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军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分析

摘要: 目的:研究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 为部队开展心理服务工作提供依据。方法:抽取2017年9月入伍新兵378例,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 (SCL-90) 对单兵训练前后新兵的心理状态进行评估, 收集数据, 进行统计分析。结果:与单兵训练前相比, 单兵训练后新兵SCL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目的:研究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 为部队开展心理服务工作提供依据。方法:抽取2017年9月入伍新兵378例,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 (SCL-90) 对单兵训练前后新兵的心理状态进行评估, 收集数据, 进行统计分析。结果:与单兵训练前相比, 单兵训练后新兵SCL-90躯体化、抑郁、焦虑、恐怖和精神病性等因子分值非常显着升高 (P<0.01) ;与非训练伤组相比, 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项目数量非常显着增多 (P<0.01) .结论:单兵训练可降低新兵心理健康水平, 而训练伤是其重要影响因素。      关键词:野战部队; 单兵训练; 新兵; 心理健康;      新兵是军队战斗力生成的基础。随着我军强军步伐的不断加快, 部队训练愈发正规, 管理愈发严格, 总体训练效果不断提高。但是, 部分入伍新兵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适应障碍及心理问题[1,2,3].据统计, 近年来入伍新兵心理疾患问题呈上升趋势, 导致“退兵”等一系列状况, 严重影响部队建设[4,5].既往研究[6,7,8]提示, 重大军事活动能增加官兵的心理应激水平, 影响官兵心身健康, 制约部队战斗力。特别是野战部队, 常年担负野外驻训、军事演习、抢险救灾、御外控边等多样化军事行动, 广大官兵长期处于身心疲惫的亚健康状态, 是心理疾患的高危人群。宋瑞华等[9]在作训官兵心理健康状态调查中发现, 列兵的心理健康水平较上等兵偏低, 可能与环境改变、生活艰苦、关爱缺乏等因素有关。特别是近几年来, 入伍新兵社会背景复杂, 心理敏感, 情绪波动大, 易受外在环境影响而出现心理应激反应等问题, 给部队建设带来严峻挑战[10,11,12].目前, 关于新兵心理健康的研究多注重于新训期间[13,14], 本研究旨在调查单兵训练整体对入伍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 分析其原因, 并提出干预措施。现报告如下。      1、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2017年9月入伍新兵378例, 均为男性;年龄17~25岁, 平均19.8岁;其中, 高中以上学历占80%.      1.1.1 纳入标准      复检合格的入伍新兵。      1.1.2 排除标准      (1) 单兵训练期间, 申请退出现役者; (2) 单兵训练期间, 因训练伤或其他情况导致训练中断2周以上者; (3) 单兵训练期间出现心理问题, 接受心理干预或治疗者。      1.2 方法      1.2.1 资料收集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 (SCL-90) , 共有90个项目, 分为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和其他等10个因子。每个项目按“无、轻度、中度、重度和极重度”计1~5分, 所得分值越高, 提示心理健康状况越差;反之, 则提示心理健康状况越好[15,16].其中, 1分计阴性, 2~5分计阳性, 评估单兵训练前后入伍新兵的心理状态, 收集数据。      1.2.2质量控制      研究人员经统一培训, 熟悉SCL-90正确使用方法, 采用统一的资料收集方式。资料收集同时展开, 研究对象按要求答卷, 并确保答卷环境整洁安静, 时间充足。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 计数资料采用х2检验, 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如两样本是非正态分布, 则采用非参数检验, 以P<0.05为差异显着。      2、结果      2.1 单兵训练前与单兵训练后比较      与单兵训练前相比, 单兵训练后新兵SCL-90躯体化、抑郁、焦虑、恐怖和精神病性等5个因子分值非常显着升高 (P<0.01) , 见表1.与单兵训练前相比, 单兵训练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均有升高, 见图1.      2.2 训练伤组与非训练伤组比较      本次单兵训练期间, 发生训练伤共93例。与非训练伤组 (285例) 相比, 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项目数量非常显着增多 (P<0.01) , 见表2.非训练伤组与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项目数量所占比例显着不同, 见图2.      3、讨论      随着社会发展进步, 人们对健康的认知水平也越来越高, 由以往单纯的身体健康转变为当前的心身健康, 将心理健康作为健康的重要指标之一。军队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 在环境、工作、生活等各方面都与地方人群存在显着差异, 导致心理健康状况与地方社会人群不同[17].既往研究[18,19,20]显示, 军人在艰苦环境及演习、维和等特殊条件下, 心理健康状况较差。我部作为野战部队, 地处偏远, 环境相对封闭, 常年担负高原实战化训练、军事演习、御外控边等重大任务, 加之生活条件艰苦, 官兵心理负担较大。特别是入伍新兵, 面对繁重的单兵训练任务和紧张的生活环境, 易出现抑郁、焦虑等消极情绪[9,21], 如不及时干预, 甚至可演变为创伤性应激障碍等精神疾病, 给部队和个人造成较大困扰。早在2008年, Kohrt等[22]研究发现, 即使在创伤暴露控制后, 接受过军事训练的青少年仍存在较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因此, 对入伍新兵进行及时准确的心理评估、提供科学可行的干预措施尤为重要。   表1 单兵训练前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比较 表1 单兵训练前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比较
  表2 训练伤组与非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项目数量比较 表2 训练伤组与非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项目数量比较
  图1 单兵训练前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比较 图1 单兵训练前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比较
  图2 训练伤组与非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阴性项目数比例图 图2 训练伤组与非训练伤组新兵SCL-90阳性、阴性项目数比例图   3.1 结果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 与单兵训练前相比, 单兵训练后新兵SCL-90各因子分值均升高, 但仅躯体化、抑郁、焦虑、恐怖和精神病性等5个因子差异非常显着;训练期间, 患有训练伤的新兵SCL-90阳性数目更多, 差异非常显着。本研究采用的SCL-90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 用于评价不同职业人群的心理健康状况, 能较好地反映被试者的自觉症状和严重程度[23,24].本研究结果与化振等[1]的研究结果相似, 与高飞等[25]的研究结果不同。与化振等的研究结果相似, 可能是本研究中, 新兵训练前受外界影响较小, 与地方常模基本相当所致。与高飞等的研究结果不同, 可能是由于训练任务、环境、人群抽样不同等因素所致, 需要进一步研究确证。张景兰等[26]研究发现, 新训结束前, 新兵自评人际环境适应率从新训初期的42.6%提高到63.6%, 部分适应或不适应率由57.4%降低到36.4%;辛阔林等[27]研究发现, 新训后期新兵心理健康水平有所改善。但本研究提示, 单兵训练后新兵心理健康状态仍呈下降态势, 值得心理服务工作者的警惕。另外, 史玉兰等[28]在研究中指出, 训练伤可导致心理应激等问题的发生, 与本研究结果一致。      3.2 原因分析      新兵心理健康在单兵训练的不同阶段呈现不同特点, 同时受个人生活经历、学历、训练环境、训练伤等多种因素的影响[27,29,30].既往研究[26,31]已经证实, 家庭美满、性格开朗、学历较高的军人心理弹性更好, 能更好地适应新环境, 更出色地完成军事任务。但家庭、性格、教育、学历等均为不可控因素, 在研究对象心理体检、复检均合格的基础上, 本文主要探讨训练因素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      3.2.1 训练环境      新兵单兵训练通常由专人负责, 专人保障, 几乎呈封闭状态, 与非新兵人员接触甚少。特别是训练开始后, 新兵与朋友和家人的联系中断、个人喜好受限、生活条件艰苦等因素, 均可导致其对军旅生涯美好愿景破裂, 心理落差较大, 出现适应障碍、心理应激等问题[2,26].      3.2.2 训练内容      严格按纲施训是指挥员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 也是提升新兵军事技能的必要手段。但军事训练大纲所含训练科目、内容繁多, 新兵需执行大量指令性动作, 小到生活起居, 大到战术演练, 涵盖了单兵训练期间的方方面面, 极易引发新兵厌倦、抵触情绪[2,11,12].加之军事训练含有实射、实投、实爆等科目, 危险性极高, 易引发新兵焦虑、恐惧等心理应激问题。      3.2.3心理训练      黄成军等[32]认为, 各国军队对军人心理训练的重视程度不断加强, 在近似实战的环境条件下有目的、有计划地对军人的心理活动施加影响, 能够培养军人在未来战争中所需要的心理素质。刘军成、胡光涛等[33,34]研究提示, 心理训练能够降低新兵军事训练后的心理应激水平, 改善心理健康状态。因此, 心理训练应作为新兵军事训练科目, 列入军事训练大纲, 为培养军事素质、心理素质过硬的新时代革命军人打下坚实基础[35].      3.2.4 训练成绩      训练成绩是客观反映单兵训练后新兵军事素质的最直接指标, 关乎每位新兵对自身能力、自身价值的认同感。因此, 训练成绩不合格可能诱发新兵自我否定、自暴自弃、退缩逃避等消极心态。关玮楼等[36]认为, 针对新兵的心理健康水平和人格特质的不同, 采取相应的心理训练手段, 以通过提高训练成绩的方式, 增强新兵对军营生活的认同感和个人成就感, 对于降低新兵心理问题的发生具有一定意义。      3.2.5 训练伤      新兵心理健康水平与训练伤密切相关[37].张莉等[38]研究显示, 训练伤可导致官兵心理健康水平下降, 可能与训练伤后自身形象受挫、个人目标未达成、理想与现实差距过大等原因有关。而新兵由于安全训练意识淡薄、安全防护技能欠缺、训练动作不规范不科学等原因, 训练伤发生率居高不下, 造成新兵躯体不适, 负面情绪增多, 甚至引发自卑、抑郁等心理应激障碍等一系列不健康心理问题。因此, 开展安全能力培训, 科学组训、施训, 培养新兵安全训练意识, 提高新兵自我安全防护能力, 降低训练伤发生率, 对新兵心理健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39].      3.3 心理干预措施探讨      石磊等[31]研究发现, 良好的心理素质, 能使军人积极应对新环境中的困难和挫折, 汲取失败中的不足, 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这充分体现了改善军人心理素质对新形势下军事任务的极端重要性。为此, 应积极提高心理服务水平。      3.3.1 加强心理医师队伍建设      心理医师队伍建设是解决官兵心理问题, 保证官兵心身健康, 圆满完成军事任务的基石。应督促医务人员积极学习心理学知识, 通过外派学习、交流代职等方式提升心理医师综合素质, 必要时与当地高校、医院开展军民融合共建, 邀请心理学专家指导帮带。      3.3.2 制定合理的心理宣教、评估制度      新兵心理在单兵训练不同阶段呈现不同特点[27], 针对新兵心理特点, 结合生活和训练实际, 制定科学合理的心理宣教内容, 增加团体教育的针对性[39], 引导新兵建立正确的生活应对方式, 是降低新兵心理疾患发生率的有效途径。另外, 在新兵入营期、单兵训练前期、单兵训练后期、考核期、单兵训练结束后等不同阶段, 各进行一次心理筛查, 做到及时发现、及时预防, 有效遏制新兵心理应激事件的发生。      3.3.3 提升心理干预手段      提高新兵对心理健康的合理认知和心理弹性, 是确保广大新兵心理健康的有效方法[40,41].目前, 国内多项研究[36,42,43]已证实了心理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其中, 李晓峰等[44]认为, 合理宣泄是以合理的方式把压抑的情绪倾诉和表达出来, 以消除负性情绪, 减轻心理压力;放松调节是通过肌肉松弛的练习来达到缓解与消除心理紧张。应积极推进心理咨询室、心理拓展室、心理行为训练场的建设, 为新兵提供切实可用的心理放松、心理训练环境。      3.4 研究局限性分析      本研究主要分析了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 缺乏训练期间关于训练阶段、训练内容、训练方式等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观察, 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另外, 受限于新兵年龄、籍贯、家庭环境、样本量等因素, 本结果可能存在混杂偏倚;增加样本量、控制混杂因素、开展多中心前瞻性研究更能反映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程度。      参考文献   [1]化振, 独宁鸽, 杨来启, 等。421名新兵的心理健康水平与应付方式[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5, 23 (9) :1338-1341.   [2]陈李杰, 任春琳, 李海清。基层部队入伍训练对新兵心理弹性状况的影响[J].转化医学电子杂志, 2016, 3 (7) :62-63.   [3]单墨水, 牛晟, 陈国良, 等。新兵集训期心理健康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 2014, 32 (1) :31-33.   [4]王颜歌, 吴俊波, 李丹, 等。武警新兵适应期心理干预实施及效果评价[J].解放军医院管理杂志, 2015, 22 (3) :219-220, 225.   [5]谢钧润, 于永菊, 彭李, 等。新兵新训应激后成长与自我接纳和心理弹性的关系[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3, 35 (19) :2088-2091.   [6]陈合钦, 王玲, 吴青华, 等。赴苏丹瓦乌维和官兵人格特征和心理健康状况的相关分析[J].临床军医杂志, 2012, 40 (5) :1186-1188.   [7]姜文, 熊俊, 李俊强, 等。军事训练官兵应激性生活事件及其心理健康水平的调查研究[J].中国医药导报, 2012, 9 (14) :133-135.   [8]王军, 唐伟革, 蒋学武, 等。急进高原驻训官兵心身健康水平调查与分析[J].人民军医, 2013, 56 (2) :140-141.   [9]宋瑞华, 薛军, 祝扬, 等。3828名作训官兵心理健康状况调查[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 2015, 33 (1) :53-54.   [10]张洁琼, 向英, 张献志, 等。边防某分区部队官兵症状自评量表调查[J].华南国防医学杂志, 2016, 30 (2) :122-124.   [11]丁魁, 于泱, 李权超, 等。某部队新兵应对方式在心理应激与训练倦怠间的中介作用[J].中国健康教育, 2016, 32 (11) :989-992.   [12]张川敏, 梁铭, 雷阳。新兵训练阶段心理工作要点探讨[J].武警医学, 2012, 23 (11) :998-1000.   [13]孙香萍, 赵卫, 陈爱红。武警新兵不同训练阶段心理适应的特点调查[J].武警医学, 2015, 26 (2) :153-155.   [14]李侠, 郭华, 于丽, 等。空军某部新兵训练期间心理健康水平调查与分析[J].人民军医, 2013, 56 (8) :869-871.   [15]吴志刚, 徐新华, 别良峰, 等。实弹射击对新兵心理状态与血清皮质醇水平的相关性研究[J].西南军医, 2015, 17 (6) :638-639.   [16]郭建兵, 迟中华, 贾立峰, 等。边远地区雷达官兵心理健康状况调查[J].中国当代医药, 2012, 19 (8) :164-165.   [17]肖婕, 董薇, 蔡文鹏, 等。某装甲部队官兵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6, 38 (20) :2240-2243.   [18]甘丽英, 孟素平, 冯正直, 等。高寒地区军人抑郁症状流行病学特征及其危险因素研究[J].重庆医学, 2013, 42 (12) :1332-1335.   [19]李琦, 王晓霞, 李妮, 等。登岛作战演习某部官兵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J].解放军护理杂志, 2012, 29 (2B) :20-22.   [20]陈合钦, 王玲, 唐时荣, 等。第二、八批赴苏丹瓦乌维和官兵初期心理健康状况的对照分析[J].临床军医杂志, 2012, 40 (4) :916-918.   [21]王真真, 杨璇, 王新, 等。4140名南战区空军航空兵心理健康状况影响因素比较[J].空军医学杂志, 2013, 29 (2) :81-85.   [22]Kohrt BA, Jordans MJ, Tol WA, et al.Comparison of mental health between former child soldiers and children never conscripted by armed groups in Nepal[J].JAMA, 2008, 300 (6) :691-702.   [23]罗显荣, 逯向娜, 王真真, 等。第二炮兵与联勤部队官兵心理状况比较分析[J].华南国防医学杂志, 2013, 27 (12) :901-902.   [24]庞锐, 彭娟, 易姝薇。中国消防官兵心理健康meta分析[J].职业与健康, 2017, 33 (7) :899-902.   [25]高飞, 兰晓霞, 吴寿东, 等。武警某部新兵集训期症状自评量表调查分析[J].中华灾害救援医学, 2016, 4 (11) :606-609.   [26]张景兰, 戴晴晴, 李子建, 等。新兵训练期间人际适应能力与家庭环境因素关系的调查[J].实用医药杂志, 2014, 31 (6) :535-538.   [27]辛阔林, 王云贵, 侯霞。陆军新兵集训期心理特点动态研究[J].重庆医学, 2015, 44 (17) :2406-2408.   [28]史玉兰, 隋慧雪, 李秀芹。新兵军事训练伤心理因素分析[J].灾害医学与救援 (电子版) , 2013, 2 (2) :99-101.   [29]贾红云, 贾淑云, 姜则, 等。环境艰苦地区驻军官兵心理健康水平差异性分析[J].西北国防医学杂志, 2016, 37 (10) :668-670.   [30]元静, 叶天利, 杨帆, 等。某部新兵心理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的相关分析[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 2012, 33 (11) :56-61.   [31]石磊, 刘波涛, 李敏, 等。某部新兵新训期间的心理健康和适应与其家庭教养方式、心理弹性和应对方式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4, 22 (10) :1524-1526.   [32]黄成军, 顾涵, 刘鹤松。外军实战化心理训练探析[J].国防科技, 2014, 35 (5) :24-26.   [33]刘军成, 侯明山。团体心理素质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水平的影响研究[J].中国疗养医学, 2012, 21 (5) :446-448.   [34]胡光涛, 冯正直, 王国威, 等。综合心理行为训练对新兵心理应激的干预效果[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 2014, 32 (5) :402-404.   [35]张俐, 张霞, 冯正直, 等。军人心理素质训练纳入军事训练的探讨[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3, 35 (24) :2680-2685.   [36]关玮楼, 武圣君, 赵丽莎, 等。新兵心理健康水平与军事训练成绩的关系[J].职业与健康, 2015, 31 (9) :1163-1168.   [37]黄宇箭, 张莉。综合心理干预对新兵心理健康水平及军训伤发生率影响的研究[J].人民军医, 2015, 58 (5) :482-484.   [38]张莉, 侯霞。下腰痛训练伤对军人心理健康影响的研究[J].人民军医, 2013, 56 (8) :872-873.   [39]漆柏友, 蔡丽丹, 高震华, 等。基层部队强化新兵心理健康教育的实践[J].中国健康教育, 2016, 32 (8) :763-764.   [40]罗显荣, 王真真, 张红梅, 等。心理干预对部队官兵心理健康的维护作用[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 2013, 31 (3) :221-224.   [41]吴张鹏, 王芳, 陈静, 等。心理服务对非战争军事行动官兵心理健康的影响[J].东南国防医药, 2013, 15 (5) :449-451.   [42]王媛媛, 王菲, 李旺先, 等。关于心理行为训练的研究[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2011, 27 (3) :135-137.   [43]陈增辉, 孟涛, 杨杰。军人心理行为训练分析[J].体育文化导刊, 2011 (1) :156-158.   [44]李晓峰, 张勇。帮助新兵走出适应障碍的困扰[J].校园心理, 2014, 12 (1) :45-46.
    董晓光,靳海,李熠林,冯镏,苏青华.某野战部队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分析[J].人民军医,2019,62(01):14-17.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0210/8124808.html   

    野战军单兵训练对新兵心理健康的影响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