,配以文字的详细解说,介绍了古代出土的瓷器。看似平淡的展示空间隐藏着情感交互体验区。

  在进门处设计有一展区为古代制瓷工艺展区,以泥质模型的形式,诠释了古代烧窑制瓷的全过程。整个展示空间同样以模拟橱窗的形式展示,橱窗距离地面 80 公分,橱窗高 1.8 米下端 1.2 米为透明材质玻璃,上端 0.6 米为磨砂玻璃材质,无论是儿童还是成年人都可以完整的观赏。图为一位母亲带着自己的孩子正在进行观看,这样的展出形式增强了观展者的交流空间,并且可以为观展者在情感上带来愉悦的感受,不但可以进行有效的信息传递,并且通过这样的展示形式对儿童和青少年起到了寓教于乐的作用,在情感氛围的烘托下完成了学习。E1 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Selected Works ofAnci- ent Buddhist Statues)整个展厅长 26 米,宽 14.5 米整个展厅面积约为 377 米,展厅的照明是玉器馆主要照明光照度的三分一,整个古代佛像艺术精品展馆的照明方式以局部照明为主,针对展品在展柜上方安装局部照明灯,展示了汉传佛教艺术和藏传佛教艺术。门口处用隔光的帘子挡着,烘托出了展厅的昏暗神秘的气氛。让观展者在观展的同时从情感上感受佛教艺术的神秘色彩,简单的展柜设计,虽然陈列方式以参观路线短捷流水式陈列法为主,但是整个展厅灯光气氛的情感烘托,为观展者提供了和展品相似的情感气氛,调动了观展者的观展情绪和热情,在这样神秘的情感色彩的带动下,简单的展柜展示也成为了首都博物馆方形展馆的一大交互式体验特点。

  大多数的情感交互是通过感官体验来完成的,虽然情感是对客观实在的一种特殊反映形式,但是由于人的受教育程度,年龄等不同对客观实在反应是不同的,所以情感的表达也是因人而异的。在考虑博物馆交互设计中情感交互设计时不但要从整体出发考虑观展者的情感,而且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考虑各个观展者的不同情感变化。

  3.1.3 情景交互

  "情景"感情与景色;(具体场合的)情形、景象;环境,假设是在这个情景。

  这是情景这一词汇的三个解释,而情景交互中"情景"二字的可以解释为环境,景象假设是在这个情景。"情"和情感一词中的"情"通用,但是意思却有很大的不同。

  但作为"情景交互"一词出现和"情感"是否真的没有关联性呢?作为情景交互设计为主的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在首都博物馆方形展馆的 5 楼,分布四个展厅,分别是洞房花烛美姻缘、降龙诞凤添人丁、古稀大福寿如海、爆竹辞旧迎新春。

  洞房花烛美姻缘展厅长 21 米宽约 10 米整个馆的面积约为 210 平方米,洞房花烛美姻缘,观展路线是同样是以环形方式规划,中心部位为分别是洞房情景再现;娶亲花轿情景再现;娶亲的视频投影展示;在西侧为石台阶和老北京纹样饰品装饰,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情景展示空间。北面为视频展示墙,视频展示距离地面高 1.5 米左右。

  长 3.8 米左右,顶端有 30 公分的黑色烤漆玻璃作为装饰,下端陈列摆放一些婚娶小型展品,让整个视频墙面立体丰富。视频墙对面陈列展出的是迎娶新娘的花轿和开道的旗子等,面积约 12 平方米大小。其场景陈列完全遵循了当时婚礼迎娶时队伍的行走队列顺序。东侧为洞房情景陈列,面积约为 23 平方米,陈列了老北京洞房的陈设家具,包括床、柜子、圆桌和新娘梳妆用的桌子,整个场景也应景的用红布作为装饰烘托出了整个喜庆的氛围。洞房花烛美姻缘展厅的中心情景展示区四面环绕在北面和南面分别是视频墙和迎娶情景的布置,东侧是洞房情景布置,而西侧则是应景的采用了老北京元素的纹样和石阶,让观展者在观展的过程中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老北京婚娶的全过程。这样的情景交互体验形式不再是简单的陈列,而是通过场景的布置,设计出故事情景,让观展者在心理萌生出特有的情感,观展者将这些情感提炼,再返回到环形四周的展品展示观展。带着这些情感要素参观婚娶时需要用到的新娘礼服、乐队乐器等。可以让每一位观展者都可以对这些展品拥有自己独特的情感记忆。

  顺着洞房花烛没姻缘继续向里走就是降龙诞凤添人丁展厅,这一展厅长 14 米宽14 米面积为 196 平方米,这一展区分为两个部分分别是互动项目区,和情景展示区,互动项目区多为观展者和服务设施的互动。而情景展区则是通过壁画和展品的共融形成的情景交互展示。

  "洗三场景场景"创作画。是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降龙诞凤添人丁展厅一角的展示布置,这一区域的展示展品是,老北京洗三时所用的器具。这一画作生动的再现了老北京人们洗三的情景。

  这幅壁画长 4 米高约 3 米,老北京洗三都是由接生的稳婆来主持的,我们从画面中不难看出稳婆正抱着孩子准备为孩子洗三,而家中的其他人有在旁边观看的、有准备帮忙的,人物形象逼真,人物的动态写实,画面色彩和谐。与它正对面的同样也是抓周时的壁画情景再现,我们同样可一看到抓周时所要用的器具,例如红木抓周盘,里面放有《三字经》、铜钱、毛笔等这一老传统是为了测试一下孩子未来从事什么职业。

  观展者无论是在观看洗三展品还是抓周展品无不将壁画上的情景和展品联想到一起,将人物模型陈列在展馆在设计中难度较大,并且和古董家具展品搭配的协调性不够高。

  设计师们则是用这种壁画的形式代替了三维情景形式,让观展者在脑海中自我塑造三维情景,还原当时的景象,让观展者看到壁画和展品并且产生联想,让三维空间的展品和逼真的壁画场景产生情感共鸣。并且由于每为观展者的心理、背景、年龄等客观因素的不同,增加了观展的趣味性。于是当观展者看到这两幅画作以及展品是否唤起了我们的情感记忆呢?很显然观展者在观展的过程中观展者会不自觉的对这个二维画面构成的三位空间环境产生好感。

  降龙诞凤添人丁展厅相邻的展厅为炮竹辞旧应新春展厅长9.4米宽5.7米总面积约为 54 平方米展厅同样以中心环形观展路线为主。中心部分同样以二维壁画和展品陈述来营造迎春的节日气氛。由于这个展厅的空间面积较小,顶部并未封顶而是直接沿用了首都博物馆整体建筑的顶部,同时二维绘画情景墙也并没有直沿顶端,它的长约为4.2 米高约 1.8 米左右中心区域上方悬挂有彩色花灯,正是这样情景和画境的呈现让观展者感受到了春节的氛围。同样在中心位置有计算机交互设备运用电子界面的形式介绍这一展厅,让展区将二维观展形式游刃有余的转换为三维情景模式,将信息传递给观展者。四周环形展区的墙体同样也是用情景绘画的形式呈现,烘托出了整个展区的喜庆气氛。

  根据设计师为观展者设计测参观动线 5F 的方形展馆最后一个观展分的展厅是古稀大寿福如海,这一分展厅的长为 19 米宽为 8.5 米总使用面积约为 161 平方米。其中拜寿情景展示区面积约为 18 米平方米,无论是寿桃模型还是古董家具的情景式陈列,还是旁边投影的听觉刺激,都将观展者带回了早年老北京拜寿的氛围中,这样的情景设置配以展厅内老北京富足人家的大门、石阶的装置艺术,很大的激起了观展者的兴趣,让我们的观展者不得不将其他展品一一观赏品味。

  这样将被动变为主动的观展情绪的变化在首都博物馆,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展厅内,不仅仅体现在几个分展厅,几个分展厅外部装饰都是仿老北京城墙和城门来完成的让你在观展空挡也仿佛有走在老北京的大街上,身临其境的感受这样的情景气氛。特别是在洞房花烛美姻缘分展厅和古稀大寿福如海分展厅之间的走到上,其端景设计成投影播放视频,观展者通过感官交互和情景交互的共同作用下犹如在老北京 2 米宽的胡同内行走。同时也唤起了观展者的情感记忆,调动了观展者的积极性。上图是首都博物馆,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ms)老北京人们迎娶新娘的街景情景再现。无论是沿路城墙风景还是逼真的花轿模型或是花轿实物,每一个情景再现都无法不让人勾起对过去的情感记忆。

  人们的情感记忆来自于长期的生活经验,例如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会联想到医院,我们也可以说情感记忆是无意识的直觉反应,情感记忆可以是美好的给人带来愉悦性的,也可以是让人失望的,当然人们会选择性的让美好的记忆更长些。京城旧事―老北京民俗展馆(Stories of the Capital City Old Beijing's Folk Custo ms)是对清末民国初年北京地区的民俗现象的展示。整个展馆多以情景再现展示设计形式展出,反映了老北京的民间生活,包括老北京的商业文化和胡同文化。情景式的展示形式,使人们唤起了当年的情感记忆。展出的展品有效的参与进了情景模式中,让观展者在情景中无意识的接受了展示信息。情感记忆也同样将被忽视的民俗民风,非物质文化遗产再一次拉入人们的视线。

  以上两图是以阳平会馆为背景,复现了京剧演出的戏剧舞台,舞台占地面的约为18 平方米,戏台下摆放六张黄花梨方桌,观展者可以边休息,边观赏京剧表演领略老北京的京剧文化。无论是影视视频的播放还是展示空间的情景交互式设计,都给观展者带来了感官上的冲击。不管是视觉,听觉,还是触觉,情景的再现给观展者的感官带来了强大的愉悦感。感官、情感、情景三种形式的交互设计理念成就了首都博物馆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三者并不是互不相关,它们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它们并不是独立的交互设计形式。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论文来源参考: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1202/8221099.html   

    人与空间环境的交互设计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