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三国词比较研究

内容摘要:从创作数量上来说,北宋三国词仅占10首左右,而南宋三国词则有150余首。从吟咏对象上来说,北宋三国词难掩太平盛世的奋发昂扬,而南宋三国词则流露出动荡年代的沉重抑郁;从时代背景上来看,前者流露出生逢盛世、海内升平的自信和洒脱,后者则是面对山河残破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内容摘要:从创作数量上来说,北宋三国词仅占10首左右,而南宋三国词则有150余首。从吟咏对象上来说,北宋三国词难掩太平盛世的奋发昂扬,而南宋三国词则流露出动荡年代的沉重抑郁;从时代背景上来看,前者流露出生逢盛世、海内升平的自信和洒脱,后者则是面对山河残破、国势日衰的血泪悲歌。

关键词:宋词 三国 比较 创作数量 感情基调

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三国人物已经从历史真实演变成文学意象和审美意象,而为历代文学作品所抒写、传颂。从南北朝时《搜神记》《世说新语》等所记载的汉末三国的野史传说、逸闻轶事,到隋唐时期三国诗的大量涌现,三国人物一直与时代同进,成为一个个内涵丰富的典型意象,体现出颇具张力的文化价值。而有宋一代,“说三分”的出现,说明三国故事已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宋词广为涉及到‘三国’的人物、故实,可以说是一部词演‘三国’”[1],三国时期的历史遗存、历史人物与宋代社会背景有诸多相合之处,这使得宋人对三国题材独有青睐。人们常常借用三国典故,或抒发怀抱,或议论时局,或表达对某些事物的感慨和见解,留下了很多感人肺腑、寄托遥深的优秀词篇。“历史的回顾,往往包含着现实的动因”[1],咏史的目的多在于喻今,“不同时代的作者面对不同的社会现实立论角度也往往不同,不但会融入自己的感情和见解,而且必然会带上时代色彩,表现出作者对历史的重新理解和评判”[2]。由北宋到南宋,政治局势的巨大变化,以及由此而带来的社会生活、文化心理等的一系列变迁,必然会使两宋三国词的创作数量、感情基调等呈现出一定的时代差异性。

一.娟娟细流与滚滚波涛——创作数量的不同

据笔者统计,两宋三国词共有160余首,其中北宋仅占10首左右,而南宋约有150余首。数量上巨大差距,一方面是由于词体自身的发展规律,另一方面则是社会历史背景变迁的结果。北宋时期,词这一文体自身的发展尚不十分成熟,文人在创作过程当中,对词也多以娱情遣兴的“艳科”、“小道”目之,因此,北宋三国词的数量相对较少;而南渡以后,词人们对北宋苏派豪放词进行了不断地开拓和发掘,并使之最终走向成熟,咏三国词也随之多了起来。此外,北宋时期虽然也是内忧外患不断,但表面上仍维持着一个泱泱大国、太平盛世;而自靖康之变后,南宋偏安一隅,国势衰微、佞臣当道,仁人志士报国无门,只能借词托志、咏史鉴今,三国英雄们自然成为他们追慕的对象,三国词也相对兴盛起来。

二.盛世琼音与衰世悲歌——感情基调的不同

除却数量上的不同,由于时代特征的差异,两宋三国词也相应地呈现出不同的情感基调。比如同样是对三国英雄孙权的描写,北宋和南宋词人所寄予的思想感情就有着明显的差别。

生活于北宋太平之世的苏轼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一词中以孙权自比,狂放潇洒、酣畅淋漓,气魄雄浑豪迈: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3]146-147

一介文士的苏轼却意欲效仿孙权,施展武艺,搭弓射虎,其气魄与勇力比起古代英豪来亦当仁不让;不仅如此,词人更志在效力疆场,扫除边患,建功立业。他跃跃欲试、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全词洋溢着高涨饱满的爱国热情和自信昂扬的时代精神。

南宋辛弃疾《满江红·江行,简杨济翁、周显先》一词则表达了对雄踞东南、奋发有为的一代英主孙权的无限追慕和渴望,然而英雄远逝、功业无存,词人由此感到深深的无奈与悲慨:

吴楚地,东南坼。英雄事,曹刘敌。被西风吹尽,了无尘迹。楼观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叹人间、哀乐转相寻,今犹昔。[4]50

抗金英雄辛弃疾眼见山河沦陷、朝廷苟安而恨不能使雄主孙权再生,大展经纶、扭转乾坤,然而词人很快意识到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美好想象与自我慰藉罢了。实际上,词人壮志未酬而老态渐显,只能对命运无常、人事多乖发出一声无奈叹息。英雄之词而作悲音,低徊哀婉、沉郁悲凉。

再比如同样是吟咏三国人物小乔,北宋词人有着太平盛世的闲情雅致,南宋词人则透露出动荡年代的沉痛抑郁。

北宋贺铸《试周郎·诉衷情》:

乔家深闭郁金堂。朝镜事梅妆。云鬟翠钿浮动,微步拥钗梁。 情尚秘,色犹庄。递瞻相。弄丝调管,时误新声,翻试周郎。[5]542

小乔是这般端庄秀丽、妩媚雍容,她弄丝调管,故意弹错,只为求得周郎一顾。才子佳人在乔家华堂里邂逅相遇,气氛轻松愉悦、悠闲自得,体现出承平之世才会有的怡然自若、奋发昂扬的心态与情调。

南宋王质《八声甘州·读〈周公瑾传〉》:

事茫茫、赤壁半帆风,四海忽三分。想苍烟金虎,碧云铜爵,恨满乾坤。郁郁秣陵王气,传到第三孙。风虎云龙会,自有其人。 朱颜二十有四,正锦帏秋梦,玉帐春声。望吴江楚汉,明月伴英魂。浥浥小桥红浪湿,抚虚弦、何处得郎闻。雪堂老,千年一瞬,再击空明。[5]1646

动荡的时局使得“正锦帏秋梦,玉帐春声”的英雄美人忽然间天各一方,“抚虚弦、何处得郎闻”,斯人已逝,何人顾曲,小乔独自抚琴,孤独而凄凉。词人身处乱离之世的沉痛悲怆,隐隐可见。

从吟咏对象上来说,北宋词人多集中在三国时期文人雅士们的风流趣事,如刘伶“幕天席地”——“恣幕天席地,陶陶尽醉太平,且乐唐虞景化”[5]31,嵇康“玉山倾倒”——“金谷繁华春正好。玉山一任樽前倒”[5]343,孔融“尊酒不空”——“尊酒不空田百亩。归来分得闲中趣”[3]572。即便是写英雄豪杰,也较多地关注他们的逸闻轶事,如曹操“望梅止渴”——“入鼎调羹,攀林止渴,功业还依旧”[5]270,刘备“求田问舍”——“求田问舍笑豪英。自爱湖边沙路、免泥行”[3]368,曹丕“消夏宴游”——“以文会友,沈李浮瓜忍轻诺”[5]45,周瑜“周郎顾曲”——“且共周郎按曲,音微误、首已先回”[5]415。词人们并非十分感怀那段烽火连天、群雄相逐的动荡历史,而是借三国意象以增添宴饮游赏之乐,抒发狂放洒脱之情,感情基调整体上是恬然自适、弘旷达观的。而到了南宋,词人们更多地关注三国英雄们志在一统的雄才大略——“收拾周黄策略,成就孙刘基业,未信赏音无”[5]2516、“叹息曹瞒老骥诗,伏枥如公者”[4]402,呼唤文武兼备的匡世英雄的横空出世——“叹孟德周郎,英雄安在”[5]3528、“扶起仲谋,唤回玄德,笑杀景升豚犬儿”[5]3079。对于具体战争的描绘,则少了“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3]398的浪漫和洒脱,而是在雄浑壮阔的场面中蕴含着几许悲壮沉重——“鼓角临风悲壮,烽火连空明灭”[5]1580、“万骑临江貔虎噪,千艘列炬鱼龙怒。卷长波、一鼓困曹瞒,今如许”[5]2303。在那个风雨如晦的时代里,词人们的感情常常是无奈愁苦的——“欲问紫髯分鼎事,只有荒祠烟树”[5]1465,悲愤失望的——“诸君傅粉涂脂。问南北战争都不知”[5]3079,颓唐伤感的——“却笑千年曹孟德,梦中相对也龙锺”[4]533。与北宋相比,南宋三国词更多歌咏英雄的豪放词章,却处处折射出时代的忧患与悲凉。

三.太平盛世与偏安王朝——不同感情基调的形成原因

两宋三国词在感情色彩上呈现出显著差别,从根本上来说,是源于两宋社会政治背景的巨大差异。尽管北宋在对外战争中频频失利,但对国家尚未构成严重威胁,词人尚未感到“西北望,射天狼”[3]147的紧迫性。虽然国域的日渐萎缩也带来泱泱大国某种心理上的难堪,但表面上仍然维持着一个强势的大一统的国家。南宋则不同,靖康难后,南宋朝廷避居江南,失去了民族视为心脏的北方大片沃野,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山河残破、国运难兴的困厄局面。强盛的治世与衰颓的乱世的巨大差别,使得两宋词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精神状态,作品所蕴含的情感基调也自然不同:北宋词人即便是抒发个人的失路之悲、愤激之情,亦难掩生逢盛世、海内升平的自信和洒脱;而南宋词人在表达自己无路请缨、有志难伸的压抑苦闷之余,却眼见山河动荡、国势日衰而无所作为,只能将一腔愤懑化作一首首动人心魄的血泪悲歌。

综上,北宋三国词数量尚少,却洋溢着太平盛世恬然自适、奋发昂扬的时代精神;而南宋动荡沦陷的社会现实,激起了人们对三国英雄的强烈追慕和急切渴望,三国词也随之多了起来,总体上流露出乱离之世沉痛抑郁、无奈悲凉的感情基调。

参考文献

[1]吴功正.宋词与三国[J].南京社会科学,2007(4).

[2]陈武英.南宋三国词的时代特色[J].学术交流,2006(1).

[3]邹同庆,王宗堂.苏轼词编年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2.

[4]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5]唐圭璋.全宋词[M].北京:中华书局,1965.

基金项目:陕西理工大学研究生创新基金资助项目,项目编号:SLGYCX1607。

(作者介绍:史秀洋,陕西理工大学文学院2015级在读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814/7179433.html   

两宋三国词比较研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