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中的政治哲学

《三体》中的政治哲学 《三体》是当代中国科幻小说的经典之作,已毋庸赘言,它最近得到国际科幻小说界的最高大奖 雨果奖 ,确实是实至名归。《三体》的物理学想象不光让非专业读者叹为观止,而且在物理学界也引发了热烈讨论,甚至有物理学家专门写了一本书《〈三体〉中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三体》中的政治哲学

《三体》是当代中国科幻小说的经典之作,已毋庸赘言,它最近得到国际科幻小说界的最高大奖 “雨果奖 ”,确实是实至名归。《三体》的物理学想象不光让非专业读者叹为观止,而且在物理学界也引发了热烈讨论,甚至有物理学家专门写了一本书《〈三体〉中的物理学》,来分析这些物理学想象哪些是可能的,哪些是不可能的。不过,在笔者看来,《三体》的物理学想象只是成就了这部小说的 “硬科幻 ”底色,真正使其接近伟大作品地位的,却是它的政治哲学想象。

  所有伟大的文学作品都离不开对人性的思考,同样,所有伟大的政治哲学作品也都以对人性的深刻洞察作为其推理的起点。二十世纪德国著名公法学家和政治学家卡尔 ·施密特在《政治的概念》中认为人性本恶,美国政治哲学家列奥 ·施特劳斯在评注施密特这篇文章时指出,施密特所讲的人性本恶,并不是道德上或伦理上的恶,而要理解为人是一种危险的存在,有一种兽性力量蕴藏其中。施特劳斯进而指出,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对于人性是否可以通过教化而得到改善,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像霍布斯那样的王权绝对主义对此持悲观态度,因此主张对人进行严格的限制;而正统的自由主义对此持相对乐观态度,因此主张对人的限制要较为宽泛;无政府主义的态度最为乐观,因此主张人性可塑,教育万能。   在《三体》中,我们看到,正是对人性的悲观绝望促使叶文洁下定决心把地球的坐标位置暴露给三体文明,从而开启了《三体》三部曲的故事序幕。在地球三体组织的内部分裂中,拯救派与降临派尖锐对立的立场实际上体现的是对人性之恶的不同态度:拯救派认为人类已不可能依靠一己之力抑制自身的邪恶,解决自己的问题,只能借助外来的三体文明力量对人类社会进行强制性改造,从而帮助人类得到提升和完善;但降临派对人性已经彻底绝望,他们把人类视为邪恶的物种,必须为其滔天罪行遭到最为严厉的惩罚,那就是由三体人来毁灭全人类。降临派的纲领是全盘反人类的,其最终目标甚至也包括自身的覆亡,大有 “纵使宇宙毁灭,也要让正义实现”的气势。这一点反映出地球三体运动本质上是一个宗教政治运动,把一个宗教性目标 —建立一个没有罪恶的世界 —当作一个政治性目标来加以追求。   鉴于任何严肃的政治哲学讨论都必须以人类的存续为前提,因此这里更有意义的问题是由拯救派的纲领所引发的:是否科技更为发达的文明,其道德水平也必然更高?进一步的问题就是,科学与道德的关系是怎样的?在政治哲学的历史上,这是一个经典的问题。在《理想国》中,柏拉图就曾借苏格拉底之口提出美德即知识,换言之,道德问题首先是一个认知问题,人如果能像哲学家一样认识理念世界,就会自觉按照对道德知识的理解去践行道德,人在道德上的行为偏差归根结底是缺乏真知的结果。十七世纪英国政治思想家洛克终其一生都怀抱着 “道德(自然法)可以如数学般精确地得到证明 ”的理想,虽然他始终也没能完成这个证明,而且越到晚年对于这个证明的困难性体认越深,但他终究没有放弃这个理想。不过,他从否定天赋知识论出发去证明道德真理性的尝试,最终却促使更多的人怀疑这一证明的可能性。最后,在十八世纪英国哲学家、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休谟那里,科学与道德被彻底分开,科学属于事实层面,道德属于价值层面,事实不能推出价值,反之亦然,这一结论被称为 “休谟铁律 ”。虽然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不断有人想要挑战休谟铁律,但事实与价值,或曰科学与道德之间的鸿沟却依然横亘在那里。马克斯 ·韦伯的名言 “科学不涉及终极关怀 ”仍旧启人深思。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对三体人的道德水平不抱幻想。事实上,从小说对三体人为数不多的直接描写中,我们看到,生存压力导致三体世界处于极端专制的统治之下。为了整个文明的生存,三体世界的道德体系对个体几乎毫无尊重,其政治权力的行使十分任意。例如,一○三九号监听员自作主张给地球发出了警告信息,有可能导致整个三体世界失去唯一的集体求生机会,但三体元首的判决却是直接责任人释放,数以千计的间接责任人被处死。同样,地球三体组织是一个以高级知识分子为主的精神贵族组织,却宣扬每一个个体都要为所谓的人类罪行付出同等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而完全不去考虑罪责是否相适的问题。这些例子进一步印证了科学与道德之间绝非简单的相关关系。   小说作者刘慈欣在《三体》第一部的后记中讨论了宇宙道德问题,并认为这个问题只有通过科学的理性思维才能得到解决。但是从政治哲学史的角度来看,科学的理性思维恰恰不能解决道德问题。小说作者还认为,完全可能存在零道德的宇宙文明。对此,我们可以说,道德的两个前提是自由和理性,缺一不可。所谓 “零道德 ”,只有两种可能性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一是理性不足,那么这样的 “文明 ”不过类似于地球上的动物世界,并不是真正的文明;二是完全取消了自由,无自由则无道德可言,一切皆由必然性决定。也许,刘慈欣的本意正是,零道德的宇宙文明就是行为动机皆由生存必然性决定的宇宙文明,这大概就是他构思宇宙社会学的最初想法。

  《三体》第二部《黑暗森林》的整个故事,最大的悬念是宇宙社会学的原理。小说主人公是拥有天文学和社会学双博士学位的大学教师罗辑,他的学科背景决定了他是建立宇宙社会学的不二人选。这门学科的基本原理从开篇罗辑与叶文洁的一段对话中引出。两大公理是: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另外还有两个重要的概念:“猜疑链 ”和“技术爆炸 ”。不过所有这些公理和概念的深刻含义,一直要到《黑暗森林》接近结尾处才向读者完全解释清楚,而罗辑恰恰是借助这一理论抓住了三体人的软肋,最终成就了好莱坞式的个人拯救世界的壮举。   从政治哲学的角度看,宇宙社会学的基本原理与十七世纪英国政治思想家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学说颇有相通之处。宇宙社会学是通过演绎推理建立的,同样,霍布斯的政治哲学也以几何学为榜样,以一个最初的不证自明的真理作为前提。霍布斯的公理直接对应了宇宙社会学的第一公理:左右一切行为的规则是,生命体总是会本能地保护或增强其生命力,自我保存是支配一切行为的生理原则。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就像是茫茫宇宙的黑暗森林,每个人的首要行动原则是自我保存。基于这个原则,一个人可以做他认为必要的任何事情,包括侵犯他人已经占有的东西,甚至侵犯他人的身体乃至生命。自然状态因此是一切人对一切人都充满敌意的战争状态。由于缺乏国家那样的强制力保证契约得到履行,因此,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信任,也不可能达成任何真正的信约,因为先行履约人并不知道当他履约后,其他订约方是否也会同样履约,这样,所有人就都陷入了某种博弈论上的囚徒困境,遭遇到了 “无限后退 ”问题。这其实就是宇宙社会学的 “猜疑链 ”概念想要表达的意思,每一个文明都不知道另一个文明到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他们不知道我们是怎样想他们怎样想我们怎样想他们怎样想我们怎样……”于是,每个文明在生存第一的原则指导下,都只能以敌意对待他者,结果,黑暗森林就是宇宙各文明之间的自然状态或战争状态。而“技术爆炸 ”这一概念所传达的意思,不过是宇宙中低技术等级文明对于高技术等级文明所构成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engzhi/20160507/6028104.html   

《三体》中的政治哲学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