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民族因素探究论文

【摘要】 尚德义是我国当代乐坛从事花腔艺术歌曲创作的作曲家,其创作的花腔艺术歌曲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被誉为“中国花腔艺术的开拓者”。文章以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为研究对象,探讨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音乐审美思想中的“民族因素”,以期为我国花腔艺术歌曲的创作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尚德义是我国当代乐坛从事花腔艺术歌曲创作的作曲家,其创作的花腔艺术歌曲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被誉为“中国花腔艺术的开拓者”。文章以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为研究对象,探讨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音乐审美思想中的“民族因素”,以期为我国花腔艺术歌曲的创作提供一些借鉴。

  【关键词】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审美思想;民族因素

  尚德义是我国知名的作曲家和音乐教育家。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在我国当代艺术歌曲创作领域中充分运用和发挥花腔艺术的特点,创作了一系列“雅俗共赏”的艺术歌曲精品。他的花腔艺术歌曲无论运用何种题材、创作手法及原则去实现其艺术构思,都是以服务于人民群众的审美要求为目的,从客观社会的反映中检验其艺术价值和效果。①他对众多艺术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段的选择,充分适应了听众的音乐审美心理和听觉思维习惯,并与我国传统的文化观念和审美思想紧密相联。

  一、“和”的精神体现

  中国的“和”文化,有着久远的历史渊源。“在漫长的早期农耕文明的物质实践过程中,中国先人逐步形成人与大自然的族群和谐感,并且构成注重整体和谐与有机联系的中国传统思想的基本因子,开中国文化之先河。”②这种“和”的精神,融贯在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各个方面,不仅影响着他音乐创作的风格和气质,也制约着花腔艺术歌曲的结构形式。就整体结构体系而言,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讲究对称、均衡、平稳,部分作品在多种形态的变奏和曲式统一的基础上构成,并形成对比。如作品《今年梅花开》,全曲结构采用“合头换尾”的形式,以五声音阶为基础构成音乐的相对稳定性,达到音响上的统一,然而在统一中又包涵着微妙的变化。它所表现出的由“不变”到“变”这一具有动力性的发展趋势,是各乐句之间前后承递的重要逻辑方式,加强了旋律进行上的连贯流畅的效果。从音乐审美的角度来看,尚德义的花腔艺术歌曲在保持中国民族音乐“和”的文化意识基础上,与西洋花腔的创作形成一种内在的对比和统一,但是在对待对比和统一的关系上,与其他作曲家相比,他所持的态度较为独特。西洋花腔创作是在对比中求得统一,而尚德义花腔创作则是在统一中求得对比。相比较而言,后者更符合我国民众的表达方式及思维方式。如尚德义所创作的《七月的草原》《小鸟飞来了》等均是根植在民族音乐沃土的基础上,将西洋花腔歌曲创作技法运用到他的创作之中。这种中西合璧的创作手法使中国民族音乐“和”的精神得到了凸显。

  二、“线”的形态把握

  在尚德义花腔作品创作中,以“线条”作为发展基础所体现出的线性思维模式,秉承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所共有的“重直觉、重灵感、重总体印象”的思维特点。③尚德义的花腔作品展现出行云流水般的线性化音乐。这种“线的艺术”主要体现在作品的旋律之中。在中西传统音乐审美的差异性下,尚德义注重在旋律创作上寻找优美的音乐主题,根据作品的内容充分发展旋律的个性,突出他的创作特征。作品《科学的春天来到》旋律流畅自如,抒情乐句延绵婉转,花腔乐句灵巧精炼,充满了春天的气息和无限的活力,且符合大众的审美情趣。作品《牧笛》在引子部分采用八度音程“啊”的延长音,优美的旋律线条给听众展开一幅西北边陲的风景画面,并随着音调的变化给听众一种跌宕迂回的动感。从这两首作品可以看出,尚德义从中西方花腔艺术审美情趣的差异入手进行创作,避免了作品的高度炫技和手法的单一,在线性方面表现出细致多变的特点。尚德义还把少数民族民歌中的旋律特点引入花腔艺术歌曲中,在色彩对比和张力方面也达到了极致,使旋律既有绚丽璀璨之美又有委婉隐约之美,既有流动回旋之美又有静谧深邃之美。

  三、“境”的虚实结合

  尚德义创作的花腔作品的音乐语言、风格与当时人们的精神状态、情感特征相符合,因此,他的作品是一定时代下社会意识形态的映照,代表着当时社会的审美心理特点。尚德义早期的花腔作品创作注重对现实生活的描写,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听众审美需求的变化,他的后期创作偏重于对民族风情和自然风光的意境描写,这种转变在他的审美观念中带有明显的“民族因素”。尚德义花腔作品的风格特点与国画、书法等中国艺术一样,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写意”风格,充满了对祖国大好河山,尤其是对西北故土的依恋之情。如作品《牧笛》,无论是歌词还是音乐的旋律,都展现给听众一幅充满草原风情的画卷。通过旋律线条的起伏、语句的抑扬顿挫、花腔部分的色彩变化等实现意境的描述。他的作品在前奏中常采用象征的手段引出乐曲的内容和表现对象,各段音乐之间所表现的意境是虚与实的结合,不但让听众“走进”具体的画境,而且让听众可以“神游”在真实美景和想象美景之间。这种具体与空灵、有限与无限、实境与虚境的统一,使听众的审美感受升华为最高境界,体味出无限隽永的韵味,体验到生命自由的意义。

  尚德义的花腔艺术歌曲创作始终贯穿着中国传统美学思想,这种思想不仅成为他创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与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融为一体。在坚持对美的理想境界的不懈追求下,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创作从“和”的精神体现、“线”的形态把握、“境”的虚实结合等方面达到了很高的审美追求。随着时代的进步与观念的更新,在当今多元音乐文化创作理念的影响下,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作品不仅仅是对一种艺术形式的表现,传达给人们更多的还有民族音乐的气质和中国音乐审美思想的思维方式。

  注释:

  ①孙佳宾.试论尚德义声乐作品的美学价值[J].艺圃,1993(1):28-31.

  ②郑涵.中国的“和”文化意识[M].上海:上海学林出版社,2005:2.

  ③尚德义.尚德义独唱歌曲选[M].北京:华乐出版社,1998:1.

  参考文献

  [1]尚德义.我创作上的艺术追求[J].音乐生活,1999(3).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0414/8163016.html   

尚德义花腔艺术歌曲的民族因素探究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