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心灵的黄土高地

小说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之所以能在《大钟无声》中看到作者的影子,是因为作品反映的就是作者身边的凡人凡事。《大钟无声》作者之一杨文森,现任某部宣传股股长,是位很有才华的军人。当年他和梅国云在文王伐密须的古灵台第一次见面时,就感觉到了彼此心灵的律动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小说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之所以能在《大钟无声》中看到作者的影子,是因为作品反映的就是作者身边的凡人凡事。《大钟无声》作者之一杨文森,现任某部宣传股股长,是位很有才华的军人。当年他和梅国云在文王伐密须的古灵台第一次见面时,就感觉到了彼此心灵的律动。同为农民的儿子,又有着共同的黄土地和部队生活经历,这些都是他们创作的原动力和最原始的素材。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梅国云现任武警海南总队宣传处处长,来自人杰地灵、人才辈出的江苏兴化。家乡水乡浓厚的人文气息蕴育了他创作的灵性。他在军校当过校刊主编,23岁出版了第一本著作――《影响他人的45种方法》。此后,以笔名梅霖出版发表了《送你一枚金戒指》、《想你依偎》两本诗集和大量散文、随笔。从写诗开始,再进行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当兵来到黄土高原,那里的一切给他的心灵带来强烈的震憾。从此,他的心就驻守在了这片心灵深处的黄土地。鱼米之乡的灵秀给了他诗的灵性,黄土地纯朴的民俗民风和人们对理想生活的苦苦追求,又给他一个全新的广阔创作空间,使他在深刻审视军旅生活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去探索黄土地这片广阔天地的文化底蕴。
  《大钟无声》从酝酿到完稿,是一个较长的过程。早在十年前,梅国云就有写《大钟无声》的欲望和冲动。随着对黄土地和它的文化底蕴、纯朴的民俗民风的认识不断加深,特别是当他看到身边的人的成长经历,使他感受到一种未曾有过的沉重。后来,杨文森调到他的办公室,他们不仅是工作上的伙伴,生活中的朋友,也是文学上的知音。这期间,梅国云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杨文森,而杨文森的生活经历也丰富了他们的创作素材。经过一个较长时间的反复构思酝酿,《大钟无声》终于下笔。
  《大钟无声》侧重反映的是从黄土地里走出来的一群青年人的奋斗历程。他们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惨痛,有的实现了人生价值,有的却在世俗的追求中走向了堕落。黄土地几千年厚重文化的传承和封闭,使这里的人们习惯了在固有的习俗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终于有一天,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唤醒了黄土地上的青年人的时候,就有了像郝建家这样的一批满怀一腔热血的青年,不安于祖祖辈辈栖息在黄土地,想跳出“农门”,当“公家人”,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也正基于此,他们的生活必然在理性与非理性的抗争中或前行或沦落。这也是生活成长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那一代年轻人想走出家乡改变命运的真实写照。
  《大钟无声》的写作意义不只在浓墨重彩地写黄土地上青年人的人生追求,更重要的是再现了一个时代,揭示其社会意义,书中人物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可以这样说, 《大钟无声》所反映的是一个特定的时代、特定的地域、特定的人群。它告诉我们,人生的道路要靠自己把握。想改变命运,只要走出去,就要选择道路,而向前的道路曲折,必然要接受很多磨难。有的人不想走出去,他们固守着祖辈千年的遗训,那也是一种人生。作为奋斗着的人,或成功,或失败,或贪婪,或正直,头顶上始终有一双眼睛盯着,那双眼睛就像一口悬着的无比大的钟。
  《大钟无声》是以郝建家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展开,以白妍妍、王仕兵的堕落历程为辅衬,以写实的手法将不同思想人物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加以刻画,从不同侧面和层次上烘托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打开国门十来年中社会上各种思想错综复杂的特有现象。农村青年千方百计选择不同的方式和手段,跳出“农门”,到城里当“公家人”。作为城市的“外来者”,他们不愿成为世人心目中“他者”,内心的强烈渴望与现实生活的无情,使他们在不断抗争中被“异化”或“物化”。他们中有的被融入城市,成为城市人,有的却走向沉沦,成为世俗生活的奴隶。主人翁郝建家和王仕兵选择由社会青年当兵入伍而成为军人,最后当上了军官。刚当兵时,他们必然带有固有的小农经济思想,但郝建家骨子里的是感恩,而王仕兵却是索取。部队的全新生活和外面世界的诱惑使他们骨子里的东西不断膨胀,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白妍妍由追求成为城市人而走人商道,最后堕落红尘。师范毕业的于世堂却选择回农村过真实平淡的世俗生活。四个人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演绎了不同的故事,最终也走向了不同的结局。这是改革发展所经历的必然阶段,也是改革开放初期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主流思想和边缘思想冲撞、对接与融合的必然结果。
  作家姚学礼在《大钟无声》的序言中把它喻为“军旅作品中平凡的世界”。学者伍立扬说,《大钟无声》突破了军旅文学的新境界。虽然姚先生将《大钟无声》定位为“军旅作品中平凡的世界”,但实际上,作者对生活在军营以外社会中的白妍妍等人的生活,也着墨不少。笔者认为《大钟无声》不仅仅是“军旅作品中平凡的世界”,也是社会青年人的平凡世界。小说将乡土、城市、军旅融为一个整体进行写作,打破了过去乡土文学仅仅根植于乡土的土壤,军旅文学紧紧围绕军中人和事的传统写法。它是以一个方向的三个平行轨迹将故事推向高潮,给人以亲切而真实的感受。在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中,作者反复理性地考量乡土在小说中应有的份量。小说对于黄土地描写基本上是以杨文森老家为背景的,对于军旅部分着重以他们过去所在的部队为基础的。
  写作其间,他们也时常感到一种来自岁月深层的压力,那就是在改革开放初期这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对突然面对的人的灵魂就是严峻的考验。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军人,在灵魂的天平上,思想一旦陷入歧途,就会产生精神上的裂变。白妍妍和王仕兵精神的裂变是因为他们无法拷问自己的灵魂,使灵魂让位于物质的诱惑。尽管这不是时代所宣扬的主题,但毕竟这才是那个时代环境T--部分人的真实--世界的客观反映。他们写这部作品,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讲,就是想告诉现在和未来的人们,因为开放的中国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开放的中国社会下的年轻人会面临又一个艰难的选择。
  当国门打开时,多元文化和思想必然带来人们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军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一方面,不少人是带着被外来文化影响的思想来到军营的,另一方面,那时的部队不少方面也面临西方发达国家军队竞争上的强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所经历的这些事应该是无法避免的必然阶段的产物。
  身为武警海南总队宣传部门的一名领导干部,梅国云告诉记者:“作为从事宣传工作的一名政治干部,理所当然要具备较好的文学素养。作为宣传处长更要有文字的感召力、敏捷的思维能力。在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工作经历丰富了我的文学创作,提升了我的文学创作水平。我的文学创作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我的工作能力和文字水平的提高。特别是近几年在领导岗位上,使我看问题、思考问题、文学创作的境界更高了。”
  《大钟无声》出版以后,社会反响强烈,去年12月份获得“昆仑文艺奖”。我想,这对梅国云来说,是欣慰,也是一种促进。
  
  责任编辑/乔 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80514/7591148.html   

守护心灵的黄土高地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