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及原因分析

第四章 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及原因分析 一、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 (一)两党对华基本政策一致,都主张遏制中国 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政党,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制定的政策首先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作为社会体制不同的两个国家,美国对社会主义的中国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四章 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及原因分析
  
  一、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
  
  (一)两党对华基本政策一致,都主张遏制中国
  
  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政党,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制定的政策首先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作为社会体制不同的两个国家,美国对社会主义的中国始终存在防范与遏制的心理,政党制定的政策突出体现了这种态度。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是台湾问题还是经贸问题,美国两党的着眼点都是在与中国接触的同时,限制中国在国际上的发展,限制中国的地位。民主党主张对华接触政策,实质是在宣传美国价值观的过程中对华实现和平演变,从而遏制中国的发展;共和党作为国内的保守党,对华政策更为直接,在遏制中接触,实质仍是遏制。所以,无论哪个政党执政,他们的政策基本上是与上任一脉相承的,既不会过度极端,也不会放弃本党的立场。如冷战之前的两党的政府,政策基本完全可以承接下来,这是因为当时的对华政策服务于美苏争霸的战略格局;再如克林顿竞选时期对布什的对华政策大加指责,但其上台后只在第一任对华经济限制,后期依旧恢复对华的最惠国待遇,这都充分地说明两党对华政策的一致性,遏制中国的发展才是两党对华政策的真实目的。
  
  (二)对华政策的侧重点不同,对待具体问题的政策也不尽相同
  
  美国对华政策主要表现在经济、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具体而言,也即经贸问题、台湾问题、人权问题、安全问题等,所以两党对华政策也离不开这几个方面。但是,由于两党所代表的阶级利益不同、主导思想不同,导致两党对华这几个方面的政策也有差异。虽然两党都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但是共和党始终只是大资本家的代表,维护的是大利益集团的利益,且其主导思想保守主义日益演化为“美国霸权论”,使其更加关注安全问题与经济问题,如布什政府时期,从遏制中国走向接触政策,且在安全问题上主张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都是反恐的需要,中国日益崛起为世界性大国,美国的全球战略离不开中国,共和党对华的政策直接影响两国的关系,所以接触中国是服务于美国也是共和党的利益需求。纵观共和党对华政策,经济与安全问题是其关注的重点,从冷战到现在,历届共和党人将国家安全放在首位,冷战时期对华的政策服务于美国与苏关系,冷战后对华关系则代表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与此同时,始终不放弃台湾问题,台湾问题其实是属于美国的安全问题范畴的,台湾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为巩固美国的战略地位,共和党几乎从不在台湾问题上松口,坚持台湾的民主与自由,阻止大陆统一台湾,在与中国交恶时期,会在台湾海峡寻衅滋事。不过,共和党在人权问题上没有民主党强硬。虽然共和党当政时期也会发布针对中国的人权报告,会会见达赖,也会干涉中国的西藏问题,但在强度上并没有民主党明显,没有将人权问题与经济问题挂钩。
  
  而代表资产阶级中的中小阶级及弱势群体的民主党,更多的关注国内的就业问题,所以在对外的经济问题上,同共和党一样,民主党在保持与中国的经贸伙伴的同时,依旧不放弃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政策,始终在中国人民币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及反倾销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指责。在安全问题上,民主党更加强调合作,但是随着中国在亚太的地位的突出,奥巴马也开始将目光转移到亚太,主张对华限制。不过在台湾问题上,民主党始终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尽管它不允许中国统一台湾,但可以力促双方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在人权问题上,民主党比较强硬,首提人权外交并在与中国建交后应用于对华政策上,针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不断批评,指责中国的不民主、不自由,提倡言论自由、投票自由,将人权与经贸问题挂钩,干涉中国的内政。
  
  二、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对华政策原因分析
  
  (一)根本出发点--国家利益
  
  冷战后两党对华政策总体上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我们经常用“虽然有一英里宽,但却只有一英寸深”来概括美国两党的对华差异,或者说外交差异,这就说明两党在方向上是一致的,只是具体策略不同。
  
  汉斯·摩根索说,“只要这个世界在政治上由国家组成,国家利益在世界政治中就具有决定意义”,这就是说,国家利益是决定国家外交政策和对外行为的基本动因,是决定国家关系的核心因素。①在《美国政治词典》中,国家利益是 “一国安全与福祉的概念,用于制定外交政策。”国家利益要求现实主义地处理外交政策,并且作为权力使用的基础,国家利益要与道德原则和价值区分开来。所以,国家利益是一个国家制定外交政策的基础,也是出发点,是检验一国外交政策成败的根本标准。
  
  两党的对华政策也取决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政府由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执掌政权,在一定程度上两党即是国家的代表,他们的对外行为不仅仅受利益集团的影响,国内民众或者说整个国家的利益才是他们真正的出发点。历史地看,无论是二战前两党对华政策,还是冷战期间两党对华态度,甚至是冷战后的二者的区别,都是服务于美国这个国家整体的利益的。
  
  辛亥革命期间,美国主要有共和党人塔夫脱和民主党人威尔逊担任总统,虽然两届政府在对华的态度上不是完全一致,塔夫脱积极参与英俄主导的六国银行集团,借款给袁世凯政权,而威尔逊上台后则主动退出该集团,表面上看相去甚远,但却都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塔夫脱政府实行美元外交,参与六国银行集团是为了更好的对华投资,从而加紧渗透,推行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威尔逊政府则是出于国家政治影响力的考量,在美国还没有实力与英俄对抗的情况下,率先退出对中国无利的集团,承认袁世凯政权,无疑增加了其在中国的影响力,为美国在远东的政治影响增添了威力。尽管二者的侧重点不同,但所要达成的目标都是服务国家利益的。同样在与共产党最初接触的年代里,两党所实行的“扶蒋反共”、“抑蒋联共”、“扶蒋联共”等也是从国家利益出发而做出的决策。
  
  冷战期间,美苏争霸主导着整个国际局势,美国对华的政策明显随着对苏的态度而转变,中国与苏联同样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在冷战最初是严重受到美国遏制的,但随着美苏攻守的不同局面,美国为争夺全球霸权,由杜鲁门时期的遏制到尼克松时期的缓和,再到里根时期的保守主义,尽管政策不同,但为国家利益服务的宗旨没有变,争夺全球霸权、控制世界秩序是对待任何国家的出发点。冷战过后,世界迎来美国一强独大的新格局,布什政府与克林顿政府作为冷战后的执政党,加之中国在苏联解体后成为社会主义的强国,美国霸权意识不允许中国的崛起,所以为维护其霸权地位,对中国总体而言是强硬的。直到 9·11 事件的出现,反恐成为美国的头等大事,联合中国进行反恐、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势在必行,所以小布什政府时期对中国是比较积极的,由遏制转为接触,构建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现任政府奥巴马总统,作为民主党的领导者,在中国的人权、台湾等问题上不断发难,但时代的不同其所思考的方式也不一样,随着多极格局的出现,美国的实力及战略地位相对下降,俄罗斯、欧盟、中东等从不同方面对其发起挑战,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不断出现,国际环境总体对于美国的发展处于不利,在这种背景下,中国作为大国之一不但没有对美国进行挑战,反而在一些环境问题、恐怖主义问题上与其有合作,奥巴马政府显然会意识到中国对其国家利益的帮助,在总体上不会太强硬。
  
  综观美国历届政府对华政策,无论是民主党政府还是共和党政府,无论是在经济问题还是在安全问题上,维护国家整体的利益是两党赢得竞选的原因,也是其能连续执政的缘由。国家利益对政党制定外交政策的影响也是最根本的。
  
  (二)实质--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较量
  
  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对华关系中不断的进行斗争,这种竞争的实质是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两种政治理念在美国的较量。两者的斗争是贯穿美国政治历史的一条主线。一个政党选择某种理念的可能性,取决于该理念满足其需要的程度。民主党作为移民、工人、知识分子的代表,所崇尚的理念是自由主义,共和党代表大资产阶级、贵族的利益,坚持的是保守主义。历史上的保守主义反对革命或激进变革,鼻祖为埃德蒙·柏克(Edmund Burke),主要代表还有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 A. Hayek)。柏克是 18 世纪英国的政治活动家和思想家,他提出“人性本恶”,反对卢梭的人性观,痛恨变革与革命,鼓吹秩序与法律,认为社会应由精英组成,拒绝平等权利和普选;哈耶克毕生反对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反对计划经济和国家干预,得到西方保守派的推崇。
  
  里根执政的八年是新保守主义的辉煌岁月,许多的保守主义者进入了国会、政府,成为政府高官,共和党也被深深的打上了保守主义的印记。与此同时,宗教保守主义开始兴起,他们批判自由主义和世俗主义,推崇道德,反对福利救济,这些适应了当时美国社会的需求,从而得到快速发展,到 90 年代已成为极富攻击性极具影响力的政治力量。但克林顿时期新保守派失势,新保守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不过新保守主义者并没有放弃,而且 90 年代传统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和宗教保守主义三者开始联合,自由主义在美国政治中开始全面退缩。进入新世纪,保守主义在美国依然占据上风,小布什政府包括奥巴马的民主党政府都处于保守主义的控制之下。
  
  自由主义在美国的发展可谓源远流长,最早的为古典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可以追溯到 17 世纪的约翰·洛克的政治哲学和 18 世纪的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洛克在《政府论》中提出,人是有理性的,个人的自由权利优先,政府是为了保障个人的权利而设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斯密在《国富论》中指出,市场是“一只无形的手”,会自动调节经济的运行,国家不应当干预经济。可见,古典自由主义最早针对的是国家与人民,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民众的权利不被政府所侵犯。所以,在此基础上,美国《独立宣言》开篇即宣扬人人生而平等,个人的权利不可侵犯。自由主义成为美国赖以立国的思想基础,威尔逊的理性主义就是古典自由主义在美国的早期应用,直到 20 世纪 20年代,古典自由主义所宣扬的个人政治和自由放任的经济哲学一直是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两大支柱。20 世纪 20 年代末期,美国爆发经济危机,首当其冲的便是古典自由主义。为解决经济危机及其带来的一系列政治社会问题,以罗斯福为首的民主党人开始了对古典自由主义的修正,实行有别于古典自由主义的政策,即当代美国的自由主义,经济上实行凯恩斯主义,政府对经济进行广泛的调控和干预;政治上主张人人平等,扩大选民代表,打破种族隔离;文化上主张多元化,追求平等的价值观。同时主张通过多边组织或国际组织来寻求共同安全,保障世界和平,认为自由、民主和人权不是国家利益的手段,它们本身就是国家利益的组成部分,而且是应当视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①经过罗斯福的“新政”,自由主义取得了进一步符合社会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并没有摒弃古典自由主义的基础,只是在此之上的修正。
  
  自由主义自罗斯福时代以来一直是美国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政治思潮,70年代中期达到了顶峰,此后则渐渐失去了上升势头,80 年代开始呈下降趋势,时至今日,再也没有恢复昔日的黄金时代。不过从 20 世纪 80 年代起,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开始走向了一种混合发展的时期。保守主义从自由主义的理论主张中吸取营养,成为势力强劲的新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经过 30 多年的总结和提升,也接受了保守主义的一些合理意见,逐步形成了新自由主义,②其完成形态是“华盛顿共识”.该发展趋势表明,自由主义开始超越传统轨道,在巩固已有理论成果的同时,吸取各派营养,模糊界限,成为一种主导的意识形态。
  
  两者在对华政策上的较量上,如前所述,自由主义主张政府对经济可以调节和干预,政治上人人平等,应扩大选民代表;文化上主张多元化,追求平等的价值观;同时主张通过多边或国际组织来寻求共同安全,保障世界和平。这种政策的偏好尤其是政治与文化的差异为中美关系制造了一个矛盾区,主要表现在人权和经济贸易方面。
  
  首先,中美之间在人权问题上存在价值观的较大差异,突出表现为自由主义在价值观的层面否定中国人权状况的合法性。中美在人权问题上的根本区别深深植根于社会价值体系,集中反映在政治制度的理念上:中国的社会价值体系注重“集体”和“秩序”,美国的社会价值体系注重“个人”和“自由”,在政治制度上表现为政府地位的差异。①尽管 9·11 事件后人权问题不再是中美冲突的中心或焦点,但两国历史传统、社会价值的不同决定了人权问题在两国交往中始终存在且影响两国的关系。
  
  其次,新自由主义中内含的促进贸易的政策,必然要求中国不断开放市场,降低关税,减少政府干预。但中国市场经济发育尚不成熟,民族发展相对落后等情况,也必然要求中国政府加强指导和帮助。②在这一方面,主张贸易保护的民主党跟中国的摩擦较大,主要表现是美国从各方面监督中国入世的承诺。
  
  保守主义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反对一切共产主义体制与行为,提倡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因此,在与中国的接触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摩擦。主要表现就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保守主义尽管已经发展为新保守主义,但其固有的意识形态理念并没有褪去,对于社会主义的中国,保守主义依然持有谨慎态度,尤其是在国家安全方面。
  
  在外交政策目标上两者都致力于推进民主制度的输出,但在方式上存在明显的不同。新保守主义主张用武力和强制的方式推进自由民主事业在全世界的拓展,必要的时候不惜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新自由主义则主张应该在美国的主导下,更多地借助联合国和国际制度的力量,极力推动美国主导下的全球一体化,如《华盛顿共识》。③这也就是两党在国际组织方面对华的差异原因。
  
  虽然两大思潮对华政策上针对性不同,表面上看差异明显,但作为美国的两大思潮,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是既对立又统一的两极,他们都从属于资本主义这一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都持有自由、平等的价值观,都尊重美国的宪制架构和政治传统,都崇尚民主和法治。
  
  而两个主要政党,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本质上都是自由主义政党,只是各自体现了自由主义的不同原则。民主党倾向于允许政府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主张大政府,共和党则批评政府权限的扩张,主张小政府;民主党注重个人,对个人表达自己意见、结社、示威的自由几乎毫无保留地支持,共和党则较多地关注集体,主要是社会的稳定和秩序;民主党更强调民主,共和党则把宪政置于民主之上。这些主张表面上看是属于内政,但放到两党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上,也是很有说服力的。因为两党坚持的理念有着共同的传统:个人主义,反对传统的宗教权威、社会等级;政治上坚持个人的自由权利、民主与宪政主义。
  
  所以,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看,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有着许多共同的基础,两者的分歧是对自由、平等之间关系的不同认识,而不是否定对方的根本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两党对华的基本政策其实是一致的,只是侧重点不同的原因。
  
  今日美国对华政策中,仍旧是保守主义更占优势。奥巴马对华政策更加务实,虽然重返亚太主要是针对中国,防止中国威胁其亚太地位,但这种政策在影响到中美关系后,已经淡去了很多;而且从中期选举看,奥巴马政府并没有很好的处理内政与外交,国内选民对其支持日渐下滑,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国保守势力更有优势。
  
  (三)现实需求--服务于两党竞选
  
  从克林顿上台执政到奥巴马现任政策,其对华政策的实施与竞选纲领中差异还是极为明显的。通常情况下,竞选纲领是一党执政的目标,执政党基本会贯彻其纲要,但在美国两党施政中,竞选纲要只是作为赢得选民支持、获得竞选成功的一个有效手段。
  
  民主党人克林顿竞选纲要中对布什的政策不断指责,认为其对华软弱有损国家利益,其上台后必将严肃处理中国的内政问题。但是上任不久便转换态度,不再强硬,即便是民主党一贯的人权优先也因为经济问题而搁置。克林顿政府时期共和党由于是在野党,而且前期在国会中也是少数党,所以其党纲中的政策只能变为口号,难有施展的余地;但是国会中期竞选来临时,为了赢得国会多数党,共和党强硬的姿态再次展现,突出表现在对台政策上。但一旦上台,现实主义又使其注重国家利益。两党这种伎俩不断上演,其实质不是对华的差异的大小,而是竞选的需要,赢得选民与利益集团的支持对两党来说才是其获得当政的前提。
  
  当然,两党对华差异还有其他原因,如国内利益集团、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等。共和党的利益集团主要有大企业、大财团,民主党的工会联盟,使两党在对华的经济上极为关注,贸易保护不断抬头。在台湾问题上,国会中的“台湾连线”使两党在对台时不断以与台湾关系法为原则,破坏两国关系。至于人权问题,民主党的一贯主张和其人权、公民团体的呼声,在对华人权上较为强硬。
  
  两党对华政策的原因不是单一的,而是多种力量的糅合,其中国家利益是两党的根本出发点,党的利益始终服务于国家利益;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在两党中不断涌现,有趋同的现象,也有极端保守主义的出现,但两者不会完全一致,在对华政策上仍然发挥影响。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0908/8193715.html   

    冷战后美国两党对华政策异同及原因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