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到复乐园的隐秘悲歌(3)

3.4重生的另一种可能性:生命价值的体现 斯皮纳龙格岛对于麻风病人们而言,从一开始的恐惧和抵触到后来的复乐园,让他们改变的原因不单单是岛影响了他们的社会地位、生活环境或者是让他们免于战乱的幸运,更重要的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3.4重生的另一种可能性:生命价值的体现
斯皮纳龙格岛对于麻风病人们而言,从一开始的恐惧和抵触到后来的“复乐园”,让他们改变的原因不单单是岛影响了他们的社会地位、生活环境或者是让他们免于战乱的幸运,更重要的是疾病激发了他们的求生欲,让他们产生来自心灵深处的疑问: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麻风病人们在未患病之前,和普通人一样活着只是为了追求名利、追求世俗所带来的享受,但患病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生命甚至都能看到尽头的时候,他们才开始想要活出价值。生命的长度他们没有办法左右,但生命的高度却可以。所有人在斯皮纳龙格岛上都尽力实现自我的价值,在生命的倒计时过得充实且幸福,就算生命消逝,但他依旧对这座岛有所贡献,会有人记得他,这也是他生命的另一种重生,所以麻风病隔离区也是精神层面的“复乐园”。小说中曾是老师的伊莲妮在登上斯皮纳龙格岛之后依旧是位老师,在教育孩子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实现自己的价值;在麻风病隔离区,折磨着大家的除了麻风病还有感冒、胃病等常见疾病,玛丽娅懂得用草药帮助病人们减少疼痛,同时她还会去照顾一些因麻风病导致身体残缺、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她对于所有人的贡献,也是她自我价值的实现;帕帕蒂米特里奥及同他一道来的人都曾是雅典上层社会的精英,曾经他们为名利奋斗、为提高自己的生活品味奋斗,但现在他们只为斯皮纳龙格岛上的每一个麻风病人着想,尽全力改善生活条件,提高所有人的生活质量,同政府不停地协调,这是他们的改变,只有舍小我,成全大我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所以斯皮纳龙格岛上的重生并不是简单意味着可以活更久,更重要的是生命价值的实现。
第四章 《岛》中不同的人所体现出的人性的两面性
4.1人性的两面性
4.1.1吉奥吉斯与佛提妮
在《岛》这本书中,吉奥吉斯和佛提妮是贯穿全文的两个人物,从他们的身上可以解析到人性最美最纯洁的一面,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家人或者是朋友得了麻风病就选择抛弃他们,反而给予所有麻风病人爱与尊重,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数个家庭支离破碎的悲哀,比起其他人的冷漠,他们更富有温情 。吉奥吉斯是全文经历苦难最多的人,他希望的火光一次次燃起,又一次次被现实浇灭,他的灵魂被绝望吞噬,但最难得可贵的是,他清楚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多少不幸的事,但他从不抱怨。他担任斯皮纳龙格岛和布拉卡之间的摆渡者,虽然这个工作能带给他丰厚的报酬,但我相信,他能去做绝不仅仅只是因为金钱。克里特岛上所有的人都对麻风病过分的 恐惧,大家乐于去相信各种有关于麻风病特别容易传染的谣言,自己让自己深陷害怕之中,所以所有人不愿意接近那个岛,只有吉奥吉斯愿意这么做,很多年以来,他为麻风病隔离区做的奉献便是他对麻风病人无私的爱。吉奥吉斯在妻子和二女儿到达斯皮纳龙格岛后,保持与他们紧密的联系,尽力满足他们在岛上的一切需求,只字不提他的孤独和辛劳,他停留在原地,漫长的等待亲人能回到他身边,和吉奥吉斯形成鲜明对比的人大有人在,例如当初和伊莲妮一起前往隔离区的那个小男孩的父母,他们从不写信给自己的儿子,丝毫不关心他的生活,迪米特里被麻风病折磨,被父母抛弃,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因为吉奥吉斯,伊莲妮和玛丽亚能完全避免这种悲剧,抛开结局,她们从不是一个人、也从不孤独。
维多利亚 希斯洛浦普笔下的佛提妮在整本书中并没有占太多的篇幅,但往往温情的人总是让人过目不忘。在故事开始,借阿丽克希斯的话我们可以知道佛提妮是一位很美丽的女性,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但更重要的的是佛提妮是吉奥吉斯一家悲欢离合的见证者,同时也是斯皮纳龙格岛由麻风病隔离区变成荒岛的见证者,所以在故事的一开始,索菲亚便请求佛提妮为自己的女儿讲述自己的家族史,没有人比她知道的更多。佛提妮是一位重情重义的朋友,她会呵斥自己的哥哥不允许他讲安娜的坏话,因为她怕谣言会伤害自己的朋友,她一生中给予玛丽娅数不清的安慰和鼓励,但更重要的是,在玛丽娅传染麻风病被送到斯皮纳龙格岛后,深厚的友谊使她打破了自己对麻风病的恐惧,毅然决然选择站在玛丽娅的身后,她是玛丽娅作为一个麻风病人时期一个重要的慰藉,给玛丽娅的心灵增添了新的力量。佛提妮是整个布拉卡村庄除了吉奥吉斯以外,第一个进去麻风病隔离区的人,当她知道自己可以进去的时候没有犹豫更没有恐惧,这个反应就是对麻风病人的尊重,她可以理性看待麻风病,从这一点来说,玛丽娅拥有佛提妮这个朋友是她的幸运。
4.2.2安娜与索菲亚
伊莲妮因传染麻风病被送到斯皮纳龙格岛之后,原本完整且幸福的家瞬间崩塌,对于当时年龄还小的玛利娅和安娜来说,失去了母亲的照料,生活从此必须自理,精神上缺少关怀,种种原因让原本性格就有所差异的姐妹俩在困局之中形成了不同的性格和价值观。安娜在伊莲妮走后,性格更加反叛和自私,她拒绝操持家务,做不到身为姐姐的任何义务,她令吉奥吉斯感到头疼,甚至于这位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也觉得“有恶魔住在她的心里”。长大后的安娜拥有不平凡的美貌,热情冲动,永远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她讨厌按部就班,渴望过更加富足高贵的生活。在一次宴会上终于美梦成真嫁给了当地大富翁的儿子安德烈斯范多拉基,结婚时,她隐瞒母亲患有麻风病的真相,并丝毫不掩盖她以此为耻的情绪。婚后,她与浪子马诺里保持多年地下情人的关系,在妹妹玛丽娅染上麻风病要被隔离时,她没有丝毫的不舍和担心,反而怕自己家族有麻风病病史影响到她在范多拉基家的地位,她活的太过于自我,连自己的亲人也不关心,对于斯皮纳龙格岛就更加冷漠了。妹妹走后,她也不愿照顾年老的父亲,毫无责任心,她作为佩特基斯家族唯一一个拥有正常生活的人,却并不珍惜她拥有的东西,最后毁掉了她自己,毁掉了她的家庭,也给女儿索菲亚以后的生活蒙上了难以摆脱的阴影。她身上的缺点无一不是人性丑恶的体现。
索菲亚是安娜的女儿,安娜死后由玛丽娅和克里提斯抚养长大,玛丽娅和克里提斯给予她足够的关爱和宠溺,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她的身上渐渐看到了安娜的影子,当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变得异常的冷漠,她把索菲亚和克里提斯看成是一对欺骗她的人,全然不顾这么多年以来索菲亚给予他的养育之恩,她前往了雅典选择逃离过去,从麻风病的耻辱、父母身份不定中逃离出来。在有了自己的家庭后,她更加隐瞒自己的身世,闭口不言自己的家族历史和自己的根,她从玛丽娅和克里提斯嘴里听到的事实成了她心中的禁地。因为她觉得她的至亲骨肉让她感到羞耻,都是些 麻风病人、通奸犯和谋杀犯。她想保护自己的儿女,永远不受她过去奇耻大辱的伤害,在索菲亚的眼里,患有麻风病是件罪过,是和谋杀、通奸一样令人难以启齿的,她和众多人一样,扮演了一把无形的剑,这把剑刺向所有患有麻风病的人的身上,血淋淋的现实。索菲亚也并非是个冰冷的人,多年以来,她对于玛丽娅和克里提斯一直都有愧疚感,她觉得自己背弃了两个好人,而现在她也没有办法去弥补这份亏欠,是女儿阿丽克西斯的安慰让她重归平静的同时能以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过去那份历史,“她看不到耻辱,只看到英雄主义,没有不忠,只有激情,没有麻风病,只有爱。”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0811/8185235.html   

失乐园到复乐园的隐秘悲歌(3)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