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国家的基础自由

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国家的基础自由 霍布斯把政治哲学从古典政治哲学与基督教的主权理论脱离出来,回到个体。在自然状态阐述国家的必然及人的目的。他从认识论领域对人性解剖,以主体感官经验为基础,使理性和德性重新回到主体中。 其理论赖以存在的两条人性公理:欲望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国家的基础自由

霍布斯把政治哲学从古典政治哲学与基督教的主权理论脱离出来,回到个体。在自然状态阐述国家的必然及人的目的。他从认识论领域对人性解剖,以主体感官经验为基础,使理性和德性重新回到主体中。
   其理论赖以存在的两条“人性公理:欲望与理智”。他认为人的发展是一种生命的运动,因此人具有欲望与理智。欲望本身为了“保全自身”进而需要理智的来形成一个共同体和拥有道德律令。他居于道德法的国家理论,将人的道德性寓于国家性至上,国家的形成的不仅是逻辑的必然同时是个体道德性的必然终结。
   “自然状态”下的个体脱离城邦的自由环境,在这个状态下个体之间是自由与平等的,不存在他似者。因此在他的描述下,个体无差异且无社会法则。为了使自己的生命运动不被停止,人被迫采取一切手段保护自身,这样每个人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没有道德与正义之分。他认为这种行为是正当的,符合生命本身的要求:趋乐避苦。
   欲望是人性的本能,也正是欲望才使得人的这种生命运动得以延续,欲望使得人产生喜爱与厌恶之分。无论欲望的爱恶之分,它所建立的本质是人自由的选择自身生命运动的发展。
   在“自然状态”下,人运用一切手段保护自身,这是合理的。权利和利益是一回事,人生来就应享有一切,在这里霍布斯已经将个体的“人”完全同化为“主体的人”。这种被消解的差异成为主体所必然的发展趋势,同时也是单个个体的自由选择。
   在这个意义上社会国家形成前,“人”是绝对自由的,这是是人性自身的要求。这个行为不是被迫的,而是为了保全自身同样也是生命本身的要求。这是社会与国家必然成为自由的目的的缘由。人的德性还处在萌芽期,因无契约,不受到强制力的约束。因此不存在道德的选择,这样人性本身是不存在道德法的,人本身不受到各种法的约束,是自由的。自由是调和欲望与理智的天平,国家正是为了约束自由的泛滥。
   “主体人”在自然状态下,为了保全自身的的运动都是合理的,但他在这里却忽视了个体自由的目的。其认为生命运动实质上仍然是一种心理感受。他社会国家理论公设是人力量的平等,但这个公设只是理性意义上的。因此他需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要另一个公设:自然法。自然状态下“人对人变得如狼对狼一般”,为了避免多数人失去自由。为避免个体受到潜在者谋杀,防止多数人的自由和基本权利的丧失只有建立契约才能平衡个体自由,这是一种道德的伪善。
   自由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属于所有人的自由,也就是主体的自由,在自然状态下,“人与人的斗争”让自由受到限制,因此必须将自由规范到理性中。霍布斯认为理智有三条定律:和平、权利、诚信。正是这种自由的自我要求和理智的道德律令,人与人权利的争夺必然得到遏制,人与人被迫进行妥协,达成契约,建立国家来保护绝大数人的权利,这是主体人的一种自由的妥协。绝大数人的幸福是建立国家的基础,这是实现正义的唯一方式。因此霍布斯意义上公平正义不是行动的合法性而是目的的道德性,自由要求主体人权利的平衡。契约的签订是由于自由受到威胁,但签订契约后同样如此,大多数人的权利与自由被迫赋予一个主体上,这是自由的被迫选择。
   那么国家形成后,人的权利和自由都受到限制,人不能超出契约,而国家制定法律的目的就为了维护理智的三条公设。在这里他已经淡化了自由自身的要求:个体获得相等的权利。为了避免这种道德的悖论,他被迫寄予在“最高最完备的主体”。契约建立后,国家制定道德律令,这是自由自身的结果。国家形成前无正义与否,一切都是平等合理的。国家的形成不仅是人生命运动的必然结果,也是理性的必然趋势,我们将多数人的幸福定义为正义。它符合道德的律令,而它是为了防止自由被少数人占有。
   国家的建立是一种权利的妥协,同样也是理性的必然。在自然状态下,个体间道德律令仅限于保全个体自身,但国家的建立使得个体遵循共同缔结的契约。因此国家的建立使得自由更多被约束在道德领域,国家的意志成为个体的必然选择。因为在我们将个体的人格交于一个共同体,道德律令要求我们必须遵循公平正义,应该做什么。公民的自由不在是获得的快乐而是符合国家的律令,也就是在国家设定的规则。
   自由已经将自身融入共同体的意志中,个体自愿形成国家意志的一部分。这些绝大数人的道德选择成为每一个个体所必须遵循的律令。霍布斯用一个神的代言人“利维坦”来刻画共同的道德律令,进而化解这种理想国度缺乏统治者的现实。那么国家的建立就公民权利的丧失,个体仅仅是共同体的意志的一部分,个体所追求自由消失;主权者的权利都是在理性规范范围内的?
   这是肯定的,他赋予国家一切合乎理性的权利。霍布斯的主权理论不仅是将人性恶的观点,通过一种契约的方式融合“主体”;他将自由回到自身,他所建立的国家理论和唯一合理的君权统治者,都是为了在一个道德的领域为主体的自由重新定义目的。
   自由自身要求个体都拥有平等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必须使得所有人和平的分享。如果人处于自然状态下,自由就永远处于萌芽状态。霍布斯的国家不是主权者完全覆盖民权,因为国家形成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大多数人的自由和保全自身的权利。公民享有的权利是自身所缔结的契约,同时也是自由自我限定以后赋予人合乎理性的要求。
   国家制定的道德律令是自由自身要求自身符合主体的要求的必然选择。国家建立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自由,也不是个体得到自由而是为了实现自由限制自身的目的。因为在自然状态下,无论主体选择还是意志选择都导致了混乱,这是建立在科学性基础上的一种道德国家理论,是为了避免更多人失去自由所有我们自愿放弃自由。正义公平是国家的内涵,因为它是多数人妥协权利的结果,是为了保护力量不均等主体权利的被抛选择,所有自由是国家产生的基础,同时国家也是自由最好的见证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engzhi/20160507/6028100.html   

霍布斯的政治哲学:国家的基础自由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