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休谟理论探讨整容热潮背后的心理成因

摘 要: 根据休谟的审美趣味标准理论, 分析韩国女性整容的心理驱动力, 得出女性整容心理驱动力一方面是来源于女性本身, 即首先要满足自我审美需要, 将自己塑造成心目中的自己, 同时通过整容给自己的日常生活带来便利;另一方面则是来源于外部环境对女性的压力, 如社会舆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根据休谟的“审美趣味标准”理论, 分析韩国女性整容的心理驱动力, 得出女性整容心理驱动力一方面是来源于女性本身, 即首先要满足自我审美需要, 将自己塑造成“心目中的自己”, 同时通过整容给自己的日常生活带来便利;另一方面则是来源于外部环境对女性的压力, 如社会舆论、女性意识的变化、就业、求职等, 而整容可以给女性带来上述方面的回报。韩国女性应该理性地看待整容, 合理追求外表美和内在美。另外, 韩国女性还应考虑自身实际情况, 预想到整容将要使自己各方面发生的改变, 建设心理防线, 坚持自我预设的原则。

  关键词: 休谟; 审美趣味; 韩国整容; 女性; 心理原因;

  Abstract: Based on Hume's "aesthetic taste standard",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psychological driving forces of female cosmetic surgery in ROK. On the one hand, it comes from women themselves who are eager to satisfy their needs of beauty and shape themselves as "the ideal one in mind", and at the same time, convenience is undoubtedly brought to their daily life through cosmetic surgery; on the other hand, it comes from the pressure of the external on women, such as public opinions, the change of female consciousness, employment, job hunting and so on. Korean women should treat cosmetic surgery rationally and pursue both the outer and the inner beauty reasonably. In addition, Korean women ought to consider their actual situations and anticipate what changes the surgery will make in all aspects, and construct psychological defense lines for self-presupposition.

  Keyword: Hume; aesthetic taste; cosmetic surgery in ROK; female; psychological cause;

  随着韩国整容业的蓬勃发展, 世界各地也都掀起了一股整容热潮。虽然关于韩国整容文化的相关论文数量众多, 但大多集中于整容技术本身或其衍生的相关文化, 引起该现象的心理原因却鲜有人提及。如姚同伟从“容貌至上主义”这一视角, 探究“韩国女性整容”的历史及其“整容文化”的形成原因;1张方旭说明了身体在社会中的变化, 人们必须得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自身情况, 整容就是一种调整自身的手段;2张选奋则是从医疗技术方面来说明中韩的美容技术情况。3由此可见, 大部分文献都是从社会意义、文化意义、经济意义、医学意义等方面出发, 研究其相关现象, 从心理学方向研究的相关成果较少, 而将美学理论和某一社会现象相结合研究其心理因素, 则基本是一片空白, 有待进一步探索与发掘。将休谟的美学思想和韩国这一整容现象结合起来研究的课题目前国内外普遍较少, 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在研究方法上, 本文结合休谟的“审美趣味标准”理论探究女性心理, 使文章更具说服力和针对性。

基于休谟理论探讨整容热潮背后的心理成因

  在本文中, 笔者将从休谟“审美趣味”这一独特的视角去探究整容热潮背后的心理成因, 以及在这种心理因素的影响下, 韩国女性整容行业发展的趋势及整容这一行为的社会学意义, 并通过实践调查与理论研究相结合, 为整容人群提出指导性建议。

  一、休谟审美趣味标准和韩国女性整容概况

  大卫·休谟 (David Hume, 1711年4月26日—1776年8月25日) , 苏格兰哲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在休谟的哲学中, 涉及美学内容比重并不大, 却蕴含着非常重要的理论成果。其中, 关于“审美趣味标准”问题在他的文章《论趣味的标准》中得到了较为全面的阐述, “趣味标准”这一论题更是成为了引发后世不断研究解读的焦点, 对当今社会的审美体系构建仍具有指导意义。

  (一) 休谟审美趣味标准

  大卫·休谟被视为苏格兰启蒙运动以及西方哲学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他继承了英国经验派的传统, 主要运用心理学分析的方法探讨了两个基本问题:一是美的本质, 二是审美趣味的标准。

  首先, 审美趣味标准具有一致性。人类在社会生活中, 经常会以美丑去评判人或物, 或列举出一些榜样, 将他们作为美或丑的典范。对此休谟认为:“人们倾向于找出一个科学的统一标准, 却否认某一条情感标准。”4正因如此, 才出现了人们公认的审美标准, 如“瓜子脸、鹅蛋脸”是最美的脸形、面部与身体结构的比例为黄金分割比1∶0.618为最佳等等。这种寻求一致性的心理, 休谟也将其归纳为审美趣味的一个特性, 并将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归结于人类独有的理性思维。他认为:“在一切涉及观念和科学的事情上, 情况却截然相反:见解的分歧常见于一般性问题而不是个别性问题, 实质分歧往往小于表面分歧。”5

  其次, 审美趣味标准同样具有差异性。由于审美的主观性和审美力与鉴别力的个体差异, 审美趣味自然具有多样性和差异性。休谟认为:“美根本不是事物本身具有的性质。美仅仅存在于关注事物的心灵当中, 而每个心灵所感到的美也各不相同。”6一方面, 我们常常会看到, 也许被某人视为丑的东西, 在他人眼里却是美的。另一方面, 这种审美趣味的主观性往往会形成一种偏见意识, 即使在整容业如此发达的韩国, 也存在很多反对这一行为或整容者的群体。同时, 个体之间的审美力与鉴别力存在显着差异, 休谟将这种审美力具象化为一个人对于美的“敏感性”, 在这方面, 人与人之间往往存在着巨大的天然差别。

  (二) 韩国女性整容概况

  截至2013年, 一份由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 (IPRAS) 公布的第二份年度报告显示, 全球年均有1 500万人做整容手术。其中, 韩国达1/77, 是人均做整容手术最多的国家。2010年数据显示, 韩国人共做了65万例整容手术, 每1 000人中有近14人做过整容手术。7首尔有闻名亚洲乃至世界的“整容一条街”:以狎鸥亭洞十字路口为中心, 东至清潭十字路口, 西至新社十字路口, 几公里的半径内聚集了韩国近一半——超过300家的整容机构。如此高密度的产业集中让狎鸥亭路名噪一时。

  女性整容的标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迁的。韩国女性整容的直接目的是变美, 由于韩国女性追求极致的整容效果, 整容机构运用黄金比例创造发明出“黄金比例脸” (如图1) 。而这种脸受到韩国女性的疯狂追求。

  图1 黄金比例脸
图1 黄金比例脸

  20世纪末21世纪初,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追求“黄金比例脸”, 韩国女性的容貌看起来也愈加相似。休谟说过“将每一种措辞都还原为几何学般的真实与精确, 此种做法产生的作品最平淡无奇、最令人不快”。8“黄金比例脸”将数学理性的公式比例强行搬到“审美”上来, 试图给感性的“美”限定一个标准, 随着社会审美的不断发展, 这种审美逐渐被淘汰。现在的韩国女性追求“自然美”的状态, 并且希望面部更加的圆滑、圆润 (如图2) 。

  图2 圆滑圆润的面部
图2 圆滑圆润的面部

  调查研究发现, 韩国女性整容的主要部位是眼睛和鼻子, 最常见的方式是割双眼皮、开眼角和隆鼻;其次是下巴, 为了使面部看起来更修长、轮廓更清晰, 很多女性会通过整下巴来达到此目的;比例最少的是耳朵, 因其对面部的整体影响不大。

  大多数韩国女性对整容的看法是积极的, 整容作为一种神奇的面部变美手段, 在韩国女性心中占有较高的地位。整容后韩国女性会拥有精美的容貌, 这种姣好的面容能给她们带来社会的认可、用人单位的青睐、自我的满足等。韩国女性进行整容不仅是一种简单的外表审美, 更是一种在传统文化束缚之下渴望在现代社会取得成功的手段。随着社会的发展, 韩国女性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 她们也在积极为改变自己的处境而努力, 使自己达到“内外兼修”的状态。

  二、休谟审美趣味标准下的女性整容心理

  某一社会现象的出现, 其背后必定有相对应的社会心理学原因。通过上文, 我们已经了解了休谟相关美学及心理学理论知识, 并审视了整容浪潮下的韩国社会现实。下面, 笔者将通过将二者相结合, 探讨休谟审美趣味标准下的整容, 从而探究当下推动韩国女性整容的相关心理因素。

  (一) 整容与美的源泉

  休谟在《道德原则研究》中指出, 美的一个源泉是自身的肢体和器官的特定结构。“一切自然的美都依赖于各部分的比例、关系和位置;在关于趣味或外在美的一切决定中, 所有关系都预先清楚明白地摆在我们眼前, 我们由此出发根据对象的性质和我们器官的气质而感受一种满足或厌恶的情感。”9一个人的面部是由五官组合起来的, 有些时候人们会发现, 某个人的各个五官非常好看, 但组合起来的面部却很平淡, 这是因为各个器官的比例没有达到最佳。韩国整容对身体各部分的比例要求严格, 如面部整容, 两只眼睛的距离、双眼皮的宽度、鼻梁的高度以及面部与身体结构的比例等, 都要严格设定。通过改变各器官的形状、大小和比例, 创造个体独特的美丽。

  除此之外, 美的另一个源泉是心理兼赋。休谟也提到:“人们自然地希望, 身体的美给予人的每一种敬重, 在起源中也将有某种类似物, 无论这种敬重是产生于他的心理兼赋, 还是产生于他的外部环境。”10一个人的外貌条件与一个人的自身发展有足够近的关系, 这形成了人们所认为的骄傲和谦卑的外部原因。如果美或丑是建立在外部条件之上, 快乐或痛苦要被转化为骄傲或谦卑, 毋庸置疑, 人们所拥有的美就成为骄傲的理由, 而同时丑就理所当然地成为谦卑的对象了。由心理兼赋产生的美是指在社会大众审美趣味标准下, 人们对于什么是美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对于判断是美还是丑, 人们倾向于找出一条共同的标准, 即社会公认的标准。如当下韩国, 社会的审美统一认为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是一个美女的标准。这种社会审美促使人们对这种标准产生极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从内心深处觉得这就是美, 也正是这种社会标准促进了美的产生。

  (二) 整容与审美趣味标准

  1.主观标准

  休谟结合前人研究成果, 给趣味确定了一个标准, 借以协调人类奇异百出的反应, 但同时也指出了审美趣味标准的差异依然存在, 是无法通过书面文字硬性规定的。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之一就是:“一个人气质的不同”, 即社会中的每个人审美追求不一样。趣味的一般标准在人性中通常是一致的, 人们之所以会出现不同的判断, 通常是人的机能出现了缺点和失常, 人们或源于偏见, 或由于缺少实践, 或因为缺少敏感, 或因为心境低落;而赞同一种趣味, 否定另一种趣味, 都自有一种正当的理由。韩国女性在整容中表现出了相当强的自主性和主体性, 爱美之心, 人皆有之, 韩国女性认为整容首先是满足自己的审美需求。例如, 看到某个明星或周围某人面部的部位好看, 就希望自己也拥有这种美丽, 加之整容是变美的捷径, 随着医疗技术的普及和水平的提高, 整容的费用越来越低, 风险越来越小, 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愿意通过这条捷径把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达到自定的目标, 满足自我审美需求。

  《人性论》中提到:“美是各个部分之间的一种结构和秩序, 它既可以通过我们本性的原始组合, 又可以通过我们的习惯或者爱好, 给我们灵魂一种快乐和满足。”11莎士比亚曾说过:“上帝给了女人一张脸, 她们却要重新造一个”, 就是对韩国女性整容现状最好的概括。韩国女性会根据自己的偏好和生活习惯, 对自己的面部进行一定的改造, 例如割双眼皮、垫下巴、隆鼻、种睫毛、垫唇等。有的人在平时的生活中, 习惯刷睫毛膏, 这样会让眼睛显得更大, 睫毛更翘更长更浓, 假以时日形成习惯, 就愿意去种睫毛, 如此可让自己平时的习惯定型, 也免去了每天化妆的麻烦。

  2.客观标准

  除以上主观因素外, 人所处社会及环境所持的客观标准也对人的审美趣味标准有很大影响。

  第一, 产生此种审美差异的原因是“当代与本国的习俗与看法”。12因为极端地受到某种丑的众多事例强烈刺激, 如在街上看到一位面部某些器官有缺陷的人, 人们并不一定会产生厌恶, 但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 而是希望有一种向其对立面的倾斜。趣味是会被社会或群体标准引导的, 可能由于社会认同或功利而形成一种趣味倾向。一种文化得以在一个团体或社会中生存与发展, 就必须符合社会的需要和发展。在韩国社会上下皆认可的氛围下, 韩国的习俗与看法促进了整容的发展。在韩国, 整容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渗透到韩国民众的生活之中, 虽然不比“孔孟之道”对于中国人的影响, 但韩国整容现象已经出现了大半个世纪, 韩国女性对于整容的热情却丝毫不减;加之韩国娱乐文化的不断发展, 更是让“外貌至上主义”在韩国风靡, 在这样一个看重外貌的国家, 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也只有遵从这种习俗和看法, 去重视外貌和改变外貌。

  第二, 社会的审美倾向对韩国女性的整容起着导向作用。“整容中的身体是被社会和个人双重建构的。”13尽管个人的意愿和审美对整容中个体的塑造具有明显作用, 但归根究底, 社会的审美倾向对韩国女性整容的影响才是至关重要的。韩国社会通过各种传播媒介向社会大众宣传“社会倾向的身体类型”, 以此引导着社会大众的审美倾向, 大众普遍认为这种身体的比例、面部的比例是人们应该追求的, 是最完美的。如韩国着名女演员宋慧乔、全智贤等, 都是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小嘴巴和圆润的下巴, 她们是韩国当代社会公认的美女, 所以韩国女性也以此为标准, 不约而同地制造出“重复脸”。另外, 大多数韩国人和朝鲜人在整容之前都是大脸庞、高颧骨、细长眼睛、单眼皮、高眼眶, 这种外貌特征使韩国人对自己极度不自信;加之韩国国土面积小, 国力并不显着, 在国际交往中, 韩国急需改变某些现状来提高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于是, 通过整容来改变外貌成为了一种捷径, 韩国社会通过提倡整容, 改变外在形象, 增强了自信心和自豪感。休谟曾说:“一个人骄傲的动机有很多, 一个人可以由外貌、体力、敏捷、体态、熟练度、骑术、剑术以及他在任何体力或者技艺劳动方面的灵巧而感到骄傲。只要人性保持同一不变, 一个人的骄傲和虚荣也会受到权利、财富、美貌或个人优点的影响”。14由此可见, 外貌对人的自信和骄傲有着极大的影响, 韩国社会引导民众通过整容改变外貌来增强自信心也就不难理解了。

  第三, 整容可以增强韩国女性的自信心。休谟在《人性论》中谈到:“骄傲的谦卑的对象永远是自我;每当这些情感向外观察的时候, 它们总要着眼于自我, 否则任何人或对象就不能对我们产生任何影响。”15一个人骄傲和自信的动机有很多, 国家、家庭、职业、财富、美貌、体力等都可以成为骄傲和自信的动机。对于韩国女性来说, 通过整容变得美丽是一件极其自豪的事情, 美貌可以增加她们的自信, 使她们更加从容地面对生活交际和工作应酬。社会的发展对女性的要求越来越高, 既要接受高等教育, 从容面对职场竞争压力;还要兼顾家庭, 满足社会审美需要, 所以拥有精致的容貌对于韩国女性来说是强调自我意识、增强自信心的一种重要方法。

  第四, 在外貌至上的韩国, 女性整容有利于其更顺利地找到工作, 寻找人生伴侣。如图3所示, 这是一家韩国经济公司2016年的招聘广告, 上面写的是“需要C罩杯的女性, 智慧与外貌并存”。可见, “尽管女性受高等教育的比例逐年提升, 但女性求职依然面临严峻挑战, 其大多从事附加值低、收入较少的简单工作, 就业率与男性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16在韩国, 虽然很多女性的教育程度与男性一样, 但在进入就业市场时仍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 受父权制度的严重束缚, 韩国人认为女性最重要的还是照顾家庭, 很多女性在结婚之后会选择回归家庭;同时, 韩国人根据社会的审美标准把人通过身材、外貌等划分为不同的类别, 并且在潜意识里形成了从事某项工作的人们理所应当具有某类身体形象的固有认知。除职场的压力外, 从古至今, 女性作为男性的附庸角色这一现状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李述龙在其论文中指出:“韩国整容文化是以男性为中心而进行的面部重塑”, 17这说明女性整容并不仅仅是满足自我, 还有通过对外部进行整饰和美化, 以满足男性的审美, 取得男性的好感和认同, 达到交际、求偶等目的。在韩国社会, 精致的容貌能够给别人传递更多的良性信息, 男性认为每天愿意花时间打扮自己的人其自我管理能力较强, 而这种自我管理能力在社会和家庭中都十分重要, 所以精致的容貌成为了男性寻找婚配对象的重要标准。笔者在对韩国人的访谈中了解到, 在男性和女性的交际过程中, 漂亮的女性拥有更多的交际可能并获得更多的关注, 也更有利于找到人生伴侣。

  图3 韩国某经济公司招聘广告截图
图3 韩国某经济公司招聘广告截图

  三、休谟美学对韩国整容的指导性意义

  整容日渐风靡全球, 整容技术和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但韩国女性也应当理性看待整容, 合理追求外表美和内在美。审美趣味的主观性使得审美趣味只能在抽象概念上得到统一, 而非具体问题上。整容的审美趣味标准是不断变化的, 韩国女性整容的流行, 无疑是顺应时代发展、由韩国审美大环境催生出的产物。韩国女性身处这样一个社会氛围之下, 追求精致的外表美无可厚非, 但同时对女性自身的外表美和内在美也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判断, 整容者不应强迫他人认可自我的审美趣味标准, 且不应将标新立异作为直接目的来进行整容。

  一方面, 在整容的快速发展之下, 应该坚守趣味天然平等, 看到整容的合理之处。即使“整容”早已不是一个新兴词汇, 但仍然有人对整容相关行业存在偏见或误解, 从而产生排斥心理。休谟也告诫人们在面对审美问题时, 应该保持一颗平常心, 尽量不掺杂个人主观色彩。人们在面对审美问题时, 应该保持一颗求同存异之心, 不应将个人审美观强加于他人。爱美之心, 人皆有之, 精致的外貌令人赏心悦目, 它不仅使自身获得各种好处, 更是在传递着个人内在的正面信息, 即让他人看到自己的品味以及对待自我的态度。现代社会的交际都是短暂性、感官性的, 而外貌作为最直接最突出的符号, 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自我管理能力、生活品位等内在品质。整容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也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突出。人们完全否定整容行为, 甚至歧视某些整容者, 是出于个体主观认知的一种偏见。

  另一方面, 面对整容文化的强势入侵, 人们会不自觉地接受不同的审美要求, 但也更容易沦为“标准”的傀儡, 所以韩国女性应该设立自我底线与原则。首先, 韩国女性需要设立经济与时间底线。整容是一个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财力的行为, 即使相关技术在不断发展, 但一次整容所需要的费用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同时术前的准备与术后的恢复也将占据自身大量的时间。所以根据自身实际需求以及客观条件, 设立经济与时间底线, 才能杜绝因虚荣心作祟的盲目整容心理。其次, 在整容前深思熟虑, 设立自我风险底线, 也是整容者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日渐风靡的韩国整容在给韩国女性带来一系列积极作用的同时, 相伴而生的消极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其作为一项对人体进行改造的医学技术, 不仅在后期需要精心维护, 而且也伴随着较高失败的风险。整容时选择正规有资质的医疗机构, 深入了解相关护理知识与注意事项, 决定整容前选择自我能够承受的风险指数, 都是为了保障个人生命健康所必须做的功课。

  四、结语

  本文在休谟“审美趣味标准”这一美学观点下, 分析了韩国社会普遍一致的审美倾向, 探究了韩国女性的整容心理和韩国的民族心态, 揭示韩国社会普遍盛行的外貌至上主义。在整容行业飞速发展、逐渐普及的韩国社会, 休谟在美学上的相关理论, 应被视为对当代社会审美的反思与引导。在内在审美标准问题上, 人们应该摒弃过于刻板的教条主义, 且根据所处的时代和社会背景, 去判断和决定自己的审美标准, 同时尊重他人的审美情趣, 更主动地树立理性的审美标准。在看待整容背后的心理动因问题上, 我们需要用更加审慎的眼光去看待整容, 向往或已经进行整容的人群更应该坚守自我经济、时间以及风险底线, 这不仅是自我管理能力的体现, 更是构建当下和谐社会审美体系的要求。

  注释

  1 姚同伟:《容貌至上主义:韩国女性整容文化研究》, 硕士学位论文, 中央民族大学, 2017年。
  2 张方旭:《我的身体, 他的目光:整容过程中的身体建构——以上海某整容医院的求美者为例》, 硕士学位论文, 华东师范大学, 2012年。
  3 张选奋、张炜、胡永寿、赵弼洲:《中韩医疗美容业现状和提高中国医疗美容业水平应采取的对策建议》, 《中国美容医学》2013年第23期, 第2259-2262页。
  4 [英]休谟:《休谟散文集·论趣味的标准》,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第227页
  5 [英]休谟:《休谟散文集·论趣味的标准》,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第227页。
  6 [英]休谟:《休谟散文集·论趣味的标准》,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第216页。
  7 《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全球年均1500万人整容韩国居首最爱割双眼皮》, http://www.199it.com/archives/195366.html。
  8 [英]休谟:《休谟散文集·论趣味的标准》,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第218页。
  9 [英]休谟:《道德研究》, 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 吉林音像出版社, 2004年, 第77页。
  10 [英]休谟:《道德研究》, 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 吉林音像出版社, 2004年, 第127页。
  11 [英]休谟:《人性论》,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7年, 第121页。
  12 [英]休谟:《休谟散文集·论趣味的标准》,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第228页。
  13 张方旭:《整容过程中的身体构建》, 《安徽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4期, 第457-463页。
  14 [英]休谟:《人性论》,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7, 第113页。
  15 [英]休谟:《人性论》,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7年, 第115页。
  16 姚同伟:《容貌至上主义, 韩国女性整容文化研究》, 硕士学位论文, 中央民族大学, 第40页。
  17 李述龙:《缠足习俗与韩国整容文化研究》, 《语文学刊》2018年第3期, 第89-92页。

    汪媛,汤洪.休谟审美趣味标准下韩国女性整容心理探索[J].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52(03):20-26+14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0609/8176553.html   

    基于休谟理论探讨整容热潮背后的心理成因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