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城镇化进程的湖南语言文字应用监测(益阳话/普通话)个案研

语言监测是掌握语言国情的重要手段。湖南是多民族多语言多方言省份。除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按照国家语委的要求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之外,湖南的语言省情一直不甚了然、若明若暗。进入21世纪以来,湖南城镇化进程明显加速,对外开放、合作交流步伐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语言监测是掌握语言国情的重要手段。湖南是多民族多语言多方言省份。除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按照国家语委的要求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之外,湖南的语言省情一直不甚了然、若明若暗。进入21世纪以来,湖南城镇化进程明显加速,对外开放、合作交流步伐显著提速,湖南语言省情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以省份为单位的语言监测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更是空白,湖南语言监测的理论与实践之类的课题尚未进入研究视野。作为个案研究,本文涉及的语言是普通话与湘方言长益片益阳话(个别情况下不排除是指地级益阳市行政区内的桃江、安化、南县等地方言)。

据国家统计局消息:2016年中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已达到41.2%,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7.35%。湖南省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末湖南城镇化率达50.89%,湖南省城镇化率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已由“十一五”末的6.38个百分点,缩小到5.21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市区中排第21位。而益阳2016年底城镇化率为48%,城镇化水平明显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本课题就是要通过观测监测,了解在城镇化进程中,益阳城乡人口在本地和外地使用益阳话与普通话的实际状况,同时兼及益阳话与普通话在特定方言人群中的相互影响。必要时,也涉及外地人在益阳的语言使用情况。

一、监测框架

本课题根据《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等国家语言文字政策法规,运用语言资源理论、应用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生态语言学、语言文字舆情理论等,构拟并初步实施了湖南语言文字应用监测(益阳话/普通话)个案研究的初步框架。

2015年以来,以该框架为基础,针对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和部分微信群、QQ群,设计并实施了湖南语言文字应用监测(益阳话/普通话)个案研究,积累了初步经验,取得了初步成功。

(一)监测对象

一是微信群、QQ群(具体包括一些家族群、同事群、同学群、行业群、老乡群等)。二是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前者为新型的自媒体,后者为具有较高公信力的政府主办的电视媒体。

(二)监测内容

主要是益阳城乡人口中的益阳话/普通话运用情况(包括语音和文字)。

(三)监测方法

主要是定点、抽样、人工监测。其中,对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主要采取人工随机抽样,实施比较精确的专业化监测;对微信群、QQ群等主要采取日常跟进、生活化观测、感性比较的方式实施粗略化观测。

本课题所谓语言观测与语言监测的区分,遵循赵世举在《中国语言观测研究的实践及思考》(《语言战略研究》2016年第5期P72-81)的意见。即:所谓“语言观测”,大体与我们通常所说“语言监测”相当。之所以采用“语言观测”的说法,并非为了标新立异。主要是因为“监测”一词有监视、监控之嫌,致使有人把语言观测研究误解为政治上的舆论监控或情报工作,这不利于相关工作的开展和语言观测学术理念的彰显。而“观测”一词,明显体现为客观观察、测度之意,更契合语言观测研究的理念、宗旨和工作实际,可避免误解,而且有利于倡导和彰显这种学术理念。再则,“观测”似比“监测”涵盖更广泛。当然,我们也不排斥既有的“语言监测”之说。本文有时也“名从主人”,沿用“监测”一词。不过,在本课题组,更倾向于监测观测连用。

二、具体实施

(一)电视媒体点位监测

2016年10月至2017年4月,本课题组对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主要采取人工随机抽样,实施了一段比较精确的专业化监测。

以2017年1月到4月人工随机抽样为例:对益阳广电1月1日、2日、11日,2月13日,3月5日,4月2日、10日等共7日的《益阳新闻联播》进行专业化监测。监测重点是除了出镜记者之外的被采访人,共涉及各类采访人51人次。被采访人既有党政领导干部,又有企业负责人;既有教师、学生,又有农民、工人,还有文艺工作者,以及乡村基层组织负责人、城市街道社区工作者,等等。考虑到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主要服务益阳本地,其受众对象绝大部分是本乡本土的益阳人,再加上其采访对象绝大部分也是常年生于斯长于斯的益阳人,因此,以上涉及的51名被采访对象暂时不拟从发音人(被采访对象)的籍贯、母语等语言背景、教育程度等方面展开细致的专业甄别。实际上,课题组已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发音人的籍贯、母语等语言背景、教育程度等方面做过一些必要的搜索、核查,其最终结果,与前述判断基本一致。

鉴于益阳属于现代汉语南方方言区的实际,本课题人工随机抽样监测主要从普通话意识、普通话语音面貌、方言语音重难点、方言词汇语法、方言语调等方面就口头语言(其书面形态,已经由电视台整理成言文基本一致的字幕文字呈现,其书面表达比较准确规范,因而暂时不予专门研究)进行具体分析。

1.普通话意识方面

监测表明,发音人(被采访对象)中,37人无普通话意识或者意识很淡薄。最严重的,几乎满口地道的方言。只有24人意识到要说普通话并且努力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尽管多数人说的是所谓“塑料普通话”。

2.普通话语音面貌

监测发现,发音人(被采访对象)一般处于普通话水平测试三级或者二级水平的语音面貌,多数处于三级甲等和二级乙等的水平。大体而言,从区域来看,城镇明显好于乡村;从职业来看,公务员、教师、学生、商人等明显好于纯粹的农民、工人;从年龄来看,较年青者明显好于较年长者。

3.方言语音重难点

监测表明,发音人(被采访对象)说普通话的语音重难点主要集中在平翘舌、前后鼻、f-h、部分复韵母、单韵母,以及轻声、儿化、变调等语流音变。例如,在2017年1月1日《益阳新闻联播》的《新年话心愿》这则新闻中,街头采访的第二位女性,就将“祝”说成“揍”,将“福”说成“湖”。又如,同日《益阳新闻联播》的《“印象益阳”书画展举行》这则新闻中,参观书画展的某女性观众带一小孩接受采访,就将“儿子”说成了“鹅子”。再如,同日《益阳新闻联播》的《政协委员风采之朱建平:大力推广“红色教育”》这则新闻中,朱建平委员就将“抓”说成了“juɑ”,将“图”说成了“头”。诸如此类,这些正与益阳人学习普通话的语音重难点规律高度契合。

4.方言词汇语法

监测表明,这些发音人(被采访对象)的方言词汇语法方面的问题远远少于方言语音方面的问题。这说明,监测情况跟已有研究关于益阳话与普通话的差异主要体现在语音方面的认知也是一致的。个别的方言词汇语法现象,在具体的语境中,基本不影响日常的交流沟通。

5.方言语调

监测表明,这些发音人(被采访对象)的方言语调普遍比较明显,个别的还相当浓厚。调值调型、变调、儿化,句调,语气词,词语轻重格式与轻声,口语化与自然流畅程度等都保留着较多明显的方言痕迹。这些虽然不致于严重影响沟通交流,但是降低了沟通交流的舒适度、亲和力。

2016年10月至2016年12月,本课题组对益阳广电《益阳新闻联播》主要采取人工随机抽样,实施的专业化监测,监测结果与2017年1月到4月对该栏目人工随机抽样所实施的专业化监测的结果呈现总体一致。

(二)自媒体点位观测

2015年以来,本课题组对益阳本地亲友、同学、同事等微信群、QQ群等主要采取日常跟进、生活化观测、感性比较的方式实施粗略化观测。

观测对象为一些随机自选的益阳本地亲友、同学、同事等微信群、QQ群等,大体包括家族群、同事群、同学群、行业群、老乡群等。

观测发现:一般说来,除了少数跨地域婚姻造成的家族群包含外地人之外,家族群、老乡群、中小学同学群等多为益阳本地人为主体的群;同事群、行业群、大学同学群等则由于跨地域就业、求学因素的影响,往往有相当一部分非益阳籍的外地人群。

鉴于益阳属于现代汉语南方方言区的实际,而微信群、QQ群等已经出现语音发声、文字表述等至少两种形式,所以,本课题人工随机抽样观测,从口语和书面语两个维度展开。口语维度,主要涵盖普通话意识、普通话语音面貌、方言语音重难点、方言词汇语法、方言语调等方面,重在直观感受,而不作比较精准的专业记录与分析;书面语维度,主要涵盖词汇、语法、标点符号等。

1.口语维度

观测发现,常见的家族群、老乡群、中小学同学群等多为益阳本地人为主体的群,其中的语音聊天,一般都是方言的天下,益阳话来益阳话去,痛快淋漓,不亦乐乎。究其原因,大约有三:一则,方言作为母语,其语言原乡意识根深蒂固,表情达意流畅自如,没有用普通话表达的“转译”所带来的或多或少的滞碍;二则,此类群显系非正式场合,人际关系比较熟,聊天也比较随意,母语益阳话自然成了唯一的最佳语言选项;三则,晚近兴起或者说复苏的方言文化自觉,推广普通话与保护、传承方言文化并行不悖已被大多数人接受,因而,在无须普通话登场的场合,母语益阳话当仁不让,独擅胜场。

观测发现:方言为主要交流语言的以上各类群,方言的地道程度,特别是方言与普通话的接近程度,存在着明显的代际差异。这种代际差异主要表现在,世代越老的人群,通常方言更加地道、纯熟,与普通话在语音方面的差异越发明显;世代越年轻的人群,其方言在语音方面更多地受到普通话的同化或者侵蚀,其语音有向普通话趋同的明显态势,与较老世代相比,从这些晚辈口中说的方言语音没有那么地道,方言色彩明显衰减。

观测还表明:一般的同事群、行业群、大学同学群等则多语言混杂,既有益阳话,又有普通话,还有其他的汉语地域方言。如果所在群,益阳人为主体的话,那么,很多人往往无意识地更趋向于或者更自然地说益阳话,换言之,普通话意识就很淡漠了。如果所在群,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原本就是语言“百花齐放”,那么,大家就更容易采用普通话或者具有某种地域优势的方言(如大学所在地长沙的方言)作为公共交际语言。

2.书面语维度

观测发现,常见的方言为主要交流语言的家族群、老乡群、中小学同学群等,其文字聊天往往是以方言交流为主,其输入的汉字、词汇乃至语法,一般不怎么讲究规范,也不太注重标准,随意随性的所在皆是。即使是同为益阳话母语背景的人,同一个意思也可能用不同的汉字、词汇表达,不像粤语、吴语等方言有比较成熟的方言写作和方言书面语规范。如果按照普通话规范标准衡量,绝大部分可谓错字别字连篇,病句、半截子话,不忍卒读,也无法识读。但是,栖息于此类群中的交流者们心知肚明,心领神会,乐此不疲。

观测还表明:多语言混杂的同事群、行业群、大学同学群等书面聊天,通常有三种情况:一是普通话书面交流为主;一是方言书面交流为主;一是普通话和方言交流杂糅并重。普通话书面交流为主的,相对而言词汇语法规范程度明显较高,可识读性也较强。主要问题是,有的不怎么用标点符号,更多采用空格方式;也有的同音替代的失误较为常见,不仔细审看还难以发觉。方言书面交流为主的,情形就与上面所述方言为主要交流语言的各类群基本一致。普通话和方言交流杂糅并重的,常常是普通话、方言随机、自发出现,在这样的群里学习、工作和生活,需要不断调整“思维频道”,更换“语言脑筋”,才能跟上并适应其“五方杂处”的语境。

三、结论与反思

经过本课题组2年多的努力,通过观测监测,了解到益阳城镇化进程中,益阳城乡人口在本地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使用益阳话与普通话的实际状况。主要结论如下:

1.益阳本地城镇化进程中城乡人口交流交际口语基本上使用方言,除非十分庄重的庆典、会议等,以及外地人较多而不用普通话会影响到交流交际效果。书面语交流交际,正式场合一般使用普通话,非正式场合如微信群、QQ群等则使用具有方言特色的汉字表述,其词汇、语法等均有异于规范的普通话表达。

2.益阳人到益阳之外的地方学习生活、就业创业等,迫于无奈等原因,一般使用普通话进行口语和书面表达;一旦进入老乡、同学等带有地域方言共性的小圈子,则几乎无例外地使用益阳话尽情欢畅地交流交际。

3.益阳人母语方言益阳话与普通话的接近程度,存在着明显的代际差异,世代较年轻的人群,其方言语音有向普通话趋同的明显态势,其方言语音地道程度和方言色彩明显衰减。

4.由于推广普通话工作的持续深入推进,在普通话日益强势、母语方言日渐式微的情况下,近期兴起或者说复苏的方言文化自觉,推广普通话与保护、传承方言文化并行不悖已被大多数人接受,借助于互联网、自媒体等科学技术手段深入广泛的使用,因而,在无须普通话登场的场合,母语益阳话当仁不让,独擅胜场。

研究过程中,课题组也遇到一些困惑和难题,并进行了必要的反思。

1.语言监测观测具有多学科性、边缘性、综合性和社会性等特征,具体实施面临很多亟待解决的难题。众所周知,语言监测指的是语言生活监测,即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实时地、不间断地对能够代表某一社团或某一领域语言使用状况的语料样本进行调查、统计、分析、描写,目的是及时反映语言生活状况,描述语言变化实态,向人们提供语言使用的实际情况,以便对语言这种资源进行更好的开发和利用,达到保护语言生态、创建和谐语言生活,实现语言资源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如果不能充分依靠并发挥现代科技手段和智能技术的作用,哪怕是较小点位的实时、不间断地监测观测都难以持久,后续的调查、统计、分析、描写等也难以深入。

2.城镇化进程当中的特定语言应用监测是一个新事物。其中需要重点观测的对象是由农村向城镇转移的人口(主要是农民工及其家属、来源于农村的大学生与中职学生等)。针对特定进程当中的特定对象的特定语言实施语言应用监测,其实施难度很大。除了专业研究人员之外,可以考虑招募语言监测志愿者,对其进行适当的专业辅导,使之具备必要的起码素质和一定的专业能力,以满足监测的基本需求。

3.改进语言监测观测的设想。首先,要加强多学科的协同,特别是在研究技术、手段和方法上,要注重提高技术手段、设备和平台的系统性、精准度、智能化程度。其次,要在监测观测方法、对象以及数据等方面加强综合性,尽可能提高研究的效度和信度。再次,监测观测数据具有空间和时间的可比性和历史积累价值,只有在具有代表性的监测点位上持续监测才有可能揭示语言的发展趋势和轨迹,因此,在监测观测方案制订、实施管理过程中应尽可能实施持续监测观测,并逐步有计划合理布点、科学布局,构建起监测观测网络,提高标准化、自动化水平,积累数据构建信息库。最后,可以分门别类,采取适当的技术路线,增强语言监测观测的有效性。例如,对某一特定语言对象的QQ群、微信群等自媒体,可以连续自动监测技术为主导,以自动采样和智能分析为基础,辅以必要的人工干预与分析。又如,对某一较大方言点,可以地域为单元,优化点位布局为基础,连续自动监测分析技术为先导,以手工采样、实验室分析技术为主体,以移动式现场快速重大活动专项监测观测为辅助形式,自动监测观测、常规监测观测与专项监测观测相结合。

(本文系国家语委重点科研项目“长沙及周边地区城镇化进程中的语言文字问题及对策研究”子课题“基于城镇化进程的湖南语言文字应用监测实施个案研究(益阳话/普通话)”[课题编号:GYXZ2015011]和湖南省语委湖南省教育厅2014年度语言文字应用研究专项课题“社会语言生活监测与引导研究——基于城镇化进程下的湖南语言监测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课题编号:2014YB—001]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1]侯敏.语言资源建设与语言生活监测相关术语简介绍[J].术语标准化与信息技术,2000,(2).

[2]赵世举.中国语言观测研究的实践及思考[J].语言战略研究,2016,(5).

[3]何源.2016年中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已达到41.2%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02/12/c_1120451243.htm

[4]黄子懿.2016中国城镇化率57.35% 农民工增速回暖http://china.caixin.com/2017-01-20/101047161.html

[5]梁美兰.湖南城镇人口数首超农村人口http://news.sina.com.cn/o/2016-06-16/doc-ifxtfsae5621223.shtml

[6]张丹丹.未来五年的益阳令人期待!今年从六方面精准发力! http://www.yiyang.gov.cn/yiyang/2/134/5904/5905/5908/content_269157.html

(杨益斌 湖南益阳 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 413000)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913/7225507.html   

基于城镇化进程的湖南语言文字应用监测(益阳话/普通话)个案研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