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市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分析

【摘要】 目的:对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结果进行分析,为今后的相关工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方法:对2012年1月-2015年12月,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粪便检查结果进行回顾性分析,统计分析兒童肠道寄生虫检验结果。结果: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摘要】 目的:对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结果进行分析,为今后的相关工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方法:对2012年1月-2015年12月,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粪便检查结果进行回顾性分析,统计分析兒童肠道寄生虫检验结果。结果:本次研究中共收集得到得到粪便标本1902份,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标本共计293份,所有感染的儿童,均没有出现混合感染,感染发生率为15.40%;寄生虫感染标本中,蛲虫感染率最高(P<0.05);钩虫感染率最低(P<0.05);受检标本中,不同年龄段儿童的寄生虫感染发生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农村儿童寄生虫感染发生率高于城市(P<0.05)。结论: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可知,蛲虫感染最多,年龄多集中在3~6岁和7~11岁,农村感染率高于城市,在今后的防治工作中,应对其给予足够的重视,有针对性地开展有效措施。
  【关键词】 儿童; 肠道寄生虫感染; 蛲虫; 钩虫; 调查分析
  doi:10.14033/j.cnki.cfmr.2017.8.088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7)08-0154-02
  人体肠道寄生虫属于常见病、多发病,对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尤其是在少年儿童中,肠道寄生虫感染发生率更高[1]。人体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可以对地区健康水平进行反映。寄生在肠道的机会性致病原虫、人兽共患寄生虫对人类健康、公共卫生构成了严重威胁。针对免疫力低下儿童、免疫功能缺陷患者、年老体弱患者更加容易感染寄生虫,诱发疾病,甚至会诱发发生[2]。目前关于肠道寄生虫的研究不断深入,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本次研究中,出于对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结果进行分析的目的,对贵港市三区儿童粪便检查结果进行了回顾性分析,结果汇报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研究中资料来源于2012年1月-2015年12月,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粪便标本,共计选择1902例作为研究对象,包括有男987例,女915例,其中农村儿童792例,城市儿童1110例,受检儿童年龄在0~14岁。
  1.2 方法
  1.2.1 研究方法 对2012年1月-2015年12月,贵港市三港北、港南、覃塘区儿童粪便检查结果进行回顾性分析,统计分析儿童肠道寄生虫检验结果。
  1.2.2 检查方法 采用一次性粪便采集盒,收集受检儿童新鲜粪便,每份重10~20 g,在与儿童的信息进行核对,无误后,在4 ℃条件下保存,当日送检。寄生虫检测以《全国人体寄生虫分布挑出实施细则》实验室检验标准为依据[3]。
  1.3 统计学处理
  采取SPSS 18.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字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寄生虫感染检出情况统计
  本次研究中共收集得到得到粪便标本1902份,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标本共计293份,所有感染的儿童,均未出现混合感染,感染发生率为15.40%;寄生虫感染标本中,蛲虫感染率最高,钩虫感染率最低,见表1。
  2.2 不同年龄段受检标本检出情况比较
  3~6岁儿童和7~11岁儿童的寄生虫感染发生率明显高于2岁以下儿童和12~14岁儿童,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3~6岁和7~11岁检出率水平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农村儿童与城市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比较
  经统计,本组受检儿童粪便标本中,农村儿童792例,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者186例,检出率为23.48%;城市儿童1110例,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者107例,检出率为9.64%。显然,农村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率高于城市儿童(P<0.05)。
  3 讨论
  在人体内,肠道寄生虫生长过程相对较为复杂,不同的发育期,可以定植在人体的不同部位,因此,临床病变表现并非局限在肠道[4]。在寄生虫防治工作中,早期发现儿童是否存在肠道寄生虫感染,多采集新鲜粪便展开寄生虫感染检测[5]。
  在临床上,肠道寄生虫疾病多数是由于肠道线虫寄生所引起,对人类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多数肠道寄生虫疾病的发生与当地经济水平、卫生条件、居民生活习惯、健康意识等诸多因素有关,能够对地区健康水平进行反映[6-7]。肠道寄生虫以鞭虫、蛔虫、钩虫、蛲虫比较常见。蛔虫在小肠寄生,能够产生毒素,对肠黏膜造成损伤,对食物的正常消化、吸收产生影响,在感染后,儿童会因受到毒素及机械损害的刺激,出现机械腹泻,多数表现出肠炎、慢性腹泻;感染钩虫后,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贫血,患儿营养、发育相对较差,同时消化功能也会紊乱[8-10]。由于疾病种类不同,临床表现也存在较大差异,因此,需要针对肠道寄生虫的传播途径,采取合理的预防措施,对疾病的蔓延进行有效控制[11]。
  本次研究中,出于对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结果进行分析的目的,对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粪便检查结果进行了回顾性分析,结果发现,本次研究中共收集得到得到粪便标本1902份,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标本共计293份,所有感染的儿童,均未出现混合感染,感染发生率为15.40%;寄生虫感染标本中,蛲虫感染率最高;钩虫感染率最低。不同年龄段儿童的寄生虫感染发生率存在明显差异,表现为3~6岁和7~11岁检出率较高。本组受检儿童粪便标本中,农村儿童792例,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者186例,检出率为23.48%;城市儿童1110例,检出肠道寄生虫感染者107例,检出率为9.64%。显然,农村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率高于城市儿童。这一结果与文献[12-13]报道结果相似,由此证实,贵港市港北、港南、覃塘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可知,蛲虫感染最多,年龄多集中在3~6岁和7~11岁,农村感染率高于城市,在今后的防治工作中,应对其给予足够的重视,有针对性地开展有效措施。  参考文献
  [1]蒋智华,张鸿满,司爱国,等.广西白裤瑶地区居民肠道寄生蟲感染现状调查[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12,7(2):139.
  [2]李东丽,鲁德领.河南省近十年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状况调查[J].河南预防医学杂志,2011,22(6):431-434.
  [3]文进,米海珍,刘兰.驻马店市某医院2011年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2,33(20):2451-2452.
  [4]邵林刚.加强健康教育对肠道寄生虫疾病的预防的作用研究[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2,3(33):433-434.
  [5]万国忠.15263例粪便常规寄生虫的调查分析[J].吉林医学,2013,34(2):276.
  [6]聂少萍,沈少君,麦哲恒,等.广东省农村学校厕所及卫生设施现状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2,33(6):706-708.
  [7]赵群力,张萍,李新爱,等.2000-2009 年济南市中小学生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分析[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12,7(12):930-932,941.
  [8]孙卫江,曹江华.新疆伊犁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状况调查[J].新疆医学,2014,44(2):98.
  [9]黄亚非,李腊梅,钟继荣,等.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幼儿主要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J].现代医药卫生,2014,30(2):200-202.
  [10]李薇,杨娟,师敏,等.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拉影镇与芒市遮放镇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调查[J].热带医学杂志,2014,14(1):99-102.
  [11]马杏宝,蔡黎,张小萍,等.2002-2009年上海市人群肠道寄生虫病监测点监测结果分析[J].热带医学杂志,2011,11(6):693-697.
  [12]诸廷俊,陈颖丹,许隆棋.我国寄生虫病综合防治示范区蛔虫病3年防治效果[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11,6(5):11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70404/6920865.html   

贵港市三区儿童肠道寄生虫感染情况调查分析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