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机场上的合影

当我翻出这张老照片的时候,不由的想起自己的军旅岁月。这是一张停机坪上的合影,拍摄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也许是由于时间的久远,岁月的河流把记忆中的往事冲刷得越来越淡了,但收拾起那些烙在心中的记忆碎片,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当我翻出这张老照片的时候,不由的想起自己的军旅岁月。这是一张停机坪上的合影,拍摄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也许是由于时间的久远,岁月的河流把记忆中的往事冲刷得越来越淡了,但收拾起那些烙在心中的记忆碎片,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下载论文网 http://www.xzlunwen.com
  那是在团山机场进行伞训的日子,当兵5年的我年年都随部队到机场进行后勤卫生保障,因为我是连队卫生员。也因为我是后勤兵,跳伞任务相对少一些,只是每次连队有跳伞任务时,我都要跟随着部队一起到机场进行保障,为个别跳伞晕机的战士发放防晕机的药物。我身背装有常备药物的战地救护药箱,在战士登机跳伞之前,穿行在草坪上列队背着伞包等待通过安全检查区的战士们中间,看谁有不适,就递上药片。
  空降兵跳伞看的是空中离机时的勇猛和开伞后的威武。万里晴空下,白云朵朵,战鹰盘旋在空降场的上空,在规定的时间里天女散花般地把伞兵投放出去。在地面眺望,战士们一个个如离弦的箭,离机的瞬间,随着引导伞的弹出,忽然就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伞花。在伞花绽放的同时,还有伞兵翱翔蓝天的自豪笑容。岂知从登机跳伞到万里蓝天看伞花空中绽放,空降战士进行伞训那是怎样的训练强度啊,还有进入机场后的一道道安全检查又是多么的科学和严格。就是这样的特殊训练和高空跳伞给伞兵们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因此,也就有越来越多的伞兵战士想拥有一张身背伞包或者是登机时的照片。
  我当兵5年了,始终没能有一张这样的照片。跑道上轰鸣着引擎的战机,当我身背伞包登上飞机,神气地回眸一笑,这时,能有人为我拍摄一张照片,那该是怎样的风光啊。或者是我背着伞包,脚踏机舱的舱舷,在我离机的刹那,这时,相机的镁光灯一闪,这样拍出的照片一定更具有空降兵的神韵。可这只是一种设想,因为这样拍摄实在太危险了。既然不能有张身在蓝天的照片,那么,如果有一张在机场登机的照片也好啊,可在部队的严明纪律和当时照相技术还比较落后的情况下,这个心愿的实现也很渺茫。面临即将退伍返乡,我为一直没有能够拥有一张反映出具有伞兵标志的照片而深感遗憾。那天闲聊,指导员问我有什么心愿,我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兵几年没有一张值得记忆和自豪的照片。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在一个周末休息的日子,也因为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小雨,无法进行伞降训练,部队待命休息。上午,指导员邀上我和司号员一道去机场,他没有告诉我要做什么,只是司号员背着军用挎包。也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机场静谧,没有往昔跳伞时的热闹场面,宽宽的飞机跑道没有一点儿灰尘,像一条静止的河流在绿色草坪上展示着它的平静与宽厚。远处是几架银色的战鹰,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我们在机场的跑道上驻足,指导员朝飞机方向看了看,说,就这里吧。这时,司号员才从挎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照相机。这让我很是兴奋,指导员真是个有心人。
  也许是心情兴奋而感到雨后的阳光是那样的柔和明亮,无论是飞机跑道还是机场里的草坪,都让我有一种亲近感,虽然我年年都来机场搞保障,但机场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有诗情画意。往远处看,跑道的尽头那一架架战机像歇息的大鹏鸟傲视蓝天,跑道上铺着一层柔和的阳光,在我的视觉里像有无数条透明的带子在风中舞动,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日影了。草坪上时有蝴蝶飞舞,前方的指挥塔也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这一切都构成了一道亮丽的机场风景线。指导员说,我们就在这里照吧。我说,再往前走走。指导员笑了,说,那好吧,再向前50米。就这样,我们在这里拍下了一张张远处有飞机和背景有机场指挥台的照片。最后,我和指导员拍了这张合影,左边是指导员,右边的是我。那个年代没有彩色照片,冲洗出来的照片全是黑白的,恰恰就是那个时代的黑白照片,才让我保存了这么长的时间,才让我找到了回忆军旅生活的切入点。但在我的影集里,还真有一张在那个年代出品的彩色照片。那是我当兵第一年,寄给家里的彩色照片。
  那年春天,正是南方油菜花盛开的时节,为了纪念我第一次来机场跳伞,趁一个星期天,我来到离机场有三里地的一个叫做十仔铺的国营照相馆。拍照的是一位青年妇女,她问我照什么样的照片。我说半身照。青年妇女建议我照一张全身的艺术照,一个人双镜头。我说只要好就行。我坐在有灯光聚焦的摄影棚里,明亮的灯光有些刺眼,但我很快就适应了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我的前边是一部三角架的座式照相机,镜头用一块厚厚的黑布盖着,显得照相机多么神秘似的。那年轻女人手握感光气囊,对我说,注意,往她的手指方向看,我非常听话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高高抬起的左手食指,像一节刚刚出土的又白又嫩的尖尖的笋子。唉,就这样,不要动。咔嚓!她说,好。然后又让我坐到桌子的另一侧,前一个镜头我戴着军帽,这个镜头我脱掉军帽放在桌子上,营造一种两人谈话的场景。那女人也是重复着刚才的动作,照好相后我说洗成彩色的,就这样我心情愉快地离开了照相馆,想象着那张洗成彩色的照片一定漂亮。可等我来取照片时,真有点让我大失所望,唉呀,那个彩着的,领章帽徽倒是红色的,绿色的军装说绿不绿,说灰不灰,好像是从破旧书堆里翻出来的老照片。给我拍照的女人诧异地问我,照片上不是你吗?我说你这也太节省颜料了吧。那女人听我这么一说,噗哧一声笑了,她接下来说,嫌色淡我再给你描描就是。说着,她取来一个只有绘画者才有的调色盘,找出一支毛笔,轻轻蘸点水和颜料。在我的脸上身上点了几点,一副十分精心的样子,端详了半天,在她看来还比较满意。然后就把照片递给我说,好了。我还是摇了摇头,女人说,也只能这样了。这就是我有生以来照的第一张彩照,一张寄给了家里,一张放进了我的影集里。
  时光荏苒,老照片岁月留痕。当我再次审视这张我军旅时期的老照片的时候,我会常常想起那些渐去渐远的熟悉的青春背景,老照片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看似平淡,在别人看来甚至没有任何的意义,而对于我却是那样的铭心刻骨,这是我军旅岁月永恒的记录。往日的战友情时时温暖和感染着我,给我烙上了军人的刚毅和勇敢,每当我想起这些,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军营岁月……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80514/7591139.html   

停机场上的合影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