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施妙计齐诺返乡

启明星的光越发微弱了,齐诺揉了揉眼,醒了,躺在酒店的床上,舒服极了,这一夜他睡得很香。齐诺嘴角微微一撇,内心自语:“真不敢相信就这么从土著部落的监狱里逃出来了,像昨天还在那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呢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启明星的光越发微弱了,齐诺揉了揉眼,醒了,躺在酒店的床上,舒服极了,这一夜他睡得很香。齐诺嘴角微微一撇,内心自语:“真不敢相信就这么从土著部落的监狱里逃出来了,像昨天还在那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呢!”
毕业论文
  齐诺回忆起这些天的经历,好像这一辈子最惊险的事都在这短短的十几天内发生了。齐诺对那个“没心没肺”的表妹的看法也有所改变,毕竟算是“同生共死”过,如今有着从没有过的默契。
  “剥啄――”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齐诺手脚麻利地从床上爬起来,他有预感敲门人是齐茗。
  “进来。”没错,是她。
  “哥,我有些不放心。”齐茗微微蹙眉,忧心忡忡,小声对齐诺说,“你说,我们该怎么拿回文物和化石?”
  “这是他们大人要担心的吧?”齐诺嘿嘿一笑,抓抓头皮,呈“大”字形趴在柔和的大床上,“也许我们可以直接派人去和她们谈判。”
  “你傻了么?我们似乎不懂他们说的话吧?”齐茗瞪大双眼,有些不解,随即抿嘴一笑,“你是说那两个现代人?你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为多少?”
  “百分之一,你信么?那两人可不是省油的灯!”齐诺翻身坐起来,脸上一抹笑,“不过……我自有办法。”齐茗只是点点头。
  “?R诺、齐茗,你们在里面么?该吃饭了。”齐诺的妈妈边敲门边说。
  “好,来了来了。”
  难得,所有人都来了。只是所有的研究人员,以及他们的父母全部脸色严肃,在讨论些什么。见兄妹俩来了,停住了谈论,让他们落座。
  齐诺轻轻撇了撇嘴角,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瞒着他们。
  其实他们真的不小了,他们需要的是别人的信任和尊重。
  不过,话说回来,齐诺注视着自家母亲,一股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他确实让母亲担心了,明明想要为母亲做点事的,可终究没办好。于是,他犹豫着,思索着,掂量着。再私自行动绝对是不懂事了,但自己的想法到底要不要说出来呢?
  最后,齐诺还是鼓足勇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打破了饭桌上的沉默:“先找人拖住那俩现代人。我们可以请皮埃尔叔叔去和国王谈判,他是当地人,想必也懂土著语言,也能更容易取得首领的信任。”
  看到大人们惊讶的目光,齐诺不禁沾沾自喜,偷偷给自己竖起大拇指,为自己能想到如此好的办法而感到骄傲。
  ……
  皮埃尔站在部落宫殿里,用当地语言诉说着那两个女骗子不是什么高人,就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他也知道很难动摇土著国王对她们的信任,于是就“投其所好”,说:“我也是高人,不信我这里有两粒药,让她们吃下去,过不了多长时间她们就会倒地不醒!”国王对这个确实感兴趣,同时也是为了试探他的巫师二人,于是答应了皮埃尔。
  结果当然不用说了,喂谁带有镇定成分的安眠药不会倒地睡去呢?
  就这样,他们用这些现代社会的产品换取了被土著部落当做“神赐”的文物。
  齐诺他们高兴地回到酒店,看见大人们正在收拾东西,知道自己该走了,莫名有些对这片土地的留恋。
  “1――2――3――茄子!”一张张笑脸被定格在照片上。他永远都不会忘了这次非洲之行。也许等他白发苍苍的时候,他还可能会抱着自家孙子,给他讲这个他讲过无数遍的故事。
  暑假很快结束了。同学们说说笑笑走进自己所在的新班级。其中有一个班级非常活跃:“我和我表妹被土著人抓住……”齐诺眉飞色舞地向同学讲述他这次的奇遇,然后一挑眉,“欲知后事且听下文分解――”
  “吁――”众位同学像是听评书一样,只当齐诺在胡诌。
  阳光暖暖的,窗边的小野猫伸了个懒腰,“喵呜――”一声,去寻找它的猎物。教室里老师在黑板上写着字,同学们认真听课,齐诺望着窗外,心绪还没有平静……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engzhiqita/20180725/7701849.html   

巧施妙计齐诺返乡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