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研究

摘 要:左云方言属于北方话,是以大同为中心的云中片。左云方言中存在着一类特殊的词汇四字格俗语,它由四个字组成,结构相对固定,口语性强,但与成语有根本区别。结构方式上以重叠式、复合式、附加式以及圪字式为主,语义上具有描述性、形象性和贬义性。作为方言词语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左云方言属于北方话,是以大同为中心的云中片。左云方言中存在着一类特殊的词汇——四字格俗语,它由四个字组成,结构相对固定,口语性强,但与成语有根本区别。结构方式上以重叠式、复合式、附加式以及“圪”字式为主,语义上具有描述性、形象性和贬义性。作为方言词语的重要组成部分,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不仅记录了当地人民的生产和生活,而且是研究左云方言全貌和民俗的重要资料。

关键词:左云方言 四字格俗语 结构 语义 成语

左云地处山西省最北端,是大同市西北部的一个县城。左云方言属于北方话,是以大同为中心的云中片,其方言既有对中原文化的继承,也有自己的特色所在。左云方言中存在大量的四字格俗语,作为方言词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记录了当地人民的生产和生活,而且是研究左云方言全貌和民俗的重要资料,很值得我们去探讨。本文从结构形式、语义特点及与成语的区别三个方面对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进行分析研究,俗语中本字不明的用同音字代替。

一、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的结构形式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形式多样,结构复杂,总体来说,主要有重叠式、复合式、附加式、“圪”字式等结构形式。

(一)重叠式

1.AABB式。

这种格式的四字格俗语,主要由名词、动词和形容词重叠而成,重叠后整个格式可以是名词性、动词性或形容词性的。如:名词性:牙牙叉叉、沟沟畦畦、蹄蹄爪爪;动词性:起起趄趄、撇撇淹淹、闻闻揣揣;形容词性:疯疯势势、绵绵善善、轻轻省省等。

2.ABAC式。

这种格式的四字格俗语,B和C可以是名词性、动词性或形容词性的。如:名词性:汉手汉脚、放心放意、残锅残窑;动词性:疯说疯道、实挨实踏、旋做旋吃;形容词性:没明没黑、错前错后、手松手紧等。其中B也可以是表音字“里”,如:胡里胡涂、懒里懒淡、邻里邻家、邋里邋遢等,“里”没有实际意义,只起补充音节的作用。

3.ABCC式。

这种格式的四字格俗语都是形容词性的,很多时候B是表音字“不”或“忽”。如:灰不处处、平不塌塌、薄忽灵灵、鬼忽灵灵、光独溜溜。

(二)复合式

复合式是四字格俗语的主要构成方式。根据内部结构关系不同,又可以分为联合式、主谓式、偏正式、动宾式等。其中,联合式四字格俗语在左云方言中数量最多。如:

联合式:因时按候、招阴驾雾、悠魂饿鬼、阴七阳八等。

主谓式:以当无然、油脂抹奈、雾更连天、白皮泛脸等。

偏正式:戗叉古刀、殃状板子、稳排大坐、白平缘故等。

动宾式:不识火色、死挽眼子、绕个眼花、死求一计等。

(三)附加式

1.中缀词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中的中缀很丰富,有“拉”“哩(里)”“叽”“不”“溜”“忽”等。“叽”“哩(里)”“溜”“不”常出现在第二个字上,“忽”“拉”常出现在第三个字上。这些中缀主要是用来表音的。具体实例如下:

A.叽缀词:撇叽打沿、耕叽牙叉、狠叽喊愣、里叽拉撒等。

B.哩(里)缀词:麻哩倒烦、活哩散法、迷哩麻灯、迷哩马瞪等。

C.溜缀词:圪溜马趴、塞溜二眼、滴溜连蛋、圪溜麻长等。

D.不缀词:生不拉拉、黑不洞洞、本不牙叉、平不牙叉等。

E.忽缀词:焦毛忽懒、粘懒忽叽、阴麻忽都、二忽担心等。

F.拉缀词:敞门拉户、半生拉熟、半死拉活、半头拉截等。

这些中缀“拉”“哩(里)”“叽”“不”“溜”在普通话或其他方言中也有,中缀“忽”在左云方言俗语中构词能力较强,很有特色,但在其他方言中少见。

2.双音节后缀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中双音节后缀也很丰富,有的双音节构词能力很强,主要有以下几种:

A.重叠双音节后缀:灰不处处、平不塌塌、生不拉拉、鬼忽灵灵、黑不洞洞、急个念念、光独溜溜等。

B.××烂气:生水烂气、孩子烂气、糊巴烂气、尿臊烂气、臭腥烂气等。

C.××打蛋(烂蛋、连蛋):背锅打蛋、滴溜连蛋、滴溜烂蛋、白皮烂蛋、毛衣烂蛋、里勾烂蛋等。

D.××克梁:二夹克梁、干噎克梁等。

E.×污烂:黑青污烂、黑马污烂等。

F.其他双音节词缀:乌狼失带、吓人倒怪、冒儿失砍、没秃淡气、跌倒马爬、女人式家等。

3.其他

三音节后缀主要有“不牙叉”“不溜丢”“塌二虎”等,如:本不牙叉、平不牙叉、酸不溜丢、光不溜丢、灰塌二虎、黑塌二虎等。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附加式很复杂,表现之一是词缀之间可以互换,如“白秃生干”又说“白不拉叉”,“不当户户”又说“不当拉活”,说明双音节后缀可以和“拉”中缀互换。表现之二是一个词里有时用到好几种词缀,是好几种格式的套用。如“窝叽圪囊”既用中缀“叽”也用词缀“圪”,“圪朽麻脑”既用“圪”缀又用双音节后缀。

(四)含“圪”的四字格俗语

值得注意的是,左云方言中有一类四字格俗语十分特殊,就是含有入声的四字格。随着时间发展,古入声在现在的普通话中已消失,而左云方言中却保留了入声,这在很多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中均有体现。其中,最典型的是“圪”。“圪”的构词能力特别强,常与单音节动词结合,主要有以下五种形式:

1.圪A圪B式:圪丝圪韧、圪叽圪糁、圪摇圪摆、圪连圪巴、圪支圪人等。

2.圪A圪A式:圪吱圪吱、圪崩圪崩、圪转圪转、圪囔圪囔、圪缩圪缩等。

3.AB圪C式:窝叽圪囊、烟熏圪烂、软叽圪能、背地圪唠、湿潮圪暖、扶摇圪散等。

4.圪ABC式:圪吱呦巴、圪搐打旦、圪溜马趴、圪嘟凹腰、圪隐不次,圪绌夜长、圪叽咬塔、圪朽麻脑等。

5.A圪BB:笑圪嘻嘻、轻圪省省、绿圪盈盈、灰圪楚楚、硬圪崩崩等。

由上可知,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含“圪”的词语构成方式多样,常用于表示动作行为短时间重复或持续以及某种情态或动态义。同为“圪”字的四字格俗语表达意义却不同,这与左云方言中所蕴含的文化心理与风俗习惯密不可分。

二、左云方言四字格词语的语义特点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多以人们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事物为素材,内容涉及衣食住行、婚丧嫁娶、人情世故、自然风物等方方面面,这些四字格俗语形象鲜明、生动活泼、富有表现力。从语义上来说,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具有如下几个突出的特点: 描述性、形象性和贬义性。

(一)描述性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具有描述性,除了描述人以外,还经常描述周围的事物,包括节气时令、自然风貌、事物性状等。如:

1.描写人的外形:背锅倾首(身材不展阔)、灰眉呛眼(脸面不干净,尘土多)、黑干精瘦(身材黑瘦,营养不良)、细马柳条(形容女子身材苗条)、瘦麻圪轻(形容女人瘦小)、青嘴瓦脸(因受冻嘴唇发青,面色瓦灰)。

2.描写人的表情:痴眉信眼(形容人不机灵,呆滞、失笑人人微笑状)、横眉立眼(形容人恼怒的样子)、吱牙八怪(张嘴露牙的样子)、死眉佯眼(无精打采)、剜眉愁眼(对人反感,不用正眼看)。

3.描写人的性格:窝叽圪囊(窝囊)、歪三扎楞(桀骜不驯)、烂面糊涂(特别随和,没有原则、言和气顺和气状)、羞多面软(怵羞,软弱)、绵绵善善(性格绵善)。

4.描写人的感受:心急火燎(形容人很着急)、心隐不次(疑惑、心里不踏实)、冷麻圪森(心里害怕而打颤)、恶心倒肚(生病不舒服)、干牙渴燥(口干舌燥)、干噎吐倾(呕吐)。

5.描写事物性状:明光瓦亮(形容物体光亮)、油脂抹奈(物体表面不干净油腻多)、四棱见方(方方正正)、练麻纸筋(浑浊)、死筋圪韧(不脆,发韧)、灰扑了乱(物体表面灰尘多)。

6.描写自然风物:精红晌午(中午)、扬风掉雪(风雪交加)、乌麻串独(天色暗淡)、忽雷雹阵(暴雨突然发作)、阴麻糊涂(天气不晴朗)、青天黑林(大片庄稼稠密)。

7.描写节气时令:十冬腊月(形容天气冷)、忙秋八月、大年时节、冬寒时月、冬闲四月、天寒日短。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描述对象广泛,难以详尽,但从中可以看出其语义上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描述性。

(二)形象性

很多四字格俗语形象鲜明,生动有趣,易于理解,我们以左云方言为例。“喧天架舞”手脚嘴都动欲显示自己或指想要动武的样子,非常形象;“背锅打蛋”,一个人像背着一口锅一样弯着腰,一个驼背的形象活灵活现;“烟喷雾罩”使人处于一种浓烟笼罩、散发着强烈的烟熏味的环境当中;“囊包揣蛋”鼓鼓囊囊,穿了很多衣服。这样的四字格俗语还有很多,充分体现了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的形象性。

(三)贬义性

我们说的贬义性指的是四字格俗语侧重于描写和揭示人与社会生活丑陋的一面[1],包括四字格本身直接体现的褒贬色彩,如:“慈眉善目”形容容貌善良好看,含褒义,而“猴眉凹眼”形容长相难看像猴子,含贬义。也包括四字格所隐含的取舍评价态度,如“堆三彻四”形容物品丰富,堆放得多,而“忽拉马爬”形容突然想起来,就这两个四字格来说,谈不上褒贬色彩。但是,前者是人们排斥的,而后者是人们可以接受的,因此我们说前者具有贬义性,而后者具有褒义性。据分析,绝大部分左云方言的四字格俗语具有贬义性。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描写人外表丑陋、肮脏、痴呆等,如“猴眉凹眼、痴眉信眼、吱牙八怪、獠脸圪叉形容人过高、穷饥圪缭形容人衣着寒酸”等。

2.描写人的性格缺点,如“粗罗五丝粗鲁、假眉三道虚假,不真诚、讹七造八讹人,耍赖皮、羞多面软怵羞,软弱、穷毛鬼胎形容人小气”等。

3.描写人不舒服的感受,如“悬饥吊渴形容不饱、瞌睡模糊瞌睡貌、没精倒神无精打采、恶心倒肚、干牙渴燥、干噎吐倾”等。

4.描写事物不合格、不合要求的性状,如“松麻不亥不紧状、毛连草舍衣着不整、斜溜不偏不正状、油脂抹奈污垢貌、灰扑了乱物体表面灰尘多,不洁貌”等。

正如李如龙所言:“用什么语素结成什么关系表示客观事物的概念,反映了不同地域人认识世界的不同方式,反映了不同地域的社会生活的不同事件基础。”由于左云人民社会生活实践的不同,形成了左云方言中这样一些四字格语素来表现语义的贬义色彩。

三、四字格俗语与成语的比较

汉语中的成语和方言四字格俗语在外部结构形式上都是四言的,但方言四字格俗语的界定标准要比成语宽泛些,只要是四字组的结构相对固定的短语均可罗列其中。它们之间的差异主要表现在:

1.从性质和来源方面看:汉语成语属于“雅”语,它们大都有出处,诸如源自中国的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名人名言和历史事件,仅一部分来自后世口语;而方言中的四字格俗语则属于“俗”语,是百姓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的习惯用语,出处不明。

2.从结构、语义方面看:汉语成语多结构齐整、凝固性强,界定标准相对严格。而方言四字格俗语的结构形式相对灵活,不仅有实语素与实语素构成的,而且有实语素与虚语素(语缀)构成的。语义上,方言四字格俗成语大都是以字面义为主,但也有一部分有隐含的意义,这种隐含的意义体现的是当地的地域文化,不像成语那样具有经典性。

3.从使用范围方面看:汉语成语是汉民族的通用的,有明显的书面语特点。而方言四字格俗成语则具有很明显的地方口语性,使用范围小,无论在选词用字上,还是表达语义上,都具有区域局限性,不同地方的人,尤其是相距较远的人一般是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的。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尽管有成语的部分,但也有熟语、惯用语的加入,如上文提到的“窝叽圪囊”只是“窝囊”加了词缀后的结果,因而不能简单地说四字格就是成语。同时,从平仄搭配角度看,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中各种平仄形式都有出现,没有固定规律。另外,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多为贬义。

四、结语

以上我们从结构形式、语义及其与成语的区别三个方面对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进行了简单的分析,从中可以看出四字格俗语结构灵活,形式多样,既具有描述性、形象性,同时还具有贬义性,与成语有着很大的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四字格俗语进入人们日常生活中并成为常用词语,如:“三八两下、讨吃烂鬼、圪搐打旦”等;有些四字格则随时代的发展使用频率逐渐降低,如:“五马长枪、兵停四驻”等。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反映了当地独特的地域文化,对于研究左云方言全貌和民俗具有独特意义,我们应该加以保护和传承。

注释:

[1]温端政:《汉语语汇学》,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

参考文献

[1]王日卿.左云县志[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99.

[2]侯精一,温端政.山西方言调查研究报告[M].长治: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3.

[3]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

[4]李如龙.汉语方言学[M].北京: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5]马文忠.大同方言实用手册[M].香港: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1999.

[6]山西省史志研究院.山西通志·民俗方言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7.

[7]刘溢海、刘志尧、曹文.晋方言[M].2008.

[8]王临惠.山西方言“圪”头词的结构类型[J].中国语文,2001,(1).

[9]张娜娜.大同方言四字格略论[J].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2015,(6).

[10]李淑珍.山西方言四字格的语义特点及其认知研究[J].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07,(4).

[11]张莉.晋西北方言四字格俗成语探究[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

(王涛 宁夏银川 北方民族大学文史学院 750021)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913/7225504.html   

左云方言四字格俗语研究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