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深处的坚守等

雪山深处的坚守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王东升 节日里的乌拉斯台,没有下雪,也没有刮风,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但气温仍是零下26摄氏度。 我们赶到哨卡时已是下午13时25分,虽然出发前未给哨所打招呼,但我们一下车,发现边防连维吾尔族排长艾合买提。买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雪山深处的坚守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王东升
  
  节日里的乌拉斯台,没有下雪,也没有刮风,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但气温仍是零下26摄氏度。
  我们赶到哨卡时已是下午13时25分,虽然出发前未给哨所打招呼,但我们一下车,发现边防连维吾尔族排长艾合买提。买买提、二级士官观察班班长李小伟早早地就等候在营门前。看到我们不解的眼神,艾合买提,买买提笑着说:“在我们观察守卫的边境线上,任何人别想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过,何况这么大一辆越野车!”
  刚踏入营区,只见边防连副指导员祁超、发电员张瑞琦正忙着往连队的门口挂灯笼。“枕戈待旦喜看千家灯火,风餐露宿誓守风雪边关”的楹联,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夺目。爬上距边境线仅有百米距离的观察哨楼,观察班班长任怡衡与一班列兵李勇正在执勤,两人通过望远镜和监控系统仔细观察边境情况。正在这时,我们隐约听到飞机轰鸣声,任怡衡一声令下:“密切观察!”李勇熟练地操作监控仪器,空中情况尽收眼底,并随之一一作了详细记录。
  离开观察哨,我们几乎是手脚并用爬上另一个阵地。边防连驾驶员、二级士官王志强、列兵马勇正在执勤。王志强已经是连续4年在哨所过节了,他告诉我们,值完这班岗,明天凌晨三四点还有一班岗。
  边防连军医曹志雄告诉我们,逢年过节放假,乌拉斯台哨卡官兵一天也不休息,而且执勤任务比平时任务还要重。接着,他话题一转说:“虽然地处雪域边关,但我们哨卡官兵并不寂寞。各级领导机关过节放假都会给我们打电话慰问,这里也能收看到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
  随后,我们驱车180多公里,进入乌兰拜兴执勤哨卡。这里冬季十分寒冷,不少地方积雪都在1米以上,每年牧区的羊都有许多被活活冻死、饿死。中午一吃过饭,边防连正营职哈萨克族翻译波拉提就带领6名官兵踏上了巡逻路。20载戍边生涯中,20个春节在风雪边关度过,他用无言的坚守,描绘着军人别样的人生!波拉提一边摆弄着马鞍,一边跺着脚上的积雪说,“每当看到界碑上那光彩夺目的国徽和那光芒四射的‘中国’二字时,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由于积雪太厚,波拉提所带的执勤小分队,历时1个多小时,仅走出去不足5公里的路程。路过风口时,有几名战士被大风刮倒在雪窝窝里,只好相互搀扶前进。
  在不足40平方米的哨卡,带队干部、边防连副连长龙夏文摆弄着种在木箱和铁桶里的野花野草和两盆蒜苗,在新年来临之际,能让坚守哨卡的战士吃上鲜嫩的菜芽,他心里美滋滋的。
  告别哨卡时已近黄昏,我们和官兵一一挥手告别,蓦然看到书写在哨卡的一剐楹联格外醒目:边疆岁月苦九州更辉煌,哨卡寒风冷万家睡眠香。
    鸡蛋面的回忆
  杨建新
  
  对鸡蛋面,我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出生在城市,从小衣食无忧,可鸡蛋面总也吃不厌,尤其是妈妈做的鸡蛋面。筋道的手擀面,浇上油竣慈香的西红柿卤,上面放两个荷包蛋,每次我都吃的满头大汗,肚皮浑圆。
  1998年的夏天,洪水肆虐着大半个中国。我揣着军校入学通知书,坐着东去的火车驶向上海。还没过南京长江大桥,火车就因前方错车停了下来。透过车窗,我看到江边川流不息的人群在忙碌着,旌旗飘扬在高地上,巨幅标语顺着长江望不到尽头,高音喇叭里播报着洪峰即将来临的通知,抗洪部队还在紧张地加固江堤;送饭的群众刚刚赶到,大爷大娘端着面碗穿梭在人群当中,满脸泥浆的战士狼吞虎咽地嚼着喂到嘴里的鸡蛋面,面条里好像蕴藏一股巨大的力量。
  去上海的第二天,我就在高温酷热的天气下病倒了。躺在病床上半睡半醒,忽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轻轻呼唤,睁眼看见班长端着一碗油花飘香的鸡蛋面蹲在我的床头。不知怎的,我鼻子一酸,差点就要掉下泪来。从这碗鸡蛋面中,我第一次体会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理解了官兵互爱优良传统的含义。
  伴随着鸡蛋面的回忆,我从军校走进了基层部队,无论是当排长,还是当连长、指导员,我总忘不了在战士生病的时候,给他们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诚然,现在连队生活比过去好多了,但不管连队的生活条件如何改善,作为干部关心爱护战士的一种方式――给生病的战士做病号饭,总还是不过时的。我知道,当战士身体不适、躺床休息的时候,也是最需要人关心体贴的时刻。这时你给他端去一碗鸡蛋面,不仅是一种可口鲜美的食物,更重要的是一种体贴入截的关怀,一种暖人心扉的安慰。
  时光荏苒,我军校毕业已有6个年头了。虽然军营的生活越来越好,饭桌上的菜肴越来越丰富,但我对鸡蛋面依然非常留恋和偏爱,只要我一瑞起它,就会想起远方的妈妈,想起抗洪一线的官兵,想起已转业回家的老班长。
    体量“大崖岭”
  寇永强
  
  在海南省的东南部有一个叫大崖岭的地方,山上有我们的雷达站。我们到这个雷达站采访,该站的教导员张小满说,感受一下我们站的登山比赛吧,这个项目在我们连队可是“有年头”了,算来至少有10个年头了,每逢节假日都是我们开展文体活动的保留节目。一项活动成为连队的“精粹”,而且多年能够延续下来,习惯成为自然,这不简单。
  上午10点钟,我们到了这个站的站部。陪同的营里的副教导员王旭东建议我们坐车上到山顶的“阵地”。我决心亲身体验爬一下。一阶、两阶……爬完122级台阶,穿过两边一人高的野草丛,我已热得透不过气来,喘吁吁了。王旭东说,队部在山腰,阵地在山顶,不管上班下班,不管是维护还是吃饭,该站的官兵们每天都要走上这条他们所说的“拐子路”。
  爬完122级台阶,我们感到这个雷达站的故事像这122级台阶一样富有韵味。这个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的雷达站,战功卓著,曾经保障过5次空战,首经两捉荣立集体三等功,该站技师顾竹青曾受过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张小满介绍说,我们的登山比赛有三个目的,一是增强体质,适应等级转进战备的需要;二是为了活跃官兵的文化生活,给终日生活在大山里的官兵们调剂一下文化“食粮”;三是身体健康需要,减少官兵中结石病的发生。驻守在半山腰的官兵们因战备的需要,拉“等级”进行战备时要求不超过3分钟,而从站部到山顶的阵地有122个石阶,不经过锻炼,根本达不到时间的要求。驻守在阵地上的官兵24小时待在山上,一日三餐要靠官兵们往上送。以前的饮用水是在半山腰处的10多米深的水井,由于多为地表水和雨水,水中的钙、镁等矿物质含量严重超标,容易导致结石病。预防结石病的最佳方法就是多运动,也因此从战勤人员到炊事班的成员,都喜欢上了运动。
  2002年初,海军后勤部为高山海岛的雷达部队配备了4台饮水机,后来,连队还打了一口200多米深水机井。然而,登山赛作为站里的传统“课目”被保留了下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80514/7591145.html   

雪山深处的坚守等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