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量词冗余

摘 要:就量词缺省造成的量词冗余现象进行分析,从量词修饰的名词,以及这类名词在量词缺省后发生的改变,词性变为工具量词,得出只有名词具有工具量词的属性,在省去前面的量词后,才会发生量词的冗余。然后对引导语义的动词进行分析,得出动词的特征。最后在转喻机制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就量词缺省造成的量词冗余现象进行分析,从量词修饰的名词,以及这类名词在量词缺省后发生的改变,词性变为工具量词,得出只有名词具有工具量词的属性,在省去前面的量词后,才会发生量词的冗余。然后对引导语义的动词进行分析,得出动词的特征。最后在转喻机制下整体看量词冗余现象,对量词的冗余有整体性的把握。

关键词:量词 缺省 冗余 名词 动词

量词冗余是语言符号中缺省之一,而语言符号是信息的载体,语言符号中的缺省要从信息传达的角度来解释。人们在平时的交流中,对于信息的表达总是存在一定的省略,也就是说缺省信息在现实交际中极为常见,正如量词的缺省大量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一样。

一、量词的缺省

量词在汉语中起到修饰名词的作用,一般位于数词与名词之间。“量词是计量时用来表示事物或动作单位的”词类(陈望道,1973),在计量和计单位上,量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汉语量词最大的特点是它能够影响到所搭配的名词的使用。很多情况下,缺少了量词,名词便无法正确使用。如“一把椅子、一支墨水、一台电脑”等,这类词在省略掉量词后变为“一椅子、一墨水、一电脑”等,如是不成立的,说明这类量词的缺省影响了名词的使用。但有些量词的缺省,不会影响后面名词的使用,句子可以成立,我们主要谈这类现象。

表1中,前面的例子有量词,后面的没有量词。省略掉量词后,后面的名词依旧可以使用,我们可以从中对其进行归纳:

1.语义上:省略中间的量词后,语义发生了改变。有无量词,整个句子在语义上首先发生改变。如“一把刀”和“一刀”,前者表示的是一种事物名称,是一种工具,后者表示的是一个动作的数量。

2.语法上:前者是定中结构,后者变为中补结构。前面的是数词+量词+名词,表示陈述一个事件,属于静态的描写,后面的是数词+前面的名词,是对一个动作进行描述,整体上是动态的。

3.语用上:使用频率上,前者用于日常交际生活中比较多,经常出现在人们的日常话语中,是口语和书面语的一种重要的表达方式,后者在日常生活中不常用;感情色彩上,前者属于中性的,没有明显的感情色彩,是对一个事件的陈述,而后者则带有明显的不礼貌的色彩,描述的动作比较粗鲁,甚至带有贬义的色彩,这也是后者不经常在日常生活中出现的原因。

差异在于后者省略掉了量词:“个、把、支”。当这些量词省略掉后,整个句子的语义都发生了改变,但句子依然成立,这种现象叫量词冗余,即前后含有量词句子成立与否和量词的存在无关,量词在这里只是影响句子语义的表达。

二、名词决定量词冗余现象的产生与否

不是所有的量词都会出现冗余现象,这与它所修饰的名词有关。一类是量词缺省后,后面的名词不可以使用,句子不成立。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有的在省略掉量词后句子依旧成立,但其中不同的例子之间又有所不同,所以表1中省略掉量词后,可以使用的这类名词分为两类。

例子中的“枪、罐、锄头、笔、鞭子、斧头”这些词,在例子的前面充当名词,但在某些句子是另一种词性,即工具量词,在省去量词后,例子中这类名词就转换为工具量词。

工具量词是动量词的一种,是借助某些动作所凭借的工具名词。这些量词在不同的场合修饰名词,是从工具名词本身演化而来。它的本义是名词所表示的这类事物,在这类工具量词中,也有着不同。其中的名词“笔”在省略掉量词后,后面的句子成立,这是因为“笔”的本义为一支笔,是一个具体的事物,后面的“给你一笔”则是“笔”的引申义,可能是“一笔钱”等;名词“罐”表示这类名词所表示的事物,后面的句子去掉量词“个”后,“一罐”的“罐”是其引申义,表示的是“一罐饮料”或者“两罐饮料”。另一类“枪、锄头、鞭子、斧头”,这些工具量词在省略掉前面的量词后,句子都成立。这类工具量词不仅具备类别二中工具量词的引申义,表示数量以外,而且在引申义的基础上多了一层含义——动态义。前后句子的语义不同,前面表示的是名词所代指的一类事物,后面则为这类名词转化为工具量词,首先引申为量词,其次还表示一种动态义。如“一枪”首先表达是数量上的“一枪”而非“两枪”,其次还表示“给”的动作,是“枪”动态义的表达。

出现量词冗余与否,是由前面句子中的名词决定的。首先,这类名词是一类事物的总称,然后在某种条件下可以转化为工具量词,表示一种动作的动态义。这类名词不仅可以单说,也可以成为一个量词,受数量词的修饰,如“一枪”“一锄头”“一鞭子”等。但“笔”“罐”这类名词省略掉量词后,出现量词冗余现象,但又有所不同,是因为“笔”这类词在使用的过程中,引申为这类名词的一个量词,只表示数量,可以修饰其他名词,如“一笔钱”“一罐糖水”等,但又不表示动作的动态义,它没有演化为带有动词义的工具量词,所以不同于类别三中的名词,两个类别的名词都发生了冗余,但在语义的改变上是不同的。

名词决定了量词冗余现象的产生与否,如果一类名词只有名词的属性,那前面的量词省略后就不会出现量词冗余的现象;如果这类名词后来引申为工具量词,量词省略后会出现冗余,句子依旧成立;如果这类名词不仅引申出工具量词义,然后还带有动作的动态义,量词也会出现冗余,前后的语义有明显的变化。

三、从量词冗余看前面的动词

下面再来探讨一下量词冗余现象中名词前面引导的动词,上述例子中我们统一采用的是动词“给”来进行句子组合。

邵敬敏认为:“凡是必须借助某种器官、工具或必然伴随有某种结果的动作动词,可以叫做‘有依动词’。”[1]所以工具量词前的动词也是“有依动词”,因为它必须借助一定的工具表达出来。如“打”,这个动作的进行必须借助一定的工具,可能是木棍,也可能是枪。所以这类词在量词的省略前后,后面都有一个能够表示工具的词出现,量词省略前是工具词的本身义,省略后为其引申义。

在前面的例子中,用动词“给”,后跟直接宾语、间接宾语,间接宾语又受数词+量词的修饰,表示给予义,给予间接宾语这类名词事物。当量词省略掉以后,分为两种情况。名词只引申为量词义的,省略掉量词后,能替换的动词很少。类别三的名词不仅引申为工具量词义,而且还有动作动态义的,省略量词后,后面的动词不仅仅可以用“给”引导,还能被“打”“挨”“揍”这一类动词修饰。

动词之间的相互替换,也验证了“罐”和“笔”出现的量词冗余现象不同于其他的冗余。因为名词没有演化出动态义,所以前面动词的替换只能是给予义——“给”或者相对的索取义——“拿”。另一类用“给”这个动词,可以用“打”“挨”“揍”这类动词替换。当用“打”和“揍”的时候,间接宾语是受事,用“挨”时,间接宾语是施事。不管间接宾语做什么语法成分,省略量词后这些动词有着相同点:

1.语义上:首先语义上的指向性,这些动词的语义指向很清晰,指向的对象与间接宾语有关,间接宾语是动作的施事或者受事;其次这些动词不具有索取义——“拿”,只能是给予义——“给”的替换动词。

2.语法上:跟双宾语,直接宾语为人,间接宾语为一个动作。这类动词要能跟双宾语,句子才可以成立。

3.语用上:表示一种情绪的宣泄,所以用这个行为举动的动态义进行表达。这一行为可能不会真正发生,只是用口头的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在某种程度上,这类词也带有一定的情感。

四、转喻机制下整体看量词冗余现象

王寅提出:“人们可从不同角度,根据不同需要,基于不同层次来认识一个整体事件,此时就得依靠缺省信息手段,只能运用事件中的部分信息,或借用相关要素来表示某一整体事件,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以部分代表整体的转喻机制在起作用,因此缺省信息与转喻机制有着共同的认知基础。”[2]转喻被认为包含一种词表示的字面意义和它相对应的比喻意义之间的“邻接”(即接近或邻近)关系,转喻机制涉及到源概念和目标概念,转喻联系着的一个源概念能够代表另一个成分,即目标概念。

王寅认为人们是以“事件域”为单位来体验和认识世界的,并将其作为知识块储存于大脑之中。人们在对许多具体事件体验和认识的基础上逐步概括出事件的抽象概念结构,并基于此逐渐形成了语言中的种种表达。一个基本事件域主要包括两大核心要素:行为和事体。而一个事件可包含很多行为要素和事体要素。人们可从不同角度,根据不同需要,基于不同层次来认识一个整体事件。

所以以转喻机制的眼光来看量词冗余现象,去掉量词后,不影响名词的使用,句子成立,是因为这类工具量词发生了转喻,在转喻机制下,具体的源目标“枪、锄头、鞭子、斧头”这类词能够代表抽象的目标概念,“打枪的动作、锄头打人的动作、鞭子甩人的动作以及斧头砍人的动作”。省掉量词后的名词在转喻机制下发生了改变,以一个静态的事物转喻为带有动态义,所以句子才会成立,量词才会出现冗余现象。这也是量词冗余与转喻机制两者的关系。

综上,量词冗余现象,与量词自身的缺省关系不大,主要由前面名词的性质决定,另外对量词出现冗余后前面的动词进行分析,找出这类词的共有特征。最后在转喻机制下整体看量词冗余。对这种现象的分析,减少了对外汉语的学习中歧义问题的出现,也促进了对本体的学习与研究。

注释:

[1]邵敬敏:《动量词的语义分析及其与动词的选择关系》,中国语文,1996年,第2期。

[2]王寅:《事件域认知模型及其解释力》,现代外语(季刊),2005年,第2期。

参考文献

[1]邵敬敏.动量词的语义分析及其与动词的选择关系[J].中国语文,1996,(2).

[2]过国娇.汉语工具动量词的语义特征及与动词的选择搭配[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2,(1).

[3]洪婵.从“我给你一把刀”看量词缺省效应[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9,(9).

[4]过国娇.汉语工具名词借用为动量词的认知机制[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

[5]周芍.名词量词组合的双向选择研究及其认知解释[D].广州:暨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6.

[6]吕叔湘.中国文法要略[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6]王寅.事件域认知模型及其解释力[J].现代外语(季刊),2005,(2).

(陈倩 广东广州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51063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913/7225508.html   

浅谈量词冗余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