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东根绘画艺术的创作特征

进入20世纪后,资产阶级在文化艺术方面寻求突破的愿望日益强烈,个人主义理性主义的呼声更加高涨。艺术家充分顺应这一历史潮流,开始强调绘画艺术中个性的释放与张扬,野兽派画家凡东根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基斯凡东根的绘画情感炙热浓烈,绘画技法自由大胆,颇受当时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论文摘要

  进入20世纪后,资产阶级在文化艺术方面寻求突破的愿望日益强烈,“个人主义”“理性主义”的呼声更加高涨。艺术家充分顺应这一历史潮流,开始强调绘画艺术中个性的释放与张扬,野兽派画家凡·东根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基斯·凡·东根的绘画情感炙热浓烈,绘画技法自由大胆,颇受当时画坛关注。本文将从构图、造型、色彩三大方面展开分析,力求揭示凡·东根绘画艺术的创作特征。

  一、构图

  构图是指艺术家在一定的空间范围之内,对自己所要描绘的对象进行科学、系统的安排,使各部分之间形成有机整体的结构组织方式。具体来讲,凡·东根绘画艺术的构图特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独立人物支撑画面的主体设置

  纵观凡·东根的传世画作我们可以发现,他的很多作品都只选择了一个人物作为构图的主体,画面十分简化,这正是野兽派绘画艺术狂野审美的表现之一。凡·东根认为构图简化并不代表简单,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画家最直接表现精神事物的方式。在这一理念指导下,他构图中的人物数量虽然单一,但构成人物的各个细节却显示出了强大的表现力。以凡·东根的代表作《裸女》为例,这幅画构图中只展现了裸体少女一人,甚至别无其他器物陪衬,整体氛围极为简约。凡·东根为了平衡画面的构图效果将少女浓郁的发丝、婀娜的身姿、细腻的皮肤都做了细致处理,使整幅作品既凸显了野兽派大气、奔放的气质,又不乏淡定、稳重的巧思。

  (二)透视为主的组织形态

  透视形式的构图在以往的西方绘画中并不少见,艺术家通常会采用一块透明的平面去遮挡所见物体,而后将眼中所见进行组合,完整地描绘在平面上,这就形成了一幅透视型构图。到了近代,野兽主义画家为了彰显自身个性,对上述学院派透视构图进行了改革,他们打破了传统理论仅限于焦点透视和成角透视的定式思维,以类似于中国山水画中视角移动透视或散点透视的方式对画面进行组织。这一方式使观众视野更加多维化,画面空间层次也更为清晰。以凡·东根的风景画作品《小镇》为例,近处的窗户呈菱形状态,是正常的平视透视,而远处白塔的窗户却呈现出不规则图形,是散点透视效果。此外,构图中最近的人物,似乎是与观者处于同一观察角度,这又是半仰视透视角度的结果。整幅作品集多种透视效果于一体,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多维化同构,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视觉感受。

  (三)几近平面的空间理念

  野兽派画家打破传统三维空间的立体模式,追求“无穷深的空间压缩”,由此诞生了这种几近平面化的空间构图理念。在凡·东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带有强烈东方风格的装饰性曲线结构赋予了画面强烈的平面效果和几何效果,产生出一种壁画式的美感。以《楼梯女子》为例,凡·东根用大量赭黄色长线条描绘了女子和她身后的背景,使人物同环境如同镶嵌在一起,呈现出极强的平面化效果,有效地提高了画面整体的装饰性。

  二、造型

  在造型方面,野兽派崇尚意象化、简约化的造型方式。纵观凡·东根的画面造型我们能够发现,他对客观事物的刻画往往不局限于真实的再现,而是更注重事物内在本质的反映。此外,他还善于利用造型营造画面随意、狂野的总体氛围,这些都使他的作品在当时画坛中独树一帜,备受关注。下面,笔者就从三个方面详细阐述凡·东根的造型创作特征。

  (一)丰满、安静的女性形象塑造

  在凡·东根的作品中,女性题材的作品占了大部分,他笔下的女性造型除了拥有女性共同特质外,还表现出了许多独具特色的韵味。首先,凡·东根刻画的女性造型大都曲线形体较为突出,整体上呈现出一种柔软、丰满的美。其次,凡·东根往往会对女性安详、宁静的面部表情进行刻画,使得画面妙不可言。以《艳丽女子》为例,画面中的女性臂膀厚实,唇齿微开,双手交叉于腹前,双眼平视远方,带给人一种淡然、安静的感觉。

  (二)狂野意象的塑造

  “狂野”是野兽派不懈追求的目标。在凡·东根的作品中,无论主题如何定位,我们都能感受到他狂野不羁、专注精神宣泄的造型主张。同受东方艺术影响较大的野兽派画家马蒂斯一样,凡·东根认为将事物塑造成“具有东方传统美学意象感的形式”符合野兽派“重视画面情趣和实质”的宗旨。以凡·东根的代表作《莫德赫斯科引吭歌唱》为例,画面中的人物甩开臂膀,仰头歌唱,动作夸张到看不见整个面部。正是这种热烈、疯狂的造型将作品中“引吭高歌”的主题表现了出来,使观者领略到了野兽派画作恣意奔放的创作风格。

  (三)简约的形式追求

  简约的造型一直以来都是野兽派画家最喜欢的主题表现方式,对凡·东根来说也不例外。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事物的造型仿佛能用线条、色彩、块面抽离开一样,充满了简洁的动势与力量。凡·东根在创作时为了追求画面的极致简约有时甚至把很多复杂细节忽略掉,直奔最能刻画事物造型的点,这种思维诞生了许多游离于具象之外的事物,使他的作品简约之中充满神秘色彩。以作品《黑斑白兽》为例,凡·东根为了刻画最为简洁的马的造型,只施用了一部分线条和着色,这样“马匹”就成为了一个“马”形状的斑点怪物,简约之中透着神秘与风趣。

  三、色彩
  
  野兽派诞生于追求精神态度的19世纪末,这时的画家已经走出以往客观真实色彩的束缚,开始注重色彩独立个性的表达,凡·东根就是其中一员。下面,笔者就从三方面具体阐释其作品的色彩特征。

  (一)大胆的纯色使用

  “引人注目”是野兽派绘画追求的视觉效果之一,凡·东根为了实现这一目的采用了大量纯色进行画面主体刻画。这些纯色简洁而富有视觉冲击力,具有浓烈的色彩表情。以凡·东根的作品《街头》为例,在这幅作品中,画家对每种事物只施以了一种色彩——优雅的黑衣绅士、紫袍端坐的妇女、灰蓝色的街道、远处暗绿的马车和树林……这些色彩不但使画面构成了极强的视觉冲击感,还承担着或深沉、或优雅、或静谧、或清新的情感功能。

  (二)大面积重色的使用

  在野兽派的用色观念里,重色不但能刺激人们的感官,更能赋予画面空间感和质感。在凡·东根的笔下深而浓的重色替代了事物的自然色被广泛用于背景、服装等大块面的填充,这种色调回避了画面的光感效果,但却突出了作品的体量感和空间感。以《艳丽女子》为例,画面中的女子衣裙是深蓝色、背景墙体是深红色,两种重色的画幅比例多达80%以上。这种安排既凸显了作品的色调对比,又突出了画面主体“艳丽女子”的形体感,视觉效果极富张力。

  (三)装饰性色彩的回归

  野兽派创始人马蒂斯曾说“绘画的本质即为装饰”,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凡·东根选择了许多小块面的装饰性色彩对画面进行点缀。这些色彩所占比例虽不如上述两种色彩多,但是其对画面视觉效果的影响却不容忽视。以作品《西班牙女人》为例,凡·东根在暗红色衣裙、赭黄色桌子、卡其色墙体等大面积纯色块的基础上,选用了深蓝色花朵对妇女形象进行点缀。此处装饰性色彩的运用不仅有效缓和了画面暖色调为主的气氛,还重组了块面结构,使画面呈现出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感。

  通过以上对野兽派画家凡·东根绘画艺术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野兽派画家非常敢于挑战学院权威和传统观念,他们崇尚个性解放,崇尚视觉效果,追求自由、狂野、简洁、热烈的绘画表现,为现代艺术发展提供了一条很好的思路。作为当代美术工作者,我们有必要深入研究这一独具特色的艺术流派,深入挖掘其中的精华部分,学以致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当代中国艺术事业的发展尽一份力。

  参考文献

  [1]欧洋.《现代绘画形式与技巧》.高等教育出版社,1988(10).
  [2]孔新苗,张萍.《中西美术比较》.山东画报出版社,2002(9).
  [3]王庆生.《绘画——东西方艺术的冲撞》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
  [4]段炼.凡·东根的视觉叙事》.美术观察,2009(10).
  [5][美]保罗.《芝兰斯基和玛丽.帕特.费希尔.色彩概论》.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6]李松石.《绘画艺术形式》吉林美术出版社,2007.
  [7][德]瓦尔特·赫斯.宗白华译.《欧洲现代画派画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8]H·H 阿纳森.邹德侬译.《西方现代艺术史》.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1105/8213387.html   

    凡·东根绘画艺术的创作特征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