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镜像交易处罚事件分析及启示

中国人民银行连云港市中心支行 武 江 许井荣 近期, 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因其纽约、莫斯科、伦敦三家分行未能发现受制裁的俄罗斯客户利用镜像交易(Mirror Trading)手法将100 亿美元转移出俄罗斯,涉嫌跨境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分别被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中国人民银行连云港市中心支行 武 江 许井荣

近期, 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因其纽约、莫斯科、伦敦三家分行未能发现受制裁的俄罗斯客户利用镜像交易(Mirror Trading)手法将100 亿美元转移出俄罗斯,涉嫌跨境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分别被美国纽约州金融服务局(DFS)和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处以4.25亿美元和1.63 亿英镑的罚款,震惊国际金融界。随着全球金融网络关联化程度的加强,跨境新型金融业务和产品日益增多,该事件对于正在走向国际市场的内地中资银行而言,同样具有高度的警示意义。本文基于该事件,梳理剖析德意志银行反洗钱工作的漏洞,结合人民银行反洗钱工作实践,提出相关对策建议,以期对走向国际市场的中资银行反洗钱工作有所裨益。

一、德意志银行镜像交易处罚事件概况

根据DFS、FCA 分别与德意志银行签订的和解协议令的内容,2011 ~ 2015 年期间,德意志银行纽约、莫斯科、伦敦分行未能发现受制裁客户利用不具备交易目的的镜像交易手法将资金秘密转移出俄罗斯,涉嫌洗钱、逃税等金融犯罪行为。德意志银行本可以及时发现、调查并阻止这一行为,但并未采取行动,多次坐失良机,致使100 亿美元被不当和隐秘转移。DFS 在其官网称,这一交易网络涉及全球多地,从莫斯科、伦敦、纽约到塞浦路斯、英属维尔京群岛。2017 年1 月30日,DFS 官网宣布向德意志银行及其纽约分行签发4.25 亿美元的巨额罚单,同日FCA 也在官网宣布向德意志银行处以1.63 亿英镑罚款,同时德意志银行被要求聘请独立的第三方对其内部运营管理进行审核监督。

二、德意志银行反洗钱工作漏洞分析

根据DFS、FCA 分别与德意志银行签订的和解协议令的内容,德意志银行被处罚的原因包括长期从事镜像交易和单边交易;银行员工为赚取佣金促成镜像交易,使100 亿美元流入纽约;多次错失监测发现持续镜像交易的机会;合规工作存在大量缺陷;反洗钱风险评级体系存在缺陷;合规和内审资源不足;公司组织结构存在缺陷等。

1. 长期利用镜像交易和单边交易跨境转移资金

2011 ~ 2015 年初,至少有12个可疑公司客户(有共同受益人、管理者、代理人或者注册地址相同,特定的个体拥有几种不同的身份,如某人是某公司实体的董事会主席,同时还是另一个公司实体的受益者),通过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的证券部门,以200 万~ 300万美元不等的订单规模用卢布购买俄罗斯蓝筹股票后,随即在德意志银行伦敦分行,再向其关系密切的客户(比如同属一家公司)以相同价格卖出相同数量的俄罗斯蓝筹股票。其卖方交易对手大多注册于海外的塞浦路斯或英属维京群岛,卖方的股票通过德意志银行美国信托公司以美元进行支付清算,从而秘密地将卢布转换成美元。

镜像交易不以盈利为目的。由于费用和佣金往往被贷记入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在此类交易中其交易对手往往亏损。镜像交易的关键在于能有合适的匹配交易,比如一名参与镜像交易的客户曾询问德意志银行俄罗斯分行交易员:“我有10 亿卢布……你们能帮我找到同等数额的股票么?”远程预订功能是镜像交易计划的核心,允许莫斯科交易商在没有伦敦分行合规审查或监督的情形下开展镜像交易,是导致该计划处于监测之外的主要原因。

此外,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的证券所也助长了与相同可疑交易对手进行的另一种可疑交易活动——似乎由不明金融机构开展的镜像交易中的单边交易(OneleggedTrades)。这些交易几乎全部是由镜像交易中的相同交易对手进行的买方交易活动。德意志银行为这些交易对手进行的付款几乎全部转到俄罗斯和英国以外的银行账户。

上述镜像交易和单边交易,通过位于纽约的德意志银行美国信托公司进行清算,总计有100 亿美元款项以镜像交易和单边交易方式进行跨境转移。显然,此类交易可以实现资本外逃、逃税或其他潜在的非法目的。

2. 交易员为赚取佣金积极促成镜像可疑交易

镜像交易主体双方多为德意志银行同一银行的交易员代理。为赚取佣金,尽管对镜像交易心存疑虑,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交易员还是继续促成这些交易。如当德意志银行延缓其关联交易时,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交易员会在俄罗斯莫斯科交易所(MICEX)暂停交易之前提前安排投标报价时间,以继续完成镜像交易;当莫斯科分行交易所交易员置疑这些可疑交易缺乏经济背景时,交易所的同事们则会向交易员保证这些交易的关联交易商已经通过主管审批;当其他交易员对这些可疑交易提出类似关注时,主管则否决了他们的担忧。

此外,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的交易员还存在贪腐行为。莫斯科交易所的一名主管涉嫌为促成镜像交易计划收受贿赂或秘密补偿。这名主管明显具有历史艺术背景而非金融背景的近亲属,竟是位于英国维尔京群岛和塞浦路斯的两个离岸公司的实际受益人。2015年4 月和6 月,镜像交易的主要交易对手根据咨询协议向该名主管近亲属的公司支付了25 万美元;该近亲属的两家公司还以理财咨询名义接受了两家注册于伯利兹的公司支付的380 万美元款项。

3. 多次错失监测发现持续镜像交易的机会

德意志银行直到2015 年2 月才发现镜像交易,此前多次错失发现和阻止镜像交易的机会(包括单边和双边交易)。这些监测失误反映了德意志银行在合规体系上存在的普遍缺陷。

第一次监测失误:2011 年11月,德意志银行对被俄罗斯联邦金融服务局暂停经营许可的镜像交易的交易对手A,未采取回溯性或强化反洗钱措施。

第二次监测失误:管理层对主流媒体有关镜像交易转移不法资金的报道虽然有所关注却未采取任何反洗钱措施。2011 年11 月后,一家俄罗斯主流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金融服务局因几家金融公司从事可疑交易而暂停其经营牌照。文章描述了一种与镜像交易相似的交易方法,并提及了交易对手A。执法部门认为当年大约100 亿卢布贪污资金以这种方式被转移到国外,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和伦敦分行的几名管理人员、各相关部门的首席合规官,伦敦分行的一名高级合规管理人员都收到了关于这篇报道的邮件,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调查这些已被撤销经营许可的客户的背景,也没有对文章中提及的洗钱方式进行调查。

第三次监测失误:德意志银行不仅对不同分行的同一交易对手相互矛盾的身份识别信息未进行深入调查,还存在向可疑客户泄密的现象。2014 年1 月,一家欧洲银行专门向德意志银行伦敦分行询问“交易对手B 的交易是否有可疑交易特征”,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的主管(其近亲属收到不明可疑付款)回应欧洲银行:“交易对手B 通过了我们的客户调查程序,德意志银行认为没有任何值得担忧的问题。”该查复发出一天后,德意志银行美国信托公司反洗钱合规部门就交易对手B 的情况也向欧洲银行发送了查询,该信息随即被德意志银行美国信托公司交易监控系统生成风险预警。由于德意志银行两个不同分行发来的关于同一客户的身份信息相互矛盾,为解除担忧,欧洲银行联系了德意志银行美国信托公司负责特别调查的反金融犯罪资深人员,该资深合规人员未回应欧洲银行,也未对欧洲银行的询问进行深入调查。而且,德意志银行的通风报信,使得交易对手B 获悉欧洲银行对其开展查询,这是严重违反反洗钱和反腐败的行为。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高层注意到该泄密事件时,也未对该泄密事件进行调查。

第四次监测失误:意识到镜像交易可疑交易模式,却未进一步采取强化调查措施。2014 年4月,德意志银行发现可疑交易涉及另一个交易对手C。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收到俄罗斯监管部门发来的关于交易对手C 涉及洗钱、逃税的通知,与交易对手C 有关的交易被暂停;2014 年4 ~ 9 月,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确认可疑镜像交易活动还牵涉其他交易对手D 和E,随后暂停了与交易对手D 和E 有关的交易。尽管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交易所的可疑交易模式准确无误,但德意志银行仍未深入调查并揭露整个镜像交易计划。

4. 合规工作存在大量缺陷,造成镜像交易蓬勃发展

一是客户尽职调查政策和程序存在缺陷。德意志银行客户初次准入尽职调查程序存在缺陷,员工只是按照程序所列清单机械地收集文件,而不是挖掘客户潜在的关键身份信息,且所附身份文件资料不完整;客户持续身份识别措施有缺陷,准入后缺乏不定期审查和核实。

二是关联交易对手客户尽职调查文件不充分。德意志银行客户尽职调查信息没有集中存贮库,当德意志银行因为可疑交易暂停某客户交易时,其关联交易对手在不引起监测预警的情况下能重新获得客户准入并恢复交易活动。

三是主管人员参与并促成镜像交易可疑客户准入。莫斯科分行负责监测镜像交易的主管人员积极参与到与镜像交易有关的交易对手客户准入和客户尽职调查程序,银行开户准入人员因没有快速促成交易而遭到主管多次威胁和警告。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高管虽然知道这种情况,却未进行相应处理。

5. 反洗钱风险评级体系存在缺陷

德意志银行未准确评估国家和客户洗钱风险。该行因缺乏全球性(集团)的风险评价标准体系,各地风险评价体系不一,且未更新评级方法。德意志银行也未像银行同业那样在2014 年底之前将俄罗斯评定为高风险国家。

虽然德意志银行在2012 年集团反洗钱报告中认定其在风险评价体系上存有缺陷,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因其大部分客户将被划分为高风险客户、缺乏提高合规工作量所需操作资源等原因,拒绝采用修订后的风险评级程序。

6. 合规和内审资源不足,降低了反洗钱、反金融犯罪工作效率

一是德意志银行合规、内审资源明显不足。该行一名高级合规人员多次表示,他不得不以“恳求、借用、盗取”方式争取合规资源,现有合规员工身兼多职。一名没有任何合规工作经验的律师有时竟然同时担任莫斯科分行合规部门负责人、法律部门负责人及反洗钱部门负责人。一些反金融犯罪、反洗钱及合规部门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员缺乏必要的工作和培训经验。二是德意志银行缺乏监测可疑证券交易的监控系统,增加了远程预订交易风险。德意志银行集团审计部门在诸多方面都难以发挥其介于经营和合规之间的第三方监督的关键作用。

上述缺陷因德意志银行反金融犯罪、反洗钱以及合规部门的不作为和人手不足而进一步加剧,在各个业务条线风险增加时,德意志银行对2010 ~ 2012 年减员的过度关注,阻碍了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和其他分行反金融犯罪和合规部门配备保障有效运作所需的资源。

7. 组织结构存在缺陷,反洗钱监管体系分散

一是德意志银行反洗钱体系分散,反洗钱政策和职责混乱。这种分散的模式导致反洗钱规定只能在区域内执行,而不是在全球集团内统一执行,导致各区域执行反洗钱方针政策不一致。

二是未关注或执行其他国家监管规定。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主要致力于执行俄罗斯当局的监管规定,很少甚至忽略还应当遵守或执行其他国家的监管规定。其执行的现有制度规定,也因设计不合理难以满足相关业务发展需要。

三是岗位职责不清晰,反洗钱监管有缺陷。双重报告体系及岗位职责不清晰导致德意志银行莫斯科分行证券所过于依赖交易主管。很多交易员直接向交易主管汇报,当德意志银行伦敦分行交易员直接汇报时,未引起莫斯科分行对可疑交易活动的关注。

四是莫斯科分行证券管理部门未进行有效管理。兼职管理人员未意识到其反洗钱的工作职责,伦敦分行主管也未对其进行有效管理。莫斯科分行在日常会议中一般不讨论合规问题,主管的上级领导也未对其不合规或可疑交易进行审查。

总之,德意志银行反洗钱管理的疏漏长期且广泛存在,造成镜像交易持续快速发展。

三、对我国反洗钱工作的相关启示

1. 妥善处理合规与运营的关系,营造健康的合规文化

德意志银行在过去的十年里,因缺乏健康的合规文化,多次因合规问题遭受监管部门问责甚至处罚,该行甚至在清楚地意识到镜像交易将产生合规风险隐患的情形下,仍置合规问题于不顾,为赚取佣金短期获利,积极促成并快速发展镜像交易,为不法资金跨境转移提供通道,终于引起美英两国监管部门的联合执法处罚。

随着全球金融网络关联化程度加强,跨境新型金融业务和产品日益增多,各国金融机构都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在集团上下营造合规、稳健经营的企业文化,妥善处理业务创新发展和合规风险防范之间、短期获利和长期稳健经营之间的关系,业务创新时认真评估其洗钱风险隐患,采取风险防范措施,有效打击洗钱和其他网络犯罪及国际恐怖主义的活动。

2. 加大合规资源投入,提高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工作效率

一是建立统一的反洗钱政策框架体系,明确岗位职责。对跨国金融机构,应加强对“FATF 新40 条建议”和海外当局反洗钱监管规定的研究,在集团内部建立统一的反洗钱政策,并要求境外分支机构结合所在国的监管规定执行孰严原则,严格执行反洗钱监管规定,防范海外执法风险。此外,还应明确界定集团总部与海外分支行之间及各部门的反洗钱岗位职责,防止合规管理疏漏,保障合规体系有效运转。

二是加大对合规资源和内审人力资源的投入力度。首先要赋予合规部门和内审部门独立有效履职的足够权限;其次要加大合规部门和内审部门人力资源投入,配置足够且有合规经验的人员,必要时可配备海外高端人才;再次应加大对合规条线人员的培训力度,必要时可以引进外部师资力量定期对合规员工进行业务培训,提高合规人员业务素质和能力。在此基础上,定期对合规工作进行集团内部审计或检查,必要时引进第三方外部审计对自身合规工作进行监督检查,及时发现缺陷并积极整改,提高合规工作效率。

三是建立能覆盖全部业务的可疑交易监测系统,及时监测发现可疑交易。建立科学的可疑交易监测规则,考虑如客户类型、产品或服务类型、外国代理银行行为、跨境证券买卖、美元清算等因素,确保所有业务条线收集的所有客户身份信息和交易数据集中纳入交易监控系统,实现对客户和可疑交易行为的全面监控。此外,还要细化可疑交易监控、调查的标准和程序,对系统预警的可疑交易、主流媒体报道的负面客户、当地监管部门风险提示或终止经营许可的客户及关联交易对手等可疑情况及时进行回溯性排查,调查并报告所有可疑交易,适时采取措施阻止可疑交易,防止金融机构自身成为洗钱等金融犯罪通道。

3. 按照构建统一的风险评价标准体系,准确识别高风险国家和客户

一是按照国际标准构建统一的风险评价标准体系。参照“FATF新40 条建议”,考虑客户类型、产品和服务类型以及地理位置等因素,修订风险评级的方法体系,科学评估海外分支机构所在国家、司法管辖地区和客户风险,定期对风险评估情况进行审查,记录任何修改风险评级的理由,确保风险评估科学准确。

二是按照风险为本的原则,有效开展客户尽职调查。基于客户风险评估情况,对高风险客户采取强化尽职调查措施和持续性身份识别措施,在审核客户预留基本身份资料的基础上,挖掘客户潜在关键身份信息,深入调查了解客户和关联交易对手身份,及时拒绝高风险客户准入。此外,还应在集团内部构建客户身份集中存贮信息资料库,防止高风险客户关联交易对手规避监测重新申请开户恢复交易活动,切实防范洗钱等不法犯罪行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824/7194719.html   

德意志银行镜像交易处罚事件分析及启示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